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修真大工业时代 > 第二二五章 阵法之威

第二二五章 阵法之威

        刘欣雨此时很是霸气,而火炮、炸药就是刘欣雨的底气。

        这不,张浩就站在旁边。什么火炮掩护、炸药小组埋炸药的,全都是张浩给出的战略指导。

        火炮轰鸣,九阳宗山门的防御结界激烈的颤抖;而九阳宗的门人弟子们,看着结界上疯狂的爆炸,一个个吞着口水。

        栖霞之国的大军并没有包围九阳宗的山门,也包围不过来。大家就是在山门位置,对九阳宗发动了攻击。

        张浩抬头看看上空,九阳宗所在,是栖霞之国的第一高山、余阳山。

        余阳山有多高呢?

        当整个栖霞之国大地没入黑夜,当太阳落入地平线之下,余阳山巅峰依旧能看到微弱的日光!因而得名‘余阳山’。

        这是栖霞之国当之无愧的第一高山,甚至在西方六国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高山。有人说,这里是西方六国龙脉的枢纽所在——当然,这是以讹传讹的结果。

        但不管如何说,余阳山极高,据说山高三千丈,站在山峰可以触摸星辰。好吧,这也是传说,反正九阳宗的人是不承认这个说法的;但大家都这样说,都相信这是西方第一高山。

        在无数百姓的心目中,这是一座笼罩了神秘光辉的山峰。

        如此一座山峰,仅算主要部分,其山基面积也超过60公里直径。方圆一百公里内,都是九阳宗的地盘。

        所以说,想要包围九阳宗是不可能的。

        而且如此广泛的范围内,几乎到处都有九阳宗布置的阵法结界等,如果分散攻击力量,也是不明智的。

        不过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山门就在这里,刘欣雨算定了九阳宗不可能逃避,所以直接率军攻打山门。有本事你们躲着别出来,看我能不能将整个余阳山都拆了!

        火药的出现,让刘欣雨的怒火有了发泄的方法——你山门坚固?你到处遍布阵法结界?我将山都炸了,我看你这阵法结界还能用不!

        刘公主眼神中全都是杀机和愤怒。在栖霞之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九阳宗竟然叛变了,这是不可饶恕的!

        天空中,九阳宗大长老庆弘子与栖霞之国的太上皇刘定山对峙。两人修为相若,谁都奈何不了谁。

        但是眼看着火炮咆哮,眼看着自家弟子们畏畏怯怯,庆弘子有些坐不住了。他面色阴沉的看向刘定山:“刘定山,你们真的一点情面都不留吗!战争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下。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要知道,栖霞之国正在与晋阳之国战争,而先前我九阳宗虽说投靠晋阳之国,但却没有对你们发起攻击!

        你可知道,晋阳之国已经数次要求我们从背后发起攻击?”

        刘定山嗤笑:“庆弘子,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脸红吗!你倒是发起攻击啊,你敢吗?

        你,不敢!

        关键时刻叛变、还要反攻曾经的国家,你九阳宗要真的这样做了,整个肥土之洲西方,都将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庆弘子面色越发的阴沉。刘定山说的很正确。九阳宗在栖霞之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叛变了,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污点;若还要回头攻击栖霞之国,那就完全的臭大街了。

        那时候,九阳宗就是晋阳之国的一条狗,再也抬不起头。

        只是如今栖霞之国主动攻击,情况就不同了。庆弘子看着下方疯狂地火炮,眼看着三十多人拖着三个粗苯的、半米大小的“铁桶”逼近山门,庆弘子脸上终于有一丝狰狞流露:“刘定山,我们先前确实不方便出手。但是,如果你们不停手,我们可要反击了!

        你可想清楚了,现在我们如果两败俱伤,可就便宜了晋阳之国!

        我们倒无所谓,就是不知道你们会怎样呢?”

        刘定山嘿嘿笑了:“可是留着你们在后方,我们不放心!要不这样吧,你们九阳宗上下集体发誓,永远不进攻栖霞之国如何?

        只要你们发誓了,我立即撤兵!”

        “不、可、能!”庆弘子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

        “那就无法了!”刘定山耸了耸肩,以一种陈述的话语缓缓说道:“九阳宗太大了,又叛变了,留在后方令人难安。经过综合考虑,我们只能竭力铲除九阳宗了。

        至于说是否会两败俱伤,是否会让晋阳之国捡了便宜,那也只有打过之后才知道!”

