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和班花的那些事 > 第一百零九章大师解梦

第一百零九章大师解梦

        自从做了那个噩梦之后,我每天脑子里都会出现那个小小的楚枫,他在对我笑。

        上课也是,被噩梦缠身,根本就听不进去什么东西。

        可能是因为上次那个自称是陈龙的爸爸的人找过我之后,秦红对我这种状态了不闻不问。

        “啊……”大家都在午睡,我又被噩梦惊醒了。旁边的林飞飞被我吵醒,关心地问我,“你怎么啦?”

        “没事,你继续睡吧。”

        “我看你最近都魂不守舍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跟我讲讲呗。”林飞飞的眼睛亮亮的。

        我一五一十地把做的噩梦和她讲了一遍。

        “这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林飞飞托着下巴说。

        看着林飞飞娇憨的样子,我心情好了不少。

        “我想起来了,我哥认识一个会解梦的大师,你要不要去看看。”林飞飞有点兴奋地说。

        “行啊,在哪里?”我虽然平时不信这些,但是现在被这个梦折腾得心神不宁的。

        也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听我哥说是在曼陀罗夜总会旁边。”林飞飞说到夜总会有点不好意思,“楚枫,你只能去找大师解梦,不能去夜总会。”

        “不会的,你放心。”我摸了摸林飞飞的头。

        “那我陪你去。”林飞飞有点固执地说。

        “不行,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被从夜总会里出来的坏蛋拐跑了怎么办?”我刮了刮林飞飞秀气的小鼻子。

        “哼,花言巧语。”林飞飞装作生气的样子,其实脸都有点变红了。

        女孩子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我的确有点不想让林飞飞陪我去,我的梦里吴雨霏会是我后来的老婆,而现实中,林飞飞才是我现在的女朋友,我不知道她们俩要是遇到会发生什么。

        这两个人还是不要见面好了。

        曼陀罗夜总会,那是吴雨霏的店,大师解完梦后,顺便可以找吴雨霏,让她再带我去那个仙境。

        要是林飞飞看到我和一个漂亮性感的小姐姐在一起,她还不知道会怎么闹呢。

        上次林飞飞看到我和莲儿去小树林都生了半天的气,我好言好语地哄了半天才哄好。

        哎,女人不好惹。

        这次我还是瞒着她吧。

        我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次一次的隐瞒让我和林飞飞的关系越来越远,甚至最后无法挽回。

        放学后,带着之前吴雨霏给我的卡,根据林飞飞说的地点,我很快找到那家能够让我解开梦境的谜团的店。

        这家店就很有特色,开在繁华的红灯区,但是不像附近的夜总会和足浴城那样装饰得灯红酒绿的。这家店是古香古色的,用木头支撑着整个门面。两根柱子上有贴有对联:

        君若想知后来事,不妨进门问梦先。

        最上面还有一块匾额,上面写着这家店的名字。

        这家店的名字也很特色——知梦苑。

        整个装修得像老中医的店面一样,玄玄乎乎的。

        我带着疑惑的心情进了门,一进门就闻到一阵特殊的香气。

        再走进去,屋子里放着一个香炉,香炉生紫烟。

        这应该就是香气的来源了。

        “你最近应该做了噩梦,很奇怪的噩梦。”一个清脆悠远的声音传来过来,冷不丁把我吓了一跳。

        我分辨着声音的来源,练了《超龙诀》之后,我的各种感官都比一般人要好得多

        那个声音应该是来自紫烟里。

        果然,烟雾缭绕中,模模糊糊有一个人影。

        我走近点,一个带着十分可怖的面具的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莫非就是林飞飞说的解梦大师,我本来还以为是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头子呢,没想到是一个神秘的妹子。

        “大师,我最近的确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噩梦,你能帮我看看吗?”我诚恳地对着那个带面具的女人说。

        “你我能相见就是缘分,我会帮你走出噩梦。但是在此之前,你要先放下你身上所有世俗的东西。”那个女人的面具挡住了大半部分的脸,她说话的时候只能看见两个眼珠和一张涂着口红的嘴。

        “大师,我不懂你的意思。”我表面上这样说心里却暗自想着,难不成这女人是想要我把钱都放下?

        这可不行!手里的卡啊什么的,里面还有两万块钱呢!

        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当,没了这笔钱,我走路都不会硬气的。

        “你不是不懂,而是装作不懂。其实,世俗人很多道理都懂,不过是放不下而已。”在紫烟中,这个女人显得仙气十足。

        我看着她面具下的眼睛,想要用读心术看看她是不是在忽悠我。

        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的眼睛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看着她,只看到一片青山绿水。

        “很好。”在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互相看的时候,这个女人先开口了,声音是有点低沉的御姐音。

        我不知道她夸我什么,但是从她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她是在真心夸我。

        “小兄弟,你的功力不错,很有天赋,可惜……”那女人带着惋惜看着我。

        “可惜什么?”我被这女人说的云里雾里的。

        “可惜你放不下。”这女人拿出一把折扇,像说书人一样把扇子啪的一下拍在旁边的木茶几上。

        “大师,我今天就是来解梦的,你老是让我放下放下。我要是全部放下了,哪来的钱给你作为解梦的报酬呢?”

