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剑奴 > 第六十七章 真传之下第一人

第六十七章 真传之下第一人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择天记神庭武神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多时,台上多出两道身影,他们各自凝神望着几十步外的对方,都没有抢先出手。

    方逸,曾经内门五峰叱咤风云的人物,炼气初期时,打遍整个内门五峰无敌手。

    他是掌院义子,一举一动,都为众人瞩目,甚至,一路取胜,战到现在,不少人也下意识地将他忽视,认为,他有如此身份和修炼资源,这样的成绩,是应该的。

    李剑渔,是书痴,不是剑痴。在他三届内门大比之前,一次可以进入浣衣峰剑阁博览群书的机会,让他动了真格。

    他以一剑之差,败在了方剑笙的剑下。

    但他仍然有真传之下第一人的实力,方剑笙曾经亲口说过,若是他的修为境界和他相当,他必不是其敌手。

    方剑笙,如今炼气九层。

    李剑渔,解开心结后,厚积薄发,已入炼气八层巅峰。

    “上次交手,是几年前来着?”

    “上次,在剑塔。”

    “哦,差点儿忘了,上次你输给我一只剑鼠。”

    “这次,也要赌吗?”

    “书呆子,每次你都输给我,你就这么愿意给我送修炼资源?”

    “我,不缺的。”

    “喂,听着意思,你是在嘲讽我?”

    “你认为是,那也就是了。”

    方逸微微皱眉,“这么不留情面的吗?”

    “师姐,也来了呢。”李剑渔笑着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朝阳峰首座身后的一席红衣。

    方逸微微张嘴,顺着他的目光,不过惊鸿一瞥,便猛地回头,后背已经是被冷汗浸湿。

    “好了,开打。说好了,两只剑猫。”方逸竖起两根手指喝道。

    “只有一只。”

    方逸啐了一口,“那便一只。”

    话音落下,两人陷入了沉默。

    站在台边,踩着飞剑的执事吞了口唾沫,正想提示两人,却看到两道身影,几乎同时抬脚,来到比剑台中央。

    “铛铛铛铛铛铛”以快打快,是快剑,身形撕裂劲风,剑光包裹身影,两人这般没有招式,没有灵气的交手,看到不少台下的弟子热血沸腾。

    “书呆……咳咳,李师兄,也会快剑?”朝阳峰,一名盘坐的新人满脸疑惑道。

    “虽然此刻说这话有些助涨方小魔的威风,但这毕竟是事实,师弟,当年,无论是快剑还是慢剑,无论是外门十大炼气篇剑术,还是基础剑诀,咱们李师兄,可都败给了这个家伙。”

    “什么……”新入门的弟子微微张嘴,嘴唇张开的弧度,几乎可以塞进一颗鸭蛋。

    “二十剑,五十剑,九十剑,好快,不行了……我的目力跟不上了。”

    “在我们浣衣下院,寻常外门弟子,抖手五个剑花都是基础。”之前开口那名师兄,双手环抱在胸前,享受着一群师弟崇拜的目光,转头身来看了他们一眼,“在内门,抬手一息十五剑的,修炼的是慢剑,抖手剑没有五六十剑,都不好意思对旁人说自己修炼的是快剑。”

    “一息五六十剑?这……这怎么可能呢?”

    “那你是没有看过真正的快剑,不过……嗯,这两位,现在貌似很难靠着基础剑招分出胜负啊。”

    言罢,众人便凭借着几位大剑师于峰落上空用天地灵气凝聚的画面,看到了比剑台上主动分开的两人。

    李剑渔满脸肃然,右手长剑以十分频繁的抖动带动一股强横的气劲,反手刺进脚下地面。

    “摇山振岳。”朝阳峰不少弟子唤出了这一式的名字。

    “嘭嘭嘭”方逸脚下连续后退,身前,一道道坑洞被灌注到地下的劲气冲破,无数朝着四处飞溅的石屑,朝着他射来,他的身影很飘逸,很轻松地便躲开了所有的攻击。

    “凝”在方逸退到比剑台边缘的刹那,头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他猛地抬头,头顶飘散的石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成一把长剑,下一息,李剑渔已经出现在石剑之上,居空一踏,长剑一招,身后,五根手指汇聚而成的峰落,凭空出现,数十丈高大的虚影寄托在这一剑之下。

    他带着磅礴的剑势,一剑斩落,剑光如夜里皎月般冰寒,如大地般沉重,迎风而涨,化作一丈剑气。

    “这是,剑域雏形凝聚的剑气?”梅君子眼中一喜。

    “想不到,博览群书,也能寻到另辟蹊径的法子,在炼气期可以施展出媲美筑基期的剑气。”厉长生看了一眼朝阳峰的首座,心中暗叫可惜。

    “锵”,同一时间,一道剑气从方逸指尖迸射而出,也是一丈长的剑气,无论是品质还是威力,丝毫不逊色于李剑渔施展出来的五岳剑气。

    “嘭”剑气在空中粉碎,两人被爆炸的气劲掀退,方逸落地之后,右脚重重一踏地面,比剑台的地面突然一阵扭曲翻涌,不少内门弟子认为自己眼花,努力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出现在方逸脚下的,竟是大片泥水。

