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897章 昭明帝陨

第897章 昭明帝陨

        通天路彻底降下来也不过小半刻的功夫,这小半刻只容附近的守军赶到,前端领头的,恰有一位披着白裘的短须老者,乃当年与君问酒一起留在神州的藏云涧长老——白痕。

        极光中缓缓落下的通天路抵在了降天台上,白痕双目凌厉,深深盯着上空,极光中,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这一瞬被拉得一世那么长!

        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不可遏止地大力跳动着,握着兵器的手也凸起了青筋,汗津津的。攻击的姿势已经预备。

        极光并不能阻挡湛长风的视线,辽阔大地间袅袅升起的烽烟拓进她的眼底,让她想起了十岁那年亲手点起的血色烽火。

        她的神识扫过神州的每一寸地,曾打破的老旧江山,正往预设的蓝图变迁,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以她现在的目光去看,当时的自己,多少有点理想化,用一种对众生而言,相较残忍的手段,去实现一个从制度到思想文化的巨变,从而达到某种意义上的平等和开放。

        但她不会后悔,纵观全局,正是有了那段近乎生灵涂炭的时期,才有了后来民智的开启,神州被压抑已久的人运方因此而解放。

        人运的大兴,冥冥中也为抵制邪魔破除邪气增加了胜算——你要知道,一个愚昧又无运气的人或国,是无力反抗任何外敌的。

        人运会促天运,天运带动地运,神州的运道才会出现起色。

        更值得庆贺的是,她十岁那年坚持的东西,到如今也没有变,也许这就是她的帝道吧。

        湛长风一时有所悟,没有走下去,白痕等人,心都揪起来了。

        打开通天路的人究竟是谁?为何不下来?她在审视他们吗?

        “什么情况?”

        酒香漾了心旌,让人昏昏欲醉,兵将们屏息提神,权当磨炼。

        来的是君问酒,她原为神州司巡府堂主,实为当年封印邪帝的羲阳法尊弟子,邪帝破封后,她留了下来,助力神州扫除蔓延的邪气。

        白痕也不管她一身酒味地出现,会不会影响到别人了,郑重道,“如你所见,通天路被打开了,那人却不下来。”

        “这还不简单。”君问酒举起还抓着酒壶的手,指向上空,带着慵懒醉意,清叱道,“来者何人,是敌是友,快下来让我瞧瞧!”

        白痕:

        朦胧极光中,那人竟真的动了一下,缓步朝下而行,君问酒也缩回了手,喝了一口酒,斜身悄悄跟白痕道,“此人极有问题,要人请了才下来,多半是来找茬的。”

        被人听见了,不是也得是了。白痕不着痕迹地叹出口气,目光随着通天梯上的人影移动,逐渐清晰的身形叫他们都屏住了气息。

        君问酒醉眼朦胧中,陡然一激灵,失声道,“湛长风!”

        湛长风?

        白痕盯着那人,惊喜交加,尽管数十年未见,记忆中的模样已快失真,感觉却不会出错,她就是湛长风!

        “两位道友,许久不见。”

        湛长风温凉从容的开场白佐证了他们的猜测,她也直接一步落到了地面上,“空间传送阵将立,你们可以离开了。”

        “竟,真是你?!”白痕百感交集,有太多想说的了,但又无从说起,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她活着,是不是还有更多人活着?

        如此一想,竟老泪纵横。

        君问酒连喝几口酒,如释重负地笑开了,“好。”

        二人一哭一笑,半响才将湛长风迎进一座府邸,两边人将两边事一说,也算全了这七十多年的空白。

        末了,湛长风问,“昭明帝在皇城?”

        昭明是易裳的号。

        她话问出,面前两人神色却起了点变化。

        湛长风疑道,“陨了?”

        “说来话长,现殷朝,是禅让制,由钦擅辅佐着臣民推选出来的新帝,说是新帝,其实也上任五十年了。”

        湛长风来到皇城,长生祠前香客络绎不绝,她顺人流踏入,没挤热闹去主殿偏殿,而是脚步一移,出现在了安静的后庭里。

        在树荫下坐了良久,钦擅急冲冲地来了,脸上的不确信在看到她时,化作了惊喜,“好好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老先生,别来无恙。”

        “一切都好。”他脸上的喜色一顿,最后落下的“好”字缠上了几分低迷。

        钦擅在她旁边的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你皇姑你听说过了吗?”

        “怎么回事?”五十年前,皇姑也仅是百半,又是习武者,怎可能好端端地陨落了,“我见过白痕君问酒,他们说是正常去世?”

        “说正常也正常,说不正常也不正常。”钦擅组织了言语说道,“也许是常年征战,劳心劳力,昭明帝到后来愈显心力不足,有早夭之象,我与两位道友都替她调制过延年益寿之物,却于事无补,让她去了。”

        “不过头七之夜,”他瞧了瞧湛长风的神色,说道,“头七之夜,我梦到了她,梦中,她说有神仙之流要带她走,走之前,她会请求神仙将笼罩神州的禁制破除,第二日,我果然感觉禁制不在了。”

        神州让遮天羲阳二尊下了禁制,天地元气和修士修为皆被压制得极低。

        能把禁制破除的,怎么也得是上尊准圣之辈。

        为什么要带走她?

        “可有说是哪一道的?”

        “广平天朝。”

        “人道?”湛长风有一搭没一搭地叩着冰冷的石桌面,他们要易裳做什么。

        她恢复以来,一直忙于昼族的事,对界域里的动向一无所知,更别说是在九极界域的广平天朝了。

        “还有说其他吗?”

        “昭明帝玩笑地说了句,她也许会比我们先见到你,除此之外就没有了,但那朱厌铜像成精的灵,也随她走了。”

        “改日再去广平天朝问问吧。”湛长风不想就此耽搁下去,问道,“我当下在山海界冰寒荒原与多方发生了摩擦,领地不太安全,故想打通神州和藏云涧,在藏云涧设下空间传送阵,容有生死境实力的生灵离开。”

        “如果我在这里招兵买马,老先生以为有多少人能跟我走?”

        “你放心,借由你留下的狂战图腾,现地狱道是殷朝的国教,信徒遍布,其中修了狂战图腾的有百万,不过你要求实力在生死境,那就是五纹图腾师了,可聚四十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帝神通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65ws.com/a/93/93515/47377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