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674章 不周战场

第674章 不周战场

        “变了,又变了,玄吾兵团常年居第二,里面可都是太玄宫的内门弟子,竟然被踢到第三了。”

        “摇光的实力提升那么快吗,以往还在五十左右徘徊。”

        “东临的图海兵团恐怕也保不住第一了,图海兵团虽有五名生死境参战,可摇光的团长是新秀第一!”

        “鬼扯,图海有的不止是实力,还有战术,争夺不周战场最重要的就是掌控神庙,看现在图海还在第一,就说明它占的神庙和总体战绩是最多的,哪容易失败!”

        “天尊在上,摇光第一了!”

        金吾殿一个个驻地中喧闹不止,今年的不周战场格外激烈,好些兵团一上去就被团灭了,这些兵团过半是因为遇到了摇光。

        也怨不了湛长风,她的目标是统领战场,那必得掌控所有神庙,愿意交出天授神?合作还好说,不交,又没有其他价值,那就只能被杀出战场了。

        战场中更是一片腥风血雨,五百七十六个百人兵团争夺六座神庙万里地,每时每刻都有修士重伤退出战场,每时每刻都有兵团被团灭。

        待仅剩的兵团要抛却以前的成见,打算合纵连横先将摇光弄出去时,湛长风已经掌握了四枚天授神?,拥有了压倒性的世界之力,再加上她本身的实力,终于在十日内统领了这座战场。

        六枚天授神?合而为一,她仿佛成了这方天地的主宰,长袍划过战场,她摒弃掉人修士上位者种种身份,以天道的目光去审视一切存在,无数种力量在手里流连,无数种灵思升起又湮灭。

        天道有情孕万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但天道如果不偏不倚,天运怎会倾斜,天意怎会变化?

        虚无之眼目视着世界背后的神秘法则,她逐渐明悟,是天道报应在掌管秩序。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天道是什么,是星界的法则,是自然的规律,是天道报应,亦因果报应。

        天道报应不分亲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她一瞬间想明白她为什么对佛道的因果报应不太赞同了。

        因为佛道的因果报应在她眼里太小了。

        第一,佛道的因果报应,其实是狭窄的因缘果报,只讲自己造的业,自己受,第二,佛道因缘论中的缘起性空,本质是指一切机遇或事物的变化,都是由生灵的主观意志决定的,而非真实存在。

        然天道报应,除了自身的业外,应当还包含了地狱天道的扬善罚恶,以及牵连亲友的福报或恶报。

        也就是说,佛道的因缘果报是从自身出发,提出的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道报应,却是客观规律下对秩序的维护。

        为王为帝,获得气运信仰功德,就能引得天运偏向,便是因为有天道报应在奖赏“善人”。

        然若这气运信仰来得不善,还会得到天运吗?

        湛长风缓缓走过这战场中的山川大地,万物俯首恭迎,她想显然是不能的,否则要天罚地狱何用。

        她又想到了另一个点,帝王用获得气运信仰功德的方式去引来天运青睐,那么除了通过战争或某种手段去间接从生灵身上得到气运信仰功德外,是不是还有什么方式,能直接从天道处得到天道钟情,比如维护天道的秩序,使它免于破灭或阻滞。

        湛长风想了很多,她隐隐接触到了天道因果之力,但她也感觉到了重重的阻隔。

        还差一点。

        不周战场仅有一月期限,她的时间所剩不多,便停下陷入桎梏的感悟,从世界之力中取来地火风水四种本源力锻炼肉身灵骨,让修为更上一层楼。

        摇光兵团的修士也马不停蹄地在浓郁的天地元力灵潮中n,不周战场的资源,有山河间的灵物,有神庙中的宝物,还有就是由天授神

        神?召起来的灵潮,灵潮如大型灵脉,在其中修行,事半功倍。

        时间转瞬即逝,他们这最后一支兵团也被送出了战场。

        湛长风先入点将台的石室闭关了一些时日,整理感悟,巩固修为。

        她道心稳固,尤其刚刚体悟到天道报应时,深感离神通道境仅差一线,修为积累上却差了许多。

        因为山海界的点将台只有六层,至多容许生死境进出,而她算上小鱼界和这次统领的两座战场,还得座才能晋升少将,所以她打算去过巨神海秘境和古战场秘境后,专心在点将台修行年以上,继续统领战场,感悟因果之力,在神通前领到少将军衔。

