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九星毒奶 > 1139 孽

1139 孽

        为buzzl盟主加更。

        ...

        “嗯......”江晓发出了一道舒爽的鼻音,使劲儿伸了个懒腰,这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醒来的第一时间,江晓便与江守、江弓等人感官相通,也知道自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晚上睡,晚上醒,会给人一种没睡的错觉?

        一天的时间,尾羽旅众人也都置换星珠完毕,江弓和江守也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汇报完毕,大军可以开拔了。

        不过,在执行尾羽旅任务之前,在江弓的请求之下,众人还是要先探一探那酆都鬼区,去清理一下那八方地狱。

        “卧槽......”江晓心里一边想着那些恶鬼,却是发现,在漆黑的房间里,竟然还坐着个人?

        江晓吓了一哆嗦,如果他此时心里想的是白鬼、猿鬼之流,恐怕还不会反应整么大。

        深受华夏文化熏陶的江晓,对于怪物什么的没什么太大反应,但是对于鬼神一流,他一直是充满了十足的敬畏心。

        看清人影的面容之后,江晓没好气的笑骂道:“你干什么呢?守尸呢?”

        不远处,顾十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步走向了床铺:“醒了。”

        江晓面色狐疑的看着顾十安,半晌过后,他下了床,给了顾十安一个大大的拥抱:“喏,也给你一个拥抱,几个月不见,怎么跟夏妍学坏了?知道吃醋了?”

        顾十安:???

        江晓拍了拍顾十安的背脊,道:“行了,差不多了,去召集众人吧,我们去执行任务。”

        哪成想,顾十安却是沉默了,他并未退开,那健壮有力的双臂却是死死的环住了江晓,轻声道:“兄弟,谢谢。”

        “呃......”江晓这才反应过来,顾十安...并不是因为重逢而激动,很可能...他是去祭奠母亲的时候,看到了江晓和玛尔达的所作所为。

        没有忍耐,江晓的疼痛感反而下降了很多,倒也能承受住顾大盾的有力臂膀。

        哎...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除却巫山不是云!

        江晓是万万没想到,失去了忍耐的他,反而更能忍受“人间疾苦”了。

        江晓想了想,道:“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把阿姨接来了,理应如此,我就是清明节去看看阿姨,你别怪我去的少就行。”

        顾十安却是沉默不语,环着江晓的手臂似乎更紧了一些。

        “诶,你们两个大男人,大晚上的干什么呢?”房门突然被打开,夏妍一脸古怪的看着房中的两人。

        江晓推开了顾十安,一脸惆怅的看着夏妍,道:“曾经的战友情、兄弟情,放到现在,统统被称之为基情......哎...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啊!”

        夏妍眉毛一竖,双手叉腰,堵在门口,怒道:“小屁孩,又在我面前装老大爷!”

        江晓咧了咧嘴,道:“是你太小了,不知道曾经有多美好。”

        夏妍突然挺了挺胸膛,娇喝一声:“我哪里小了?”

        “哼。”江晓冷哼一声,道,“你还别不服气,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夏妍:“说!”

        江晓幽幽的开口询问道:“你知道2块钱长什么样么?”

        夏妍:???

        江晓:“......”

        一旁,顾十安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悄悄的闪烁离开。

        只剩下了阴暗房中的江晓,和明亮走廊门口处、堵着门口站立的夏妍。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足足10秒钟过去了,江晓也见证了夏妍的表情,从错愕到复杂,从复杂到微笑,再到一丝丝委屈。

        终于,她迈开了脚步,大步流星,走进了阴暗的房屋,给了江晓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力道,远比顾十安要大的多......

        夏妍:“我以为你死了。”

        江晓笑了笑,道:“放心吧,好人才不长命,祸害能活千年。”

        夏妍的脸蛋埋在江晓的肩膀上,左右磨蹭了一下,闷声道:“你还记得炎判所事件么?你和雪雪失踪的那一次,被困在方老师祸影之墟中的那一次。”

        江晓微微颔首:“嗯,记得。”

        江晓不知道在自己失踪的那一时间段内,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后来听说,夏妍是坐在校园南门的马路旁,在滂沱大雨中,哭着晋级了星河期。

        夏妍:“我曾以为,我只担心她。”

        江晓有点不太适应她如此的模样,他想了又想,道:“咱们在一起组队这么久,出生入死、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怕是两条狗,也处出感情来了。”

        夏妍:???

        她猛地松开了江晓,后退了一步,感伤与感触,顷刻间化为乌有!

        她一脸的怒气冲冲,指着江晓的鼻子:“你就不能正经一会儿吗?哪怕是三秒钟!?我担心了你好几个月,你连三秒钟都不给我?”

        江晓一脸的难受,嘴里嘟嘟囔囔着:“开!你就往城市边缘开昂!”

        “我特么......”夏妍再也忍不了,一脚就踹了过来。

        然而,此时的江晓,今非昔比。

        一个月前,玛尔达在接受改造的当天,就进入了星空期,而江晓也随着机甲的脚步,在第二天,同样进入了星空期。

        也许此时,江晓没有了“毒奶”,但是“华夏小毒奶”,已经变成了“星空大斗战”了!

        江晓双手硬生生接住了夏妍这一脚,站在原地,纹丝没动。

        夏妍依旧满眼怒火,使劲儿踢了踢,但右脚却没有能挣开江晓的双手,她气道:“你放开我!”

