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帝神通鉴 > 第382章 暴怒鱼王

第382章 暴怒鱼王

        陆纡是北城一大势力胡德赌庄的少东家,同时也是杨解城有名的年轻天才,不满20岁自然筑基,胡德赌庄对他很重视,身边有不少脱凡暗卫保护,那冷面茂丘就是明处的一个。正因如此,他敢说出拿下银鲮鱼王的话。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银鲮鱼现在已经天赋化了,谁靠近谁死。

        蔑一当然不会把这话告诉他,等船靠近了些,蔑一施展身法,弃了残船就往胡德赌庄的战船跃去。

        其他人一看,哪还傻等,纷纷效仿。

        茂丘低头望海面,突见一条银鲮鱼跃起来,血眼森冷,“有问题,少爷这些鱼有问题!”

        第二次听到茂丘说有问题,陆纡也凝重了起来,探身望去,见深沉的海面波浪起伏,在这起伏之下,一道道急速蹿来的激流显眼又异常。

        “快开船掉头!”蔑一落到甲板上拉着陆纡喊道。

        陆纡面色青黑,心知自己是被算计了,没好气地问道,“蔑一阁下是不是该解释解释!”

        特么叽叽歪歪个屁,蔑一心里不爽,“现在来不及解释,快掉头离开这片海域!”

        战船徐徐调转,还来不及上船的众人心沉到了海底,脚上却仍奋力去追战船。

        一个修士眼看就要追到了,却见蔑一向陆纡说了什么,随即一排弓箭手举起弓,箭雨纷纷射来!

        “蔑一,我们好歹是同僚!”他的怒吼戛然而止,身体咚地坠入海中。

        原赴韩力之宴的胡德赌庄管事更是惊恐地大喊,“少东家,救我!”

        另有一人突破重重障碍飞到了甲板上,然还没喘口气就被扔下了海。

        其他人更是疯了一般咒骂蔑一陆纡,没想到最后没有死在银鲮鱼的诅咒里,却死在了同胞手中,怎能甘心!

        残船上,因为受伤而不能运功离开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那一幕,现在也说不清他们留在这里是幸运还是不幸。

        杜觉抚着小心脏,湛长风在他心中的形象被无限拔高,“主子,你早知道?”

        “血符毒印一出,没有足够的祭品是不会收手的,它们会追着活物到天涯海角,蔑一知道这一点,在自己暂时得救后,最好的方式就是联合胡德赌庄的人杀掉其他人,凑够祭品。”

        残船快沉了,湛长风几个跃身站立在唯一一根戳向暗沉天空的桅杆上,幽幽道,“但是只凭这些祭品是不够的。”

        她话将落,一声绝望的哀嚎紧接着响起,“他们想炸掉我们!”

        望去,火炮已经对准!

        “所以要拿我们当祭品?!”杜觉惊怒之下转头望向高高站在桅杆上的人,她宽大的外袍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却是沉静无比。

        文渊笔游走之下,一轮阵法铺展开来,漂浮在海上的断板重新飞回,补上船身缺口,岌岌可危的楼船逐渐平稳,“此阵仅能维持三刻,各自想办法逃吧。”

        她拉开弓弦,这一箭直袭深处的银鲮鱼王,并且顺利地引发了它的愤怒。

        海上波涛汹涌,在火炮引线点燃的一瞬间,高昂尖锐的鸣叫蹿出海面,庞大的阴影遮蔽了战船和残船间的视野。

        “快快,轰它!”

        火炮手连忙调整方向,大炮朝它砸去,银鲮鱼王血红的眼睛注视

        着战船,尾巴一扫,竟将大炮扇了回去,燃尽了引线的大炮在半道爆炸,战船受强烈的余波影响,被推出好些距离。

        银鲮鱼王跃入海中卷起百丈浪涛,直直向战船拍去。

        “不好,它盯上我们了。”叶敬有些后悔这趟浑水,谁想得到它还有种族天赋,还是这种自损八百的种族天赋。

        激发了血符毒印的银鲮鱼可活不了几天。

        在这种天赋下,他们这些善近战的武修根本没用武之地。

        叶敬不满地朝蔑一喊道,“你们到底做了是什么,引得银鲮鱼暴怒?!”

        蔑一木然着脸,他如何知道,难不成是多年大肆捕捞,今儿银鲮鱼王看不过去了,出来教训教训他们?

        陆纡也皱着眉看向他,恨不得将他丢入海中,战船后面还有一艘画舫,上面各家的少爷小姐可不少,听说顶层还来了几位大人物,死个一位,胡德赌庄还要不要开了。

        “你不是说血祭可以平息血符毒印吗?”

        “平息是一回事,被银鲮鱼王盯上又是一回事。”事已至此,蔑一只能梗着脖子道,“投喂给银鲮鱼的人越多,血符毒印的效果越弱,至于银鲮鱼王,只能想办法将它杀死。”

        “少爷,船底遭到大量银鲮鱼攻击,已经开始破洞了!”

        陆纡俊脸沉沉,语气不复之前的明朗,冷酷而残忍,“把没用的人扔下去。”

        “茂丘,你去请画舫上的高手来相助,他们要保护自家少爷小姐不会不答应的。”

        “是。”

        又转头对着蔑一意味深深,“食味轩要为此付出代价。”

        蔑一警铃大作,预感今后恐怕不好,甚至会为食味轩带来麻烦,此刻,他压下了这种顾虑,能活着,其他都可以稍后再说。

        画舫的笙歌安静下来,一位华服男子敲着桌子道,“什么,被银鲮鱼攻击?这点事也要向我们借人吗?”

        茂丘不笨,他跟蔑一一样选择隐瞒了银鲮鱼天赋化了的事实,不然谁愿意去,指不定这些人先逃了呢。

        “银鲮鱼王乃千年凶兽,有各位脱凡高手相助,肯定可以将它拿下,少爷不敢独享好处,才请各位过去。”

        一头千年凶兽的价值大不大,看少爷小姐们的犹豫就知道了。

        有人道,“那到时,它归谁呢?”

        “自然是谁杀的归谁。”

        “好,少爷,我愿意去一趟。”

        “我也去看看千年凶兽如何!”

        艺高胆大的五位脱凡高手随茂丘去了战船。

        顶层,陆有名心中微焦,适才他接到了茂丘的传音,知晓出了会血符毒印的银鲮鱼王,暗恼怎偏偏在此时发生意外,他今晚好不容易才请几方势力作陪,邀了新城主出来欣赏银水湾的美色。

        花湖坊百悦阁的阁主颜色极好,敞着胸膛,三分风流,三分浪荡,还剩四分清俊外表下的妖柔,与那夭一有些神似,“城主在此,诸位为何不各显身手,献上鱼王的鲜肉。”

        “这倒是好主意。”

        “陆兄以为呢?”

        陆有名不太想去,寻常的银鲮鱼倒还好,这次却是正在施展血符毒印的银鲮鱼王。

        他大度地摆摆手,“小小鱼王,让那些小辈和散修去折腾好了,我们就别凑热闹了。”

        忽而一人轻笑,“那边的动静,可不像是对付银鲮鱼王那么简单。”

        几位势力主因着这一声轻笑安静下来,瞧向花厅近窗的一副案几,案几旁有一人,着一袭简简单单的白衣,袍角生出一支墨色莲花,轻轻浅浅摇曳了半身,清妩至极,仙姿胜之,所谓伊人,尤弱三分。

  https://www.65ws.com/a/93/93515/29373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