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641章 截断灵脉

第641章 截断灵脉

        “月光三角洲?”

        “位置在最北的霸川入海口,方圆一千五百里被极光覆盖,入内即死。”凌未初心有余悸,“那方天地凶险异常,我甫一接近,便有肉身崩裂,神魂溃散之感。”

        能让一位神通真君说出此话,着实不易。

        湛长风站在夜晚的坡上,依他给的定位,用千流术照见月光三角洲的模样,“那条灵脉有多少在它里面?”

        “预测至少有七百里。”

        “外呢。”

        “有万里。”凌未初指着颜策初步绘出的主脉走向道,“它大体是西北向东南走,贯穿了北境,而且因为它的灵气被锁住了,以至方圆万里的北境成了环境险恶的不毛之地。”

        “那得将灵脉解开啊。”

        “这条灵脉有一分枝伸得最远,伸到了龙溪走廊附近,可能是空间裂缝影响了这一部分灵脉,让封锁破了个口子,土灵就是从这个口子出来的。”凌未初道,“龙溪走廊附近的分脉很快就会被人找到,若被他们摸到了主脉,北境就要热闹了。”

        湛长风思忖道,“那就切断分脉,让龙溪走廊先热闹起来。”

        凌未初微笑点头,“舍了这条分脉,再慢慢琢磨怎么解主脉。”

        “此事宜早不宜晚,最好现在就动手,烦请凌老再跑一趟,将颜策带来。”

        “好。”

        湛长风走下坡,看见了独自在河边打坐的花间辞,“道友,我要去做一件事,你可随我去?”

        她说过她此来是为了定基,要做的肯定与此相关,自己如以外人身份,是不便参与其中的。花间辞将问题抛给了她,“我能帮什么吗?”

        “你随我走就是帮忙了。”

        一语双关。

        花间辞默认自己只听出了表面意思,“那我随你走一遭。”

        神通的速度很快,湛长风将灵脉的事情与花间辞说完,凌未初就拎着颜策到了。

        颜策来不及抱怨凌老的粗鲁,整整衣领,抱拳道,“见过族长花城主。”

        他以前在杨解城时看见过花间辞,这次陡然见了她,惊讶又疑惑,怎感觉族长哪哪儿都有认识的人。

        花间辞也是这感觉,看了看颜策,又看了看凌未初,神通真君都出来了。

        双方见了礼,湛长风开始干正事,“颜策,可学了断脉移脉?”

        颜策肃然,“小脉可行,然若灵脉太大,只我一人的功力恐怕不行。”

        “会就好,我会助你。”

        四人重回龙溪走廊附近,在空间裂缝出现的地方,有不下六拨势力在搜查。

        他们没有太靠近,远远瞧着片片灯火通明的营地,细感还有多道气息隐匿在周边。

        “土灵破土时,我察觉到有灵气喷薄而出,顺手就把它封印上了,封印未动,看来他们还没找到准确的位置,你确定下它的走向,离远点再将它截断。”

        “我先前查探过了一点,请随我来。”颜策带头朝西北方向蜿蜒奔出千里远,“我们刚走的路线就是这条分脉的走向,继续从这里往北去,就会进入北境,汇向主脉。”

        湛长风四顾,地气在她眼中流转,“正好东面有条小灵脉,就将它在这里断开,拐弯移到小灵脉上去,凌老布置防御,别让人察觉到动静。”

        “稍等,我算出来往西拐也许比较合适。”花间辞道。

        “那就西拐。”往哪边拐都没什么差别,湛长风快速拍下决定后,凌老祭出一幻符笼罩了方圆五十里,若有人经过这里看见这里,见到的都是无人的平常景象。

        灵脉在广泛意义上是指大地中各类气凝成的脉络,通常会伴生各种灵矿。灵脉所在,天地元气浓郁,n起来事半功倍,所以洞天福地往往会聚在灵脉上。

        湛长风探到这条灵脉,发现它已有数万年之久,是受了某种特殊力量影响才溢不出灵气,在地底藏到如今。

        它的源头,也就是月光三角洲里面,定生长或困了什么东西。

        “花道友,可扰乱下它的天机?”湛长风没忘记齐桓身边还有一个号称神机妙算的和老,骗不过他,做什么都是白费。

        “可。”花间辞到一旁施法。

        那边颜策垒好了法坛,手持一柄七星剑,拿着一副铜罗盘,行断脉移脉之术。

        “断!”他一剑斩向地面,无形玄力飞入地下,砍在灵脉上,地面震颤!