        而江晓...却是一手托着她的脚踝,一手按着她的鞋底,向前方走去。

        夏妍一双美眸微微瞪大,力道之下,她只能单脚向后蹦去,嘴里一边喊着:“诶?诶?诶?”

        开...开起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阴暗的房间,路过了明亮的走廊,进入了客厅之中。

        夏妍单脚向后跳着,一边叫道:“你再不松手,我就用青芒了!”

        江晓:“我全身上下就两个星技,你可是有二、三十个星技的人,好意思用星技欺负我?”

        说话间,江晓推着单脚蹦蹦跳跳的夏妍,已经走进了客厅。

        沙发上,影鸦一边吃着酸酸甜甜刺果,一边转头望来,他的感知很强,早就发现了这一情况,但是当这一幕真切发生在眼前的时候......

        影鸦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口中的刺果喷了出去:“咳咳,咳咳...哈哈......”

        江晓看到了客厅中的影鸦,这才放下了夏妍的脚,道:“给你留点面子!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星空大斗战!以后眼睛放亮点...点...点......”

        最后一个“点”字未落,江晓却是没影了。

        夏妍单脚支地,靴底一阵青芒流转,缓缓地放下了脚。

        而江晓也是从客厅门口、滑过走廊,一路被踹回了自己的房间中......

        黄金·青芒!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就是八米!

        客厅中,正在和陈灵涛凑在一起聊天的易轻尘吓了一跳,她急忙一个闪烁,直接进入了江晓的房间中,关切道:“师父,你没事吧?”

        江晓双腿微弓,向后滑了刚好八米。

        看得出来,夏妍根本没有用力,否则的话,青芒的强制击退效果是八米,但是加上星武者的力量的话,那绝对是八米开外!

        易轻尘知道此时的江晓没有忍耐,所以异常焦急,道:“受伤了么?我治愈你一下。”

        江晓猛地抬起头,道:“住手!停!”

        易轻尘那抬到一半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上了异球之后,夏妍的青芒置换成了黄金品质,而易轻尘的祝福,同样也置换成了黄金品质!

        易轻尘委屈的小声道:“白星坠,师父,不是青芒。”

        江晓:“奥,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造反呢......”

        从来都是他奶别人,现在,终于到了别人奶他的时候了。

        易轻尘小声说道:“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祝福过你了。”

        江晓:“......”

        我说醒来之后怎么感觉从未有过的舒适呢!原来是梦里被加了佐料。

        呃......没关系!

        自家徒弟面前,哼唧一次不算什么,不丢人!

        江晓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徒弟有心了,为师很欣慰!”

        易轻尘小声道:“栾旅让我这样做的,大家都很担心你,看到你睡的很沉之后,就都离开了。”

        江晓:???

        所有人都看到了?

        呃...也没关系!

        只要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丢人的,就不算丢人!

        看着江晓半天不说话,易轻尘也有点尴尬,她脚尖碾着地面,背着双手,微微低着头,道:“小涛已经星河期了,方天画戟技艺非常厉害,都能和我打的有来有回,谢谢师父的教导。”

        “啊,这不算什么,应该的,收了你们两个徒弟,当然要尽心尽力。另外,有一个名叫银维的鬼脸僧侣,帮我教导了小涛很久,它的功劳更大。”江晓笑呵呵的说道。

        易轻尘犹豫了一下,道:“师父,我有一个请求。”

        江晓:“什么,有话就说,能办的一定办到。”

        易轻尘:“你别让玛尔达看着小涛了,他很苦恼。”

        江晓愣了一下,道:“苦恼?星空敏战守着他,给他当保姆,护着他安全,他苦恼什么?”

        易轻尘抿着嘴唇,小声道:“那个...那个......玛尔达姐姐太美了一些,小涛刚刚成年,你知道,18、9岁的孩子,烦恼很多的。”

        江晓:???

        我他吗天天这么费心费力的培训他,他竟然有非分之想!?他还是个人!?

        他!还!算!是!个!人?

        易轻尘面色微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江晓的表情,却是突然听到客厅那边传来了一阵“叮咣叮咣”的声音。

        而且还伴随着陈灵涛的惨叫声:“别,别打了,师父,别打了,我错了......”

        易轻尘顿时愣住了,她急忙闪烁,回到了客厅,刚一进来,就看到玛尔达在揍陈灵涛。

        不知何时,那湖中飘着、闭目养神的玛尔达已经闪烁进入了客厅,一身的水珠漫天飘洒!

        点点水珠迸溅在影鸦的脸上,但这并不影响他吃瓜。

        刚刚看完一场好戏,就又看到了一场好戏!

        影鸦兴奋的再次拿起了一个刺果,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一边扒着果皮。

        而那一身雾气缭绕、水珠弥漫的玛尔达,对着那蜷缩着身体、抱头蹲防的陈灵涛就是一顿踹。

        玛尔达一边踹,一边还怒声道:“孽徒!孽徒!!!我打死你个龟孙儿!”

        陈灵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揍出幻觉了,师父...刚才是不是跟我说了一句家乡话?

        她是怕我听不懂她的骂声么?

        她...好贴心啊......

  https://www.65ws.com/a/98/98057/54564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