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错嫁权臣:商女不服输 > 第一百零六章,乱吧,一起。

第一百零六章,乱吧,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殷力没有办法回答金财宝的要求,倒不是他不想回答。

    金财宝的眼神变得黯淡,像蜡烛烧到最后,就要被烛油熄灭以前,一点一点的弱下去,生命力消散的令人烦忧。

    他双手撑住面容,低泣声从手指后出来。

    “她不肯原谅金丝,就不肯原谅我?二叔,我是她的丈夫,我才是她真正的依靠……。”

    殷力没有功夫表达诧异,从两家合伙式的定亲中间,迅速跳到男有情女有意的大跨度里。金家的态度对殷家相当重要,它甚至能决定侄女儿退婚的快和慢。

    殷力温和地道:“财宝,你真的喜欢小若?”

    “是……。本来不是,现在,还能不是吗?咱们两家真正的配得上丹城,咱们两家不能出任何事情,你家不行,我家也不行,那是祖宗给我们的地方啊。”

    金财宝带着颤抖的又甩出一把泪,人也有几分扭曲。他不能承受的痛,除去失去银三以外,还有生命中的整个天地,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美丽到空气中充满香氛的地方。

    最早的草原上,哪有丹城呢?这是祖辈勤奋的结果。

    甚至在百年以前,丹城还与主城北市畅通无阻的时候,哪能独自拥有红花呢?这是祖辈固守的回报。

    占据北市衙门卷宗很大篇幅的大地震,横断山脉的升起,把草原排斥在外,却也等于赐给丹城新的良机。

    至今也没有绕的过去的横断山脉,拥有复杂的地形。要山沟有山沟,大小山谷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溪流突兀的挡住路,或许下一步就是无法攀登的高峰。

    白虎岭算是相对好走的一段,勉强让历代的商人们踏出一条路,商人们却没法抵挡白虎等猛兽。

    白虎岭下就是丹城,坚固到大地震都损失不大。不管是谁越过白虎岭,有袭击丹城的心,金殷两家又不是好惹的。

    这两家虽不会同仇敌忾的抗敌,却永远一心的守护财产。

    当骇人听闻的想法出来,金殷两家就要变成一家的时候,金家自己都吃惊半天。

    这门亲事可不是容易谈成的。

    尧王殿下不要金丝,最多金丝一个人去死,金家照旧吃喝不误。金殷两家的毁亲,唯一的可能是撕破脸面,金家没饭可吃,殷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金财宝的身子扭到最厉害时,痛苦炸堤般出来,他痛哭失声:“二叔,我是真的喜欢上银三……。”

    殷力惨然的也是心头剧痛。

    拿利益当比喻,这就是金财宝的话可以相信的铁证。侄女儿苦心经营的求休书,为的不也是家族的利益。否则的话,直接嫁去王府好了,就凭殿下的为人,侄女儿的聪慧,殿下不会亏待她。

    殿下的为人?

    殷力错愕的僵直在原地,反复的问自己,他怎么说出这句话?

    殿下的为人好不好?

    此时此地此处,哪怕金财宝倾诉真情的此景,殷力也会响亮回答:好!

    二东家也看得出来尧王殿下喊杀不留情,却也可以有商量。

    既然王府的处境明朗可见……。

    花费很大的功夫,殷力把自己从不应该的情绪中拔出来。如果可以,还是以不毁亲为上。

    殿下要什么人没有?

    小若能遇到真心的财宝,亦算是福气。

    殷力重新回到刚才的对话中去,从他看出金财宝可能真心,故意确定的问上一句,又得到金财宝的真诚回答。

    这回答既金子般放光,殷力也就凡事不客气。

    “那,财宝,你难道不应该把你金家在京里打点过的人家,详细的写出来交给我吗?”

    金财宝本能的抬头抗拒:“二叔,这可不能给你!”

    他对上殷力不悦的眼光,殷力冷笑:“所以,你的真心都是假的?”

    “二叔,你要这些没有用,退亲是咱们两家的事情,不如二叔说出来你们打算怎么办?银三又现在哪里,让她见我一见……。”

    金财宝又呜咽。

    银三就在金财宝的咫尺之地,但哪怕有人提醒金财宝,一个出众的少年可能是银三,打死金财宝都不会相信。

    按照金胡的计划,尧王梁未名声扫地的回京,在朝野上下不敢见人,挫败中的殿下,才更容易商谈。

    上有太后,又有德被帝的照顾,金胡也没有胆大到真的不给殿下留些余地。关键的时候,金家横空而出,挽救殿下于水火之中。

    如果樊城褚七还没有被抓,广元的邝富也没有让黑施三逼迫,这二位将“粉饰”成帮助殿下渡过难关的得力人物。

    褚七愿意干冒风险,邝富愿意同流合污,可不全是坑害殿下的心。讨好到尧王殿下而求利,还是商人本色。

    金家做这些,为的也是挽回亲事。两桩:一个是金丝的,一个是金财宝的。

    而殷力的话里虽没有明着承认,却等同于证明银三在附近出现过,虽没有真的见过褚七,金家的手段应该能看得出来。

    一个殷切求休书的人,她应该怎么办?

