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剑开天门 > 第七十八章 还有的救

第七十八章 还有的救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择天记神庭武神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找遍了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药店,有噬心草的不过才区区四五家而已,这四五家的存货全部被我们买了过来,相信这方圆百里之内的地方,绝对再找不出其他的,这么说来,那不知是蛇还是人的东西想要治好身上的伤,就不得不来找我们了。”

    方兰生归来时候大包小包带了不少,光这么乍一看,不像是一个神仙道士,倒像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年少轻狂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们能想到的东西恐怕别人未必不会想不到,只是李玉湖,你的碎心掌确认是你自己的独门武功?而不是从别处学来的?”

    司马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李玉湖微微瞥了一眼司马云。

    “我身上所有武功皆是我融合三道真义融会贯通而来,并不是烂大街的东西,不然你以为我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在干什么?他们能模仿出碎心掌的伤势,但绝对跟我自己的掌力完全不同,只要被我把上一次脉搏便能晓得。”

    李玉湖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也不知是谁走漏消息说是这方圆百里的噬心草都被一群年轻道士给购买了去,甚至连这群道士下榻之处都说的清清楚楚,以至于不过半个时辰时间,不同程度伤势的老百姓与江湖游侠儿便踏破了这客店的门槛。

    熙熙攘攘。

    李玉湖一阵头皮发麻,难不成自己真要一一把遍这么多人身上脉搏?

    “敌人果真是狡诈,这么多人身上伤势不同,单凭把脉如何能把的出来这么多?反正他们要的不过是噬心草。”

    剑无求把玩着这通体墨绿的枯草。

    “只要咱们把这噬心草牢牢扣在手心里不放出去,那人就算有天大能耐恐怕也奈何不了我们。”

    “这可不行。”

    司马云摇摇头。

    “若是我们果真那么做了,恐怕立马便会被这城中百姓一锅端了,噬心草要给。”

    司马云也感觉阵阵头痛。

    “想来想去也只有麻烦李公子你了。”

    他看向李玉湖。

    “我们会在这群人中寻找最有可疑的人,那人既能幻化成蛇,想必身上也定有与众不同之处,应该不会难以发现。”

    李玉湖就此大开诊治,替这些被人指使而来的伤患一一把脉,司马云几人就倚在二楼观看这些伤患中最有可能的人。

    这般亲自操劳一直到三更半夜才算完毕。

    清点今日里遇见的伤患,司马云道。

    “今天来的这些人,你们可曾发现什么端倪?”

    剑无求道:“我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来的好像都是一些普通人,受的也都是被人以掌力所伤的内伤,不过咱们李大公子说他的碎心掌那么厉害,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威力才对,难道他们只是为了混淆视听。”

    “我看不然,至少在今天的人当中,我发现了两个很有趣的家伙。”

    司马云默念今日里遇见的最为有可能的两个人。

    一个落魄书生,一个贼眉鼠眼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

    李玉湖在诊至那落魄书生时候也有些诧异,这天下都说寒门士子,但又有几个士子是真正出身寒门?也有人说穷书生,但真正的穷书生其实也并不多见,毕竟若是家里没有一点家底,想要耗费数载光阴只读书,也并非那么容易办到。

    可眼前这位却是一位实打实的穷书生,从上到下无不透露着一个穷字,除此之外还带着一股文人墨客骨子里的酸味,一件衣裳早已洗的变了颜色,差不多绝对算得上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种,脚上一双布鞋也几乎磨的只剩一块布连着。

    李玉湖当时有些不确定道。

    “他们这些人的伤是被人以掌力所伤,那么你的伤又是怎么来的呢?”

    李玉湖看向这个恐怕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多看两眼的与乞丐一般无二的穷书生。

    “我不信有人这么丧心病狂,连你这么可怜的人都不放过。”

    穷书生的确可怜,翻破了衣裳也不过才倒出来两枚铜钱而已。

    他有些不忿道。

    “金银财宝皆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不知道这天下有许多人到了一定境界就根本不在乎自己给别人的印象是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李玉湖点点头。

    “我身边这种人就有不少,可我也知道的是,他们那些人就算穿的再不怎么样,那也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众不同气质,只是你。”

    李玉湖似笑非笑道。

    “也忒寒酸了点,我看了你的伤势,并无大碍,需要不了几天便可痊愈,并不需要噬心草,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不过你且记住,下一次遇见伤你之人,你最好还是跑快一点为好,免得下一次就不只是被人拍了一掌这么简单了。”

    剑无求当时并没深思李玉湖这句话其中的含义,只是听司马云一说,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难道李玉湖当时就已经察觉到了?

    只可惜这般猜测还是被李玉湖否决,他道。

    “那书生所受的伤的确不过是轻伤,而且也非我掌力所致,我所好奇的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身子单薄的人,那些人既然要故意扰乱我们视线,又怎会如此留手?方才那些五大三粗的壮汉都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怎么这家伙仅仅只是轻伤而已?”

    “你是怀疑这家伙恐怕跟那条蛇是一个路子上的人?那你早说啊,我这就去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样。”

    剑无求有些迫不及待,但依旧是慢了半拍,原来司马云早就在发现不对头的时候派玉清弟子尾随了上去。

    至于第二个八字胡男人,司马云则显得意味深长许多。

    李玉湖说过,他的碎心掌只有噬心草可以解,算算时间,那人现在身体里的掌力也已经开始发作,跑不太远,就算差遣人去找也来不及,因为方圆百里之内,就小城这么一处城镇,其他地方,想要一来一去,即便是骑上最快的马也需要不下于一天时间,更何况还要搜索卖有噬心草的药店。

    那人若想解此掌力,必在此处大作文章。

    司马云道。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第二个八字胡男人好像从进了这个门槛开始便目光散乱,而他受的伤也就比较有意思了。”

    司马云虽没有为那八字胡男人亲自把脉,但大概也观其了几分气色,知道其受的伤绝对不仅仅是掌力那么简单,这一点也得到了李玉湖印证。

    “我自己的掌力我自己清楚,那人体内真气紊乱,乱七八糟,像是除了掌力之外还受到了其他不同程度的内伤,以至于我根本无法辨别出来究竟是不是我的掌力所致。想来一定另有高人设法在他体内灌进去不同真气,掺杂上我的内力,才会如此让我根本分辨不出来。”

    剑无求不解道。“那还用问?这人肯定就是我们要找的那条蛇,为什么刚才不把他抓起来?”