        庆弘子冷冷的说道:“冥顽不灵!”

        “谁让你九阳宗在关键时刻叛变呢!”

        庆弘子脸上的狰狞越发明显:“这不是叛变,九阳宗从来就不属于栖霞之国。九阳宗就是九阳宗。

        谁让你们栖霞之国危若累卵,谁让你们栖霞之国事故跌出!因为你们的虚弱,我们不得不慎重考虑,为了九阳宗上下十万人的安全,我们只能选择晋阳之国。

        要怪,就怪你栖霞之国太弱小!”

        刘定山却没有发努,或者说他早就愤怒过了。他平静的点头:“或许你说的有道理。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较量一下,让你看看栖霞之国还有多少战斗力!”

        两人说罢,下方栖霞之国那三十多人的‘炸药小组’已经在火炮的掩护下来到了九阳宗的山门前方。

        九阳宗的山门果真不凡,依旧没有被火炮攻破。炮弹不断爆炸,山门的防御结界波动也越发的激烈。但却始终没有破裂。

        山门防御结界,属于护山大阵的一部分;而且山门处往往是护山大阵的节点所在,也是护山大阵最坚固的位置之一。

        不过山门后面的九阳宗弟子们,却噤若寒蝉。

        炮弹一片片落下,此时已经完成了四波攻击。半个山坡都在摇晃,山门的防御虽然没破,但山门却已经满是裂纹,地面也全都是深深的、狰狞的裂缝。泥土粉尘胡乱的飞扬。

        忽然又一颗炮弹砸落,大地轰然崩塌,山门所在的位置破裂,山门轰然倒塌,惊起无数尖叫。面对如此爆炸,他们压根不敢冲出结界反击。

        虽然火炮没有攻破山门的防御,但看着那爆炸的火焰、感受爆炸的威力,却让众弟子们心头惊慌。每一颗炮弹落下,都能动摇灵魂。

        山门结界的外围,已经被炮弹削去、呈现一片小小的悬崖,碎石铺满了山谷。只有山门如同一根钉子一样坚挺着。

        炸药小组终于抵达,他们借用简单的法术,迅速在山门下方挖出一个三米左右的深坑,将几颗炸弹推了进去,再用简单的阵法、结界封堵;最后点燃了留在外面的一截引信。而后炸药小组的三十多人尖叫着(又兴奋又有恐惧),疯狂散开、跑回阵地。

        等他们跑出四五百米后,后方的山门轰然冲上了高空,大地如同打鼓,爆炸直接掀翻了半边山坡,那牢不可破的山门防御结界,直接破碎。

        但见护山大阵忽然猛烈的波动,如同狂风下的湖水;波动范围蔓延数百米。波动越发的激烈,部分位置已经开始扭曲。

        片刻后,差不过三百多米范围的护山大阵忽然破裂了,如同一片硕大的玻璃墙一般崩溃。

        山门大阵、也就是护山大阵,破!

        半边山坡如同黄沙一般崩塌,又如雪崩有一般滑落,山门后面的一些弟子等,不少的当场就死亡,剩下的也大都重伤,他们尖叫着,被滚滚的泥石流给淹没。

        大地在颤抖,滚滚的泥石流轰隆隆的埋葬了山谷、阻断了河流,桥梁直接被淹没。滚滚的泥土烟尘冲上千米高空。一片灾难的场面。

        而护山大阵因为重要的节点被破坏,迅速崩溃,一直崩溃到左右两个节点后才停止。护山大阵出现了一个差不过三公里的缺口。

        天空中正在与刘定山对峙的九阳宗大长老庆弘子怒吼一声:“九阳宗,杀!”

        山门后方,传来愤怒的长啸,但见七十多元婴期高手飞来,他们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悬浮着一面黝黑的、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阵旗,阵旗差不多两米高度,其上阵纹弥补。

        当先一人长啸一声:“九阳宗掌教广元子见过各位道友,请各位品鉴下,完全用炼丹专用玄铁打造的、灵宝级别的阵法:

        地煞诛魂阵!

        起阵!”

