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699章 星界大会

第699章 星界大会

        山海界各方就“举行界级道台会.重组联盟”一事态度不一,拖拖拉拉,时隔半年才真正做下了决定,这期间内,燕为山将燕城交给了燕家,飘然离去,而燕家很快向东临王朝投了诚。

        彼时,远在冰寒荒原的望君山上来了两位不期而至的客人。

        沉默坚毅的青年背负着一把剑,飘零的飞雪拂过他的面庞,带起一丝沧桑,在他前面一步的女修同样负着一把剑,广袖道袍,神色冷淡。

        “二位在此稍等,族长很快就来了。”引路的昼族弟子将两人请入会客厅。

        湛长风后脚就进来了,见到这两人,有点讶然,“两位远道而来,有何贵干?”

        那沉默青年恰是燕为山,另一人是九极归一宗弟子楚云端。

        湛长风看燕为山落后了楚云端一步,猜测燕为山这次放弃燕城,是不是因为圣地那边派人来干涉了。

        楚云端道:“我此来,是替天尊向道友传达一个消息,天域道台会将在五年后,于崂荒界举行,望道友能前去参加。”

        “这次道台会有什么特殊吗?”

        楚云端愣了一下,“未曾听说。”

        湛长风哦了声,“多谢告知,两位难得来一趟,不如先坐下喝一盏茶。”

        “我奉命寻师弟回去,不便耽搁,不麻烦道友了。”她和燕为山告辞离开,果真只是为了传声消息。

        湛长风目送他们下山,思量一二,就将此事搁在了角落里,凌霄子是告知她一声,又不是一定要她参加。

        且天域级的道台会,大能定然不少,要是再来几个人,像凌霄子一样非要认定她是迦楼转世,她如何脱身?

        她现在对实力的渴求大于对名气的期望,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和别人斗法上。

        不过她不去,昼族或可推几人去一趟,她召了族中的生死境修士过来,询问他们谁愿意去。

        敛微不作表态,她还受青铜灯的封印影响,状态不太稳定,湛长风也不放心她老远去另一个界域。

        巫非鱼对此没多大兴趣,巫蛊传承者曾是三千年前的战犯呢,她可不想去那些大能面前彰显存在。

        余笙则是顾虑到自己身上有一部分归命星盘的道统传承,不知会不会被认出来。

        湛长风看没人说话,道,“这样吧,花间辞.硕狱.左逐之,你们去天域级道台会,游不悔,你刚入生死境,实力尚不稳定,随余笙去界域级道台会磨练磨练,至于不久后的山海界道台会,就由敛微和巫非鱼带几个出色的脱凡去一趟,你们以为呢?”

        “我没有意见,然要去崂荒界,现在就该启程了,五年勉强赶得到。”花间辞摇了摇玉骨扇,优雅中透着点深意,“崂荒天朝一直以军事著称,去见识见识也不错,且我还听说崂荒帝君是人道眼,与春秋苦境的关系不错,不知这次太昊神朝出世,神道局势大变,他会选哪一边。”

        “仙道以蓬莱仙境为首,人道以春秋苦境为首,鬼道.佛道.妖道都如是,唯神道一向是各自为营的,太阳神皇作为玄天十余万年来的第一位神皇,恐怕会一统玄天。”

        余笙看向湛长风,敛去温雅,带上了几分肃然,“底下的王朝们也许已经在摇摆,是跟着玄天原占大势的人道走,还是跟着太昊神朝走,君侯可考虑过这一点?”

        “广平.崂荒.万星三大天朝的帝君,虽都是灵鉴修为,但广平背后是人道,万星后面是妖族,怎会轻易让出玄天。”湛长风凝思道,“风云界域是玄天七大界域中,唯一一个还没有被天朝涉足的界域,这里确实有可能会归入太昊神朝名下。”

        她转了圈墨玉扳指,“不过太昊神朝走的是纯正的信仰之道,重心仍在小界,时机未到前是不会谋中界大界的,在此之前,我们也只有壮大自身,让昼族到了那个时候,有足够的资本去选择归附,还是独立。”

        “这次你们去道台会,可能会遇上太昊神朝的修士,那就需要你们多观察观察他们和王朝天朝之间的关系了。”

        短暂的议事结束,敛微与她去查探地基上的一些空间布置,路上问道,“如果太昊神朝拿下了风云界域,你真的愿意选择归附?”

