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水浒武松传 > 第29章 倭寇们吃了没文化的亏

第29章 倭寇们吃了没文化的亏

        “凌振听令!”武松注视前方越来越近的倭船,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待他们离近些再开炮,让这群杂碎一个也跑不了!”

        凌振面色凝重,拱手行礼,“得令!”

        武松不再言语,依旧捧着酒葫芦,往甲板上一站,准备看戏。早有持盾卫士站在前面,从各个方位护住他。

        这群倭寇共有九艘破船,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货色。这群长的歪瓜咧枣的鸟玩意们,此刻斜腰拉跨的站着,对着武松的船队放声大笑,那意思是说:“又有肥羊可以宰了。”

        凌振高举手中令旗:大叫道:“开炮!”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轰鸣声,敌船上的倭寇们尽情的为武松表演着飞天落地的大戏。这群龇牙咧嘴的国际友人表演的太卖力了,脑袋碎开者有之,拦腰撕开者亦有之。梁山水师欢迎胜利的大笑声,倭寇着鬼哭狼嚎的喊叫声,把那群正在喝菜粥的大宋水师俘虏吓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北宋末年,尽管优劣火药的生产能力极端低下,制造工艺极其粗烂,然而再怎么垃圾、迂拙的大炮,也比倭寇手中的宝剑宝刀好用。倭寇武功再高也是屁用没有,因为他们压根没能力靠近对手。

        凭心而论,凌振制造的大炮实在算不上多高端,然而这门手术只有他会,别人不会,于是他就当之无愧的享有了“大宋第一火炮高手”的美名。

        很快,海面上漂起了一大堆断裂的浮尸,血水四处散开,如同在海里开了个颜料场。

        梁山大炮又笨又蠢,装弹还非常慢,然而每一炮下去,必定会增加几个新尸体。

        那个身上带伤,还没死透的倭寇头子抱着船只残骸,尽量使身体不往下沉,他手忙脚乱的在水里乱蹬,口中用特别生涩的汉语嚷道:“武……武老二……别……别杀我……投降……投降……财宝……大大的有……全给你……”

        旁边一人搂着根断了的桅杆,急的捶胸顿足:“你得叫他武寨主,怎么能直呼其名呢?”

        倭寇头子用日语加上一嘴蹩脚的汉语骂道:“八嘎!死拉死拉地!以前盯梢(意思就是说偷着派斥候来查探梁山船队)时叫他老武二叫惯了,这不是一着急,说漏嘴了嘛!你地……求饶地嘎活!”

        这人只好大声喊道:“梁山武寨主听着,小人也是宋人,名叫陈希义,八十万禁军教头陈希真,是我兄长!我等愿降,求武寨主停下大……大炮!”

        武松斥责道:“你既是宋人,为何给日本人带路?你这厮既是做了汉奸,今日有何脸面来我面前乞降?”

        阮小二接口道:“你那狗屁哥哥哪里还是什么八十万禁军教头?他恶了高太尉,如今在猿臂寨落草,专门搜刮百姓,百姓们在菜板上雕刻了你哥哥的名字,天天拿菜刀剁!”

        陈希义见对方不肯宽赦,急忙指着那些紧搂着各种大箱子使身体不下沉的倭寇道:“纵是小人有千般不是,求武寨主先停了大炮,容小人呈上书札,再将这些珍宝进献武寨主!恁时,小人任凭武寨主发落!”

        武松对凌振道:“停炮,我看他有何话说!”

        炮声刚停,倭寇头子大喜,对陈希义笑道:“保命地!要紧!你地……快把货物写成清单,交给那武老二!啊不,武寨主!”

        陈希义愁容满面:“我……我不识字啊!”

        倭寇头子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了过来,把陈希义左脸打出了五个血指印,“八嘎!你是中国人,连汉字都不会写!你地废物地嘎活!拿纸来,我写!”

        陈希义小心翼翼的从衣兜里掏出拉屎用的草纸,这玩意虽然粗糙,但好歹比厕筹(木条或竹条制成,刮屎用的)好用多了,至少不会把他那宝贵的屁股弄流血。

        “你地……没文化……注定是个废物!”倭寇头子一把抢过草纸,嘴里毫不掩饰对他这种粗人的蔑视。

        陈希义满脑袋爬满黑线,不停的点头道:“是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可是大人,没有笔,怎么写?”

        倭寇头子用短刀捅了陈希义胳膊一刀,之后,不理会对方杀猪一般的嚎叫,心里构思着信的内容:“武寨主你好,这是清单……”

        突然,倭寇头子猛的一拍脑门:“八嘎!他的姓氏我倒是会写,但是寨主这俩字我可不会写!算了,直接用老二代替吧,谁叫他排名第二呢。”

        于是,一封沾满汉奸之血,字体如同鬼画符一般难看的信就写完了:“捂老二你好,这是清单……黄金六百两,白银八千四百五十两……翡翠十六件……”

        倭寇头子高举血信,大叫道:“我愿亲呈此信,交与武寨主过目!请武寨主接受我的投降!”