        七十多元婴高手当空悬浮,背后阵旗轰然展开,一片萧杀的紫青色气息凭空出现,瞬间就将七十多人包围起来。

        阵法中传来一声如龙似虎的怒吼,却见虚空出现一只几乎有百米的虎头。但虎头上却有一支狰狞又扭曲的黑色尖角。

        “吼……”‘虎头’咆哮一声。

        一道道紫黑色的煞气滚滚而生,若无边海浪扑向栖霞之国军队。

        栖霞之国统帅苏建中皱眉,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阵法和攻击,九阳宗不亏为九千年的山门,其底蕴非同小可。

        苏建中摸不准这攻击如何,却也知道非同小可。他大吼着:“玄龟阵!”

        前方的士兵顿时行动起来,一面面阵旗激发,栖霞之国军团前方顿时浮现一面面‘朦胧的龟壳’,这些龟壳几十米,将大军牢牢的保护。

        苏建中没有停止,再喊:“天罡雷法!

        这一次金丹期、元婴期动手了,他们瞬间拿出新的阵旗激活,天空豁然黑云滚滚、一片片黑云很快连成一片、遮天蔽日,一道道紫青色的闪电咆哮,犹如天灾。

        地煞诛魂阵,阴风瑟瑟。天罡雷法,至阳至刚。

        无边的紫黑煞气波纹与天罡雷法的闪电碰撞,天地间电光闪闪、两种力量纠缠着、碰撞着,最后爆发出强光、巨响,相互湮灭。

        但似乎地煞诛魂阵更胜一筹,渐渐压过了天罡雷法;忽然一道波纹扫过玄龟阵的防御,阵法后方上百士兵惨叫一声灰飞烟灭,只有武器盔甲、衣服阵旗无力跌落地面。

        苏建中没说什么,前方的小将领自发组织人员堵住缺口、加强防御。

        而苏建中已经下达了新的命令。他转头对战争法器队伍喊道:“穿云弩,发射!”

        一座座庞大的、几乎有五六米大小的巨弩嗡嗡作响,一道道宝光流转的箭矢闪电般蹿上高空。相比于刚刚出现的火炮,强弩依旧是不可取代的。

        两百多弩矢穿透了地煞诛魂阵外围的攻击、穿透了其防御,也破坏了阵法,少许弩矢直接射向阵法中的九阳宗高手。

        九阳宗高手们面色沉着,新掌教广元子长啸一声,一片盾牌凭空浮现,挡住了弩矢。弩矢与盾牌擦出一溜凄厉的火花,带来刺耳的刺啦声。

        看到盾牌,苏建中毫不犹豫下令:“火炮!”

        火炮轰鸣,炮弹闪电般砸到了盾牌上。相比于弩矢,火炮的纯物理攻击更大,盾牌铿锵的翻滚出去。几个持盾的高手当场吐血。

        几乎同时,炮弹爆炸了。相比于物理攻击,火炮最主要的威力,是来自于炮弹的爆炸。破碎的弹片无序飞溅,这些钢铁碎片轻易的穿透了盾牌。

        天空中的地煞诛魂阵开始动摇!

        但九阳宗新掌教广元子长啸一声:“阵法二转!”

        七十多高手凭空拔高百丈,每一个人位置都发生玄妙的变化,阵法发生了玄妙的转变,炮弹爆炸的威力竟是大部分被转移到了阵法之外;而阵法本身依旧坚挺。

        那虎头疯长一倍,再次怒吼一声。更加深沉的紫黑色波纹轰然扩散,栖霞之国前方上千名士兵惨叫一声化作飞灰。玄龟阵瞬间被破去一半。

        好在天罡雷法大阵适时降落,阻挡了地煞诛魂阵的进一步攻击。但两个阵法碰撞的瞬间,负责天罡雷法的不少金丹期高手闷哼一声,嘴角渗出血水。

        九阳宗破碎的护山大阵后方传来了海浪般的喊杀声,数万九阳宗的弟子门人疯狂的冲来。

        相比于栖霞之国的大军,这些九阳宗的弟子门人没有军队一样的纪律性。但是,他们的修为更高、装备更好、熟悉地形。他们组成了一个个战阵,漫山遍野的、从不同的方向疯狂的扑来。

        情势对栖霞之国大军似乎不妙。

        张浩站在刘欣雨旁边,眉头深皱,瞳孔收缩,双手不知不觉紧握。面对如此恢弘的战争,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而火炮虽然不错,但……太少了!

  https://www.65ws.com/a/94/94408/300800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