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埋葬活死人 > 第十七章 半亡人(8)

第十七章 半亡人(8)

        挂断了电话,陆九机陷入了沉思。

        阳光小区12栋604室出现了一个不存在的报案者,今天夜里则是有一个不存在的火灾幸存者站到了她的面前。很难不让人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镜子吃人那件事其实并没有完结。

        林木被作为凶手就地正法了,这种说法说对也对,问题在于林木活着时候的种种反应无一不在诉说着我就是个炮灰,并且最后那面铜镜悄无声息不见了,这便是最有力的证明。

        镜子没有脚,会自己跑吗?

        说不定会?

        陆九机拍了拍额头。

        司机正好驶到了小区门口。

        付了钱,将毛巾还给司机,陆九机下车。

        雨还在下着,刚刚擦干一些的头发再次湿透。

        其实她对并不在意身上都是水,反正她不会感冒,只是留海湿了后会黏在额前,遮挡住视线,需要不停地撩头发,这很麻烦。

        如果不是某人说留着比较好看,大概......

        路灯在雨线下显得很朦胧,照亮的方寸要小了很多。

        小区楼栋上还亮着光的寥寥无几。

        到了雨天,人与城市都会入眠的较早。

        陆九机来到楼下,刷卡、乘电梯回到家门,开锁、进屋。

        ......

        ......

        墨宇摘下墨镜,雨天戴着这东西视线会变得更加模糊。

        不知是为了避免打扰到沉睡的人还是因为不可能有正常人会在半夜来访的缘故,墓园里的灯没有开。

        门口的青松和台阶化为一体,完美的融进夜雨中,不好看,但很好看。

        墨宇打开从司机那里买来的雨伞,又和司机说了下包车,付完一半车费后让司机将车停到路边等自己,然后踏上了台阶。

        光线黑暗,又下着雨,按理说平常人很难在不打手电的情况下安稳地一步一步踏上台阶,但墨宇做到了,稀疏平常如履平地。

        墓顶与墓底的海拔相距并不多,就是路有些崎岖,因为不熟悉,爬的有点久。

        墓顶只有一块无字碑,下面躺着的不是武则天,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矮子。

        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是墓园初建成的时候,他和一些人站在这座碑前,为某个从来没想过会死的家伙送别。

        与一般故事里不同的是,那一天非但没下雨,还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一口通体漆黑毫无雕饰的棺材入了土,三个彪形大汉在一旁填土,然后是铺路的师傅砌平立上一块矩形方石。

        墨宇想了很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倒了那块石头。

        没什么实际作用的墓碑轰然倒塌,正好压住了那道开裂的口子。

        “啪!啪!啪!”

        墓园深处的雨声里混进了掌声。

        有戴高帽一身纯黑西服的人走出,高跟皮鞋踏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墨宇紧紧盯着先来者,看了很久,旋即释然一笑,说道:“好久不见。”

        来人开口,嗓音嘶哑低沉,“好久不见。”

        墨宇收起伞,与对方同样置身于雨中,说道:“没想到你这样的大人物会在这里做守墓人。”

        男人没有接话,而是问道:“你相信他死了?”

        “不信。”墨宇心想如果真的存在杀死你们的方法,世界就和平了。

        男人又问道:“既然不信,来这里做什么?”

        墨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答道:“缅怀而已,缅怀可以让我不至于太过沉沦。”

        男人没有说话,兴许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墨宇对着男人鞠了个躬,“走了走了。”

        说完撑开伞离去。

        男人看着那个背影良久,转身走到倒塌的石碑前,歪了歪头,嘴角无声地咧起。

        ......

        ......

        这场雨停在了深夜,当太阳升腾入空时,地上的水渍像极了老年斑,东一块、西一块,从高楼上看下去很不好看。

        陆九机难得的没有睡懒觉。

        一大早起来没有洗漱,而是直接奔向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仅有青菜做配菜的清淡面条。

        吃完后满足地摸了摸肚子,想着如果再有颗煎蛋就完美了。

        她将碗筷放进池子里后,进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番,出了门。

        穿过大街,经过小巷,穿过车来车往的马路,陆九机一面观赏着四周,一面走到了丁杏路与胜利路的十字交叉口。

        那一坨铁疙瘩早已被警方处理,十字路口恢复了平日的交通状况。

        “九姐!”

        隔着很远,她听到有人在喊她。到不是说因为她名字中有个九,是喊的那人声音极有辨识度,熟悉到即便相隔了数年在人群中还是能够一耳认出来。

        昨天夜里她进屋不久后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于陌生号码,短信内容很简单:

        “明早九点,我在丁杏路与胜利街的十字路口等你。

        ——永远爱你的小宇”

        某些人不见的日子久了,会甚是想念;某些人不见的日子久了,也就再也不想见了。

        更何况本身就是不想见的。

        陆九机双手插在口袋里,朝着蹲在路边大树下带着墨镜的男人走去。

        男人身后站着两人,紫发的女人嘴里含着根棒棒糖,旁边是笼罩于一身黑色风衣下连脸都看不清的矮个子。

        陆九机站在男人面前,想说什么,张开嘴却犹豫了片刻,最后叹了口气。

        墨镜男是墨宇。

        紫发女是赵七禧。

        矮个子是小黑。

        三个人是来此地调查二十一辆汽车追尾事件。

        墨宇站起身,拍去衣服上的尘土,说道:“九姐啊,这么多年没见,就这么一声叹气啊。”

        陆九机掏出烟,点燃,“那再给你一脚?”

        墨宇缩了缩脖子,有些认怂,“那还是算了,叹气就叹气吧。”

        陆九机看着那对如两个灯泡的深色镜片,觉得很喜感,问道:“这次来H市什么事?喊我过来又是什么事?”

        墨宇挠了挠头,转身对着身边的两人说道:“不然你们自己去逛逛?”

        赵七禧看了一眼墨宇,“见色忘友。”

        说完转身离去。

        小黑则是一言不发,跟了上去。

        墨宇神色有些尴尬。

        陆九机拿下烟,弹了弹烟灰,“说吧。”

        墨宇神色凝重,扫视了一遍周身,确认了什么后,压低声音,“有和泽踪迹的消息。”

        陆九机瞳孔猛然收缩。

        话语如平地惊雷炸响在她的耳旁。

  https://www.65ws.com/a/98/98742/31072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