    发挥自己的能耐,帮助金家是唯一的选项。

    一个殷切求休书的人,却匿名藏身在殿下身边,帮着殿下渡过难关以后,是等着殿下欣赏于她,从此更不放手吗?

    以银三的姿色出众,却在殿下面前卖弄?她总不是傻吧。

    兴城施家确实来人证明身份,施家与金家确实有过节——殷刀为孙女儿挑选路条,岂能会不考虑前因后果。

    稍大意些,路条上写着与金家往来过的人家,殷若不去拜金老掌柜的,才让人起疑心。

    银三如果化身,在金财宝看来肯定不是施三。

    而银三的化身?金财宝从没有想到过。

    北市的物价已涨,殿下焦急到动用黑施三这种没身份的公差,大势即将成就,银三只要推动一把,就能让殿下的处境按金胡所想的走。

    她不出来,只能还是不肯原谅金丝,附带的一条池鱼金财宝。

    在这种金财宝认定的情况之下,不见到银三,他怎么肯轻易拱手交出金家在京里的关系。

    抹干净眼泪,金财宝冷静下来:“二叔,银三与我联手的话,休书指日可待。”

    “我还能相信你家吗?我只能相信你刚才的那把眼泪。”殷力的嘴角边明晃晃的轻蔑。

    金财宝没有计较,殷家的人恨他,岂不是很正常。他徐徐地道:“二叔一直在北市,再就到这里,想来你是打算给银三求休书做个侧应。三叔在哪里?四叔在哪里?”

    殷力眉头紧锁。

    他就不应该说出休书的话,金财宝可不是个笨蛋。

    “三叔应在……陪着银三吧。”

    殷力释然,这笨蛋不敢想侄女儿是施三,他就猜不对。

    “四叔?从二叔问我要京里打点过的人家来看,四叔在京城!”

    殷力拧眉怒目:“财宝,你还想再害我家的一个人?”

    “不!”

    金财宝决然否定,。

    他骤然间有了底气,整个面容英俊的放出光彩:“我留下来,把施家的人撵走,把这一批的公差撵走,银三看到我的真心时,她就会出来帮我的。到时候,我们先把殿下压制,我陪同她去京里,所有打点过的人家,只有银三才能知道,她是我金家以后的东家。也正好,银三到出门巡视铺面的年纪,本就定下的,是我陪她。”

    他兴奋的不能自己。

    “大梁国的好山好水,好吃的好玩的,我们可以一起逛,等回来以后,就可以成亲了。”

    殷力越听越头痛,这还是个笨蛋,赶紧走吧你,免得伤到你。

    金财宝越说越高昂,不让未婚妻原谅的凄凉一扫而空,想到前途很是美好,开心的笑出了声。

    没有擦拭干净的一滴子泪,随着笑声落下来,在地面上溅出看不出的尘埃。

    夏日的光线中,尘埃悲壮的碎裂开来。

    殷力受到的重击就是这样,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让金财宝的话砸的七荤八素。

    带着剧烈的眼角跳动离开时,殷力恶狠狠的只有一句话。

    笨蛋!

    ……

    殷力走的时候很不情愿,跟随金财宝来到广元的掌柜、伙计都看出来。

    他们走进来:“少东家,殷二东家打的是什么主意,您看出来了吗?”

    如果说物价上涨的那天,殷家没看出金家的意图,那么直到今天,殷二东家还能蒙在鼓里?

    带来的两位老掌柜,都和银三姑娘交过手。有一位回想下,津津乐道地说着:“旧年里的棉麻生意,当时三姑娘十二岁不到,一眼看出棉麻的品质下降,只怕地的肥力也要下降,三年之内就要欠收。她狠狠的屯积一笔,直到今年殷家还在赚这批库存的钱。怎么可能,她就在附近,却看不出殿下颜面扫地,对咱们两家的好处?”

    你不是不毁亲吗?

    不毁亲的人就应该巴着朝廷不好。

    金财宝的心思歪到九宵云外天,胸有成竹地道:“银三还没原谅我,等我在广元给黑施三迎头痛击,让她看看我的诚意。”

    他深陷在情意之中,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和他一起来的人,却不能大意一点儿。

    二位老掌柜之一把烟袋点燃,吞云吐雾之中话带嗡声:“凡事要做几手准备,我们一直想问问少东家,如果银三姑娘有意于殿下的话,少东家是什么应对?”

    金财宝讶然:“嫁去当妾?”

    他喃喃中似乎想笑:“这怎么可能?银三给我们家当主母,还是千求万才求得来,当妾?”

    她肯吗?