    “不能那样做,那么做只会打草惊蛇。”

    司马云摇摇头。

    “更何况我们暂时还不确定,倘若真是中了咱们李哥碎心掌,为求解药,今夜他必定还会前来讨要,毕竟没人会傻到等死,他不来,他就死定了,若是他来,这噬心草咱们还是要给,只不过却不能白给,放长线钓大鱼的事情,这次我倒想来做一做。”

    “别人又不是傻子,明明晓得我们故意设下圈套,怎么可能还主动钻进来?”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是傻子,傻子又怎么可能聪明到以真瓦片换走我的假瓦片对不对?有句话怎么说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可能不会这么轻易上当,但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易丢了自己性命,一个不想死的人,往往会想出来许多极端的办法,咱们拭目以待就是。”

    司马云料定那贼眉鼠眼八字胡定会在今天夜里前来,只是没想到来的不是八字胡,反而是白日里见到过的穷酸书生。

    书生依旧穷酸,只是这天夜里,倒光了口袋才倒出来两文铜钱的书生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两份见面礼,一只烧鹅,一瓶烧酒。

    “我一看就知道这两样东西是别人让你带来的对不对?因为那人已经黔驴技穷了,甚至就连白天时候你也是被人差遣才来,否则

    你堂堂一介书生,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被我们李哥挖苦对不对?那人一定给了你丰厚的报酬。”

    司马云并不客气,接下一只烧鹅一瓶烧酒,甚至摆好了酒席等穷书生落座。

    书生局促不安,到最后还是在剑无求几人的合围之下中规中矩坐下。

    司马云又亲自为他倒了一杯酒,这时候他才诚惶诚恐道。

    “能不能给我一株那个甚么草,你们若是不给我,我跟我表妹恐怕就要遭了那人毒手了。”

    众人并不知道这书生表妹究竟是什么人,也没有兴趣知道,看这书生落魄成这个样子,表妹也好不到哪里去。

    司马云笑道,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给了你那什么草,非但你跟你表妹没事,你还可以得到那人一笔丰厚报酬对不对?让我猜猜,有了这报酬,你一定能换上一件新衣裳,新鞋子,还能买很多没有读过的书。”

    “才不是呢。”

    书生有些激动。

    “难道我们读书人在你们这些江湖人眼里就这么上不得台面?”

    “没有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

    司马云摆摆手。

    “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过你来问我要东西,我问你几个问题应该不算过分吧。”

    书生两眼放光。“什么问题?你说,只要你说的我能回答我就一定回答。”

    司马云道:“第一个问题,你拿了这笔报酬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让我表妹过上好日子,不用每天跟着我饱一顿饿一顿,最主要表妹在这世上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亲人了。”

    “你没有朋友?你朋友可以接济你的。”

    “朋友…之前可能有过,不过后来被我弄丢了。”

    “这可真是一个让人费脑子的回答,不过我姑且就当你回答了,你一定是跟你表妹青梅牛马,好了,第二个问题,打伤你并且让你来求我们那人,我们今天见过没有。”

    “没有。”

    书生极为肯定的回答。

    “他今天没来。”

    “好了,你很守信用,我喜欢守信用的人,那么如你所愿,噬心草我可以给你一株了。”

    老黄取来了这些被玉清弟子以高价买回的噬心草一株,司马云果真就如此交给了那拿着噬心草便一溜烟就没了踪影的书生。

    剑无求最是不明白。

    “好不容易打伤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给他治好了?这样会给我们又平添许多烦恼啊,要是以后真跟魔教搞起来,岂不又多加了一个厉害高手吗?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司马云道:“我这个人很讲信用的,说了要给就会给,不会诓别人,尤其是这么一个书生。不过噬心草我是给了,我就是不知道那个家伙敢不敢要啊。毕竟万一我在上面动了手脚什么的,那可怎么办才好。”

    “狡猾,你这小子实在太狡猾了,难道你打算用这么一株噬心草来放长线钓大鱼?”

    “哪儿有用草来钓鱼的,毕竟鱼又不吃草。”

    司马云心中默算了一下书生离去的时间轻声呢喃道。

    “他说那人我们白天没有见过,那就说明我们一定是见过的,因为没有人会在被死亡威胁的时候说真话,那人一定就在附近徘徊,怕死的书生不可信,被死亡威胁的江湖人更不可信,我们可以去书生家里收尸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让人寒颤若禁。

    早先便派遣了玉清弟子白日里跟随书生,那年轻道士的确是按司马云吩咐一直跟在书生身后,去到了书生巴掌大的屈居之地,也曾有幸见到了那书生表妹半面,只是道士终究长年累月上山清修,没见过多少女子,亦形容不出来那女子模样,只是领着众人去往书生家里的时候才再度见到了这躺在血泊中的江南女子,身边还有一位奄奄一息的穷酸书生。

    血很新鲜,那人并不曾走远,剑无求追了出去。

    司马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表兄妹二人叹气道。

    “看来我们来的早了点,还没死透那人就走了,还有的救。”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