        巨神海秘境在巨神海中,离黎海不远,秘境开启的时日将近,诸多势力已经启程赶往据秘境最近的灵河岛等待。

        灵河岛上有个灵河派,实力不显,却是一等一的富裕,岛上所有产业都是此派的,而每五十年秘境开启引来的大批修士,为岛上带来了丰富的财源。

        凌未初顾虑梁丘古族,没有来此,湛长风就将三十一个名额给了剩下的脱凡生死境。

        昼族现在的生死境有她敛微花间辞巫非鱼硕狱余笙左逐之,以及两名供奉温辰卢一山,满打满算九人,一出动,仿佛整个昼族都空了。

        巨神海秘境对脱凡来说,还是很危险的,湛长风不想将人都折在里面,所以只将十个名额给了游不悔叙鞅安在常颜策乌晓周潜明等脱凡。

        剩下十二个名额,给了将进酒和他团里的十一位兄弟,条件是帮她寻找一些可能用得上的矿物,顺带照看着点游不悔等人,昼族这些生死境性子都有些独,要他们照看指不定会照看到哪里去,就连湛长风本人也不喜时时关照身边人的安危。

        游不悔十人听到族长还找了人给他们蹭经验,感动非常,完全不知道自家高层都想自己一个人去浪迹秘境。

        此话先不表,在离秘境开启前五日,湛长风带着诸人过点将台,乘飞舟落灵河岛上。

        灵河岛每到此时就一屋难求,不过湛长风游黎海时途经此地,直接在此买下了一座庄园,倒是不愁没地方落脚。

        岛上禁飞,他们在码头收起了灵舟朝庄园走去,长街热闹,往日不得一见的生死境高手们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了头,脱凡修士更是遍地走,放眼望去,有装束各异的散修,但更多的是服饰相同的各门各派弟子。

        巨神海秘境的瓜分,是一次当之无愧的势力间的角逐结果。

        昼族近期已连续因湛长风封侯点将台兵团排第一而引起强力注意了,是以此行他们十分低调,连街也不逛了,打算先去庄园落脚。

        然他们个个气度迥异,颜色天人,仍旧引得路上的修士偷看正瞧,一些大胆豪爽的,直接跑上来问姓甚名谁哪门哪派了。

        湛长风收敛了气势,寻常如凡人,本是为了图省事,谁想那些男男女女会跑来问她缺不缺道侣,闯秘境何时变成觅情缘的大会了?

        “吓他们一吓。”巫非鱼噙着妖冶轻佻的笑,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

        湛长风觑了她一眼,“连愿杖都不敢接的人,没资格说这话。”

        巫非鱼立马怂了,不经意落后几步,掩在了余笙后面,换来一声冷笑。

        她当初也不知道湛长风找她回来是要她当大祭司啊,要她主持祭告天地的仪式,掌握族或国的愿力和信仰,那不是儿戏吗,她哪里像一个正经的巫灵了,老天爷怕不是要被气死。

        “再给她一点时间。”余笙眼尾蕴着轻柔,虽然吧,她也觉得要让巫非鱼一下子担任这个位子有点不太靠谱。

        想到各种重大仪式上站着一个窈窕妖娆又轻佻的女人,莫名想笑。

        其他人已经笑出来了,这让巫非鱼更悻悻,“给多少时间都没用,我是

        有原则的,说不行就不行,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我改不行吗。”

        湛长风面容寡淡,仿佛被遮了一层天光云影,回眸间透出一丝锋利郑重,“你在帝道上第一个开口,说的还是有劝诫意味的话,我认为你具备巫的品格思想,有潜力成为巫,成为一族一国的大祭司。”

        让你嘴贱。巫非鱼恨不得穿越时空回到那时候,管他凌未初踩不踩那滩血。

        巫非鱼无奈道,“你不觉草率吗?”

