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他们都以为我超有钱 > 40.chapter 40

40.chapter 40

        比例不足,  请补充购买或过后再看。

        人心向利,  在金钱面前,  大多数人节节败退,迷失自己。

        梅中华也是如此,一步一步地成为了金钱的俘虏。

        他的那位“好”兄弟窦振海算得上是最早进入民间融资行业的那几位,在S城很有些地位。

        他带着梅中华不是去各种酒会应酬去长见识、就是去他在S城购置的一整栋写字楼里看看他公司的规模浩大,  梅中华“机缘巧合”看过好几回对方公司的账目流水,  那是他赚了二十多年都够不到的数目,他终于吃下了定心丸,对装潢公司渐渐失了热情,  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回报率高到惊人的投资之中。

        才没多久,  梅中华公司账面上的资金已经空空如也,甚至连贷款出来的款项,他也尽数投到了对方公司中。

        可梅中华不知道的是,  有一种金碧辉煌,叫做大厦将倾,  他那位看起来挥斥方遒的好兄弟,  早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看不见未来,  他为了自己能从泥坑里出来、为了那一时的苟延残喘,已经拉了无数个“梅中华”跳进坑里。

        如果事情只停步在这,也许还好些,  可贪心不足蛇吞象。

        窦振海有几笔外借的高利贷到期,  收不回来,  公司一时运转不开,他逮着一只羊便使劲地褥羊毛,哪会这么轻易放过梅中华。

        他殷勤地劝说,直说公司最近又要做个大项目,有政府和某国资企业参与,回报率极大,又带着梅中华去视察了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工地,把前景、现况摆出来,要人找不到一丁点能质疑的地方。

        梅中华自是心动,可这两口袋空空,他去哪掏钱?

        窦振海总算伸出了他的獠牙,他笑得亲切,一把揽住了好兄弟:“中华,咱们呢,也算很有交情了,这个项目实在是好,我是舍不得你错过的,不过你现在没钱这个情况,我也理解,要不这样吧,你有认识的朋友、亲戚,信得过我的,就把钱放过来,大家一起发财!”

        两人一拍即合,梅中华并未感知到危机的靠近,他认定了这是个好项目,头一个找到的便是自己和妻子家两边的亲戚,有他的背书,再加上窦振海展示给他们看的项目材料,梅中华和王素云家里的亲戚一个跟着一个,跳进了这个他们以为是一片光明,背后却是漆黑一片的深坑。

        前头三个月,寇振海每月准时准点地打回约定好的收益,可从第四个月开始,他便打着项目前期投入、人在外头出差、公司账户挂失等理由,一次接一次的延付,亲戚们担心得不行,找到了梅中华,询问能否先把钱退些回来,梅中华却再三为寇振海打包票,信誓旦旦地保证钱一定会到账,又说些什么经济金融资金流转的大道理,要亲戚们憋着一肚子疑惑回了家。

        可到了半年后,寇振海的公司终于是一分钱也付不出来,就连电话也总正在通话,再也接听不了,别说亲戚们了,梅中华这回也慌了神,他神色焦灼地跑到了寇振海公司门口,看见的却是被挂上的大幅白布条,上头写着“寇振海,欠债不还!”、又贴着些A4纸张,上头印刷着寇振海的照片,写明了他拖欠钱款的事实,而公司的门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关得严严实实,里头竟是人去楼空——

        梅中华几近疯狂,他找遍了当初窦振海带他去过的地方,不肯相信那位一直和他掏心掏肺、带他赚钱的好兄弟居然从头到尾都在骗他,甚至连带他的亲戚都一起拉到坑底,可他怎么找,也找不到对方的踪影。

        他从前在家族里很有威望,可从这日开始,地位忽然一落千丈,像是他的亲妹妹,梅茜茜的姑姑,就是把家里给读书的儿子存的买房钱投了进去,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哪能接受得了?他们知道自己不该盲目投资,可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怪起了和窦振海一起骗人的梅中华。

        哪怕梅中华一开始是好意,在事件之后,在他们的眼里也成了水鬼战术,他们越想越不对,觉得是梅中华想要把他们拖下水,让自己能从坑里出来,可他们心里怨怼,却无处能说,毕竟没人逼他们上梁山,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自己傻,被骗,他们开始绕着梅中华走,在背地里念念叨叨,最后,忍无可忍,找上了还在国外的梅茜茜。

        梅茜茜一接电话,同藏不住话的妈妈问清了情况,便匆匆地坐了飞机赶回了国内,从小,爸爸就像一座山一样挡在身前,她从未想过,这座山不止会倒下,还会压向他们这一侧。

        她试图想帮家里处理问题,却只能看见爸爸在卫生间里烟一根接着一根,对方什么也不肯说,不愿在向来宝贝的女儿面前卸下心防,只是反反复复地念叨,要她回去学校,家里的事情,不要他操心。