        凌未初以神通之威彻底镇压住此方空间,不让任何动荡传递出去。

        玄力如钝刀,磋磨着这条长了数万年的灵脉,力量不够!

        湛长风以虚神域助他,虚神域一出,无中生有,有也化无,灵脉分解,坚持良久,终被斩断。

        颜策大松了口气,吞下复元丹,祭出罗盘,“东去!”

        指针偏动,灵脉一点点扭转。

        湛长风见状,以地之域调动大地之力为其开路,加速扭转。

        忽然东面传来轰隆一声,凌未初望过去,nn两修士在斗法,立马提起了心,幸好他们边打边远去,没有过来。

        那东面,就是湛长风刚刚指出的小灵脉所在,他笑道,“都说花小友算无遗策,果然不假。”

        花间辞摇摇头,“是她在走衰运,跟她相反就行了。”

        “”凌未初咽下到口的话,也摇摇头,他不是画不出祛晦气拔诅咒的符,奈何人家不要啊,说什么小事。

        凌未初琢磨出了点意思,这年轻主公不会是为了留住她,连苦肉计都用上了吧。

        花间辞心底还是有点担忧,“凌真君可有p这种诅咒的法子?”

        “老夫不擅这方面。”凌未初义正言辞地一口否定,话锋一转,又暗自留了余地,“过后我问问我那几个见多识广的好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

        花间辞点点头,她已经感觉到那不祥之力积累得很深厚了,湛长风虽命硬,每次都轻易躲过了灾祸,但难保它不会在某个时刻来一次要人命的反扑,还是尽早解决为好。

        移脉完成,湛长风心中也有了大致计划。

        封闭灵脉的特殊力量不是不能破除的,那么,现为无主之地的北境,完全可以收入囊中,圈作疆土。

        湛长风借颜策还未收起的法坛点起三炷传影香。

        敛微那边案上香烛震动,点燃化烟,看到了大半年没见的人,“事情有结果了?”

        “三天内迁移,让筑基之上的修士入点将台兵团驻地。”

        湛长风先不管这条被转道了的分脉,任由他们去找,以她下的封印的坚固程度,除非暴力破除,否则能完好地存个几十年。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到北境圈地建城。

        三天一过,湛长风以神眼打开通向点将台的路,瞬息出现在相隔十余万里的点将台摇光驻地中。

        她上次来山海界的时候,到点将台察情殿办了兵团分设的手续,所以此界点将台也有摇光兵团的存在,这十年,昼族的修士仍旧会以摇光兵团的名义参加不周战场。

        小黎界的点将台仅四层,只限先天筑基进出,山海界的点将台已升至六层,可容生死境出入。

        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敢跨那么远的距离跑来冰寒荒野。

        湛长风一扫驻地中的修士,发现人数不对,敛微游不悔都不在。

        不用她问,一名团员就急切地说道,“前日东临王朝军队绕海从杨解城登陆,袭击东nnnn,杨解城已被占领,东临听闻会长为东nnnn送过物资,占昼族所在海岛,挟人迫会长就范,现在到底如何,我们也不知道,仅知这场突袭战有数位真君出手。”

        真君也参战了?

        是要彻底覆灭东nnnn啊。

        王朝的实力不能小觑,湛长风走出摇光驻地,去了一层察情殿,她需要更多人手。

        察情殿中星云旋转,如立虚空,一尊神像自虚无中探出半个身子,“所为何事?”

