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524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20)

第524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20)

        “据陈善峰(中郎将)交代,他本是乡间莽夫,一日遇见一名游方道士,说他真正的母亲在某地等他,他依言前往,找到了袁氏,袁氏告诉他,他是皇帝的儿子,让他进帝都赶考,找机会面见皇帝。”

        “陈善峰考上了武探花,做起御前侍卫,寻了时机认父,皇帝当时没有承认他,但将他提拔成了禁卫军小统领,后来他主动搭上了容夫人,希望容夫人能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拿回自己的皇子身份,私底下,也与几名大臣偷偷来往,前年,更是被皇帝赐婚,与左丞相之女结亲。”

        “他对自己是皇子的身份,深信不疑,但属下找到了袁氏,审问之下,得知袁氏年轻时与微服私访的皇帝有过一段情缘,然并未生子,是有一名道士告诉她,她有个儿子会找上门,她见陈善峰长得像皇帝,便顺水推舟,拿了皇帝曾留给她的东西,叫他去认父,自己则躲在了深山老林,等到听说陈善峰混得风生水起,没有被问斩,才进帝都认子。”

        “属下找了当时负责滴血认亲的太医,太医交代他是按照容夫人的吩咐做了手脚。”

        “那时陈善峰还没接上容天雅的线吧,容天雅怎会莫名帮他。”湛长风低头咳了一声,旁边的总管连忙为她披上披风,叫人将火道再烧得暖点。

        “容夫人那边套不出话,属下着人画出了道士的画像,那道士神形俱似明汤丞相徐为先,属下怀疑,容夫人与徐为先有联系,共谋了这出假皇子。”

        “且据陈善峰说,这次变故的起因,是容夫人告诉他,拉您下马的时机到了,让他去联系那些对您不满的士族大官,宣扬您要提高平民地位,铲除士族集团,那些官儿便联名告到了皇帝面前。”

        靳修回禀,“那陈善峰说,他也没想到皇帝竟然会要直接杀了您。”

        “该清理的清理,别留下口舌。”湛长风挥了挥手让他下去,随后又召心腹调查与中郎将容夫人有关的官员,处罚了一批人。

        边关的瘟疫爆发,白齐祭炼了千宝琉璃盏,加上缘觉舍身为民,最终控制并消灭了疫病。

        来年春,白齐信守诺言,担任国师之位,集结了他的一些道友,镇守拓荣城,与征西大将军一起应对西蜀诸侯联盟的进攻。

        湛长风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征战了,准备登基,坐镇帝都。

        四年后,大乾境内国泰民安,顽抗了许久的诸侯联盟,也终于开始瓦解。

        湛长风不喜欢政事,不喜欢勾心斗角,以前有易长生在,她自可不管,成为皇帝后,她却不能不管,渐渐学会了枯坐一天批阅奏章,渐渐重视起了语言之利,谋心谋人谋国谋天下,掌握着这片土地的过去未来现在。

        朦胧的清辉洋洋洒洒,湛长风觑了眼宫人手里的玄色长衫,“换一件。”

        宫人应了声,从衣橱间拿出一件白色长衫,白色长衫穿在陛下身上,弱化了几分凌厉霸道,更显丰神俊秀,也是,陛下这是去见皇后,可不能过于冷硬了。

        缀着玉石的同色腰带勾出清减的腰身,纤细却不瘦弱,触之坚韧,宫人小心得扣好腰带,又为其披上立领外袍,镜中,墨云流烟似的长发已经被束起,拿一根纹饰简单的银簪固定住,清冷如玉的脸庞淡淡地映在镜中,多少有些不真切。

        她的后宫只有皇后一人,说是皇后,其实是当初假扮成赵离忧的暗卫,后来又从皇族的远房支脉中秘密抱养了一名婴儿当做子嗣。

        这孩子今年十二岁了,继承了她的思想,已有储君之姿。

        湛长风想了想,人生只有百年,她能为大乾做的,好像都已经做完了。

        镜中人少了张扬冲动,愈加成熟稳重,不悲不喜,曾经在至亲离世国家危亡中遭受的痛楚,在做出一个个理智又残忍的决策时承受的折磨,似乎于烽烟过后,成就了现在笃定从容的自己。

        就像易长生一样。

        “陛下,家宴已备好,皇后和太子正等着您呢。”总管进来禀报。

        “嗯。”湛长风淡然应了声,抽身离开之际,却发现镜中的自己没有动,她眉心一跳,声音低哑得可怕,“你们全都出去。”

        总管疑惑地望了她一眼,遵从君令,招手让宫人们都随他走。

        湛长风上前几步,盯着镜子,“易长生?”

        “从来没有易长生,只有湛长风,我即是你,你是我的一部分。”

        她像是在镜中,转头又在自己身边。

        “什么意思?”

        “还没想起来吗,你的刺是半生经历中的沉痛,如今你功成名就,所希望的都一一实现,尽管某些地方不如人意,但也没有遗憾了,而我的刺是你,你是我的无能为力,不过你也让我看明白,一时的无能为力,不是一世的失败,你会变得更好,我的刺也会成为支撑我的力量。”

        “我想起了,终于要结束了吗。”

        “嗯,时间快到了。”

        “这样和自己对话有点怪。”

        “回来吧。”

        湛长风睁开眼,进入万象钟鸣塔前,她在紫府用幼年的记忆和种种不理智的情绪虚构出了一个自己,附上了自己的意识,让她“活”了过来,没想到进入轮回,真的保留了下来。

        她这主体意识和虚构意识都被压制了记忆,相互扶持着过了二十五年,直到西隅坡一行,她意外恢复记忆,想起始末,选择隐藏起来,磨砺这个“自己”。

        该说真不愧是自己吗,即使没了记忆,即使有不稳定的情绪,最终还是渡过了劫难,没有丝毫退缩。

        湛长风少有得顾影自恋了一把,抵着要将自己抽离此方世界的压力,快速进入太庙后山的禁地。

        她恢复记忆后,再审视这个身份这个皇族,发现此方世界有问题。

        纵使它是投影世界,为了方便,参赛者的姓名容貌都没有改变,然它的一切都是在现实基础上的,甚至有些秘密,连将他们投进来的大能都不会知道。

        禁地中是一个连着一个的洞穴,每个洞穴都有一座人面雕像,是照历代天子的面容刻的。

        虽然因为迁就她的姓名,这个皇族的姓变成了湛,但她看过这个世界的背景介绍,皇族实际是姓杨。

        杨家是千年皇族,更是一个不知多么古老的氏族,杨也不是这个氏族的本姓。

        湛长风用血打开最深处的一间密室,无数的石碑记录了这个氏族的变迁。

        她直奔最初那块石碑,依据皇族留下的古老字典快速翻译上面的文字,心中浪头翻卷。

        吾祖乃远古神民,世代居乾坤界,掌阴阳律令与黄泉道,侍奉至高尊神,不期遇无量浩劫,与祭司一脉失去联系,唯居碎片小界,守阴阳池,等候祭司归来。

        碎片小界,这也是乾坤界的一部分?

  https://www.65ws.com/a/93/93515/30144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