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416章 那个房间

第416章 那个房间

        住在鸿运客栈,也未必鸿运当头。

        本以为是不小心卷入了这次事件,却不知早前就有隐晦的预兆,昌本盛识海中鲜红的“弑”字禁制唤醒了她某小块记忆。

        那时她从点将台出来,准备去寒雪城赚些灵石,为黄杜阁的拍卖会做准备,中途遇到了一次莫名其妙的暗杀,那名暗杀者的识海里就有这个禁制。

        因为从他的储物袋里发现了一些悬赏令,便以为他是某个暗杀组织的。

        却不想,横跨了数个星界,在这里又见到了它。

        她遇到那名暗杀者是意外,那名暗杀者要杀她却是预谋。

        昌本盛扣押有天赋的散修是预谋,让她发现这枚禁制是意外。

        两次意外,让她窥见了这个组织的冰山一角。这绝对是一个隐藏在杀戮与混乱中的庞然大物。

        她尚不能凭借藏云涧山海界里的两次遇见,判断这个庞然大物到底为何,又有多大,但只它渗入一个中世界的全界组织而如鱼得水不被察觉,就能明白它的危险恐怖。

        尤其它还有惊人的保密性,像乔远山这些可能连喽都算不上的边缘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事,为谁做事。

        而昌本盛这类人,记忆被禁制保护,且会一力承担下罪名。

        湛长风倚着案几,一边思考,一边信手写下“弑”字,血腥之意仿佛能冲散这间客栈里的生气。

        她暂且将这个字撇一边,排比揣摩昌本盛的心声。

        一个人在受到外力威吓时,心里活动可能会空白一片,也可能会跌宕起伏,她用语言加以诱导,昌本盛的心声中确实暴露了几个有用的关键字。

        他(她)藏破军战体主上杀器

        当时昌本盛的心声很乱,充满了愤怒和无意义的咆哮,将各种字眼连串,揣测大意,应该是林寒涧肃被他(她)带走了,因为他们有破军战体,会成为主上的大杀器,没有被提前带走的修士,则会按正常计划送到某个地点。

        湛长风知道林寒涧肃有破军命格极品根骨,却不知道破军战体是怎么回事,她在特殊体质的种类这块上还是空白。

        不过林寒在战斗的时候,是有一种杀伐之势,也许跟此有关。

        另外这个他(她),没有明确出现姓名,但从昌本盛的心声推断,他(她)等级比他高,有直接接触主上的资格。

        湛长风兀顿。

        “我一定要杀了你,绝对不能让你活着!绝对不能让你活着!”

        这句话不像是昌本盛自己的愤怒之言,像是在跟谁说话。

        是跟那四位监察使里的某一人说,还是跟某个悄然存在说?

        不管是谁,背后又有怎样的势力,她只要把两人带回来。在这座岛上,情况是最容易控制的,一旦出了这座岛,她想追也没地方追。

        两个大活人是不可能随时携带在身边的。

        湛长风摸出凌未初给的妙玉观想,试试能不能用它确定两人的位置。

        妙玉观想散发出玄妙的光晕将她笼罩其中,光晕映照着她的紫府,意识也坠进了空灵的观想之境。

        山非山水非水,山是山,水是水,虚虚实实,镜花水月也变得有案可稽,她忆着两人的模样,脑海里浮现出一间房,一个衣柜。

        信息太少了。

        湛长风从观想中醒来,手中的符已经化为灰烬。

        仔细回想房内的设施,古朴昂贵,中央还有一只燃烟的博山炉,当是贵人所居。

        她结合昌本盛的地位和语言,有点怀疑那四个监察使。

        博山炉熏香,一丝灵光划过,药香与某种香料混合的奇特清香勾起回忆,是他?

        是与不是,明天第三轮比试开始,诸位真君监察使忙于主持大会之时,就是最好的查探时机。

        但也要考虑好后果,以她目前之能,对上生死境有些勉强,她的神魂和道境可以与生死境媲美,身体力量却还跟不上,若只是一个生死境倒还好说,怕的是这个生死境后面还有真君,还有一整个明面上的暗地里的势力。

        岛上的山海联盟人员中,也不确定谁是可信的,就算可信,也不一定会信自己。

        再易容么?

        她脸上的面具有九次改变容貌的机会,已经被她用完了。

        天大亮,第三轮一对一比试将在横生剑派山门中举行。

        第一轮比试,在能容纳十几万人的开阔场地进行,谁都能去观看,造成了万人空巷,第二轮比试在秘境中,外人看不到,第三轮比试在横生剑派内,只有受邀的各门派各方国以及散修强者才能进入观礼。

        没能去成的修士在川萝城内自顾自热闹,街头巷尾热议不绝,一个个天才的名字口耳相传,成为这个年代里,山海界的新秀标杆,现在这些标杆,要去争夺最强者之名。

        湛长风束起长年披散的头发,换了身不起眼的灰衣,用魂力改变气息,避免被查到她目前的身份上,后又摘下覆眼的布条,睁开无神的眼。

        她走上热闹的大街,随手从路边的小摊上拿起一张面具,忽而想起她的储物袋里是有一张普通面具的,农人用三两笔在木制面具上绘出憨态可掬的狐狸样,摆在青白山山神祭的盛会上卖,然后被余笙买来送给了她。

        湛长风有点不好的预感,放下面具,找了个地方给金不换去了口信,让他在岛屿开放后带着凌未初去杨解城商鼎会,不用等她。

        她重新走上街,城主府所在的居住区冷清许多,座座高门大院,她戴上从储物袋里找出来的狐狸面具,又为了以防万一贴上隐身符,避开巡逻的侍卫,翻进城主府。

        她要找的是石耳那间。

        湛长风花了些时间确定石耳的寝居所在,辰时末,第三轮比试已经如火如荼进行了,她也观察着他寝居外的禁制,发现这个禁制下,不论是她想办法破门,还是以无心之术突然出现在房内,都会引起主人家的注意。

        以生死境之能,从横生剑派回到城主府大约一刻左右,她要是选定了这间屋子,就必须找对,不然她可能没有时间精力去搜其他人的屋子。

        湛长风犹疑了一瞬,道种显化的虚无之眼在紫府中睁开,透视门墙,见到了中央那座博山炉,摆设与观想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很快,她也看到了那个在观想中出现的衣柜,接着透视竟然是空的!

        是换地方了还是找错了。

        湛长风快速扫着屋内的所有遮掩之物,都没有人影,但卧榻的位置茶壶的朝向博山炉上细小的刻痕,证明这就是观想中看见的屋子。

        不好,打草惊蛇了吗。

        他一个生死境会怕她一个筑基?

        湛长风心思百转,迅速抽身掠出城主府,朝城外遁去,几乎是下一瞬,数道强劲的气息追踪上来。

  https://www.65ws.com/a/93/93515/296454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