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水浒武松传 > 第109章 好你个许贯忠,真是绝了

第109章 好你个许贯忠,真是绝了

        宗泽死后,朝廷派将军杜充守汴京,此君胆小如鼠,缺少谋略,畏敌如虎,因贿赂秦桧得官。他在金军面前比狗还怂,然而面对软弱的大宋百姓,却又残忍好杀,威风八面。

        他强征暴敛,官民离心离德,杨进、王善、张用等朝廷战将皆叛,带着部下落草去了。这杨进后来也步史斌后尘,两腿一跺,称帝了!

        梁王御帐。

        武松正在用膳,国丈闻焕章作陪。

        自宗泽死后,武松一直斋戒,滴酒不饮,每餐只食青菜豆腐。他一言不发,气氛非常沉寂。

        闻焕章主动开言道:“诸葛武侯说的好,‘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有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当今圣上重用秦桧,秦桧又把各类奸臣安置军中,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武松夹了一口豆腐,慢慢吞咽:“我真想立刻宰了那杜充!本王和宗老将军打下来的城池,却留给他作威作福,虐害百姓,真是叫人气炸肺腑!”

        闻焕章惊道:“大王,万万不可。此举一发,形同谋逆啊!大王,小不忍则乱大谋!”

        武松气愤道:“可叹那宗老将军,一辈子为了国家舍生忘死,立过多少功劳!到最后竟是这般下场!皇上待功臣如此凉薄,岂不是寒了天下人之心?”

        闻焕章急道:“大王,低声!”

        武松却越说越气:“宗老将军尚且如此,本王树大招风,说不定那皇帝老儿也欲除之而后快!”

        闻焕章道:“大王,心里明白即可,何必说出来?”

        武松道:“若是皇上生辰,或是其它日子宣召本王陛见,本王非被他毒死不可!我听人说,当年那花蕊夫人,因为生的美丽,赵匡胤便把花蕊夫人的丈夫叫进宫喝酒,后半夜就死了!那赵匡胤第二天就把花蕊夫人强占了!这等烂事,他赵家皇帝不是头一回干了!”

        闻焕章道:“真到那时,大王就装病,只派使者前去!若是皇上敢发兵攻打梁国,那就只好兵戎相见了。只是目前,还远远没到那时候,暂请大王隐忍!”

        武松起身拜谢道:“多谢国丈教诲!本王为百姓除害,发兵攻金,问心无愧。大宋这帮鼠辈若不害我,那便和他并肩作战,若敢生害我之心,哼!”

        武松取出金翎箭,折为两截,扔在桌子上。

        金兀术很快便带着军队杀回来了。

        这位大金国贵族本想争头功,这才轻率冒进,吃了大亏。这回与粘没喝大元帅的后续军队会合,重整旗鼓,一扫之前落荒而逃的丑态,主动向宋梁联军挑战。

        金兀术的部下把战鼓擂的震天响,金人轻狡好战,对决斗的热衷程度,远胜宋人。他们见兀术太子亲身挑战,个个拨刀大呼,以助声威。

        “哪位宋猪不怕死,前来领教爷爷的大斧!”金兀术高举螭尾凤头金雀斧,纵马来到阵前。

        刘锜、韩世忠等人尚未派将,梁王早已下令:“先锋卢俊义听令,给本王斩了此贼!”

        卢俊义得令,挥刀出阵相迎。

        林冲、史文恭二人,只会用枪,这卢俊义却是朴刀、长枪两精通。

        梁王从小校手中取过擂槌,亲自擂鼓助战。

        卢俊义和金兀术一刀一斧,你来我往,盘盘旋旋,各逞平生武艺,二将斗至十四五合,卢俊义卖个破绽,放金兀术的大斧劈来,他提马一闪,随即一刀搠去,从肋窝上出刀,险些将金兀术左臂连根卸下。

        这兀术草包武艺不敌,逃跑的本领倒真是一流!他忍痛虚击一斧,架开距离,拨马便逃归本阵。

        “噗!”

        浪子燕青放出冷箭,正中马腚,那马吃痛栽倒,结结实实把金兀术摔了个狗啃屎,连头盔都摔掉了。兀术爬起来破口大骂:“你娘……”

        “啪!”