        我承认我楚枫就是一个大俗人,满脑子就是钱啊漂亮妹子啊什么的。

        但是,我才一个高中生,你让我像一个老和尚那样放下,我做不到。

        面前这个带着仙气的女人肯定是觉得我这种放不下的俗人很可笑,但是她可能真的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大俗人要活的好,这有多难。

        我卡里的两万块钱还是要卖给一个富婆才有的,我开成人用品店辛辛苦苦那么久才攒下两千多块钱。

        这个世道并不公平,像我这种没有父母依靠的人更是活的艰难。

        我不知道怎么的,在这个女人面前有这么多想法,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正在略有所思地看着我。

        “小兄弟,既然我们有缘,今天你来解梦,我就不收你任何费用。”那个女人一脸不在乎钱的样子。

        “不,你别小看我。我虽然穷,但我是带了钱的。”我不能让她看低我。

        “不,你误会了,我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女人淡淡开口解释道,“我们开始吧,现在把你全身心交给我。”

        说完,那女人走上前来,柔软白皙的双手就要解我的扣子。

        我去,这里难道不是正经的解梦的地方吗?

        刚才正经玄幻有仙气的大师,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红着脸拉住大师的手,她要是再解开几粒扣子,我就要变成裸男了。

        “小兄弟,不要紧张,”大师那双柔软无比的手在我的太阳穴旁边按摩了几下,“来,相信我,慢慢进入你的梦吧。”

        我听着大师沉稳的声音,不知不觉就真的睡了过去。

        我又做起了那个噩梦,小楚枫在秋千上孤独地荡秋千,他的旁边都是死的我。

        看到这一幕,我本能地想要逃走,却听到一个声音在说,“去抱抱他,他很需要你。”

        这个声音很熟悉,是大师的声音,我听到后很安心。大师果然有本事,进入了我的梦境里。

        我慢慢走过去,小楚枫还是一脸忧伤,看到是我之后,小楚枫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容。

        我害怕这个笑容,之前的梦里就是这个笑容把我害死的。

        “不要害怕,真心去拥抱他,他不会害你的。”

        我按照大师说的,真心真意地去拥抱小时候的我。

        小楚枫没有像以前一样,把我杀死,而是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本来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小楚枫哭得很伤心,我不由自主地把他抱得更紧了。

        我记起我小时候也像面前的小楚枫一样,那时候我爸妈都离开了我,我总是一个人玩。放学的时候,我不会和其它人一样回家,没有人来接我,我就一个人在操场荡秋千。

        坐在秋千上面,我荡得很高,我希望这架秋千能带我去很远的地方,那里会有很多人陪我玩……

        “你该醒了,不要太沉迷。”大师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我的自恋自哀。

        我缓缓醒过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正在关心地看着我,“你……”

        “我是帮你走出梦境的人。”我看了看这个女子的衣服,果然跟之前的大师穿得一样。

        “大师,我……”我感到很疑惑,这个人能走进我的梦里,我想问问她为什么我最近一直会做这个梦。

        “你以后不会再做这个梦了。”大师见我醒来就回到了仙气十足的模式。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做这个梦?”我看着摘掉面具的大师,特别漂亮但又让人有点不敢亲近,这可能就是真正的女神气质吧。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每个人的童年,若是放不下,便都会伴随他的一生,有时入梦,有时入世。你会一直做这个梦,不过是因为你还未放下你童年的孤独罢了。”大师的声音清冷,有种世事洞明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不会再做这个梦了呢?”我知道我的问题有点多,但是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像神一样的女子到底是怎么看透人的梦境的。

        “你拥抱了小时候的自己,和他达成了和解,他便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因为你当过了他,他也放过了你。”大师一切都很了然。

        看着我佩服的表情,大师继续说,“只可惜,你未放下的,之后仍会伴随着你。”

        “大师,我悟性不够,可能放不下的一辈子都放不下。”我无奈地说。

        “可惜了你的好功底,我不强求你能放下。若到了有缘之时,你能放下了,便有缘再见吧。”大师又戴上了那个可怕的面具。

        我知道这是赶我走的意思。

        最后,我好奇地问了一句,“大师,你叫什么?”

        “知梦。”大师说完闭上了眼睛,好像是要修行的样子。

        我也不多打扰,默默地就要离开这个解开了我的困惑,又让我增加了许多问题的地方。

        在我离开之前,大师最后对我说了一句,“今日之事,不可细说。”

        我点点头,也不问原因。

        像大师这种高人说的话,听到了去就行了,问她她也不一定会告诉你。

  https://www.65ws.com/a/98/98890/31192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