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掌家小农女 > 第五五六章 赐婚

第五五六章 赐婚

        怎么,这是不满意了?

        太后沉下脸,“柴智岁不行,那就哀家的晟儿?“

        方老夫人吓得一哆嗦,晟王她现在想都不敢想。

        “哀家的羽儿?“

        方老夫人立刻露出一点笑模样,如果方挽离还能嫁给乌羽,也算不错了。

        “还是,哀家的易儿?!“

        太后的这话一出口,方老夫人吓得脸都变了。

        “儿女婚事皆是长辈做主,什么时候轮到她自己来挑挑拣拣了?!易王妃请她去别院做客是好意,她竟连易王都想算计?“

        方老夫人立刻跪在地上请罪,询问紫汐后,她当然知道孙女为何孤身登岛,这个作孽的丫头!

        太后很少在方家人面前端架子,待她们也十分亲近,但这没让这些人感恩,反而把她当傻子算计!

        方挽离害了方挽歌,这等心黑手毒的东西,方家知道真相后不将她处置了也就罢了,居然妄图继续欺瞒自己,腆着脸过来再为方挽离求情!

        再想到方挽离这几年在自己面前装出来的端庄和大气,太后怒从心头起,真是终年打雁却让雁牵了眼!

        太后生的出建隆帝那等小心眼的儿子,自然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主。她拿方家当自己人护着,自然是看着他们样样都好,如今生方家人的气,他们自然是样样都错。

        这么多年,若不是她照拂着,他们能过得这般安稳?看来是时候教训教训这帮不知感恩的奴才了!

        太后站起身,俯视着跪在地上赔罪的老嫂子,冷声道,“哀家做主,将方挽离许给柴智岁,三月内完婚!“

        “多谢太后娘娘。“

        方老夫人已经后悔死了,若是知道太后会如此动怒,她早将方挽离处置了!

        太后甩袖离去后,采珍上前扶起方老夫人,低声道,“老夫人,恕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太后这么多年待方家可不薄。您这样瞒着太后,真是太寒她老人家的心了。“

        方老夫人赶紧将手上的镯子套在采珍腕上,又说了许多好话,才惶恐出宫。

        回到宁候府后,儿媳和孙女还在她的屋里哭,见到她回来了,这母女俩眼泪汪汪地望着,期盼着。方老夫人沉着脸上前,一巴掌抽在方挽离的脸上,“你做的好事!“

        方挽离怔住,不用问也知道祖母在太后那里没得着好……

        “太后已做主将你许配给柴智岁,三月内成亲,滚回去准备着,莫在老身这里碍眼。“方老夫人将在太后那里受的气,一股脑地撒在方挽离头上。

        方挽离立刻站起来,“祖母,挽离不嫁!“

        “嫁不嫁由不得你!“方老夫人挥手让人将她拉了出去,也将欲言又止的儿媳妇赶出去。

        方夫人急忙去找丈夫,宁候听说此事后,也是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他宁愿让女儿去家庙,也不愿将她送去柴家让柴智岁那畜生糟蹋!

        “老爷……您倒是拿个主意啊,这样下去挽离一定是活不了了。“方夫人痛哭失声,“不管怎么样,她也是咱们的女儿啊!好端端的桃花宴,女儿怎么会被树枝砸到水里?柴智岁又怎么会守在边上?这事儿一定是柴智岁安排的!“

        “那是易王的地方,柴智岁是个什么东西,他安排得了么?“方子安想到自己要有这么个妹夫,也是恶心得难受。

        “旁人不敢在易王别院动手脚,这要不是赶巧就是……儿子去求晟王,让他饶过三姐。“方子宁站起来就往外走。

        “站住,胡闹!“方子安斥责道,“是三妹自己掉入水中的,柴智岁也是易王妃请去的,这事儿跟晟王有什么关系!再说太后已经下旨,你去求晟王做什么?“

        方子宁眼睛一亮,“太后的懿旨还未下,咱们还有机会,不如……“

        “老爷,慈宁宫的太监拿着懿旨来了!“侯府管家慌慌张张进了门。

        一屋子人面色如土,太后前脚刚斥责了老夫人,后脚就传旨,这是真的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给他们留啊!

        “父亲,事已至此,不可再为了三妹惹太后娘娘生气了。“方子安提醒道,“为了三妹,咱们已经得罪了晟王,现在又得罪了太后娘娘,如此下去,下一位便是圣上了!“

        宁候吓得一哆嗦,“去,立刻让挽离出来接旨,拖也得给我拖过来!“

        方挽离跪在庭院中听完太监传旨,死死不肯磕头接旨。太监冷冷看着,尖声道,“太后娘娘赐婚乃是你们的福气,怎么,你们还要抗旨不成?“

        方子安立刻道,“公公息怒,我三妹今日受了惊吓,人还恍惚着。“

        方子宁暗令让婆子将三姐“请“了出去。

        方挽离回到自己院中后,只恨苍天无眼,要将她送入地狱。

        不对,嫁给柴智岁比地狱还不如,既然如此,她还不如去死!

        于是,在娘和婆子们百般劝说之下,方挽离假装听从。却于夜深人静之时隔窗给月神磕了三个头,许愿来生之后,毅然将白绫挂在房梁上,然后毫不犹豫地将脑袋伸了进去,踢开凳子。

        此生是不成了,她方挽离赌来生!

        痛和憋闷正让她难受和恐惧时,白绫居然断了!方挽离落地后咳嗽不止。

        外屋值夜的丫鬟婆子立刻冲进来,见此场景都吓坏了,扶人的扶人,传信的传信。

        一府的人都被惊动了。

        方老夫人看了方挽离脖子上勒出的深深红痕后知道她是真的寻死,怒道,“你可知抗旨不尊,是什么罪过?你是要一家人都给你陪葬么?“

        方挽离低头不语。

        宁候也怒了,“自己做的孽,就得自己受着!来人,给我日夜看好姑娘,若是她出事儿,你们全家都跟着陪葬!“

        方挽离抬首,嘶哑地问,“女儿做了何孽?“

        “你去易王府,为何单独上小岛?当真以为旁人都是傻子么?“方老夫人怒道,太后都看出来了!

        方挽离闭上眼睛,“我为自己谋个将来,有何错?“

        方老夫人挥手遣散一屋子的下人,冷声问道,“挽歌是不是你害死的?“

        方挽离笑得凄美,“祖母说是就是,挽离辩无可辩。“

        “事到如今还敢嘴硬!帮你做事的婆子已然招供!“

        这样的事儿,她怎么可能假手于人,祖母这种兵不厌诈对她并不任何作用,方挽离只冷冷坐着,一言不发。

  https://www.65ws.com/a/99/99011/43868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