        武松看了张顺一眼,复对倭寇头子喊道:“上来吧!”

        倭寇头子赶紧带了两个亲信往前爬,张顺带人划了小船过去,拦下他们,道:“为了表示你们的诚意,我得先把你们捆了!”

        倭寇头子道:“好说,好说!”

        梁山水军冲下去三十人,倭寇头子将信递给一名水军喽罗后,和另外两名心腹放弃抵抗,甘心就缚。

        张顺将三人押上来,林冲、史进、呼延灼、秦明等猛将护卫在武松面前,生怕他们会挣断绳索行刺寨主。

        这三名气质猥琐,长相磕碜,身材矮小的倭寇,胸前都有纹身,但具体是什么,还真不好猜。也不知道是替他们纹身那人手艺太差,还是这三人口味独特。反正倭寇头子那个纹身很像大屎橛子,而他左边那人的纹身有点像王八,右边那人的纹身,怎么看怎么像野猪。

        倭寇头子俯身鞠躬,用特别别扭的汉语道:“我等情愿献上所有珍宝乞降,清单已交给那位大人。”

        说着嘴朝那位小喽罗一努。

        那个平生第一次被人称作“大人”的小喽罗将书信递给武松,武松只看到“捂老二你好”这五个字,便大手一挥:“来人,把这仨王八蛋斩了!”

        阮家三兄弟一人按倒一个,三个倭寇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糊里糊涂的丢了脑袋,连同尸体一起被踢下船。

        倭寇二头子吓得胆战心惊,对着陈希义大骂道:“八嘎!这是怎么回事?”

        陈希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情急之下,只得胡编乱造:“难道是那武老二不识字?还是哪句话不小心犯了他的忌讳?”

        倭寇二头子一个大耳光甩过来去,怒道:“我哪知道?”

        陈希义另一边脸上也多了五个血手印。他捂着脸道:“要不,清单别上呈武老二了?省得写错哪句话丢了小命!我知他有个水军头领名叫阮小二,把清单交给他如何?”

        倭寇二头子咧了下八字胡,道:“也只好如此了,这回我来写信!我认识地中国字比老大多些!”

        陈希义紧张得汗流浃背:“好,你尽量写小心点,别再让人抓住把柄!”

        倭寇二头子瞪了陈希义一眼,道:“知道了!”

        说完拿出匕首捅了陈希义胳膊一下,刺臂出血成书:“软小二你好,这是清单……”

        倭寇二头子这回也不带心腹同行,自己高举书信,大喊道:“哪位是阮小二头领,清单给你,请你转交武寨主!我这便上来!”

        他往这边游的时候,张顺依旧派人将他捆了,押到阮小二面前。

        阮小二认字不多,但刚好认识“软小二”这几个字,脸色铁青的阮小二倒转朴刀,二话不说,一连往倭寇二头领身上连搠十八刀,发泄够了,才将他一脚踢下水去。

        “二郎,怎么了?”张顺奇道。

        “你看!”阮小二气嘟嘟的将纸扔给张顺。

        张顺将草纸拿给众人一看,武松等人差点笑疯了。

        倭寇三头子大骂道:“你这废物!一连送了两位首领的命,我……我这就宰了你!哇呀呀呀!”

        倭寇三头子一刀劈下,把陈希义从头到脚劈成两半。这位汉奸,最终死在了倭寇手里。

        “好刀!”武松看到那刀如此锋利,忍不住大声赞道。

        “武寨主!”倭寇三头子收了刀,扶着一根木头在水里喊道:“我不认识中国字,更不知前面两位首领因何故触犯了武寨主!所以我不给你写清单了!”

        “你那刀真是天下少有的奇宝,拿来我看!”武松最爱的就是好兵器,一门心思全在宝刀上,竟没接他的话茬。

        那人恭敬的用嘴叼住宝刀,朝前面游来。

        张顺派人将他接上来,依旧捆好,然后取了他的宝刀,交给武松。

        “好刀!真是好刀。”武松看的入迷了。

        “确实是好刀!”林冲这位行家也对此刀评价甚高。

        “好刀,没收了。”武松笑道:“卖给大宋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至少也得值一万贯。”

        倭寇三头子听了武松的话,扑通一声跪下,以头抢地,泪如雨下:“武寨主,那把刀代表了我们家族的尊严!你不可以没收我的家传宝刀,否则我就切腹自杀!”

        武松爱不释手的抚摩着这把宝刀,冲倭寇三头子温和一笑:“切腹自便,宝刀留下。”

        倭寇三头子号啕大哭,他拼命挣起身,朝着一名执刀卫士冲去,腹部撞进刀刃,卒。

  https://www.65ws.com/a/91/91518/27677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