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564章 空间传送

第564章 空间传送

        浩然正气激荡海上,执杀儒生口中念出一段经文,继一式坐断东南镇压方圆百里后,又祭出了一个硕大无边的古字,如曜日压顶投来。

        湛长风修的五行道卷非凡物,炼出的元力精纯十分,比生死境有过之无不及,然在元力的强度上,她确实比不过半步神通,若她的元力是河,那辜寒子的元力就是江。

        他祭出的这一字仅凭蕴含的力量威能就将湛长风镇得气血翻涌,脚下海水轰然激散,直接出现了一个无水的深坑。

        辜寒子须发张扬,面容狰狞,死命压下古字,要把她粉身碎骨,他眼中却是混沌不堪,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湛长风察其定是在突破神通境时走火入魔了,只能先败了他,再观其情况。

        她召下九霄神雷,紫电白光吞没这一片海域,雷霆威势煌煌不能阻挡,古字崩溃,一道惊雷劈在辜寒子身上,磋磨了他的一身灵骨,肉身防御溃散,迸出血来。

        辜寒子痛呼大叫,声荡千里,不管不顾,没有方寸地祭字硬抗,双目仰视着天上白光,被刺得留下血泪来也不低头闭目。

        雷声隆隆,恢弘的紫金神雷湮灭古字,再次劈在他身上,呼喝声戛然而止,只剩雷响涛声交织回荡,余音久久不散。

        湛长风探出元气大手从海中抓出昏死过去的辜寒子,用禁法穿骨链将他锁了起来。

        如果是低阶修士,用封闭元气真气的禁灵镣铐就足够了,但高阶修士手段颇多,你禁了他的肉身修为,让他使不出力,他还能用神魂施展神通,用精血激发秘术,此时必须用全面压制身神的禁法之物将他困缚起来。

        湛长风喂了他一颗保命丹,将他带到一座不足十丈的孤岛上,拈取金莲笼罩孤岛,金莲光中藏着平和梵音,回荡在心神之间。

        金莲本就有护持灵台,驱散心障之威,湛长风暂将金莲留下,且看看他能不能在金莲的影响下恢复神智,渡过此劫。

        藏云涧好不容易出个半步神通,要是死了疯了,那也太浪费了。

        湛长风接着回到瑶台顶推算空间传送阵,她已经借通往圣地宗门的几个残缺传送阵,推演出了一个完整的子阵,现在正反推能控制阵法开合的母阵。

        这母阵已花了她两年的时间,若能成功,她可以自定坐标去任何一个确定了位置的星界,隐患便是那边没有子阵接引,掉落到什么地方很难控制。

        又过三月,湛长风完整地推出了一个空间传送阵,匆匆去云水台试验。

        三年多来,她早把石碑上的禁制阵法研究透了,现在选了一块较完好的石碑,破掉上面的禁制,窥探到里面稍显错乱的空间传送阵,开始在它的原基础上,重改阵纹分布。

        到最后两三步时,空间震颤,没有禁制阻止而流于外的无形能量推开了海水,爆发出夺目强光,临近的湛长风根本无从下力完成剩余的几步。

        湛长风退出五十丈,待光能消退再近前看,发现石碑上遍布了裂纹。

        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开合空间传送阵需要强大的能量,也要能通感能量和承受能量的载体。

        这一块由通源石制成的石碑在作为单向子阵时不用分担太多能量,自然能承受,但当它作为母阵时,仅仅一块就太少了。

        湛长风回了瑶台顶,她需要设计一个连接阵,将压力分摊到其他石碑上,同时将其他石碑能通感的空间力传到空间传送阵上。

        对空间阵法日以继夜的研究计算也让她在阵术上的造诣连跳了数阶,近乎一阵通万阵,不再拘泥于黑纸白字传下来的阵法,而是能够自己去设计改造出新的阵法。

        她用数日完善验证了连接阵,再次赶往云水台,中途听见一声悲愤的怒吼,停下思了一息,转道去了孤岛。

        遭禁法穿骨链囚禁的辜寒子半跪在寸草不生的地上,衣服破烂,伤口凝着黑色血痂,胡子头发都打了结,那双眼睛却清醒得可怕,连眼底的悲怒都清晰无比。

        湛长风收回金莲,没有马上放出他,“你可知晓你是谁,现在身处何地?”

        辜寒子喘着气反问,“你又是谁?”

        他尚记得自己在混乱中杀了许多人,然后被她困在了这里,但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究竟是在海上,还是在原来的陆地上,恒都呢,藏云宫呢,人呢!

        湛长风看出他对自己的敌意,拿出巡察使的令牌直接说道,“你闭死关期间因为吴曲争夺气运之轮,引发了灭世洪灾,部分修士在长老们的带领下逃出界门了,现界门瘫痪,藏云涧只剩下寥寥千人,被你杀了二十几人,海底的四领主尚在,白痕纪光君问酒在神州。”

        辜寒子记忆中没有湛长风这号厉害的人物,在如此物是人非的情景下自然会怀疑她,甚至认为他跟眼前的状况脱不开干系,但见她拿出官令,听她概讲了经过,不禁怆然。

        他闭关时感受到的冲击不是错觉,莫名觉得所有人都死了也不是心魔劫带来的臆想。

        藏云涧数亿生灵竟都没了,他还杀了仅存的一些人!

        “我有错我有错!”辜寒子痛心疾首,克制不住杀意,“到底是谁干的!吴曲怎会来这里争夺气运之轮!”

        湛长风也只是在百草院时遥遥见过辜寒子一面,不知他原本的性情如何,今日看来,悲痛是真,杀意是真,心绪尚不稳定,“说来简单,不过一个贪字,你好好在此修炼,待某天通天路和界门再次开启,说不定能重新见到昔日之人。”

        湛长风没有多加解释的,如今的世界就是最好的解释了。她解开了他的锁链,赶去了云水台。

        辜寒子却好像仍旧被束缚着,跌宕的心情让他无力站起来。

        他虽然清醒了,实力维持在半步神通,但心态产生了变化,仁心里沾了戾气,唯当重重发下平生愿望时,才觉得好受了点。他要保护剩下的生灵,有朝一日去找吴曲算账!

        再说湛长风用结界封闭了云水台,准备布置阵法,她没有知会谁,也不打算带谁走,因为照目前的材料来算,只能传送走一个人,而且风险很大,极可能半路掉入空间夹缝被撕碎。

        湛长风愿意冒那么大的危险去试,除了对自己的自信外,也是对人道天尊的表态。

        会早已过去,口口声声要她回圣地的人道天尊怎能不知道她被困在了小黎界。

        以上尊准圣之能,若真要她回去,难道还没办法带她走?

        时历三年多都不见他出手,他极可能在敲打自己。

        具体原因她不想去猜测,但若人道天尊认准她曾经是迦楼帝君,那作为三千年前掀起玄天动乱的罪魁祸首,鬼知道上面的人会不会把她也镇压起来。

        她不会被动等待,这次离开小黎界,正好看看人道天尊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会立刻派人来找她,还是接着像这三年一样故作不知。

  https://www.65ws.com/a/93/93515/30337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