万书网 > 人间最得意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我有一剑守城头(二)

第三百八十六章 我有一剑守城头(二)

        关注着这一场的城头之战的,绝不仅仅只有阁楼里的重夜和毕羽,在那座青天君常去的酒楼顶楼,窗口旁,青天君从窗口看出去,看着江面平静的桑江。

        朝青秋坐在桌旁,腰间悬着古道,喝了一口面前的酒。

        修士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便寒暑不侵,更不用进食,像是到了朝青秋这个境界的修士,更是如此。

        过往的许多年的时间里,朝青秋不说喝酒,即便是水也都没有喝过。

        不是人人都像是青天君这样,即便是成了沧海,仍旧贪恋口腹之欲。

        能看到朝青秋喝酒,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这里看出去,自然看不到城头那边的光景,只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只要愿意,不管城头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能知道。

        青天君笑着问道:“那小子如何?”

        之前李扶摇递出的几剑,青天君能看出不错,但毕竟不曾在剑道上有过半点探索,因此更多精妙,即便是自己境界极高,一样看不清楚。

        朝青秋轻声道:“仍旧在留力。”

        青天君开怀笑道:“那小子倒也不蠢,知道胡月只是开胃小菜,后面还有正菜。”

        朝青秋依旧很平淡,“弄不好他便要毁在城头上。”

        “既然是必须走到彼岸,如何不经历多一些?”

        青天君很直白,这个局本来便是他为了李扶摇而布下的,而最为主要的便是让李扶摇多经历一些东西,在生死搏杀之中走出来,不管是对心境还是别的什么,其实都很有帮助。

        天底下如同青天君这般尽心尽力的老丈人,其实是很难见了。

        朝青秋说道:“你们把他的路铺得太顺了。”

        李扶摇的路,一路走来,说是难,但是在朝青秋来看,并非如此。

        李扶摇的这条路,扪心自问,真的会万般凶险。

        有着凶险没有人会出手搭救?

        青天君平静道:“他今后的路会更难。”

        朝青秋难得调侃了一句,“今天便很难。”

        ……

        ……

        李扶摇叹了口气,半个时辰的短暂交手,他递出不下百剑,战果极其微弱,除去在胡月的身上留下深浅不一的数道剑痕之外,其余的便真的没有有过什么。

        而他被胡月的拳头打到过四次。

        第一次是额头,然后接着是被一拳打中肩膀,第三次胸膛更是被一拳击中,到了最后一次,那一拳直接到了李扶摇的小腹。

        灵府里的剑气如气海翻腾,在经脉里四处乱窜。

        但总得来说,还是没有分出高下。

        杀人与被杀本就在一念之间。

        灵府里的剑气被李扶摇一点点攫取,虽说远未到要枯竭的地步,但显然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胡月的拳头快速且有力,要避开并不容易。

        李扶摇自然还有杀招,不管是尚未去动的剑十九,还是他隐藏起来的那些精妙剑招,都足以让现在的局势发生逆转,可有一便一定有二。

        胡月之后,下一个是谁李扶摇并不知道,但是他能够知道,绝对还有第二个人,没有人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若是现在把压箱底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之后会很被动。

        李扶摇不是愁无法击败胡月,只是在愁如何用最少的手段,付出最小的代价去击败他。

        即便是受伤,都不是李扶摇愿意接受的。

        胡月神情漠然,出拳之时仍旧在积蓄气机的胡月总算是找到一个绝好的时间,曾李扶摇递出一剑的同时,重重的砸向李扶摇的胸膛。

        依着这个一拳的力道,要是真砸实了,李扶摇这胸膛即便不被砸穿,那五脏六腑也要被生生锤爆。

        修士最重要的地方其实和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那颗心依然是决定生死的东西。

        只是当他这一拳来到李扶摇胸前的同时,一道巨大的青色剑罡在城头生出,一道长数丈,宽数尺青色剑罡从天压下。

        如此震撼人心的景象,一惊生出,城头底下的风吕便笑出了声,“这小子,还真是有一套。”

        王富贵站在原地,不言不语。

        当那道青色剑罡硬生生压下的同时,便是蕴含磅礴气机的拳头与之相遇。

        漫天剑气疯狂镇压而下。

        胡月在这道剑罡之前,显得极度渺小。

        胡月神情凝重,片刻之间,有一声虎吼传入众人耳。

        “吼……”

        城头出现了一头巨虎,身形巨大,长着大口,一双大眼盯着眼前的剑罡。

        剑罡碾压而下,直面这头巨虎。

        如同实质的剑罡直接斩向虎头。

        毛发乱飞。

        片刻之后,只听见砰地一声。

        剑罡碎裂,但那些碎片却都嵌入了巨虎身上。

        鲜血横流。

        无数人都抬头看着胡月的惨状,脸上神态各异。

        谁也没有想过,可以说得上是一代表着妖土最厉害的几个年轻人之一,竟然还是没有比得上那个山河剑士。

        愤怒再度蔓延在他们心中。

        一剑之后,李扶摇已经是脸色苍白,再无法在短暂时间递出第二剑,胡月深深看了李扶摇一眼,却是没有敢继续出手,化作人形之后,从城头落下。

        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然后他阴沉的看了李扶摇一眼,随即便转身,离开此地。

        今日之败,恐怕是要比当年被青槐打落桑江还要更丢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被一个年轻剑士生生打落城头,如何不丢人?

