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1264章 惊悚摊牌

第1264章 惊悚摊牌

        山海上空驶过虚空战舰,出征的将士陆续返回。

        入侵的万星妖族总体实力不弱,在曾经的太一眼中是强敌,但对眼下的太一军团来说是可以战胜的。

        所以一月间,他们就将万星妖族赶出了疆域。

        宣政殿

        山水尽抱拳道,“未能拿下鲲妖图极,末将惭愧。”

        “孤未下令一定要捉拿谁,你何需愧疚,等孤指定了目标,你再拿不下,才该带着惭愧领罚。”

        湛长风的目光掠过山水尽、硕狱、将进酒、鱼药、澹台承望、央诸六大主将,后者皆垂首听训,“让你们带兵出去,是让你们对军团的战力有个数,今后少不了打仗的日子。”

        勉力奖惩一番后,她留下了硕狱。

        宣政殿中,只剩下他们和太乙参玄石化作的参商,参商刚修道不久,本体又是镇运石,就调到宣政殿做了侍书童子。

        湛长风挥退了参商,拿起了一卷书,漫不经心地翻阅着,这可急坏了硕狱,硕狱挠了挠脑袋,“陛下,您给句话啊,我没闯祸吧?”

        “等着。”

        硕狱只得笔直地站着,过了一会儿,花间辞来了。

        湛长风依旧没说话,硕狱给花间辞挤了下眼,无声问,“怎么回事?”

        花间辞一眼切断了他的眼神,谁知道。

        顷刻不到,公伯南、钦擅、巫非鱼、兰秋生、余笙也到了。

        他们相互一看,辅臣和主官差不多都到了啊,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殿门无风而关,咣地一声,让他们心底莫名涌起一种沉重。

        湛长风转着月神,“诸君都是灵鉴天君了,孤一直纠结着要不要聚起你们谈谈,思来想去,有些事,还是开诚布公的好。”

        “陛下想说什么?”花间辞问。

        “古时,山海乃神祗之域,这一神祗,有神路.神殿.神意.神谕四大护法,十大将军。”湛长风眸中波澜不惊,好像在聊家常,“你们要不要认领一下其中身份?”

        众人脸色一变,甚至有些怀疑地看了旁边人几眼。

        硕狱恍然且无辜地站了出来,“我灵鉴时,觉醒了传承记忆,得知我祖是鸿德元祖十将之一的硕缘。”

        说到这里,他控诉巫非鱼,“你把十将之一的一足青幻鸟离戈的后代做成蛊了。”

        巫非鱼:......

        “那是圣蛊,好歹保留它的神志了,这蠢鸟要是不当蛊也活不了多久。”巫非鱼打量着自己的指甲,“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她抬眸看了眼湛长风,“神意护法的轮回身,同族是十将之一的巫谦。”

        钦擅摸了把胡子,手抵心口,“我乃神路护法的轮回身,掌管通向诸神的朝见之路和天下气运。”

        花间辞沉声道,“神谕护法的轮回身,司掌天机,也是曾经的花鬼大师。”

        公伯南有点搞不清目前的状况,又有某种程度的明悟,“灵鉴时觉醒了传承记忆,祖上是十将之一的公伯元。”

        湛长风叩着长案,鸿德元祖的四大护法、十大将军,遗留下来的就是他们了。她说不清这是神民的算计,还是命运的巧合。

        几人将目光投向了余笙和兰秋生,兰秋生拿笔的手抖了抖,“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没有过去,啥都没想起来,也不是谁的后代。”

        看把他口音都吓出来了。

        “孤只是让他来记录一下历史。”

        “那余笙?”花间辞始终算不出余笙的来历。

        余笙迟疑少倾,“我是......归命星盘的灵。”

        “什么?”花间辞的表情当真一言难尽,“归命星盘不是一出世就破碎了吗,怎么会孕育出灵?”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许拿到所有碎片,我才会想起更多关于归命星盘的事。”这倒是解释了,她为什么能修炼碎片中的星野遗术,但碎片未齐之前,她得不到完整的星法道统。

        众人将视线都投向聚起他们的湛长风,搞不清她究竟是何意。

        湛长风道,“据闻,想重铸归命星盘,得如铸造它时一样,献祭三十八位居紫微北斗四方星宿的大能,可它若已诞生灵,这个说法就不太站得住了。

        有一点巧合的是,孤是紫微皇气者,有意无意会遇到应北斗之命的人,你们中,左辅右弼就不说了,硕狱虽在摇光殿,但应玉衡命宫,玄弋、宁归、敛微、凌天君、公伯是天枢、天权、天玑、天璇、开阳命宫。

        另孤怀疑宁归的命宫只是表面天权,毕竟归命星盘蕴了命运之道,作为它的灵,已跳出命运也说不定,而你偏在命运中,可能是因为归命星盘不全。”

        “当然,你们曾经是谁或祖上是谁,都不重要。”

        湛长风道,“孤知,你们在猜测孤是谁,与鸿德元祖是否有关系,孤能说的是,有人告诉孤,孤以前是鸿德元祖。

        但因为某种原因,孤没有以前的记忆和因果,这就是孤作为凡人出生的第一世,孤想要的,就是现在正在做的,殿门就在那里,在正式宣布天朝成立前,孤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离开或留下。”

        “只要你们继续留在太一,就是太一的元老,孤的同伴与臣,前尘往事,在孤这里,都不作数。”

        静寂在宣政殿中蔓延,今天接收到的内容不是好消化的,却也解开了某些疑惑。

        忽如其来的坦诚,真叫人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最先表态的是硕狱和公伯南,他们都是灵鉴前加入太一的,传承记忆和祖上渊源仅为点缀。

        “我筑基起就承蒙陛下照拂,不论祖上是谁,我都愿为陛下大将。”

        “公伯只管判对错,辨真假,太一公正的法度,英明的陛下,都是我来此的理由。”

        花间辞直视湛长风,清贵优雅地别开玉骨折扇,欠身,“此生不渝。”

        钦擅低下头,“此生不渝。”

        巫非鱼:......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只要你少丢点活给我。”

        兰秋生噗嗤一笑,连忙捂住嘴,闷闷道,“我感动,我感动,今天注定是被载入史册的一天。”

        余笙捂了捂额头,“没事的话,我就去处理政务了。”

        “全都回去,巫非鱼你站住,天规呢,孤要的天规呢?”

  https://www.65ws.com/a/93/93515/51279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