    “哗啦”泥水将方逸拖到浪尖,他举起长剑,身后的泥水漩涡般形成水柱,朝空中一涌,瞬间凝聚成一条悬于他头顶的泥河。

    “来了,剑域雏形——九曲黄河。”浣衣峰围在广场边缘的内门弟子们纷纷眼前一亮,这一招,无疑是如今方逸赖以击败众多内门强敌的杀招。

    “轰……”一声巨响,他们突然看到,方逸身前不远处的比剑台,居然由中间升腾起一座小山包,山包涌起,转眼间便化作一座五指小山。

    “去”,方逸长剑一挥,无尽河水,伴随着奔腾不息之势,轰然落向李剑渔。

    李剑渔就地盘膝一坐,长剑安放在双腿之上,双手猛地拍在地上,从地上涌起的山丘化作土壁石障,呈蛋壳型,将他牢牢护在其下,若是大剑师们用灵识观察,还可以看到,那蛋壳之上的石壁上,刻着一个有些模糊的“封”字。

    “五岳镇狱。”梅君子看了一眼坐在身旁不远处的厉长生,“厉师兄,这可是你的《镇狱剑法》啊。”

    厉长生双眉微皱,“应该……是五岳剑法的第七式吧。”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师姐靳玉竹。

    “五岳封禅式中的防御剑招。”靳玉竹淡然开口,声若空谷,她的目光,时刻停留在方逸身上,不曾抽离。

    “五岳封禅式?”厉长生眉毛一挑,“可是宗内剑阁第四层的那一门残缺剑谱?”

    “剑阁第四层?那他如何习得?”梅君子微微张嘴,随即又识趣地闭嘴,用传音询问厉长生,“莫非,是那一位,有意将其放到剑阁一层?”

    “嗯,估计是打扫的时候,随手放在某处了,他老人家,每一次清点的时候,可都喜欢将所有的剑谱全部放到储物戒中呢。”厉长生传音中也是十分无奈。

    “轰……”九曲洪流,滚滚不息,没有人笃定方逸的灵气能够撑住多久,但短短十几息之内,他们便观察到,李剑渔已经满脸凝重,额头上,更是凝出了一滴滴密集如水痘的汗珠。

    “回旋”,伴随着方逸一声轻喝,奔腾之下的水流化作一条回旋的水龙,聚气成像,化虚为实,水龙张牙舞爪,抬起模糊不清的泥首之际,一只覆有乌色鳞片的爪子已经落到了那足有一丈方圆的“封”字上。

    “轰……”的一声巨响,比剑台附近围观的弟子都朝后退了几步,他们明显感觉比剑台朝下塌陷了一尺,待他们回神看向比剑台时。

    方逸持剑而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反观原本盘膝坐在土壁石障之下的李剑渔,此刻已经七窍流血地倒在地上。

    “别装死,剑猫呢。”方逸迈步走到跟前,踢了踢李剑渔的小腿。

    “可恶,李师兄都伤成这样了,这个混蛋,竟然敢……”

    “还是败了啊,这方逸,简直就是妖孽。”

    “最后那化虚为实,出现一只爪子的,是泥龙吧。”

    “化虚为实啊,可以初具兽形神力,这可是筑基期的手段啊,李师兄这一次,败得不冤。”

    在众多议论之中,李剑渔缓缓醒来,他眼神有些迷茫地看了一眼方逸,随手在怀里一抓,取出剑猫抛给他,然后爬起身来,也不顾脸上的血痕,抬脚便走向台下。

    “喂,不挑战真传了吗?”方逸把玩着手上的剑猫,抚了抚它柔顺的毛发,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剑渔的背影问道。

    “不了,我先回去闭关,剑府之行,我会败你一次。”李剑渔停下脚步说道。

    “我最近挺缺剑猫的,若是有,再来寻我,你懂得,老规矩,不赌不为快。”

    “无耻。”此刻,远在朝阳峰的一众弟子纷纷开口痛骂。

    “好。”可是,也就在他们骂完之后,李剑渔直接开口答道。

    “李师兄,怎么这样啊。”

    “这也太软弱了吧,他可是我们内门的大师兄呀,这……”

    “太丢人了。”

    之前开口那名内门师兄捂着额头,“完蛋了,挽不回来形象了呢,书呆子师兄。”

    “没事,我不在意。”一道声音落到他的耳中,当他如遭雷击地站起身来之时,正好看到李剑渔从他身侧走过。

    数百丈,李剑渔这么快便渡过。

    他最快的,实际上,是身法。

    可他为何……要与方逸拼剑域雏形的杀招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