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六十一章 愿洒热血!

第六十一章 愿洒热血!

        “人人都说云师傅您久未出马,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急救是宝刀未老,此番何某倒是见识到了。”

        熟悉的声音从正台的后方传来,伴随着他们刚刚登上梯台的声音。南之等人也猛地一下转过了头,目瞪口呆。

        “殿下!父亲!”

        整个封地上面最尊贵的两个女人顿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这一次,台上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云师傅。”

        凌王和卓云天二人同样也是不约而同地走到了那位白胡子的师夫的面前,低头,以示尊敬。

        他们竟然认识?怎么会?照理来说,凌王殿下这些年里,早就已经和林家失去了联系。甚至几天前她当着父亲的面提起林家当年那些余孤的时候,他还十分的诧异和震惊,怎么为什么到了今天……

        难道说,这云师傅虽然是跟随着林墨生一路逃避着追杀走来的人,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野草一样的江湖人士。这样一想的话倒是也有了几分的道理。若是一个普通江湖人的话,那便是不站队不结党,纵然有了心中拥护之人,也绝对不会为了一时的仇恨而大开杀戒,将一切该记的、不该记的,全都记在心上。

        纵然如今江湖纷乱嘈杂,杀机四起,但是真正心怀纯净的江湖之人,往往最能够分得清是非,又是无论走到何时何地都会不忘本心。显而易见的,这云师傅,就是那样的一个坦坦荡荡的江湖之人。

        “木兮,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轻轻地扯过了他的衣角,南之十分轻声地嘀咕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啊,他们仿佛很早之前就已经跟着我们一起走了。”

        “怎么会,林姑娘那般谨慎的一个人,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察觉到我们的身后有人跟着,我更是没有半分的察觉。”

        “你当将军和凌王两个人那么多年的仗是白打的,功夫都是白学的吗?”闻言,何秋陌也是微微的有些哭笑不得。

        “还是不对。”思量了片刻,南之咬了咬牙,瞪大了眼,“木兮,你有没有听说过,江湖之上有一种很奇特的心法,近几年少里有人用,几乎失传。你刚刚那样长的时间在林姑娘布置的机关里穿梭,若不是处处留下记号,又着力隐藏了他们二人的步伐,怕是你我两个人的父亲,都要被当做贼人被抓起来了……”

        阴险,南之越是这般想着,便越是来气。到时候若是因为这般影响了自己和林姑娘的感情,我唯你是问。

        “喂,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

        听得了凌王殿下的一声呐喊,卓南之匆匆忙忙地抬起了头。

        “好好的为何非要跪在这里,速速起来。”

        凌王殿下轻轻地挥了挥手,随后转身,朝着林墨生的位置缓缓走了数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片刻,又回过神来,静静地俯视着看台下面的一切。

        银光万丈,虽然没有那种足以冲破天际的力量,虽然还不足够成为日后真正能够帮她复仇,虽然这些人,至今可能都还以为自己是一群叛匪,又或许真的如此,至少如今,若是朝廷知道了他们的存在,顷刻之间,这里就会血流成河。

        “林姑娘所言的‘银枭卫队’,可是全都在这儿了?”

        “民女不知今日王爷竟会驾临,若是知道的话,今日站在这儿的,怕绝对不是王爷看到的这么多人。”

        “可是无论如何,我既来了,你的所有筹码,还是只在第一时间就晾在了我的面前,并且还是没有丝毫的掩饰。不害怕吗?”

        凌王废眉头虽然一如既往地皱着,但是很显然,他眼底的神色并不是十分的紧张

        “凌王殿下既然千辛万苦的来了,总不至于是来这里赶尽杀绝的吧。”林墨生冷笑。

        “你的心里还装着恨。甚至连我和将军,也在一同憎恨。”

        “是。”她没有犹豫的咬牙。

        “那你为何还会救了将军一命,为何还会相求于将军,让他不惜背着成为叛匪的名头,也要帮你?”

        听凌王殿下的意思,父亲多半已是答应。南之闻言十分兴奋地舒了口气。

        不远处银色画着龙符的锦旗在风中飘着,格外的威严。南之回过了身来,继续看着林墨生和凌王殿下那里的好戏。

        “卓将军肯帮那是卓将军的意思,也是长风郡主和卓家的公子们在这些天里例外周旋的结果,我肯救,肯求,那不过是我林墨生的意思。你们是敌人的敌人。殿下不比不承认,您早就知道,他们依然将你视为了敌人。”林墨生说了这样的一番话来,确实连眼睛都未眨一下,说起来她的心中并不是没有惧怕,但是无论如何,这条路她都必须要走,这些话她都一定会说。

        “凌王殿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若是殿下真的想要凭你们几个人,又或者是我至今没有见到的任何一人来伤害我的手下,他们都会以死相抗,不计后果。”

        “好一个烈性的姑娘。”

        许久的沉默过后,凌王殿下张开了口,却眼含笑意。

        “林墨生,长这么大,有没有人是活过,你其实,时刻的举动都很像一个将要领导着千军万马的将士,又或是一个深入敌营的判官?”