        事态进展得很快,梅中华用公司大楼贷的款一下到了期,没钱能还的他和妻子名下所有的银行卡均被冻结,银行已经在法院提起上诉。

        就在那几个月,梅中华从家族里的大家长、小家庭中的顶梁柱、社会上有点地位的企业家,到家里人看不上的害人精、拖累全家的无能父亲、背了一身债务的破产公司老板,他从云端掉入地狱。

        他不敢面对妻子痛苦的眼神、女儿的追问、也不想看见亲朋们带着恨意的目光、下属彷徨的神情,他只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他每天抽着烟,强撑着自己,四处找着不知所踪的窦振海,如同行尸走肉。

        由于他的配合,公司的破产清算进行得很快,两夫妻名下的所有财产,除了共同居住的宁国豪庭,全部拍卖、转让干净,将贷款、大额欠债还干净后,几十年的拼搏,竟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还剩下欠老朋友的两百万负债。

        那一天,梅茜茜记得天很晴朗,她和妈妈一起到外头买菜,打算一家人好好地坐在一起吃顿饭,同这段时间来总是抑郁的父亲聊聊天,告诉他一切都已经过去,还可以从头再来,她和妈妈难得轻松,步伐轻快地买了东西回到小区,却看见家楼下聚了许多人,两人不明所以,还没挤到里面,就听见外围人们的议论纷纷。

        “真可怜,听说这是个公司老板,本来还挺有钱,前段时间借钱出去收不回来破产了,估计受不住压力,就跳楼自杀没了!”

        “哎,听说家里还有老婆女儿呢,不知道债务还干净了没有,不然真是造孽呢……”

        “是啊,也不晓得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这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能怎么办?”

        ……

        梅茜茜已经忘了她和妈妈是怎么面色惨白地挤了进去,只记得那块盖着的白布,妈妈撕心裂肺地喊声,很长一段时间,她依旧会在走路时恍惚,总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

        梅茜茜浑浑噩噩地回了家,才找到了父亲留下来的遗书,他的字迹向来很端正,被很多人夸过,可在信纸里却写得缭乱。

        父亲说这段时间来他过得很痛苦、很自责,没有一分钟能好好休息,他本以为能保住一家人安身立命的房子,却没有想到卖空了一切还不能还清债务,他始终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说他不止害了自己一家,还把两家亲戚都脱下了水,他在纸张上写了漫长的清单,由于亲戚的钱全都是过了他的手,他对具体数目也很是清楚,他算了算,两家亲戚共八户人家,过他手投进去的有足足九百万,他已经认清了现实,知道寇振海再也不会回来,这钱估计也要不回来。

        他说,他真的撑不住了,也没有办法面对。

        “素云、茜茜,请原谅我最后的自私,只要我走了,一切便能在我身上终结,我对不起他们,欠他们的,我来世做牛做马也还,可我不想你们再陷进去了,我走之后,你们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关起门来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我朋友那边的一百多万,确实有借条,我走也可拖些时间,你们母女俩存存钱再还,S城房价涨得厉害,房子不是过不下去,务必别卖,这样日后素云也有个可以立足的地方,茜茜要出嫁,也多少有个家……”

        他愧疚于所有的人,可在生命的最后选择了自私一次。

        如他所想的,在他死后,曾经的情分、帮助尽数涌出,亲戚们决定自担损失,而老友也二话不说,直说钱慢慢再还,不愿步步紧逼。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面对多年来感情如一、始终陪伴彼此的丈夫自杀身亡,王素云的精神出现了问题,她逃避现实,终日恍惚,不肯接受丈夫死亡的事实,偶尔清醒过来时,好几回试图自杀,随丈夫离开,无奈之下的梅茜茜只能将母亲牢牢地关在家里,扣上锁链。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心里,爱撒娇、总是依赖着他的女儿一夕之间,陡然成长,她按着父亲留下的遗书,一户一户地拜访,同亲戚、父亲的老友鞠躬致歉,并作出了保证,只要她能赚一天的钱,就一定会把钱还上。

        傻吗?是挺傻。

        可是梅茜茜不想一辈子弯着腰做人,欠债,就要还钱,她越是知道父亲的自责痛苦,便越是不愿让一切就这么完结,如果这是罪,那她来替父亲赎罪。

        只愿下辈子,她还是父母的女儿,那时一家子不用发达,钱够生活,幸福快乐的过点小日子,便已经足够。

        她本打算将房子转卖出去,可精神状态失常的母亲对这间她和丈夫共同住过的房间很有执念,不愿意离开,她害怕刺激母亲,便暂时保留了这套房子,而后便托学长的福,在新城地产找到了份工作,凭借学历、见识和那股不输给任何人的拼命劲,一路走到现在。

        四年后的今天,她才堪堪还了两百多万,这还是因为经手的几个项目均获得了不菲成绩,分成颇多,否则估计连十分之一都难以凑到。

  https://www.65ws.com/a/98/98690/31027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