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簪缨路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东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日包下书苑的是左相程厉盛,阴阳司的人一个个离开了乌篷船,李修缘走了两步却突然回头:“那船娘!”

    卫瑶卿心里一紧,还好早有准备,身上备了安魂之物,否则,当真是要吃不住的,眼下他突然出声,却也不得已抬头,心里却打定了主意,若是李修缘怀疑她,那她就去曲苑上避一避,琅琊王氏家大业大,倒是敢跟李修缘叫板。

    “这烟花是谁让放的?这莲花灯又是谁让放的?”李修缘问道。

    卫瑶卿愣了一愣:“曲苑的让放的烟花,书苑的让放的莲灯。”

    李修缘点头,转身进去了。

    “各怀心思。”卫瑶卿笑了起来,摇头,“果然有意思。”乌篷船一摇,转入莲花灯影中不见了踪影。

    ……

    人被引进屋中,看到坐席中人时,阴阳司的人神色微妙:程相见这么多内家功夫的高手作甚。

    李修缘的目光一扫,很快落在了那个生的好看羞涩的少年人身上:“你是……”

    “在下东浅。”少年人抬手。

    “原来是东浅公子,失敬失敬。”

    阴阳司的人不少都神色茫然,不知道李修缘为何突然变了脸色。

    ……

    坐在乌篷船中,手上三支短香烟雾缭绕,卫瑶卿也在一瞬间变了脸色:“居然是东浅公子。”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江湖高手,大楚阴阳十三科的高手虽然大多数都汇聚在阴阳司之内,却总有这么一些人不进阴阳司却已声名赫赫,东浅公子就是其中一位,这几年在江湖中声名鹊起。没想到居然这般年轻,而且于阴阳十三科之上颇有造诣。程厉盛怎么搭上了东浅公子这样的人?

    卫瑶卿不解。

    ……

    裴宗之站在暗处,站了片刻,突地蹙起了眉头。

    书苑之内的东浅公子羞涩的笑了笑,伸手指向面前的铜镜,铜镜镜面如水面一般荡起涟漪扩散开来,他出声,声音悦耳:“在这里,若有人动用阴阳十三科的手段很可能会被我发现哦!”

    裴宗之看着水面涟漪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片刻之后,藏在袖口中的手微微晃动,指尖捏起。

    “不可。”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裴宗之回头看向乌篷船上的船娘:“是你。”

    方才说话的声音很熟悉,是卫瑶卿的声音。

    卫瑶卿叹了口气:“我带你离开这里,你莫要出手破了这个东浅公子布置的通阴阳的两界,你若破了他的,我的便危险了。”

    钻入乌篷船内,易了容的少女脸色在迷蒙的月光下有些昏暗。

    “东浅公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布置的通阴阳的两界很厉害,不过晚了一步,我早已先他一步布出了两界。他所见的一切都是在我所布两界的基础之上的。”

    两界中的人意识清醒,只是布施者能在两界的缝隙中游走,藏匿或者做一些事情。

    裴宗之默然,而他到现在方才察觉到东浅公子布施的手段,却依然没察觉到她布施的手段。若是张家不曾出事,张明珠应当是十五岁的年纪,这等年纪,却有这等手段。不得不承认,某些方面她的天赋甚至比他更高,难怪张大天师将她视若瑰宝。出身张家,又有这样的天赋,她的未来当真灼灼如明珠,也担得起这般贵重的名字,如果张家没有出事的话。

    “为了不让人察觉出来,我布施的两界只在原来一切景致上做了少许的修改,也只我这一条船能偷偷出入两界而已。”卫瑶卿道,“你今晚怎么来升平楼了?”

    “杨公的腿伤是装的,知道的除了我、黄石先生、琅琊王氏的王栩之外,还有阴阳司的小天师李淳鱼。”裴宗之道。

    “王家的杀手杀了李淳鱼。”乌篷船里的少女幽幽出声,“你是来当看客的?”

    “不是,证明一些猜测。”他答。

    “刺杀陈善的是琅琊王氏的人。”卫瑶卿挑眉,两个人对话思绪转的很快,却能接的上来,“崔远道活菩萨、王瀚之心思沉、谢纠霸气直爽,但没想到这三人之中,我最是想不到的心思深沉王瀚之居然有这样清高傲骨的一面。”

    “王司徒行事可算阴险狡诈,但今日一看,确实有几分气节。”裴宗之道,“我就是来证明一下我的猜测罢了,你来做什么?”

    卫瑶卿从袖袋里摸出了一只干巴巴的馒头扔了过来:“吕梁等人行刑的时候,刽子手藏了这些人的血,做了人血馒头,恰巧被我遇见,我就在人血馒头上下了追踪的朱砂印,今日察觉到人血馒头就在书苑之上。自古以来人血馒头不是什么吉物,我很好奇程厉盛跟东浅公子这些江湖中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啊……”裴宗之看了片刻手里的人血馒头,收了起来,“交给我吧,此事我来查更方便,要动用江湖势力,实际寺还是有一些的。”

    卫瑶卿沉默了片刻:“多谢。”他人对她是好意还是歹意,她分得清,只是有对裴宗之,她仍有疑惑。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裴宗之看了过来。

    “你入住我张家的祖宅,改为裴园,不是心血来潮吧,我想知道张家祖上是不是与裴家有过什么恩怨?”卫瑶卿摇头。

    “为什么会这么想?”他沉默了片刻,问道。

    “直觉。”

    裴宗之点头:“有过恩怨,但我不想说。”

    “那先不问这个。我不知道实际寺想要做什么,但你现在做的一些事情,确实非但没有阻止我做事,偶尔还有提点我,为什么?”

    “你命不该绝,正巧我要来长安,师尊让我看着你。”裴宗之道,“我修国祚,你不动摇大楚国本,我不会阻止你做任何事情。”

    “就是说只要大楚还是姓李的,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干预对不对?”卫瑶卿反应很快,“那你为何还对我偶有提点呢?这应当不是天光大师的命令了吧,他没那么无聊。”

    裴宗之想的很认真。

    卫瑶卿却摸了摸自己的脸:“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裴宗之沉默了片刻:“你真的太有自信了。我只是很好奇,你孑然一身,手下一群众人眼中的乌合之众,却做了那么多的事,若是让你继续下去,你会走到哪步?虽说黄石先生有点聒噪,但他说的不错,跟着你,无趣的生活也变的有趣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