        风雪大作,李扶摇缓缓直起身子,看着城头下,然后当着这些人的面,往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这无异于是挑衅。

        很快便有一个妖修纵身跃向城头,可才至一半,便被一道磅礴剑气硬生生击落。

        摔在地面,生机断绝。

        李扶摇用这样强硬而直接的方式让他们知道,自己尚有一战之力。

        不是什么小鱼小虾的都可以招惹的。

        无数人眼含怒火,西丘更是想着提刀而上,可很快便微微低头。

        有人在他心头说了些什么。

        他低声道:“谢叔父点拨。”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很快消失在这里。

        风吕拍了拍王富贵的肩膀,嘿嘿笑道:“没想到,这家伙压箱底的东西都没有用出来就已经胜过了胡月。”

        王富贵称赞道:“不错。”

        风吕顿了顿,忽然扭头看向别处,皱眉道:“有这么不要脸?”

        王富贵没有转头,实际上即便如此,他都已经知道远处的情况,依着他的境界修为,除去这城中的几位沧海与登楼之外,还真没有任何人能够瞒住他的感知。

        ……

        ……

        阁楼里,重夜站起身。

        城头上胜负已分,重夜便在这个时候站起了身。

        毕羽问道:“真有这么不要脸?”

        这句话和某个在城头下看热闹的大黑驴,如出一辙。

        这句话或多或少有些伤人,若是被胡月听见,只怕又要争锋相对,而重夜仅仅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他这么厉害,你也看到了,我只想把他打下城头去,怎么说在妖土,也不能让人族剑士嚣张。”

        重夜说的话,毕羽想来不太相信,尤其是这一番已经明摆着是敷衍的言语。

        “你现在出手,等会站在城头下的就是我,要不然你就等着我先出手,然后你再来和我或者他打过。”

        这是毕羽给出的答案。

        他现在对李扶摇的兴趣要比重夜大得多。

        他宁愿先和李扶摇打一架,至于最后会不会输给重夜,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重夜摇头,“胜过来,比不上胜过他。”

        毕羽眼神微冷,他渐渐有些明白重夜的想法了。

        他和现如今的李扶摇打上一架,胜过李扶摇的几率很高,而自己应当也不会受多大的伤,那这样说来,依着毕羽的性子,应当也做不错出手的举动,就只能等着他和自己的公平一战。

        那么这也是最开始事先推演出来的局面。

        不管如何,总是要和毕羽打一架的。

        那么打败李扶摇这件事,至少会让重夜的声名更上一层楼,即便是最后他输给了毕羽。

        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在这件事上,只要重夜现在走出去,他便是那个会获得绝对利益的那个人。

        毕羽很不耻重夜的行事风格,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他把握局势的能力。

        年轻一代,无人能出其左右。

        他让开身子,让重夜走出阁楼。

        他走出阁楼,来到风雪中的城头下。

        引来了一阵阵惊呼。

        之前胡月出手,便已经让他们觉得今日不会太普通了,之后虽然胡月被李扶摇用剑斩落城头,可谁都知道,要是胡月不敌,那个剑士便更能勾起那几个人的好奇心。

        现在果不其然,重夜来了。

        这位在之前曾和胡月有过一场大战的年轻人,看着城头的李扶摇,面带微笑。

        忽然,在他身后有人开口,“重夜。”

        重夜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去,看着一身同样是黑袍的风吕。

        风吕笑着说道:“等着我。”

        虽然是笑着开口,但风吕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尽是冷意。

        重夜脸色微变,在他的谋划里,从来没有这头大黑驴的一星半点,因为他既然之前没有出现在青天城,那便是说他对这个热闹不感兴趣,至少对这所谓的百日期限,是没有半点兴趣的。

        可谁知道,他认为没有想法的风吕,此刻就站在这人群中,对着他说,等着我。

        这无疑是在告诉他,你要是敢趁人之危,老子等会就把你捶下来!

        其实在那几个人当中,重夜除去最开始忌惮青槐的修行天赋之外,现如今最为忌惮的既不是胡月,也不是毕羽,反倒是这个看着吊儿郎当的风吕。

        重夜脸色微僵,轻声道:“风兄何出此言?”

        风吕笑了笑,然后直接破口大骂,“老子就是想说你不要脸,你不要脸,等会儿老子也不要脸,看谁比谁更不要脸。”

        重夜叹了口气,“总不能让一个外族剑士如此耀武扬威。”

        风吕懒得和他多说,转过头冷笑道:“扯你娘的卵。”

        王富贵站在一旁,始终微笑不语,他算是已经接受了风吕的性子,但是苏晚还真的没有。

        它在王富贵耳边低语道:“先生,这位真是你朋友?”

