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被开除后回家算命 > 11.010

11.010

        到了京市大家自然各回各家,车子是俞悦开开的,她先把傅城傅景送到尹庄才调头离开。

        傅城提着个两包行李走,傅景跟在后面。

        刚到自家门口那条路,没想到迎面碰上个熟人。

        仔细一看,却原来是那位张婆。

        张婆怀抱里抱着只皮毛油亮的黑猫。

        傅城眼睛一眯,随后就开口打招呼:“原来是张婆,你家猫找到了?”

        张婆年纪大了,脚步颤巍,气色看着不很好。

        猫儿抱在怀里,她就一下下摸着顺毛,听见声儿,眼睛往傅城这边看过来,笑眯眯:“是哩,找着了找着了,它贪玩,但总晓得回家的……”

        “那挺好,您小心些走路,我就先回来了。”

        开了院子门,傅城傅景先后进了屋。

        傅景想着刚才阿婆走过去时瞧自己那一眼总觉得挺奇怪的。

        想了想,就跟傅城说:“爸爸,阿婆的猫没了,是我帮她算了一挂才找回来的。”

        “嗯?”傅城刚坐下,喝了口水,奇怪,“你什么时候跟她接触了?”

        傅景:“也没跟她接触,那天阿婆是来找你的,但你不在,她说咱家不会算命,都是骗子,我一生气,就给她算了一卦。”

        傅城接着她这话,挑眉:“然后就真的给找到猫了?”

        傅景点头。

        张婆经历不好,身上看着也像有事,不单纯,所以尹庄里别的不钱人家不愿意和她家来往,她一个独居老太太就这么生活了好多年

        傅城自己倒不惧什么,但要扯上傅景他就不乐意,他也和别家的大人一样,不愿意傅景和这样有些邪性的人多接触。

        他家本来就是搞玄学算命的,门门道道的知道的得多,理所应当比别人更加在意这些东西。

        觉着有些时候感觉不好可能就是真的不好。

        “她家……”傅城一手放在额上,想了下措辞,说,“张婆家有些不同,你年纪小,以后就是玩儿也别总去那一块。”他没说邪乎容易出事,但话里有这个意思。

        傅景也以为是张婆家人全死了这事使得大家都忌讳的缘故,更知道有人看见张婆都要绕道走,她爸平时自己什么都不讲究无所谓,但对自己却不一样。

        “嗯嗯,我平时都不怎么出门儿,还有她家离我们家也不很近,我不过去啊。”傅景听傅城的话得很,乖乖应下。

        从云镇一趟回来之后,再有同学来约傅景出去玩儿,傅景都一一拒绝了。

        说没心思或说太累。

        头一个打电话来的就是张骏。

        张骏在电话那头一句话接着一句话都不带喘气的。

        “……是挺无聊的,原先听你说那什么云镇我还想挺想去的,张准备出发呢就被事情绊住了脚,得,没去成。……你这是回来就是吧,要不我这边儿再约上几个人咱再找个地方出去玩玩怎么样?”张骏的声音听着兴致挺高,说得滔滔不绝。

        傅景赶紧截断了人的话,给直接拒绝了,说自己刚回家,挺累的了不想出去玩,再说就快开学了她还要在家复习下功课,然后噌就挂了。

        那头张骏被撂了电话,还有些不相信地眨了眨眼睛,心道我去,这傅景之前跟在周自律身边多乖啊,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就这样了?

        嘴里啧了几声,张骏到底没再说什么。

        傅景还真不是随口诓人,她是要真复习,她成绩虽说不差,那也不是最好,不多花点时不定就要成绩下降,所以她呆在家里老老实实做了几天试卷。

        到了高考成绩出来那天,傅景一玩打电话去问叶凌,问他考了多少分。

        结果不用说,叶凌压根不用他们担心,分数出来,全国最好的几所大学都任他挑。

        傅景躺在窗户上和叶凌打电话聊天,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说还要填志愿。

        叶凌一笑,说后天。

        果然后天中午叶凌就回来了。

        傅景模样又乖又讨巧,跟叶凌说恭喜,说他太厉害了,考了那么多分。

        叶凌还是那副安静寡言的性格,拍了拍傅景的肩,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说是带给她的礼物,傅景嘻嘻笑,打来一看,只见是个小手镯,样式有些古朴,不知是银的还是鎏金还是别的材质,但是那么小的圈子,大概只有成人手腕的一般口径,一看就知道戴不进去。

        “哥?”傅景迷糊着看着叶凌,她手摸着这小镯子,还觉得挺喜欢,不过这手镯这样小,最多只能圈进二三岁小孩的腕子。

        傅景只拿出小镯子,那盒子下面还压着一根漂亮编绳。

        叶凌亲自拿了出来,然后把傅手里的镯子拿过来,穿上,系紧。

        “暂且先戴在脖子上。”叶凌说。

        傅景没听懂这话里那点不同寻常的深意,只点头笑了下,然后听话地戴上。

        叶凌归家,傅家感觉热闹起来就些。

        傅景还是挺乖的,每天自觉做几个小时的作业。

        现在有叶凌在身边辅导,傅景轻松许多甚至心里骄傲地觉得,她的理综成绩说不定又进步了一个小台阶呢。

        叶凌志愿填的是京市的b大,是全国最好的一所大学之一。

        傅城向来对两个孩子没什么要求,但叶凌这么出息他还是高兴的,特地带着叶凌傅景,叫上几个老熟人,摆了一桌酒,吃得不亦乐乎。

        *

        转眼就到了开学季,傅景升上高三,叶凌九月一去大学报到。

        高三基本上进入了复习模式,每天都是做不完的试卷,傅景倒也乖乖收了心思,一门心思扑到学习上。

        傅景没有住校,每天晚上下自习已经九点点多,傅城担心,不让她一个人回来,没过几天就倒腾一辆二手车回来,亲自接送。

        日子过得飞快,呲溜一下,眨眨眼就是几个月了。

        缠闷暑气渐尽消,满目秋浓霜华至,从尹庄一路走进来,大路两旁的树大片金黄的叶子掉了满地,傅景也穿上了厚外套。

        这天傅景被傅城接回来,路过一户,听见一片恸哭之声。

        傅景耳朵一动,问:“爸爸,这是怎么了?”

        傅城叹了口气,回说:“是老太爷走了,今天一大早七点多的时候家人发现的,应该是睡着走的,是喜丧。”

        在尹庄,不带名不带姓被大家尊称老太爷的就只有那位一百多岁的高寿老人。

        傅景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前些日子老太爷还和她说话呢,怎么就……

        傅城安慰了两句,这事儿也就岔了过去。

        老太爷去了,道场法事要做好几天,听说礼拜六的时候摆饭,傅景这些小辈也都去戴了孝,她们差不多大的孩子跪在最外边,最里头是孝子贤孙。

        一边念祭文大家一边磕头,跪了一上午时间,到中午就摆开席面大家入座位吃饭。

        这天回去之后,晚上,傅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https://www.65ws.com/a/98/98896/311933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