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埋葬活死人 > 第十八章 半亡人(9)

第十八章 半亡人(9)

        丁杏路与胜利街的十字路口边上有家名叫“慢话”的咖啡厅,装饰简单,却很出名。

        陆九机与墨宇走进店内,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大概是因为上午的缘故,店内显得有些冷清,但红漆木制的桌具与红砖壁纸却使得店内充斥着温暖的氛围。

        穿着西服打着小领结的服务生很快放上菜单。

        墨宇翻开厚重的封皮,指着第一面最顶端的“推荐”说道:“我听人说这里的爱尔兰咖啡很不错,尝尝?”

        陆九机仰靠着沙发,百无聊赖的点点头。对于这种咖啡这种饮料,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爱喝,要提神醒脑的话只需要掐一下自己的大腿就行了,而且她在熬夜的时候试过,咖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功效。

        “两杯爱尔兰。”墨宇盖上菜单交还给服务生,翘起二郎腿同样仰靠沙发,“这个可不是单纯的咖啡喔,而是由爱尔兰威士忌与咖啡巧妙结合在一起的新型饮料,其实我觉得更像是鸡尾酒,即便在全国能喝到爱尔兰咖啡的地方也没有几个喔。”

        陆九机从口袋里掏出烟,打开盖子正准备抽出一根。

        “这位客人,店里禁止吸烟。”服务生恰好端着盘子上来,将两杯散发着热气的咖啡分别放置两个人面前。

        陆九机看着杯子,觉得这是一个高脚杯与啤酒杯的结合体。

        墨宇看着饶有兴致研究杯子的陆九机,说道:“关于这个咖啡有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在爱尔兰都柏林工作的酒保邂逅了一名气质高雅的长发空姐,空姐那犹如爱尔兰威士忌般浓烈的神韵深深地吸引了酒保,坠入爱河的酒保想为空姐调制一杯鸡尾酒,只是空姐只喝咖啡从不喝酒。爱的力量总是能超出人的预期,酒保在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最终将爱尔兰威士忌和咖啡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

        “从酒保发明爱尔兰咖啡到空姐点这杯咖啡,期间整整过了一年,当酒保第一次为空姐煮这杯咖啡的时候,激动地流下了泪水,怕被看到泪水,他用手指擦去眼泪,偷偷在杯口画了一个圈,于是这第一口爱尔兰咖啡的味道,总是带着思念被压抑许久后所发酵的味道。”

        “空姐成了第一位品尝到爱尔兰咖啡的客人,因为这杯咖啡只有她点的到。”

        “空姐相当喜欢这种咖啡,每次飞机一停在都柏林,她就必定会去点一杯爱尔兰咖啡。久而久之,两人熟络了起来,空姐讲各地的趣事给酒保听,酒保呢则教空姐煮咖啡。”

        陆九机用食指与中指敲打桌面。

        墨宇了然,没有说下去。

        陆九机端起咖啡尝了一口,觉得还不算难喝,说道:“五年没见,你怎么变的这么多废话。”

        墨宇无奈地笑了笑,回答道:“没办法啊,身边多了个喜欢听故事的傻丫头。”

        陆九机指着右手边的玻璃窗外,“是那位小姑娘吗?”

        墨宇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街对面的奶茶店里,某位坐在高脚竖椅上、紫色短发、左手持奶茶右手用吸管不断搅动的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咖啡厅里的两人,身旁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小黑。

        墨宇冲着赵七禧挥了挥手。

        赵七禧喝了口奶茶,没有搭理。

        “好了,说正事吧。”陆九机将话题拉回正轨。

        墨宇转回头,脸色恢复平静,“组织里有人声称在日本关西的大板见到了五号。”

        陆九机笑了笑,没有说话。

        墨宇继续说道:“原本这种话只能逗大家笑笑,但是说这话的人身份有些特殊。2003年的9月12号,圣历将这一天记录在案,并由诸大隐匿于世界外的历史见证人共同敲定命名,称之为弃神日,在这一天,永生不死的八位诺亚于世界各地先后消亡。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参与那件事的人都死了。”

        “但事实上,那件事的参与者里面有两个人活了下来,一个融入隐居于人类的世界,而另一个,则成为了方舟这一组织的领袖,而说出这句话的人,正是约瑟华·乔尔顿,方舟的现任领袖。”

        陆九机思索了很久,最终还是摇摇头,表情里既看不出悲伤,也看不出喜悦,“虽然你们将他捧成了救世主,但那不过是对你们而言,从心底,我没法相信他一分一毫,即便我丢失了有关五年前那件事的一切记忆。”

        “是是是,不过这不得到消息了觉得还是得告诉您一声嘛。”墨宇配合着连连点头,“那么,日本要去吗?”

        陆九机喝了口咖啡,这一口喝下了半杯,“去。”

        “嗨。”墨宇笑着用日语回应,“不过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在H市这边发生了点事,某些家伙耐不住寂寞了。”

        陆九机说道:“我可以自己去。”

        墨宇问道:“那个九姐,你有这么多钱吗?”

        陆九机想了想,发现这个问题似乎挺严肃的,“那就先解决你手头上的事吧。”

        墨宇站起身,指了指窗外,说道:“我再不走小朋友估计就要喝奶茶喝到撑坏肚子了,等解决了手头上的麻烦我给你发消息。”

        陆九机点点头,她看向窗外街对面,某位紫发女孩面前的桌上已经摆着五杯奶茶杯子了。

        穿着白色衬衣,重新带上墨镜的墨宇穿过街,走进奶茶店,宠溺地摸了摸赵七禧的脑袋。

        赵七禧一掌拍掉那只手。

        墨宇无奈地笑着,拿出纸擦去赵七禧嘴角的奶茶渍,这一次女孩没有躲。

        两人一前一后吵闹着走出店,身后跟着的小黑就像一名保镖。

        陆九机一口喝完剩下的咖啡,喊道:“服务员,结账。”

        服务生走到桌前,礼貌地说道:“和你一起的那位先生已经结过账了。”

        陆九机微微一愣,回以微笑后离开咖啡店。

        秋意渐浓,空中飞舞的叶子开始多了起来。

        陆九机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吐出白色的烟圈。

        那个爱尔兰故事她很久以前就听过,也知道结局。

        后来有一天,空姐决定不再当空姐了,到酒保那里去喝最后一次咖啡,酒保问女孩Want  some  tears  drops?女孩没有明白话里的意思,离开后她对酒保说了一句Farewell。

        Farewell是一种不同于goodbye的告别,意味着再也不见的再见。

        不是什么好结局。

        她不喜欢这种故事,但某个在一些方面充满恶趣味的人却很喜欢。

        也许,这些事都是出自那个人之手也说不定。

  https://www.65ws.com/a/98/98742/31072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