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被开除后回家算命 > 3.003

3.003

        傅景来一中上学没几天就赶上高考的日子,学校放两天假,布置考场。

        傅景得了假,叶凌要高考,傅城就算心大,那也不会不关心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

        好生关怀了几句,例寻说着惯常说的话,什么心态放好不用紧张,随意发挥即可,考砸了也没关系之类的。

        傅景在一旁跟着听就几句,心道叶凌这样子可不像会紧张的人,再一个,叶凌成绩好着呢,比傅景还聪明许多,估计考重点大学也是十拿九稳。

        心里是这么想,但傅景也跟着鼓励了几句。两天后和傅城一起送叶凌进考场,又送出了自己祝福。

        两天时间,对高考的学生来说过的挺快,对放假闲在家的学生来说过得也挺快。

        叶凌一考完试,傅城带他们去吃了一顿好的庆祝。

        高考结束了,傅景可还要继续上课。

        叶凌毕业即解放,高考成绩还没出来,他跟傅城打过招呼,说要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一趟。

        傅城自然不会阻止,又给他转了一些钱,让他好好玩儿,放松下自己,家里没什么事儿,不用担心。

        叶凌点头,收拾东西走了。

        傅景一个人也要老老实实上学,熬了半个月后也放了暑假。

        她不爱往外跑,怕热,每天待在家里,晃着脚丫子,躺在凉席上,上网看电视。

        傅城头两天还稀罕她,等再过了几日,就很见不得她这么样子了。

        傅城跑她一趟书房,从一个不常开得柜子里给找出几本旧书来,像是八卦入门,梅花易数,河洛理数,周易之类的。

        把书一股脑摊到傅景面前。

        傅景一脸茫然,问:“爸,做什么啊。”

        傅城抖开一把扇子,呼呼了几下,接着睨了傅景一眼,“看你太闲,给你找几本儿书充实一下,你看快点,半个月后我考你。”

        傅景坐起来,伸手翻了翻,道:“爸这些书你小时候也看过?”

        傅城没糊弄她,眯着眼睛,应了一声,手里掐着烟,道:“看看没坏处,都是我们傅家祖辈吃饭的本事。”

        傅景倒是不排斥,她原也是个爱看杂书,对新事物容易好奇的人。

        小时候傅城从没教过她这些东西,现在倒是拿给她看了,傅景不问缘由,也乐得看一看,用来打发时间的确不错。

        年纪小脑子灵活就是学什么都快,那些数理八卦图术话看了一遍就记得,再捋两遍傅景就能骄傲的像自己已经什么都会了一样。

        这东西是越看越得趣儿,越钻研越深奥。没见识没入这门的时候看见那些算命的,不信命的第一眼就觉得是骗子,信这行的就觉得神乎其神,以为那些个神婆老道只需要眼睛一闭手指一掐,那天上地下生前死后的事就被窥探到了,这能不敬畏么。

        傅景看了这些书,品了一番,只觉算命一途原来也是有迹可循有公式可推,并不是来得平白无故,也没想象中那么神。

        果然过了十几日后,傅城开始抽查作业了,先是让傅景背诵,背诵完了之后实践。玄学之道何其复杂,其中数理命盘千变万化,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又包含许多不定因素,意外颇多,算命之人必须兼顾结合前后,又要会灵活贯通。

        傅城用小事作点,全是用自家屋子里的东西拿来考问。

        一被问到,傅景脑子里飞快回忆所记之东西,推理测算得条条道道俱得其理。

        傅城暂时挑不出毛病,勉强让她过了关。

        傅家自来有这样的习惯,教小辈自己只做个引路人,丢过去该学的东西再不管,时间随你自己支配,半个月考较一次。算命这东西玄而又玄不比其他,说得再多盯得再紧也没用,实实在在就看两个字,天赋。

        傅景有没有天赋,暂不是傅城能够置喙的。

        傅景不强求,那也是从心所欲,学东西兴趣是第一位,入了她的眼,就能给几分精力。

        现下每日吃晚饭的时候,她和傅城都要论一番命理,谈的多了,才知道这东西深不可触,一时半会儿自己皮毛都沾不上。

        傅城平日闲,有活儿的时候才忙上一阵。这日,他又被人请了去看阴宅,地点是在哪儿块乡下,比较远,约摸要好几天。

        交待了傅景几句就离开了尹庄。

        傅景也叫傅城注意安全,别的就没什么了,她母亲很早就去世,她跟着傅城长大,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过来的。