        “敢问将军,这世上,又有谁会回去在意一个叛匪的眼神。”

        林墨生此话,句句不离叛匪,也是时刻提醒着凌王,终有一日,他也一样会成为叛匪。

        说句实话,林墨生刺眼虽然果决,可换做是南之自己的话,必然也不会说的这般的直接。毕竟以现在封地的概况来讲,纵然与朝廷对抗的矛头午时不时刻地提醒着主位者的种种危机。但是百姓富足、安居乐业,没有战争,生活平静。

        就算是未雨绸缪,或是防患于未然,放着自己家的皇帝,时刻都准备着沦为“叛贼”,这对于一个封地的王而言,怎么都太残忍了些。

        可是不管怎样,南之的心中都隐隐有数,虽然现在这银枭卫队和林姑娘都还没有完全得到那凌王殿下的认可,但是大局已定,大事已成,接下来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过是打一打哑谜,一个为了得到信任,另一个为了表明立场……

        “林姑娘,你可知我今日是受了谁的邀请而来?”

        “能够这般无声无息,算计好全部,掩了二位的步伐,在机关之中处处留痕,这样的事情,怕是也只有世子殿下能够做到。”

        “你说的这些事确实是世子殿下做的。”凌王笑笑,咧开了嘴角,“只是你没有完完全全地回答我的问题,我想问的,是受到了谁的邀请。”

        “行了,殿下又何必非要为难一个一心只在复仇之上的小丫头呢?”

        苍老又略带着颤抖的,缓慢又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他,许久没有说话的云师傅刚刚也是亲眼地目睹了这场唇舌之间的争锋,原本他一直没有说话,无奈凌王殿下偏偏还是提到了自己。

        “是我邀请殿下前来又能如何?殿下若是不来,这件事情,难道还要继续陈成为我们的困扰?”

        “师夫。”林墨生十分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微微地上前了一步,“师夫这又是何故?”

        “小丫头,你不用问我。说句实话,难道你不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用一种最快的方式解决?”云师傅轻咳了一声,“你昨日里寄信说要过来,我便随后直接写信给了万股份里的凌王。世子殿下是个有心思的,怕是我的信还没有写好,他就已经将这里的一切全都布置了个妥当。不然的话,就算是你,刚刚的那些机关,你怕是也不能如数打开。”

        “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墨生听完皱了皱眉头,“难道这里真的有叛匪?银枭卫队里竟然也夹杂着归隐门的眼线?”

        “一条鱼搅一锅腥,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懂,何苦明知故问?不过你只管放心,现在的银枭卫队已让人经过了清缴。谁做的,如何做的,你不必关心。现在的你只要知道,想要保护他们,光凭你,做不到。”

        一个令她十分震惊的念头顿时涌上了她的脑海。

        南之曾说,这件事情真要是坐起来的话带过复杂,她的父亲难以接受,让凌王殿下接受更是需要怠惰的时间和理由,可是当一切的发展都朝着一个令她意料不到的事情进展至今,而自己又确确实实的没有在这件事情上付出多少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其实这些年里,关于自己的存在,可能早就已经为凌王殿下所注视。

        因为云师傅的缘故,这一支她自认为十分神秘的银色羽衣,说不定还曾亲自受到了凌王殿下的点化,说不定凌王殿下早就应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人。

        只是需要在今天,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机,在这样一个大家都在的时候,当着上万名将士到底面,定了这只军队的最后归宿。

        有此想法,林墨生顿时感慨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她重新站直了身子,正对凌王。

        “殿下,既然您全都已经知道,那么多余的话也都不需要我来说了吧。”

        “该说的还是得说。”

        凌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说到底,你是这一万名将士真正的主人,也是你即将送到我手里面的烫手的山芋。有些话,我得听你亲口告诉我。”

        “殿下想要让我告诉你什么。”

        “第一,我想问你,如若这一万人从今以后成为封地上名正言顺的备用军的话,你可愿也跟着名正言顺的成为官封的将领,你的两位哥哥,可愿离开玉棠山庄同你一起,亲自带队,将他们一手创建出的‘白凤阵’炼化到极致?”

        “凌王……这……”

        鼻子突然之间就是一酸,一瞬间,她的双腿猛的一软,不过是一个真诚得不能在真诚的眼神,却是在击溃她心中的防线。

        “你只需要回答我,愿意还是不愿意。”

        “愿意。”

        “如果有一天,你报了仇,做完了你想做的事,那么这整整一万人,到时候或少或多,都将不再是你林墨生的人,说到这里,你又是否愿意?你的属下又能否愿意。”

        “墨生毫不在乎。他们也是一样。”

        “那又如果,外贼来侵,这只军队迫不得已要为朝廷效力,抵御外侵,可能会因此全军覆没,但却是实实在在地为国效力的话,你又是否愿意。”

        “我……”

        “林姑娘,你是林家的孩子,是吗?”

        “是。”她重重点头。

        “那你觉得,如果换做是你的父亲,那个曾经带着比这还要多出几倍的千军万马,守在江山边境的常化将军,他会作何选择。”

        四周的空气,片刻的沉静。那段时间很静,台下的人也很静。

        “愿意。”重重地,她点了点头。

        “你们呢?”凌王缓缓地咬了咬牙,转身,朝着那两个目光深沉,早已将他刚刚所说的一切都牢记于心的剩下的两个林家的孩子。

        “臣等,拜谢凌王。”

        ……

        “臣等,静听凌王拆迁!”

        银旗飘动,有一种声音,它响彻天空。

        ------题外话------

        第一卷将结,大家不要嫌慢,铺垫已经基本完成啦!小可爱萌敬请期待两天后的新卷《京都风云》,这段时间会继续万更哦~别急别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9762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