        “拿不下的。”湛长风笃定道,“太阳神皇的一人之力是有可能在玄天称雄,但人道不会对他放任自流。”

        “何况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老牌诸侯在疆域里称王,新诸侯在虎口夺食,个个都身负天运国运,他简简单单亮出神皇身份就想让所有的王侯帝君归附,无疑于痴人说梦。”

        “负天运者,本就是在走孤途,没有臣服,只有死社稷。”湛长风说,“负天运者如果去臣服另一个帝王,他身上的天运就会离他而去,若他原本是侯.是王.是帝君,那在他低头那刻,他就是普通的一个道者了,这也是一种失道,一个真正的王,是不会容许自己失道的。”

        “所以要统一,仅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一帝生而万王死,第二种,联盟,所有王侯帝君联合起来,推出一位名义上的首领,这位首领除了自己的直辖疆土,不得干涉其他帝君的内政。”

        “如果是第二种,那天道盟就已经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了,太昊神朝要争,也得先跟天道盟争,如果是第一种,那吞并和谋夺必不可少,到头来逃不过一个战字。”

        敛微叹然,“妖庭和天庭曾经的主人,不都是被推举出来的吗,我原来还在想,妖庭和天庭没有了,为什么还不出现一个统领九天的势力,听到你提起天道盟,想来它早就出现了。”

        “没错,天道盟才是囊括了九天帝君王侯和六大圣地的最大势力,谁要成为天域之主.九天之主,要么结结实实自己打上去,要么得到天道盟的支持。”

        “只是现在,王侯帝君之间.六大圣地之间.王侯帝君和六大圣地之间,还存在不少的矛盾和冲突,以致于天道盟仍停留在‘维和’阶段。”然从云水会看,天道盟也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力量,不可小觑。

        荒原上,城墙已经有二十丈高了,敛微不再提太昊神朝的事了,眼下于她们而言,发展自身才是最重要的,“这次山海界的道台会,你也不出面吗?”

        “这次,我还是要去的,我们远在荒原,不用跟两王朝争太多,但在涉及到全星界的大事上,亦不能落后,若这次道台会后,真要重组山海联盟,那昼族必须在其中占一个位置。”

        湛长风和敛微各处看了一会儿,没有打扰正在架设机关的五木。

        翌日,花间辞.硕狱.左逐之启程参加天域级道台会,又一月,湛长风与敛微.巫非鱼,携了几名昼族中出色的脱凡修士前往东临。东临揽了此次星界道台会的东道主位置。

        时间绰绰有余,一行人没有着急赶去,骑了月照狮子马慢慢游览沿途风景。

        可惜,出点将台时还天光云清,风和日丽,行到一半,下起了瓢泼大雨,便十分应景地到一间寺庙里躲避。遵循自然规律,也是一种修行。

        雨砸弯了廊前芭蕉,打残了红花,天色也渐渐黑了起来,一个小和尚撑着黄伞,撩着僧衣,小跑过来,对廊下避雨的湛长风等人道,“各位施主,这天儿不宜赶路,食堂备了素斋,不如去吃一些。”

        “素斋就不必了,我们辟谷,贵寺可有空房,可借我们住一宿?”

        “有的有的,小僧去给施主们安排。”这年头常常有邪修土匪打家劫舍,小和尚看他们穿着好,又是辟谷的,料想是哪儿云游路过的前辈高人,巴不得他们能住下呢。

        巫非鱼瞧了瞧身后斑驳的大雄宝殿,“北昭这地不大灵啊,香火不盛,连魑魅魍魉都欺到庙里来了。”

        “毕竟经历了战乱,滋养了邪祟。”湛长风一道清气湮灭了躲在角落里的邪物,“去食堂坐坐吧,挡在人家大殿前不是回事儿。”

        他们刚进食堂,后面又来了三人,赫然是齐桓和他的胞妹齐云曜,另有一名脸庞如重枣色的壮硕修士。

        “有劳师父了。”齐桓对引路的老和尚道了声谢,抬头看见湛长风几人,愣了愣,“各位道友也是为览山色湖光?”

