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1219章 霸道王道

第1219章 霸道王道

        烽火王紧握赤星刀,血煞为媒,将那飞来的莲花劈砍散尽,却见凛光一闪,莲花深处捣来一禅杖,正中他的胸口,将他击飞出去,肋骨断裂之声清晰可闻。

        法通抓住禅杖末梢,旋身挥劈,把他打入地下,“善哉善哉,道友早日回头啊。”

        “噗!”烽火王气急攻心,吐出血沫,狠骂道,“回你个秃驴,下次再战!”

        法通一战而胜,暂时没人再来挑战他了,然二人的战斗余波未平,冯诸天和计唐圣子的气势直飚而上,荡平了法通和烽火王的残留战斗痕迹。

        湛长风凌空而立,见他们要打,便没有过去,观斗也是一种修行,何况是两大最强灵鉴的战斗。

        众修士也俱都安安静静地望着二人,他们一个是绝世的霸道,一个是推己及人的王道,一面容坚毅,雄姿勃,一神色恬淡,八面不动,气场相冲又相融,有一种难言的氛围。

        冯诸天手中出现一金一银两道光,交织出一口重枪。

        冯绝地恨不得跑下云台看个清楚,枪长一丈一,其中枪头为八寸,重八千八百斤,融至坚金魄,多变秘银,这分明是点苍霸王枪,顶尖后天圣宝!祖宗就是祖宗,干死他们!

        湛长风耐下心观战,与他们三方天庭的修士相聚也不过是这期间的事,所以她并不清楚,他们修的都是什么法,现下一看,计唐圣子走的是圣王之道啊。

        云台上也有修士道,“咱变天神都大帝,推仁尚德,圣子学的也是圣王之道,这冯诸天妄图以霸道来欺压圣子,那是不可能的!”

        这人湛长风还见过,是一同进过宝殿的淳于承。

        却见计唐圣子淡然地望着冯诸天手中的重枪,轻念口诀,身周出现八面令牌。

        在神都天朝的道统影响下,变天展出了一种特殊的修行之法,名“辞令”,托外力于辞令中,随取随用。

        淳于承曾经用来抵挡宝殿威压和雪满头的令牌,就是辞令的一种,里面承托着师门赐予的力量。

        而计唐圣子的辞令显然不会那么死板,它们每一道既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道之载体,沟通着天地自然间的神玄力量。

        计唐圣子往那儿一站,竟也有几分宝相庄严,冯诸天本能不喜,嘴角一勾,“今日我就破了你这温吞的模样!”

        他抓起点苍霸王枪,猛崩硬扎,若这空间是面镜子,该一片片破碎卷入虚空了。

        那撕裂天地的力量叫围观者大感压力,有人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但姬朝月、太子纵横、宁鹤帝君、湛长风这些人没有动,在这种情况下,退后就是技不如人,还谈什么挑战。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势,计唐圣子没有让步,抬手掷出一面辞令。

        他的度似慢实快,因着这种攻击方式和自身气度,衬得他风度翩翩,好似金阶上谈笑掷令的君王。

        “千军万马闯重关,不留片甲邀明月。”

        圆月东升,计唐圣子与冯诸天之间的距离蓦然拉远,亘了千军万马。

        太子横与太子纵相视一眼,大为惊叹,空间延伸术!

        方寸之间,天南海北,这就是空间延伸,而计唐圣子这面辞令,在空间延伸之上,又化出了千军万马,这已不是单纯的一道术了。

        而是......正在向界展的领域!

        湛长风认出了这一点,兴致陡升,计唐圣子恐也接触了创世之法。

        冯诸天撞上迎面而来的兵马,剑眉轻皱,猛然扎出一枪,凤鸣龙吟随枪而出,气形龙凤交缠旋去,如一箭破长空,气浪绞碎了兵马,直逼计唐圣子。

        竟是一枪撕裂了这一域。

        枪势未近,计唐圣子的眉心已经凉,他立马又飞出一面辞令,“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此令一出,冯诸天的重枪兀地扎了个偏,非他枪法不准,而是袭向计唐圣子时,他生出了一种敬畏。

        子不弑父,臣不杀君,此乃道德之力!

        他脸色哗变,好个计唐圣子,竟能影响他的心智!