        “开寒山兵团,转移小鱼界点将台寒山兵团所有成员名单。”湛长风递出自己的铭牌。

        寒山兵团是她在参加苍莽斗法时设立的。

        “转移完成。”

        铭牌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她查探铭牌中的寒山兵团信息,发现当初临时建的百人团,还有一半人没退出。

        铭牌不能通讯留话,她略过何云天于慎等可能带来麻烦的人,剩下的都点了邀战,有心者查探兵团地址,自可知道她在山海界,会不会找来,就看他们的意愿了。

        做完此事,她赶去寻敛微。

        却不知,她一点,叫诸多人震惊,硕狱那边就不用说了,她早通过摇光兵团的名单邀战过了,那会儿硕狱还在某一界闯荡,摸到发热的铭牌,立刻就寻船返航了,只不过他离得远,船速度也不够快,五六月过去了仍在半路。

        这会儿他又看到通过寒山兵团发出的邀战,险以为突遭了什么紧急情况,打定主意路过下一界时,掏空储物袋也要换一艘快船。

        在另一界的余笙也看到了邀战消息,愣怔之余缓缓笑了,她曾和硕狱结伴去过荒界,也见到了巫非鱼,抱着期许待了一段时间,奢望她能不按套路地忽然出现,最后到底是失望离开。

        索性,不晚,如今也算惊喜。

        当然,也有根本不知道湛长风被困小黎界的人,比如在圣地潜修的岑熙各界乱跑的将进酒窝在禁地苦修的顾翰星不出世的缘觉等等。

        岑熙想着许久不见,可再去论道了,将进酒则豪爽地朝自己的十一位兄弟大喊,“收拾行装,咱去山海界喝酒!”

        顾翰星就较特别,他盯着铭牌看了好一会儿,拍着腿大怒,“好啊,都多少年没消息了,刚诈尸就邀战,这人定是躲在哪里n,功成了就要拿我们当陪练,不行,道爷得拉一帮人去磨磨她的嚣张气焰!”

        缘觉和尚最是平静,抿唇一笑,木鱼声悠。

        一些人立马踏上了星路,一些人准备踏上星路,一些人回忆起曾经的苍莽斗法,感叹了两句,一笑而过。

        而在他们看铭牌的几息时间里,湛长风已经到了杨解城。

        东临搞的是突袭战,前夜从杨解城登陆后,三位神通境开道,一路占了城,移平了碍路的鬼林十三障,一个半时辰内兵临燕城,将东nnnn打得措手不及。

        从战术上看,此战无疑是成功的,东临占据了包括杨解城在内的诸多沿海城池,将东nnnn前后包夹在王朝的军队下。

        但从牺牲人员上看,又太亏。修士打仗,要看低端战力中端战力高端战力,照理,东临派出三名货真价实的神通真君,将顶多就生死境或半步神通的诸侯们一打尽是没问题的,可他们算错了一个从圣地里出来的燕为山。

        圣地弟子,不仅象征着天赋绝强,也象征着传承厉害,何况燕为山一手是能斩神通的神兵利器,一手是后天圣宝级别的镇山印,本身也是生死境修为,硬生生,一剑捅死了一位真君,一印砸伤了一位真君。

        结果,东nnnn死伤无数,却有一个能杀神通的燕为山顶着。

        东临的突袭军队没多大伤亡,偏偏真君一死一伤。

        这就尴尬了。

        现在东临的军队包围着东南联军没有妄动,谁也不知道会僵持多久。

        湛长风虚立杨解城上空,千流术照见商鼎会内部的情况,内部已无一物,瞧凌乱程度,绝不是自家人收走的,显然是被洗劫。

        她又照向昼族所在的海岛,大部分筑基脱凡已经撤离,岛上还有一部分本想暂留下来的小孩,如今他们都聚在兵书院,防护阵将兵书院罩了起来,外面有东临军队守着。

        湛长风见此场景,心有不虞,凌空虚渡,临至海岛,她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极快就有一头戴黄冠的道人飞上来对峙。

        “你是何人,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

        “昼族得罪你们了?”

        黄冠道人一手背负,挺着肚子,朝她指点,“报上姓名,若要胡搅蛮缠,小心命陨!”

        底下围着兵院书的军队似注意到了天上的情况,搭弓备战,气势汹汹。

        湛长风二话不说,一道山域困住黄冠道人,一指压下雷霆万钧,黑云紫电覆盖了整座岛屿,黄冠道人和数千东临军当即飞灰湮灭。11

  https://www.65ws.com/a/93/93515/30759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