        傅城工作性质特殊,闲的时候挺闲,忙的时候三五日不见人影很正常。

        傅景在客厅的茶几上趴着做作业,突然听见院子外有人在扯着嗓子喊叫,叫的是傅城。

        傅景直起身子丢下手里的笔,趿着拖鞋往外走,把二重小门的栓子拉开,开门,放了人进来。

        “刘婆是你呀,我爹爹不在家。”尹庄这里的话和官话差不多,只略带软和的调调,叫父亲也叫爹爹。

        阿婆就是那对傅城横眉冷对的阿婆。

        傅景让人进来,叫她坐好,倒了杯茶给人喝。

        都是尹庄的人,傅景自然认得对方,说起来这刘婆的命有些坎坷,让人很是唏嘘。

        刘婆本家姓邱,嫁过来尹庄后大家都叫她邱娘,前半生生活顺遂和乐,只到了四十岁上下那一年,她家出了事。

        之前那会儿,邱娘福寿俱全,上头公婆爹娘俱在,自己这里她同丈夫都身体健康,下面儿女双全,就连大孙子都出生了。

        那时邱娘在尹庄还是个有些名头的人,远了近了都知道她,做喜事的人家最爱请她去当全福人,给新娘子梳头唱福。

        然而世事难料,福祸无常,事情发生转变就在邱娘四十一岁那一年。

        就是那一年,邱娘家的人,突然接二连三的全部死了,从她亲生爹娘,到公婆,再到丈夫,随后是儿女,就连最后一个独苗孙儿,都死在那年最后一日,大年三十当晚。

        这事无不透着古怪诡异,从这一桩事后,邱娘从讨喜的全福人变成外人眼里的不详人。

        她娘家兄嫂都同她断了关系再不来往,因为害怕被她连累,不怪他们狠心,且只看看,和邱娘住一起的亲人,哪个逃得了一死?倒是她自己活的好生生的,怎叫人不怕。

        故而,从那以后,附近就没人愿意和邱娘来往了,邱娘也再不叫邱娘,别人提起她来就用一声刘婆代指。

        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整个尹庄没人不知道的,现在已经少有人提,但是就连几岁的小孩儿都知道不能离刘婆太近,因为家里大人哄他们说刘婆会吃人。

        傅景倒没戴有色眼镜看人,她自觉是受社会主义教育长大的,不怎么信这些惑人的迷信,虽然她家干的就是给人算命的营生,傅景也并不觉得矛盾。

        刘婆七十多岁了,人长的很精瘦,芦苇似的身材,面像刻薄,一双眼睛看人带着尖利,很不好相与的模样。

        傅景不看人面相,乖乖巧巧同人说话:“阿婆,我爹爹有事出门办事去啦,你要是找他,得过几日再来呢。”

        刘婆耷拉着眼皮,浑浊的利眼里满是不满,张张口道:“我的黑毛跑了,傅城他算了几回还没给我找回来,我看你们傅家该叫神棍才是,堕了先祖的名头,如今全在这乡里城镇行骗!”这话里满满都是显著的恶意。

        傅景向来乖顺好脾气,但也不代表她就能容别人说他们傅家的不好。

        听了这话脸上就有些不高兴,嘴巴抿着,道:“不兴您这样说的,我爹爹有什么本事,请他去做事的人自然会认可,傅家如何,那更是我们自家的事。”眼下之意就是他们家再如何也轮不到让人来批评。

        刘婆听她说完,眼睛直直看着傅景,随后从喉头发出两声桀笑:“你这个女娃护家,但这傅家也不算你家,再过两年嫁了人你就成了旁人家的人,眼下说这么多也是白费劲!”

        傅景皱了皱眉,不喜欢刘婆这些话。

        但她不好更一个老婆婆争论,干脆闭了嘴。

        刘婆却没有走的打算,坐在椅子上,一声一声叫起那猫的名字,“黑毛,黑毛,我的黑毛啊,快回来……快些回来……”

        傅景听刘婆唤得起劲,耳朵很难受,抿了抿唇,终于问:“阿婆的猫儿什么时候丢的,在哪儿?G的。”

        刘婆哼了一声,抬头觑着她,冷眼道,“小姑娘莫非要帮我找不成,你要真能帮我找到我的黑毛,我便能给你傅家赔罪,认你家是个能人。”

        “阿婆不用这样说,我不懂得的,只想着帮您找找也好。”

        过了片刻,才听刘婆慢吞吞说道:“上个月十五不见的,晚上七点过后,我在厨房做饭,它忽然嘶叫了一声,然后从窗子跑了出去,之后我再怎么找它叫他它都没回了。”刘婆说着说着脸竟然露出些痛苦的神色出来。

        之前不管是对着傅城还是现在对着傅景,她眼神里都有些刻薄的怨色。

        傅景一边听她说,脑子里一边飞快计算,连那手指都不自觉地捻动了起来。

        按理说,傅城掐算的本事比傅景这个只看了几本书的半吊子可强太多了。

        但现实就是,傅城算出的地方却没用的依旧找不到猫儿。

        今日傅景一样的操作,得出了个地点方位,带着刘婆找了过去,你道怪不怪,真是奇了!竟真给找到了!

        那只黑猫整盘旋在一颗树上,两色眼睛发着绿光。

        傅景站在下面,手一招,猫自己就跳了下去,扑到了傅景的怀里。

        刘婆似非常兴奋,喘着粗气,立刻将黑猫抱了起来,手一下下顺着猫的皮毛,口里叫着黑毛。

        跟哄孩子似的。

        傅景没多想,猫找到了她也替对方高兴。

        刚准备走,没想到刘婆子却一下子伸出手,抓住了傅景的手,然后,从手背到指尖儿,一连在皮肉上抚摸了两遍,语气古怪地说着,“真好,真好。”

        傅景觉得有些不舒服,抽出手就回家了。

  https://www.65ws.com/a/98/98896/31193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