        没羽箭张清一石子击来,打碎了金兀术五颗牙,一嘴血流了出来,钻心的疼,也就顾不上骂人了。

        宋梁联军放声大笑,而金兵想笑,却不敢,只能强行憋着笑意。那情形就好像上级领导在你面前训话时,你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放屁的**,却又不敢放一样。

        兀术这厮在两军阵前丢光了脸,吐出嘴里的泥土和血沫子,被人扶到后营找军医治伤去了。

        粘没喝大元帅见兀术败阵,大怒道:“哪位勇士愿意出战,扬我大金国威?”

        还没等到大金勇士回话,“咚”的一声响,从远处山涧处扔过来一个圆形的东西,重重的落在金军面前。不用说,这肯定是用投石机之类的东西投过来的,不然光以臂力,绝对扔不了这么远。

        “天哪!这是天满教护法左使的首级!”金兵骁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论起狡诈来,他们得管宋人叫爷爷。这不,人头刚扔过来,金兵小校便大声喊了出来,根本没考虑到这样会影响军心。

        天满教是大金国的国教,里面供奉的是神鸟海冬青。

        金人有很多信仰,非常崇拜教中护法,就如同蒙古人信奉巫师和萨满一样。

        天满教的教主,副教主,护法左右使等高层人物,皆由大金国贵族中武艺绝伦之辈充任。

        他们的弟子整天教授大金国士兵武艺和骑术,其地位,等同于大宋国为皇上训兵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比如王进、林冲、陈希真等人)。

        而此时此刻,这位武艺高强,名高德重的护法左使,被人砍了脑袋,扔在两军阵前!

        粘没喝破口大骂道:“哪个狗娘养的干的!”

        “咚!”又是一声响。

        又是一个圆球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落在了粘没喝面前。

        “天满教护法右使!”又有小校眼尖,大声喊了出来,金军哗然!

        刘锜等人在看好戏的同时,心中俱是疑惑不己:“这是哪位高人干的?”

        而同样持此疑惑的梁王,要比刘锜等人幸运的多,因为他很快便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大梁国游击将军(正将)燕青迅速来到梁王面前,低声道:“禀梁王,干出此事的的人,定是臣的旧友许贯忠!此君行事往往出人意料,这天底下,能把金军恶心成这样的,唯他一人而已!”

        梁王笑道:“卿不会猜错?”

        燕青道:“错不了!”

        就在这时,那位许贯忠又干出了一件足以气死金军的事。

        金将洛索指着山涧处大喊:“大元帅你看快,那不是天满教教主完颜西都驴吗?”

        众人不约而同的朝那个方位看去,只见完颜西都驴骑马而来,此君头上戴着大裤头,还插着一朵大花儿,身上穿着女人的裙子,比任何戏台上的丑角都愚蠢可笑。

        更能笑死人的是,这猪还把女人的肚兜穿在衣服外面!

        他的身子僵直,好像不会动一样。而那马无人驾驭,竟然越跑越偏。

        粘没喝赶紧冲上前去拉住他,走近一看,只见这位天满教教主嘴里叼着一截晾干的狗屎,他想取下来,却发现粘的很紧。

        很显然,做这缺德事的许大仙儿用极粘的胶水给粘紧了,省着骑上马上奔跑的时候掉下来!

        粘没喝摸了一下完颜西都驴的脸,发现他肌肉僵硬,原来早己死去多时。

        金军个个气的捶胸顿足,宋梁两军哄笑连连,有的甚至笑疼了肚子。

        那许大仙儿缺德就缺德在这,吸引你的注意力,你还不敢调军队来找我。

        他早就算计好了:“你金狗的军队要是敢于妄动,阵型必变,到那时,那老奸巨猾的梁王要是不趁机阴你,老子跟你姓!”

        粘没喝愤怒之下,果然失去了理智,他一连命令三位将军:“你,你,还有你,立即搜山,把那刺客给我找出来,剁成肉酱!”

        许贯忠听到动静,上马就跑,早就跑的没影了。

        而金军阵型一乱,梁王立即发令:“开炮!”

        百炮齐鸣。

        无数金军飞上了天。

  https://www.65ws.com/a/91/91518/27902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