    二位老掌柜的严肃郑重:“假如呢?”

    “你们是指殷二叔让我离开的背后含意?如果殷家对殿下效力,还不早就对咱们家动手。如果殷家想当皇亲国戚……这不是没有可能,”

    金财宝的脑海里总算跳出匪夷所思的想法:“黑施三是殷家的人,殷二叔才帮着他?”

    不不不不!

    金财宝轻松地道:“您刚刚夸过银三,如果银三出手,并且已经投靠殿下,以她的手段,黑施三得到北市的铺面不会太难。”

    撒娇撒痴的娈童,也不过到手三分之一。再说娈童得宠,银三出嫁不犯恶心吗?

    不对持有圣旨的侧妃眼红嫉妒吗?

    “殷二叔劝我离去,已能看得出来他在百般的讨好娈童、想在广元分一杯羹、为送上银三铺路……”

    金财宝面色难看:“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要把黑施三打下去不可!”

    这么一点点的可能性,让二位老掌柜的点头。

    “是啊,殷二东家今天说的话都透着奇怪。圣旨动人心,他已经算上一个。”

    金财宝哼上一声:“让他知道知道,谁更厉害!别说大梁国的殿下,就是卫国、洛国的殿下,又能怎么样?”

    他催促着伙计们:“拟名单,咱们不能公开露面,但是可以借助别人。”他自己也寻思着愿意出力的商人。

    但是想来想去,脑海里自始至终有一道身影在苍茫中独立。哪怕四面迷惘难行,她的挺拔与傲然也不曾低下半分。

    银三!

    遇事不屈不挠。

    她怎么可能会伏就殿下?

    她怎么可能会一筹莫展?

    如果银三有侍奉尧王的心,物价上涨也不会把殿下逼到公差频频的派。也不会有黑施三这种胡闹的主意。黑施三那种无赖撒泼,规矩的商人都看不上。

    一句,银三在此!

    就足够平定风波。

    偌大草原给出无数的出路,金财宝想不到殷若尽力求全的心情。对圣旨反感,祖父的被逐,也让金财宝不去领略尧王殿下的为人。

    他只顾催着伙计们,很快把名单拟好。

    “咱们家最快调动的人手,计约二十二家。”

    “这么少?”

    有一个掌柜的不敢相信的道。

    金财宝对他笑笑:“不少了。广元这城内城外的,都不能动。邝富要是不想死的快,就不会说我也在这里。把我往明处抛,公差可就在暗处。”

    金胡在殿下没有讨到好,金财宝吸引教训,也不会和殿下的公差硬碰硬。

    商人们不是兵将,强硬从来不是他们的强项。

    掌柜的就只能迟疑地劝解:“可是,广元城内熟悉的商人,凑得出来一百来家呢。咱们和公差拼不起库银,却能拼得起人手。”

    “库银?”

    金财宝讽刺的道:“我让黑施三用不了!”

    “哦?”

    所有人的眼光看过来,二位老掌柜的更加热切:“如果库银用不了,黑施三是没有办法撼动广元的。”

    “库银用不了的可能很多,库银不够用、库银丢失、库银不敢运出来……”

    金财宝在每一个可能说出口的同时,脑海中对应的却是:朝廷发错圣旨羞辱金丝、夺妻之恨、祖父让辱之恨……。

    肥美丰盛的大草原,碧玉汪汪的是背景之墙。

    向三个国家交钱粮,大梁国又算得了什么呢?实在不行的话,可以向卫国求助,可以向洛国求助。

    钱出的到位,天险挡不住雄兵。

    再输广元这集市,金家接下来面对的麻烦将更多。金财宝沉着镇定:“黑施三可以扮强盗,咱们也能。樊城已空,我偏不相信京里不会过问。去个人进京,到京里投匿名信件,让他们来查咱们的好殿下祸国殃民,致使民不聊生。实在不行,和邝家约好,让广元也荒废了吧。实在不行,让这附近的集市都荒废了吧。与民斗,殿下还差的远呢!”

    “这争取的时间,足够邝家转移走一部分的家产,足够了!”

    谁更配得上银三,让银三自己瞧瞧吧。

    ……

    客栈里。

    兰行和果烟走来,一个托着药汤,一个托着西瓜等物。

    在房门停下来,青鸾也在这里,两个小厮送上给她:“这碗是解暑汤,药方是宫里出来的,不会不见效。这些井水湃的果子,吃过更解暑。”

    青鸾小声地问:“为什么不用冰湃?”

    “中暑的人不能吃冰湃的,会生大病的。”二小厮瞪眼。

    青鸾撇嘴,少东家又不是真的中暑,她是在街上更悠哉呢,就看到财宝少东家在马上,赶紧的顺从“大家的心愿”,装病回来。

    青鸾已把金财宝骂上无数回,金家又来添乱了。

    ------题外话------

    谢谢票票。一更送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