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46章 你是不是爱上了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商场里狂扫了一圈儿的左恋恋出门便看到了一幕行人被撞的事故,对于倒地的人,路人视若罔闻,既然别人都不管,左恋恋也选择了漠视。

    左恋恋正准备离开,却看到了江云墨奔了过去,鬼使神差她竟选择了留在原地。

    江云墨看到有人倒地好心探个究竟,却被突然冒出来的人视作肇事者,揪住不放。

    “人若不是你撞的,你会有好心?我会信你的鬼话,?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看着斯斯文文的,其实就是斯文败类,现在人被你撞了,想抵赖门都没有,这事你必须得负责到底。”寸头男依旧是凶巴巴的。

    好在也只是凶,还没有到动手的地步。

    “我知道为什么现在人心淡漠,就是多了你这种是非不分的人,寒了好人的心,清者自清吧。”对于男子的所为江云墨显得很无奈。

    早就听人说过,好人不易做,搞不好就会让你背了锅,果不其然,这个人一口咬定了事情是他所为,虽然让人寒心,但这丝毫也不影响江云墨下次的所为,关乎生命的问题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为了这点事,难道还要请一个律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成?不过就算是被冤枉,以后倘若遇到同样的事江云墨还是会挺身而出,他所受的教育让他做不了冷漠的人。

    “别竟说些有的没的,搞得我冤枉了你是的,事情明摆着,倘若跟你没关系,你能这么热心?好人?好人都是别人演的。”寸头男斜着眼。

    这时已经有一些闲着无事又喜欢看热闹的人围拢了过来,然后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没办法,总是有一小部分群体,喜欢管别人的事。

    “随你怎么想吧,我觉得你更应该关心的是躺在地上的人,而不该是抓住我不放,放心,我不会跑,也没有跑的必要。”江云墨道,真不理解这个人,不去关心伤着反而是不停的跟他理论。

    “人我当然管,这不需要你操心,你说的倒是像个翩翩君子,怕是我一松手你就溜之大吉了。”寸头男翻翻眼。

    “我说了人不是我撞的,又何必要溜。”江云墨道。

    “你说不是就不是,那谁能证明?”寸头男一副咬死了不松口的表情。

    “我可以证明人不是他撞的。”一直静观其变的左恋恋终于忍不住跻身过来,老实说,在看到江云墨跑过去时,她还在心里暗骂了他一声傻缺,这种事是能随便帮的吗,帮的不好就被套住了。

    果不其然还真被左恋恋言中了,对方一口咬定江云墨就是肇事的,抓住不放,不管怎么说江云墨都是左恋恋认识的人,且于她来说也算是有救命之恩,现在被人诬陷,立刻激发了她正义的细胞,于是绝地挺身而出。

    “证明?你怎么证明,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寸头男斜了左恋恋一眼,都嚷嚷半天了,突然有人蹦出来说证明。

    “我们是不是一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借机讹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好心帮忙的,那我就没理由不管,我这个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好人被诬陷,偏巧现在就是这样的戏码,你说我能不管吗?”左恋恋很是豪气的说。

    在说完这些话后,左恋恋陡然发现,做一次英雄竟然是这般的带劲儿,有一种女侠客的感觉,当然,这个人若不是江云墨,她才懒得管有没有被诬陷呢。

    “诬陷?你说我诬陷?行,那你拿出证据来呀,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他是无辜的,我自会跟他赔礼道歉,若是没有的话,那他就必须要负这个责。”寸头难道。

    “这话是你说的,你们大家伙也都听到了,好,现在我就给你看证据,绝对让你心服口服。”于是左恋恋便将刚刚拍摄的播放给寸头男看,幸而刚刚她有录下被撞的整个过程,否者还真没办法帮江云墨澄清。

    寸头男在看到左恋恋手机中的视频后,马上松开了纠扯住江云墨脖颈的手,证据面前,不承认也不行了。

    “看清楚了吧?人不是他撞的,撞人的人早跑了,他好心帮忙,你却扯着人家不放,你这是典型的恩将仇报,你们大伙说死不是?”左恋恋大声的说。

    江云墨长的一表人才,怎么看也不像是肇事逃逸的人啊。

    众人纷纷说是,并指责寸头男的不对。

    “那我还不是想着,人若不是他撞的又来充什么好心。”寸头男嘟囔着,这回头送医院治疗搞不好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他自然不想自己认栽。

    “少废话,既然现在已经证明他是清白的,你是不是也该兑现自己的承诺?”左恋恋挑眉,此刻她感觉自己特别的威风,嗯,这次也总算是还了江云墨的相救之恩了。

    江云墨一直看自己不顺眼,这次要不是因为她,现在正被人揪着脖领子索要负责呢,以后会不会高看自己几眼呢?

