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被开除后回家算命 > 1.001

1.001

        傅城刚做完个小单,赚了五十块钱,那位阿婆走了没多久,院子门就又被推开了。

        男人正半蹲在水井旁,摇出一桶略带凉气的水,听见声音以为又有客人上门,头也没回,背着就大声喊了一句:“您先坐会儿,马上就来——”

        没得到回应,哒哒哒的脚步声反而越发清晰。

        步子的频率有些熟悉。

        傅城将手中一枚青玉扔进桶里,随意拽了条旧毛巾擦手,然后又扔回水井盖。

        转身回头一看,愣了。

        边走边奇怪问:“景儿?这个点你怎么回了?”

        这话也是随口一问,等看见傅景脸晒得通红,傅城几步过去把人往屋子里带,那好看的眉头也拧了起来,“这么大太阳,怎么不知道打把伞。”

        傅城个儿很高,略弯腰去看傅景的脸,怕给她晒出好歹来。

        傅景先头没进门的时候给自己心里做了一千一万遍心理暗示,要淡定不能让爸爸看出什么来,把事情往轻了说不让对方担心。

        此时一听傅城关怀的声音,忍不住鼻子发酸,眼眶一下就红了。

        泪眼朦胧。

        傅城是个大老爷们儿但又不是傻子,这一看就是有问题。

        他心里一急,那张俊俏的出尘面孔生生给扭曲出几分凶相出来,“怎么了,哭个什么劲儿,谁欺负你了?告诉我看老子不弄死他!”

        好久没撒娇的傅景,彻底绷不住情绪,埋头在傅城胸口,哭得泪眼汪汪。

        傅城艹了一句,到底等女儿哭利索了止了抽泣声,这才又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傅景吸了吸鼻子,也没再隐瞒,爸爸是她唯一的亲人,不跟他说跟谁说,于是组织的一下语言,一股脑把事情讲了。

        不算很大个事,但就是气人。

        傅景今年十七岁,在城南五中读高二,五中是市第一重点中学,傅景虽成绩不错,但也还够不上首都市最好的中学,能上那学校,还是因为傅城以前帮了一个人的忙,那人正好是五中的一位教导主任,为了报答恩人,出了点力就把傅景弄到五中去了。

        按说傅景懂事儿乖巧,不该惹什么事儿才是。

        也对,傅景的确是没惹事儿,她就是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小姑娘的喜欢来得简单直白,丁点儿不复杂,就是有一次路上遇上流氓混混,被欺负,那男生刚好遇见,就帮着把坏人打跑了。

        男生见义勇为,长得又好看,还刚好和傅景是一个班的,之后傅景多跟人说了几句话,就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人家,于是越发爱亲近对方。

        她小姑娘一个,从没喜欢过人,只知道喜欢就要对人好,故而就做得明显了些,每天中午乐意跟人去食堂一起吃饭,排队帮他打饭,体育课男生打篮球的时候就坐在旁边给人鼓掌加油给人送水,值日也帮着人做。

        五中规矩严,学习氛围挺浓重的,校规明令禁止学生早恋,傅景也就放学敢出阁些,在班里她还是乖乖的,但是谁都看得出傅景喜欢周自律,不过也没人会说什么,精力有限,自己事都管不过来还去管别人的事,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那事情出在哪儿了呢?

        却原来是隔壁班有一个女生,初中起就和周自律同校同班,据说喜欢了周自律好几年,乍地被人告知有人追周自律,那还了得,当场就发怒了,扬言说要给人一个教训。

        这女生也是个关系户,不过她后台可比傅景硬多了,她爸是五中的副校长,家里就她一个宝贝女儿,回去闹了好久说要把傅景开除。

        副校长本来没当回事还说了女儿一顿,多大点事就要开除人这不是开玩笑吗,但是架不住自己老婆女儿一起闹,吵得头疼,等把资料调过来一看,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生,还是靠关系进来的,想了想,开除就开除吧,借口是现成的,那孩子不是早恋吗,别带坏了学校风气。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开除傅景。

        还是受过傅城恩惠的那位主任觉得自己对不起傅家父女俩,好说歹说让副校长同意改成劝退,别在学籍上留下污点。他亲自去说,多少给学生留点面子,不至于太难看。

        傅景把事情说出来,情绪就好了很多,不哭了,就是眼眶还红着。

        她不哭了傅城好悬没给快气炸,指节捏的卡卡作响。

        “等着,老子去给你讨个说法。”丢下这句话傅城就往外走。

        傅景一双手连忙拉住她爸的袖子,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哑软,“爸爸,别去了。”

        傅城能怎么办,他心里憋着气,只能低声咒骂了几句,转头去打了盆水给女儿拧帕子擦脸。

        眉梢却不自觉挑起,话里有火,嗤道,“你就乐意这么白给人欺负了?”

        傅景小声说不是。

        傅城继续,“那是为什么?”

        傅景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我犯了校规。”

        傅城沉默半晌才张了张嘴,试探了一句:“乖女儿你真早恋了?”

        “嗯,”傅景点头,随后又补了句,“现在失恋了。”

        傅城先是提起一口气,听了后半句又瞬间放下。

        失恋了好啊,哪个少男少女不失次恋,傅景才多大点,也不知道是哪个狗东西拐的她,还敢甩他女儿,以后叫他知道了是谁不揍得他哭爹喊娘不姓傅!