        “我的君,只能是我自己!”冯诸天身形上跃,消失在云海中。

        计唐圣子仰头凝目望去,忽见层云万破,无数枪影以霸绝一切之势朝他刺来,那一刻万物渺小,一如任人收割的草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在我头顶作祟,且看看我这一令答不答应!

        一令飞出,这方空间落入了他的掌控。

        冯诸天感到了莫大的压力,枪影迟迟不落,犹矛击盾,刺不进他周身。

        “点苍回燕!”

        冯诸天的身子凌空旋转,如燕子切空飞回,重枪随着他的这个回身,再次刺出,一点光芒自枪尖迸,仿佛锥击镜面,计唐圣子掌握的那方空间哗啦破碎!

        计唐圣子踉跄数步,抚住闷痛的胸口,以进为退,摘了一令掷出,仍旧是那圆月东升之域。

        冯诸天冷笑,“已败之术罢了。”

        他双手把住枪尾,跳劈下来。

        湛长风默默看着,计唐圣子的这一域目前只能算是一个雏形,因此冯诸天能再三劈开它,它若能再完善一点,定是计唐圣子的大杀器。

        此域果然又被冯诸天劈裂了,但这时,计唐圣子眸子一抬,引出一滴精血弹入一面辞令中,“仁者无敌!”

        刹那,那一面辞令化作一口巨剑悬天劈斩而下。

        道音弥天,众志成城,此乃众生的拥戴之心化成的一剑。

        君王施仁政而无敌,被拥护而无敌,万千苍生的爱戴,成了这无敌之剑,当它斩向冯诸天时,冯诸天直面了万千苍生的杀心。

        胜负要出了?

        无论是岛屿上的被考核者,还是天上的观礼者,全都绷紧了心神。

        霸道与王道,霸道要输了!

        宁鹤帝君危险地眯起了眼,和光王行的是仁义王道,威力却与计唐圣子天差地别,幸好,她的仁义之道没有那么强。

        电光火石一瞬间,冯诸天动了。

        他提着霸王枪,冷酷入骨,“北定玄黄埋杀机,蛟龙入海他自在!”

        回马一枪点巨剑,二枪横扫破万法,一点一扫,龙凤两分,只见气形金龙随着那一点,冲刺而出,凤凰随着那一扫,绕着金龙盘旋而起!

        无匹之势迎头撞上巨剑,炽烈的光芒爆炸开来,天地间尽是刺目的光芒,崩散的道意摧山灭石!

        一些围观者站立不稳,被余波推飞了出去,颇为胆颤。

        “好,厉害!”

        “一个曾是纵横幽天的霸王,一个是大帝座下的圣子,斗得精彩!”

        天上的观礼者们不吝赞扬,甚者站起来高呼着他们的名字。

        易裳目光灼灼,她用的也是枪法,初入古天庭时,与冯诸天战过几次,有输有赢,没想到近百年过后,他已至灵鉴之顶的战力又提升了一个台阶,只看着,便让她略感不敌了。

        她得抓紧修炼,找机会再去与他战一场。

        待风平浪静,岛上出现了两个大坑,里面赫然一个是冯诸天,一个计唐圣子。

        平手?

        趴在地上的冯诸天动了动手指,抓住了掉落在身旁的重枪,而计唐圣子,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两人都没有了还手之力,计唐圣子垂眼道,“算它平手吧。”

        “是我败了。”冯诸天坐起身,目光平静,“我比你晚站起来。”

        “这又有何关系。”

        “这就是我的失败。”

        计唐圣子被他坚定的目光堵住了话,缓缓道,“承让。”

        “祖宗。”冯绝地嗫嚅着,说不出话来,记忆中关于点苍霸王的事迹,都透露出他是如何顶天立地,如何霸道,如何......盛气凌人,竟没想到,他也会心平气和地认输。

        不提冯绝地的认知生了怎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冯诸天在认输那刻,被天庭之力送出了浮岛。

        而计唐圣子也因为受了重伤,暂时离岛治疗。

        没了二人的浮岛上,气氛再次凝重。

        现冯诸天出局,五人中还剩姬朝月、法通、计唐圣子、湛长风。

        除去疗伤的计唐圣子,其他三人成了所有挑战者的目标。

        宁鹤帝君对当初的失败耿耿于怀,想也不想就认定了姬朝月,“你可敢再与我一战!”