    左恋恋也不知道为何会在意江云墨的感受,其实左恋恋虽然不说,但也相信江云墨是一个好人,就是这个好人有点不解风情,和秦炎离是同等货色。

    之前左恋恋还有过想把江云墨当做备胎的想法,但现在诱惑秦炎离的计划失败,她竟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忍对江云墨伸出魔爪,心底有个声音再说,要祸害还是去祸害其他人吧。

    如此一看,左恋恋觉得自己还挺纯良。

    左恋恋这么一说,众人也跟起哄。

    “兄弟,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脑子,错怪你了,这事整的,真是抱歉啊,我自罚,自罚啊。”寸头一边向江云墨道歉,一边恨恨的给了自己两巴掌。

    “不用,只要相信我没有说谎就好,以后不管做什么事,希望先清楚状况再决定,救护车应该很快就来,既然知道我和这事无关,那有事就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了。”江云墨摆摆手转身。

    事情既然搞清楚了,他也听到了救护车鸣叫的声音,便可以安然的离开了。

    “兄弟,谢谢你。”冲着江云墨的背影寸头男大声的说,围观的人自然又少不了一番言论,至于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江云墨倒也不去在意,做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今天这事可以如此的顺利,多亏了左恋恋,这样看来,这个女人也还是有好的一面的。

    很多时候我都带了有色眼镜去砍人,其实倘若我们可以拆开来去看,便会发现你一直厌恶的人也会有可爱的一面,最起码今天的左恋恋给了江云墨可爱的感觉。

    但那晚的事终是心底的一个结,所以他并没有同左恋恋打招呼便兀自的离开。

    “诶,你走这么快干吗?急着去相亲吗?”拎着一大堆东西的左恋恋一路小跑着才拦在了江云墨的面前。

    这男人还真是的,自己帮了他那么大的忙,不仅不说声谢谢,这从头到尾连正眼都不瞧她一下,搞得她跟有传染病是的。

    很是不服气的左恋恋便撵了上来,什么意思嘛?她是瘟神不成?

    “我又没让你追我。”江云墨看了左恋恋一眼,今天的她妆容淡雅,少了那抹浓艳,看着也舒服了不少,她有着和秦牧依依一样的容颜,倘若她可以内敛一些,或许会更好吧。

    “你这话说的,你是没让追,那我想追还不行,给追吗?”左恋恋冲江云墨挤挤眼,这话把她噎的,合着自己追他还犯法了,好歹刚刚也帮他解了围。

    “什么事?”见左恋恋故意歪着讲,江云墨懒得去接那个梗,回头还扯不清了。

    “什么事不该问你吗?”左恋恋再度冲江云墨飞了一个眼神,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追上来,现在经由他这么一问,她到觉得有必要调戏一下他了。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江云墨看了左恋恋一眼,便又望向别处。

    “我也没有开玩笑,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不然为什么这般的羞答答?”相比江云墨的不自在,左恋恋倒是随意的很,哼,一大男人,要不要这么羞涩,连正眼都不瞧她。

    “左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之间不适合说爱字。”听左恋恋这么一说,江云墨忙高度戒备起来,这个女人这又要干嘛呀,她从哪点看出自己爱上她了,这自信的也没谁了。

    还有,他是羞答答的吗,是不想相见。

    江云墨忍不住在心底发笑,到底是谁先追上来的?现在却理直气壮的问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放心,就算他一辈子孤独终老,也不可能爱上她的。

    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菜,江云墨觉得,自己需要的女人该是想秦牧依依那种温婉类型的,而左恋恋则是妖艳的罂粟,像他这种洁身自好的人,对这种带了毒性的东西不感兴趣。

    我本纯良,奈何左恋恋偏当他是花心男,每次的相遇,总是提醒着江云墨曾有的荒唐,真真的伤脑筋。

    此时的江云墨哪里知道,有那么一天会推翻自己的话,然后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爱情啊,有太强的不可确定性的,谁知道,谁会是谁的结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