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埋葬活死人 > 第四章 诡镜(4)

第四章 诡镜(4)

        晚上九点四十分,街道上热闹非凡,相较于白天里的冷清,夜晚已经变得更像白天。

        陆九机走出小区,随手拦下一辆的士,拉开后座位的车门。

        “去世纪城。”

        陆九机成为了川流不息里的一份子。

        她右手手肘搭在车窗上,手背支撑着脑袋,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左肩,遮住了半边脸。

        如果此刻外面有人且恰好朝车里看的话,想必会不自觉地被吸引驻足。

        世纪城位于市区中心,阳光小区算是处于市区边缘,两者相距约四公里。

        世纪城是一座商业商业城,里头店铺林立,商品琳琅满目。

        到了夜间,那些白天因为工作繁忙而没能逛街的女孩、家住附近刚刚吃完晚饭出来散步的一家人、十指交错牵着手的情侣,便都喜欢走进世纪城。

        人都是喜欢逛的,就像女孩们喜欢逛街、老人们喜欢逛清幽的公园一样,只是喜欢逛的地方不一样罢了。

        不过陆九机要去的地方不是那里。

        在这座巨大的商业城前面是一块巨大的广场,广场上有老阿姨正顺着音响放出的经典老歌跳着与众不同的柔弱广场舞。

        中年大妈们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扇子,舞动起来就像是一朵艳丽的花。

        广场的对面是一条商业街。

        陆九机下了的士,没有进世纪城,走向了对面的商业街。

        在商业街的最后,有块通电发光的牌子,牌子上写着“静酌”,这是一家清吧。

        陆九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店面不大,约摸七十平米,欧式风格的装修,天花板上吊着的水晶灯散发着柔和黄色的光,吧台处的老式唱机正播放着莫扎特的d小调幻想曲。

        她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挑一张空着的桌子坐下,而是径直走到了吧台处,坐在了仅有五个座位的吧台前。

        清吧不似酒吧,大多进清吧的人都是为了找个清净的地方谈事聊天,或者休息,所以吧台前并不需要设过多的位置。

        “九姐,今天来的有点晚啊。”

        服务生是个瞧着刚刚成年的男孩,五官端正,长的很是清秀,配着红领结与小西服,是那种看着就容易让成熟女子心动的奶油小生。

        “嗯,有点事,和往常一样,一杯黑俄。”

        黑俄全称是黑俄罗斯,一款以伏特加为基酒、再加入咖啡糖浆或咖啡力娇酒调制而成的鸡尾酒,因其色泽得名,口感带着咖啡糖浆或咖啡力娇酒的甜味与柔和,又掺杂着伏特加的猛烈,是种酒精浓度虽高却极易入口的烈酒。

        这是陆九机来这最常点的一种酒,而陆九机对于这间清吧来说,是最常见的一位顾客。

        店里的服务员不知换了多少个了,但每一个在这长时间呆过的服务员都认识她。

        “一杯黑俄。”服务生将酒放在陆九机面前,就要转身去招待其他顾客。

        “等一下,苏珊在吗?”陆九机问道。

        “老板在里间看电影。”

        陆九机点点头,端起酒杯朝着吧台旁边的房门走去。

        褐色的门板上粘着一张纸,纸上写有“闲人勿进”四个字。

        陆九机没有丝毫停顿,推门而入。

        门内是一间小型私人影院。

        房间正中央放着一张容得下五人同坐的大沙发,不过沙发上只躺了一个女人,一双白??的玉腿随性地横在茶几上。女人手捧着一桶爆米花,目不转睛的盯着影幕,右手有节奏的拿食然后放进嘴里。

        陆九机看了一眼投影出来的画面。

        一群被烧得犹如漆黑焦炭的护士姐姐正对着一个手电筒发疯似地攻击。

        她看过这个电影,前几年上映的恐怖惊悚片,叫《寂静岭》。

        抱着爆米花的姑娘没有回头,举起右手挥了挥,然后拍拍身旁的沙发,示意来者过去坐下。

        沙发上的女人就是这家清吧的老板娘苏珊,也是陆九机今晚真正的目的。

        苏珊是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心理系的博士级高材生,主修神经心理学,辅修人格心理学,除此之外,在美国的留学年间还曾得过该系的最高奖学金。

        这才是陆九机今晚来到静酌的真正目的。

        她想要找回下午那段缺失的记忆。

        头上并没有什么伤口,那么便可排除物理方面导致失忆的因素。

        陆九机走到苏珊旁边坐下,放松下紧绷的身子往后一靠。

        “爆米花?”苏珊将装着白色可食小花的纸桶递到陆九机身前。

        陆九机摇了摇头,说道:“今天过来想请你帮两个忙。”

        苏珊下意识地点点头,旋即觉得不对,收起双腿坐好,拿过一旁遥控器按下暂停,完成一系列动作后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女子,满脸愕然地问道:“你说什么?”