        姬朝月慢慢勾起一笑,“你想再败一次,我成全你。”

        ......宁鹤帝君心塞塞,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敌意?

        因为南江天朝可能一统风云?

        但以姬家的地位,凡事都好商量,他就算统一了风云,也不会马上处理姬家这些中立势力。

        然现在想再多都没用,打败她,他才有可能拿到小道印,全了他来古天庭的目的。

        另一边,太阳圣子斗无尘朝法通道,“可否赐教?”

        十位太阳圣子中,斗无尘的实力最高,也是十子中唯一一个功德过亿的人,他若败法通,是能顶替法通之位的。

        法通没有拒绝,也不能拒绝,“道友请赐教。”

        “凛爻!”

        “凛爻!”

        “凛爻!”

        ......

        一同开口的几人,又一同愣住了。

        湛长风觑着他们,“你们要不要先打一架,分了胜负再与我斗?”

        且看她前面凑上来的人,太子横、图极、聊无痕、钱渊天君......后面还有几个想上来,却被抢了先的修士。

        太子横冷冷清清地伸出一指,说出的话却蛮横,“吃了我的鱼,合该与我一战,磨磨唧唧,拿出当王的果断来!”

        “凛爻王,你败了蛇,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今日你必须与我一战!”图极生得温润,奈何是暴脾气,话语中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儿。

        钱渊天君没大所谓,跟她战是战,跟赢了她的人战,也是战。

        湛长风不太想与四人之外的修士斗法,没有利益可图,然不应战也是不行的。

        她正想应下太子横时,聊无痕开口道,“我能感应到你的道,与我之道有某种相似,请与我一战。”

        聊无痕的话成功让太子横、钱渊天君眉头拧成了川。

        这话在修道界中,叫做“试道”。灵鉴强者,如不是为了家国、宗派、机缘,一般是不会跟人斗法的,要斗,多半是因为各自的道之间存在冲突或相似性,需要通过斗法来解决或沟通。

        自古,因为两道冲突而成仇人的,或因两道相合而成好友的,不在少数。冯诸天和计唐圣子就是这类情况。

        自然,试道,也是斗法中的一种至高邀请。

        在试道邀请面前,太子横和钱渊天君选择了退让。

        图极很不爽,却也没纠缠,“你总归是要跟我一战的,不是今天,也是以后。”

        湛长风看着图极,怀疑他话中有话,“好。”

        姬朝月和宁鹤帝君,法通和斗无尘已经开打,这边没地斗法了,湛长风与聊无痕便去了浮岛的另一头。

        湛长风立在瀑布边的圆石上,打量着聊无痕,他身形挺秀,内着白色长衫,外罩青袍,气质然,“你说得没错,我们之间是有一点点相似的地方,但要试道,你找那王道、霸道试,收获可能更大。”

        聊无痕笑意恬泊淡然,“你也想找他们试一试不是吗,可惜那两人都不在,我们只能先将就一下了。”

        天上观礼的修士们讶异了,“逍遥圣殿的逍遥之道在九天之中颇为出名,聊无痕更是其中佼佼者,怎会说自己的道与凛爻王相似。”

        逍遥道不是罕见的道,仙道、人道、魔道中,都有此道,但有不同的逍遥法。

        仙道是忘俗而逍遥,人道是无心而逍遥,魔道则因一颗至强之心而逍遥。

        逍遥圣殿的逍遥,来自一颗平常心。

        以平常心看待万物,心无挂碍,宠辱不惊,不为外物所役。

        观礼者们透过云雾望下去,但见那大袖玄袍之人,尊贵清举,淡漠雍容,无言中,已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那青袍修士,悠然脱俗,是那山野中的打柴客,也是那熙熙攘攘里的过路人。

        某一瞬间,观礼者们似乎现了他们的相似处,那是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平和心境。

        是逍遥。

        怎么可能,众人都认为自己眼瞎了,凛爻王一个王侯,哪门子逍遥了!

        绝对是看错了!

  https://www.65ws.com/a/93/93515/509296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