        “不觉。”湛长风不太会强迫人做什么,于是又温和地补道,“但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开心就好。”

        硕狱期待地插话,“团长,我选择驻守北境,在点将台太无聊了。”

        “驳回。”湛长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不要抢百炼营和秦枪连寒鸦奇兵的活。”

        “哦。”硕狱收回目光,板起正经英武的脸,噫,说好的开心就好呢?

        他们的话,路人自是听不见的,路人只看到有那么一群人从街上走过。

        有一些修士参加过这次的不周战场,或机缘巧合见过湛长风等人,一看到他们,脸色就白了,险些退避三舍,

        有些修士,却不大能管住嘴。

        酒楼三层就有临窗的修士朝下一瞥眼,戏谑地跟同桌人说道,“层次总归不一样的,不提东临景耀太玄宫沧海派神农门等首屈一指的大势力,就如横剑派等二流势力,都被灵河派请到山门内好吃好喝地供着,一个小诸侯纵使名噪一时,不还是要自己找客栈住,我看都那么晚了,岛上的客栈府邸早就满了吧?”

        “哈哈哈,说得有理,这怎么能一样,你看那些大势力的掌事人有亲自去打战场闯秘境的吗?”

        楼上的声音没有被屏蔽,凡修士,不用心去听都能听见,顿时起了不少窃窃私语。

        硕狱即刻就要冲上酒楼给他们一个教训,左逐之也手一握,握住了凭空出现的弓,这都哪来的二百五,算上将进酒十二人,他们二十几个生死境都在这儿呢,怕不是嫌死得难堪?!

        湛长风袖袍飘落,随意一道清气阻了他们的动作,“不过犬吠,休对号入座。”

        “此为何人,分明是故意挑衅。”硕狱不满道。

        乌晓暗中递音给湛长风,“观服饰徽记,乃东临淇河冯家,冯家有一人叫冯慧吉,是东临驻守点将台的图海兵团的一员。”

        乌晓带领的情报到了山海界后,没有停止活动,虽因实力势力n,一些机密无从知晓,然这些明面上的关系,已在十年间摸清楚了。

        湛长风嗯了声,不太在意冯家人这种言语上的挑衅,口舌之利,用得好是利刃,用得不好就是搅屎棍,恶人而已。

        他要搅,谁高兴看他搅。

        冯姓修士仅为脱凡,压着颤抖说完那几话,眼睁睁看着他们路过,没来找他麻烦,一下就瘫在了椅子上,当真是又激动又后怕,“呵,也不如何嘛,聚几个就敢目中无人,真到了咱们这些有底蕴的家族面前,还不是吭都不吭一声,更别说面对王朝了。”

        “你就是马后炮,瞧瞧你那虚汗。”冯姓修士对面那人较为镇定,冲他调侃了一句,转头朝旁边一桌上的人道,“王哥,要我说,你们败得真冤,他们也就仗着自己的实力在点将台逞逞威风了。”

        那桌上,正是图海兵团的兵团长王耀华和四位副团,王耀华摇头,“我们五个生死境,对方三个生死境,打不过仅是其一,战略失败才是重点。”

        “要知道凛爻侯会突然带人参加不周战场,我们就先和其他兵团联合了,先打压了她的气焰再说。”冯慧吉不忿道。

        “都是诸侯,还亲自争来夺去,真是掉价。”冯姓修士见族姐开口,立马抱不平,“不仅掉价,还是倚强凌弱!”

        王耀华听着怎么那

        么不是味,他们在榜上排名和实际操练上是弱了一点,可也不用挂在嘴边吧,他图海兵团从来都是第一!

        “够了,这话就不要再提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到了秘境,我们再逮机会一较高下!”

        “对极对极。”一众人附和。

        那冯姓修士陪着喝完一杯,趁着激动道,“听说张济咎季默生前段时间到冰寒荒原找那小诸侯挑战,结果输了,这场子我们得找回来!”

        “你闭嘴吧。”冯慧吉嘴角抽,小心张济咎叫你永远开不了口。

  https://www.65ws.com/a/93/93515/36905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