        陆九机一脸平静,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苏珊揉了揉耳朵,沉默了很久,似乎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疯狂地摇起了脑袋,就像小孩子拿在手中玩的拨浪鼓。

        “我丢了一些记忆,应该是精神上刺激的缘故。”陆九机继续说道。

        “喂喂喂!你没看到我在拒绝你吗!”

        “就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

        苏珊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这位,她从来只有妥协,“就这里吧,我去锁个门,你躺沙发上躺好。”

        陆九机说道:“下午我去了小区里的十二栋604室,进去后到下午九点半这段时间内的记忆我都没有。”

        当初在装修时,这间房间做了特殊的隔音处理,外头是静吧,但她本人却喜欢热闹,于是便时常会拉上一些朋友在这间小房间里聚会。关上门后,即便拿着喇叭声音开到最大瞎吼,外头也是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响。

        苏珊走回沙发边上,看到陆九机已经闭着眼躺好,不由想要报复,悄悄伸手准备袭向某两座山峰。

        “敢动手就把你的店拆了。”

        苏珊犹如泄气的皮球,惊叹道:“你不是闭着眼睛吗,好了好了,深吸气,放轻松。”

        接下来要进行的是一种心理暗示,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催眠。

        大多数人对催眠的认知存在很大的问题,人的潜意识都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任务,那就是保护所属的这个人,催眠者能做到的不过是让接受催眠的人能够推开一些自己给自己强加的心里疙瘩,从而起到治疗的效果。

        苏珊走到房间角落的桌子前,拉开抽屉,抽屉里面放有莲花造型的铜制香炉,巴掌大小。

        她取出香炉放到茶几上,点燃,有青烟袅袅升起,不多时,便缭绕整间屋子,恍若仙境。

        苏珊看了看手表,到了时间,她拿过沙发上的枕头放在地板上,坐在陆九机身旁。

        “你叫什么?”苏珊声音轻柔,就像屋子里的轻烟。

        “陆九机。”

        “这里是哪里?”

        “静酌。”

        “今天是几几年几月几号?”

        “2008年9月12号。”

        “今天下午你都去了哪些地方?”

        “家里。”

        “只呆在家里吗?”

        “还有小区里的十二栋605室和604室。”

        “为什么去了那里?”

        “因为黄远行带着一封信来找我,信上说我帮黄远行完成了这件案子,便会告诉我当年那件事的真相。”

        苏珊一愣,心底一些被掩埋的极深的东西微微颤动,她压下这份莫名的感觉,继续问道:“那你去十二栋后先是去了605室,然后再去了604室,对吗?”

        “是。”

        “你因为在605室查到了一些东西,发觉与隔壁有些问题,然后你又去了604室,对吗?”

        “是。”

        “那你是怎么进去的呢?”

        “让黄远行找物业送来了钥匙。”

        “进去后里面是什么样子?”

        “拉着窗帘,屋内很黑,到处都是积满灰尘的纸箱,我穿过了纸箱,走进了最里间的厕所。”

        “你拉开厕所的门,走了进去,对吗?”

        “是。”

        “厕所里面有什么?”

        陆九机没有立刻回答,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苏珊没有着急,静静地看着那张长的精致至极的脸,等待着。

        许久之后。

        “一个人。”

        “那个人你认识吗?”

        屋内又陷入了沉默,这次沉默持续的时间很久,久到了让人快要忘记了时间的流动。

        就在苏珊以为这次催眠可能就要以失败告终之际。

        “浑身是血的和泽。”

        说完这句话,陆九机炸然睁眼,从沙发上惊坐起身。

        苏珊看向陆九机,脸色很是难看。

        晨光微亮,第一缕朝霞刺破云层,于寂静中充满了生机。

        黄远行揉了揉腰,一夜的未眠与劳作,带来的是肉体与精神上的双层痛苦,但好在这些辛劳得到了回报。

        他拿起手里的档案站起身,看了一眼满地的狼藉,自语道:“等一会让小李收拾吧。”

        他跛着脚,走出档案室,长时间的盘腿而坐使得他双脚血液流转不顺,麻木了。

        黄远行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将那叠档案放在桌上后,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躺下,他需要睡一觉,无论查到了什么,此刻他都已经没有精力与耐力继续下去了。

        天边的朝霞越来越多,有几缕不光穿刺过了云层,还透过了屋内的窗帘,洒在了办公桌上。

        档案的第一页。

        死者姓名:和泽

        死亡时间:2003年9月12号

        死因:拆迁大楼坍塌时未能及时逃离,后查明是天锋拆迁公司老板张洪文蓄意谋杀

  https://www.65ws.com/a/98/98742/31072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