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1184章 难伽原身

第1184章 难伽原身

        太子横的战团和陆回峰姬朝月联手,将宁鹤战团拦截了下来,逢高战团在支援的路上被湛长风伏击了。

        这两处战圈汇聚了大部分修士的目光。

        “场上的局势似乎有些明了啊,太子横和凛爻王要先弄掉宁鹤帝君。”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的就是眼下情况,宁鹤帝君要是再不脱身,恐怕会败在这里。”

        “快看,王让的战团在往这边赶来,是要放弃牵制妘萝,围攻宁鹤帝君了?”

        “等等,妘萝那支战团也动了!”

        太子纵目光一移,看见王让战团和妘萝战团隔着三座岛的距离,一齐往战圈赶,疑道,“横也与妘萝战团合作了?”

        正在打斗的众修士是不知道这桩事的,他们眼中只有战斗。

        宁鹤帝君发了狠,激发血脉之力。

        南江王族的祖先拥有特异体质,通过血脉流传了下来,宁鹤登帝后,便彻底洗炼了血脉,将这体质完全继承了。

        随着血脉之力的激发,他身中透出无数道幽蓝之光,肉身隐去,整个化为身披铠甲的能量形态。

        “难伽?!”冯诸天蹭得上前两步,差点跌出云台去,难伽族不是灭亡了吗。

        青界功德主难伽是何,资料上没有啊,引路人呢?

        引路人难伽族是十大黄金人种之一,性情残暴邪恶,能引起种种疫病灾害,曾倒戈以星界生灵为食的噬天族,后遭神朝灭族

        玄界功德主竟如此危险?

        引路人宁鹤帝君应当是近期觉醒难伽血统的,请诸位公正对待

        万界殿

        引路人回完各界功德主的问题,匆匆出殿,将难伽族现身一事禀到六道天尊跟前。

        仙道天尊微微朝夜时坊掠去一眼,“万物自有缘法,他生,便让他生,他死,便让他死,无须干涉,各位以为呢。”

        “然。”

        引路人躬身告退,暗道,话虽如此,可功德主们,对宁鹤帝君的好感怕是要消失殆尽了。

        这宁鹤帝君也真是大胆,公然现出了难伽原身。

        事实上,宁鹤帝君并不知道自己是难伽一族的,但他知道,他激出血脉之力后,力量将喷薄而出!

        宁鹤帝君挥出一掌,抓住了陆回峰刺来的矛,陆回峰大惊,他怎么敢接,不怕六神三意侵染他心智吗?!

        陆回峰还没惊讶完就被宁鹤帝君连人带矛,丢了出去。

        太子横也被这变故惊住了,但她离宁鹤帝君不足十步远,想退开已经来不及了,唯有攥着青雷杀生杖,强挡下他劈来的一斧子,瞬间就被崩飞!

        她竟没有了招架之力!

        不明真相的观战者大声叫好,“帝君就是帝君,果然威武。”

        “你敢拦我吗!”宁鹤帝君拿着破山斧指向姬朝月,化为两团幽火的眼猛烈跳动着,气势十足。

        “挡的就是你。”

        相比其他人的震惊,姬朝月仿佛早有预料,她扬手间,数印瞬成,摧枯拉朽般朝宁鹤帝君打去。

        这力道,与她之前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凌天帝威仿佛要将这一片空间都镇压下来,宁鹤帝君身上如有千万钧重,似乎这形体都要被压散了。

        但他怎会屈服于这等威压,嘶哑的吼声从他喉间发出,执起斧头便向袭来的大印冲去。

        疯狂挥砍的斧头劈开了一印又一印,“来,挡我者死!”

        宁鹤帝君本身道行就奇高,快要踏进返虚之境了,而姬朝月比他差了小截,现他又激发了血脉之力,不至于不敌,却也难以取胜。

        见他在自己的攻击下仍旧势如破竹,姬朝月掐诀念咒,召出一道繁复的血脉图腾。

        血脉图腾在她手中凝聚成剑,直取宁鹤帝君!

        剑上的不世威压教人想要匍匐,几多修士忽然意识到,这个北天庭最骚包的修士,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实力!

        剑与斧相交,斧上崩开了一个口子。

        那斧头可是后天圣宝!

        “这剑?”公子琅求证似地看向云山王。

        云山王点头,“轩辕大帝掌人族权柄,拥有始帝的威严和功德,这一份威严和功德存于他的血脉中,并且流传了下来,是为泰皇剑,也被称为帝兵。”

        凡帝兵,莫不汇聚了一代帝君的力量,可媲美后天或先天圣宝,更重要的是,它在威压方面,独领风骚。

        泰皇剑一现,众人都沸腾了,有些是心动于它的威力,有些是怀疑它的来历。

        也许今日之后,轩辕血脉将不再是秘密。

        而云山王冯诸天等知晓轩辕血脉的人,已开始揣测她出世的目的了。

        难道跟难伽族有关?

        破山斧是宁鹤帝君的本命法宝,按说它被崩坏,他也会受到影响。

        但在难伽原身下,宁鹤帝君只感觉到了一丝刺痛,被蚊虫咬了似的。

        他丝毫没受影响,冷哼一声,黑色的力量裹住了破山斧,衬得斧头诡异而阴冷。

        二人你来我往,翻山捣石,剑斧之声大如奔雷,有不小心进入二者攻击范围的,不论敌我,俱都重伤。

        观战者吊起了心,伸头盯着,功德主们也一瞬不歇地望着,这可能是目前东南西北四区天庭中,力量规格最高的一次大战。

        还是两大黄金人种的大战!

        太子横已退到了另一岛上,与其他修士斗法,偶尔回眼看见那边的战斗,心悸不止,这俩的实力太强,而且一个个都有血脉之力,爆发起来威势冲天,天也能被他们拆了。

        “太子,我们来了!”王让一边隔岛传音,一边绕路与太子横汇合。

        被宁鹤姬朝月当做战场的那座岛屿已然寸草不生,他可不敢冲上去。

        一大助力的来到,让太子横底气十足,趁着姬朝月缠住了宁鹤帝君,她命令道,“包抄宁鹤团员,废了他们!”

        喊杀声连成了片,神通秘术横行,道意大肆流淌,激战无终止。

        宁鹤战团没有了宁鹤帝君的照拂,再被两大战团一冲击,立马就溃散开来了。

        其中一名叫郑羌玉的最强灵鉴看透场上情况,知道再这样下去,宁鹤就要当孤君了,立马挥旗将人召集起来,朝西南边退去。

  https://www.65ws.com/a/93/93515/50618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