        湛长风道了句,“北昭风景甚好呢。”

        哪里好了,地面都是坑坑洼洼的,才走出三千里就遇到了七八拨劫道的。齐云曜腹诽着坐下,看到和尚端上来的素斋,顿时索然无味,“二哥,我这里还有些酒菜.....”

        齐桓打断她,“佛门清净地,不可胡闹。”

        “好,我知晓了,我与孙锌道友去外面吃。”

        孙锌听到她赌气的话,尴尬地笑笑,稳坐不动,齐云曜只好闷声不吭,摆脸色示意自己的不满。

        搁以往,齐桓就去哄了,可现在他觉得不妥了。景耀王对他和大哥两个儿子严厉地要死,动辄喝骂惩罚,对女儿却极宠,一直富养在宫里,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他也总跟他们说女儿是用来富养的,但带出来一看,养的有些不知事了。

        齐云曜见哥哥不理她,更不高兴了。

        巫非鱼瞥到那一桌的情况,眉梢带眼都是笑意,仿佛看了一出有趣的戏。

        湛长风觑着她,“那么好笑?”

        她的开朗是肉眼可见,但有时候也开朗到让人摸不到点了。

        “生闷气,没人哄,继续生闷气,我还以为只有两三岁的小孩身上才会发生这种事,一国公子也逃不开奶妈的命啊。”

        湛长风点点头,“你比她好多了。”

        “.....”巫非鱼皱起眉,“什么?”

        “你已经学会生闷气,自己哄自己了。”湛长风不怕死地说。

        巫非鱼一下想到了灵舟上那事,冷笑,“你还敢旧事重提,我早晚拿你养出朵帝王花来!”

        “夸你也不行?”

        “你这叫夸?!”

        敛微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她怎么感觉湛长风老爱逗人玩呢,这段时间可好,都是逮着一个人逗的,可能是其他人都逗不起来了。

        这时小和尚走到齐桓那边,“三位施主,小庙客房有限,只剩下一间了,你看......”

        齐云曜当下不满道,“一间?这如何住,二哥我们换个地方吧。”

        齐桓已经打定主意不惯着她了,“一间就一间,不过是遮风避雨的地方,打个坐就天亮了。”

        “我们三人一间?”齐云曜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二哥,怀疑她二哥已经没有礼义廉耻了。

        殊不知,齐桓想的是必要时刻,几个修士挨一屋也没多大关系,齐云曜却牢牢紧记着自己的身份地位,压根没当自己是修士。

        “绝不可能,我自己出去住。”齐云曜气急败坏地出了小庙,齐桓为了给她一点教训,没有去追。

        “齐桓道兄......”孙锌是他另一位舅舅平壑真君的弟子,多少带着点亲近的关系,他说道,“我去将令妹找回来吧。”

        “随她去,我父兄当真是太宠她了,将她养成这个性子。”齐桓放下没什么味道的粗茶,对小和尚道,“麻烦小师父带路吧,我们在此叨扰一晚。”

        “好的。”小和尚转头对湛长风等人道,“几位施主一起去客房吗?”

        “不了,天色还早。”

        湛长风神识一扫就知道那几间客房在哪里,早去晚去又有什么区别。

        她临窗望着倾盆暴雨,掐指算了一会儿,前些日子,有人在诸天宝鉴上接了查探人丹事件的任务,今日,应该到山海界了。

        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接悬赏的任务者和悬赏者的身份都是保密的,一般只通过诸天宝鉴联系,如双方都愿意,才会见面。

        湛长风目前倒是没想见面,只给了这人一些自己知道的线索,查不查得到先不说,别把人折进去就不错了。

        北昭在下暴雨,界门山却一片晴朗,一人从界门中出来,放眼望向山山海海,“景致不错啊,怎还藏着拿人血肉炼丹的事儿?”

        他比照了一下临时找来的地图,戴上双翼,飞入了山海间...帝神通鉴

        <a  href="https://kuaiyanapps.oss-cn-shenzhen.aliyuncs.com/download/index.html"><strong  style="color:red">新版快眼看书客户端正式发布,收录海量书库资源提供读者免费阅读,书籍与各大平台同步更新,更有众多优质源的支持,赶紧来下载体验吧</strong>(点击即可下载APP)</a>

  https://www.65ws.com/a/93/93515/38345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