        傅城脑子里的想法百转千回,但其实也不过一秒钟时间。

        “好好,你还小,先不谈这事儿,那破学校老子还不乐意去呢,景儿你先休息几天,回头我给去安排到你师兄那学校去,他还能照应着你。”嘴上这样说,但傅城到底把这事儿给记在了心底,想着寻摸到了机会定要给傅景出口气。

        傅景乖巧点头,也不委屈了,心想有爹真好。

        *

        傅景在家窝了几天,那叫一个舒坦,失恋那点小事也给忘得差不多了。她这点性子随了她爹傅城,心宽会享受。

        每天睡到八点钟才起,家就俩人,早上也不开火煮饭,街口刘老太家的油条炸得甭提多香。

        傅城刷个牙,穿着老式褂子,大裤衩,人字拖就出去买吃的。

        都是一片住的老邻居了,小媳妇大姑娘看见傅城这样还会脸红红低头害羞。

        无他,傅城那张脸生的太好,艳得跟朵桃花似的,想来比那古时的潘安宋玉也不差什么。面皮薄的姑娘大姐瞧一瞧就控制不住要脸红。

        跟傅城一辈或者再大些,已经结婚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婶子们可就没那么多讲究,刚买菜回来手上还挎着篮子呢,就截住傅城唠嗑,把他那张俊脸全方位欣赏了一遍后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回了屋摆桌吃饭,傅城自个儿吃的是白粥油条,知道傅景不怎么爱这个,给她买的是一碗小混沌。

        傅景正蹲在水井边儿刷牙洗脸,这会儿太阳还不烈,再说她家水井旁还有一棵桔子树,刚好遮着阴丁点晒不着。傅景坐在小脚凳上,半眯着眼睛一副没醒神的样子,手上一下下戳着牙刷,满嘴的白泡泡。

        傅城懒懒叫了一声:“过来吃饭。”

        傅景吐掉泡沫,喝了一口水呼咕噜咕噜几下吐出来,软声应:“就来。”然后扯了晾衣杆上的毛巾下来,舀出一盆水飞快洗了脸。

        井水冰凉凉,舒服得人直打颤,一下就精神了。

        傅景跟她爸差不多的打扮,穿个旧年的圆领衫,领子上有两颗盘扣那种,挺可爱,下面一条宽松运动白色短裤,凉拖。

        小姑娘生得白净,招人疼。

        俩人坐在小木桌边上,傅城咬着油条,喝上一口粥。

        小混沌放在傅景面前,傅景把袋子拨开,好大一碗,她从小吃到大,用勺子挑一个出来吹了吹,一边咬着一边含糊说:“一心家的啊。”一心是一家馆子的名字,在这块做了几十年早点了。

        傅城点头,又说,“快吃。”

        傅景那小身板,白白瘦瘦,看着就跟个初中生似的,不过十几岁少年正长身体,一碗足量的混沌给吃完了。

        傅城见她会吃,满意了点,又扯了半截油条给她。

        傅景吃了两口,鼻子皱了皱,颇为嫌弃道:“好油啊。”转头咕咚下去一大口豆浆,解了腻,扯了张纸擦手,张张嘴说道,“爸爸,水井边那桶里有块玉,我差点儿顺水倒出去了。”

        傅城抬头往那边看了看,咂咂嘴:“那个啊,忘了跟你说一声,那是我前儿收上来的,东西不错就是得处理下,别给丢了,让它泡几天,待会儿你去给换桶水。”

        傅景点头说好,一点不奇怪,也不问。

        傅家几代都是算命的,她从小就知道,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他爷爷给人算命,现在传到她爸身上来了,要往好听里说,她傅家那也是玄学世家了。

        这想法一出,傅景自个儿就先乐了。

        吃过早饭,傅城收桌子把垃圾提出去扔,傅景去给玉换水。

        中午傅城被人请去给宅基地看风水,傅景一个人在家,先把屋里卫生做了下,然后又去隔壁家讨了些栀子花回来,拿个青花浅口大碗,掺了半碗水,把花朵儿整齐放进去养着。搁在客厅的桌上,一会儿就满室的香味儿。

        这会儿刚过完端午节,农历五月中旬了,老话里的恶月,天热。傅景觉得他们家还好,没学校那么热,悠个电风扇就行。

        这一想,不免又想到学校里的事,傅景心里有些闷,于是翻来书包把课本拿出来复习,拿了一张卷子做了起来。

        傅城回来的时候,傅景正埋头做数学题,算得脑瓜子涨疼。

        傅城进屋,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水拧开喝下去大半瓶。

        缓了口气儿才说话:“学校已经联系好了,等星期一我带你去报到。”

        傅景放下笔,往日历看了一眼,今天星期五。

        想起了什么,她开口:“哥哥下午要回吧。”她口中的哥哥是她师兄叶凌,就比傅景大一岁,在一中上学,高三,平时寄宿,礼拜放假就回来。

        “是啊,下午我带你们出去吃饭。”傅城道。

        傅景和她爸做饭手艺都不咋地,她哥倒是比他们强多了,不过他爸肯定是不想哥哥放一天假回家还做饭,所以就出去吃。

  https://www.65ws.com/a/98/98896/31193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