        王富贵笑了笑,光以心声答道:“臭味相投罢了。”

        这样一句话,把苏晚堵得再说不出一句话。

        它本来在自家先生这里读了书,性子便极其温和,要让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也实在是做不出来。

        王富贵转而笑着说道:“其实并无大事,读书人胸中有些诗书那是自己的,可没说要有了这些诗书便要想着跟着那些写就这些的前人靠拢,自己是个什么性子,自己应当是要有些自知的,到底该怎么样去活着,还得自己去研究,但需知道一点,内在才是一切。”

        苏晚听来这样一番话,随即低声笑道:“多谢先生点拨。”

        读书也好,修行一好,能够一朝顿悟,总是好的,只是这种机缘,想来便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这不仅需要有人提点,还需要自己恰到好处的悟透,条件苛刻,谁那么容易就能弄清楚了?

        重夜深吸一口气,转身掠上城头,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了,如何能够退后半步?

        风吕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冰冷。

        王富贵始终脸上挂着笑意。

        ——

        青天城是建在江面较为窄的一段上的,因此城里便有桑江缓流而过,之前青槐在桥上打了胡月一巴掌,便把胡月打落桑江,便是因为这样。

        现如今,那个拿着竹棍的姑娘,就倚在那座桥上,神情平淡。

        这里离着城头很远,她听不到那些城头的争斗声,也听不见其余的那些声音,城头聚集了很多人,因此城里其他地方便很安静。

        她的眼前只有雪花飘落,她的眼前只有尚未结冰的江面。

        她的心里其实只有那个年轻人。

        只是她却不想去看城头的那边的事情,她从山河那边回到妖土的时候,不知道听了些什么言语,说是男女相处,女子应当娇弱一些,像是她这般比男子境界还要高的,便会给男子很大的压力,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她听了便上心了,于是在之后,她的境界便走的缓慢了很多。

        这是她故意的。

        她若是想着一心往前,只怕现在都还是站在众人身前,不管是重夜还是毕羽,亦或是胡月,都不可能是她的敌手。

        可为了李扶摇,他选择慢下来。

        不知道这么是不是对的,但是仰头看着那个年轻人的时候,青槐很高兴。

        只是现在,她有些后悔了,要是自己没有慢下来,此刻她可以站在城头上,对着所有人说,这是我青槐看中的夫君,你们谁也欺负不得!

        那样似乎,也很不错?

        青槐笑了笑,只是现在自己只能在这里,默默想着那个家伙能不能胜过那几个人。

        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她却不知道李扶摇的小心思。

        他不知道李扶摇因为路过酒肆的时候,就是因为听到过一句女子不会喜欢喝酒的男人,在那之后,李扶摇饮酒便喝的极少了,偶尔一次,都是要在极为重要的场合才喝上一些,几乎从未醉过。

        这是李扶摇的小心思。

        藏在两个年轻人心中的心思,从未告诉过旁人,从未彼此倾诉过。

        但他们还是彼此喜欢着。

        这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青槐敲了敲竹棍,莫名其妙有些生气。

        桥的那边忽然出现一个丰神如玉的男人。

        男人手里托着一个茶壶,有翠绿的茶叶在身侧环绕。

        除去白茶之外,不会有人会如此作派。

        青槐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白茶走过来几步,轻声道:“妖君的信便是妖君的意志,不得不遵从。”

        这算是白茶对之前事情的解释。

        青槐扭过头,皱眉道:“那为何是两颗妖丹?”

        这指的是之前送还的两颗妖丹。

        白茶说道:“之前那桩事,本来便要不了这么高的报酬,既然没有做到后面的事情,前面的退还也在情理之中。”

        青槐哦了一声,兴致不高。

        白茶问道:“为什么不去城头看看?”

        青槐没有回答。

        她想着这关你什么事情。

        白茶看向青槐,苦笑道:“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白茶号称知道妖土的绝大部分事情,能办到的事情也极多,因此旁人想要知道什么,便要付出些东西。

        而当白茶想要得到旁人帮助的时候,自然要付出什么。

        能够办到的事情极多,那不能办到的一些,必定是极难的事情。

        既然是极难的事情,代价便更高。

        青槐看着白茶,来了些兴致,随口说道:“说说。”

        ……

        ……

        酒肆里的陈嵊睁开了眼睛,在卖酒妇人惊异的神情中,他认真的刮了自己的胡子,然后拿出一件干净衣衫换上。

        最后他把那柄白鱼剑煞有其事的别在腰间。

        卖酒妇人很惊讶,问道:“你要做什么?”

        陈嵊看向她,解释道:“连累了徒弟,总要再问他做些什么才是。”

        “他要是死在了城头,我总得杀几个人才是。”

        陈嵊的答案简单直接。

        但是在有好几位沧海都在城中的情况下,要杀人,无异于白日做梦。

        陈嵊肯定知道,但是不以为意。

        就这样转身走出酒肆。

  https://www.65ws.com/a/99/99385/45699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