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五十五章 你哪有资格?

第五十五章 你哪有资格?

        林墨生的事情,在最开始的南之看来,本应该成为一个不露声色的秘密。除了她和二哥两人,确实不应该有第三个人知道。

        可是有些事情,纵然是那种传到了外面时时刻刻都会招来杀身之祸的大事,却是早已在每个人看来都心知肚明。

        “我当是谁,不想竟是三哥。”见卓之介在那里,微微皱着眉头,一脸认真地注视着刚刚才将林姑娘送走的她,南之略带着歉意的笑笑,轻轻走到了他的身边,拔出了此刻死死插在柱子上面的小箭。

        “你刚刚都听到了?”静静地抬起了头,她毫不避讳地注视着他的双眸。

        在卓家,无论是哪一位兄长,都无一没有继承他父亲的英姿。卓之介从出生至今从不习武,但是他眉眼之间的英气和果决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能比的。

        “是。”

        意料之中的,他没有犹豫,静静地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刚刚的那人是谁?”南之点头笑笑,“大哥和二哥有没有和你提过?”

        “昨儿晚上二哥将那位林家的姑娘匆匆忙忙地接到了府里,并没有避开众人,此时此刻,知晓这件事情的人,怕是也不少了。”

        “那你就不好奇,我们为何要找他回来?”她眨了眨眼,寻了个稍稍阴凉些的地方站定。

        “难道说,这对你来说,不该是个秘密?”

        “对别人来说自然是的。”南之点了点头,“但是对于自己的家人来说,本没有什么可瞒的。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这整件事情都还没有什么定数,说和不说都没有什么两样。现在既然你听到了,那也没有什么,反正不过就是早晚的事情,就算是你不想知道,那也一样是跑不掉的。”

        “可惜了,我并不关心。”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卓之介微微的抬起了头,“小之,你且看咱们将军府里四方的天,我知道你的心中装着的并不仅仅是个将军府,但是我想要的,比起你确实那般的简单。我不关心你和父亲究竟想要做些什么,我只想一世平安。”

        “三哥还在忙着明年的春闱?”南之扭头,正对着他的双眼,“我听说这几年里,常常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苦读,几日几夜不曾出来。”

        “毕竟,没有大哥那般的智慧,又没有二哥的那般潇洒……”

        他轻叹了一声,随即便没再说什么。说遗憾?岂会没有,可他是这将军府里唯一的一个庶子,他没有能够去和那两个哥哥一样去想着这天下未来的走势,去意图搅弄着那朝局里面的风云。他只是想要立足,想要一世平安。

        比起南之那样一个小小的姑娘,卓之介也知道,他所想的,是在是太过渺小,不值得一提。可是他却不想对她有任何的隐瞒。他知道,就算平日里面自己极少会和自己的家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可是家人还是家人,他到底还是将军府的孩子。

        “其实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静了片刻,南之倒是十分自然地笑笑,“三哥想在明年的考试里面金榜题名,凭三哥的本事还有付出,自然不成什么问题。可若是真想拿到一个数一数二的名次,或者是在一个方面真正的有所建树,在满朝文武之中脱颖而出,光是一味地在书里学东西,怕是不够的。”

        南之此番说的十分的耐心。不同于持续了一整个晚上的压抑,此番同自己的这位三哥聊起一些简简单单的人生建树,从前听师兄弟几个说的多的,此刻也是可以轻松地说上几句的。

        “小之说的没错。”卓之介点了点头,“我想等到一个月后,找个什么机会,去趟玉棠山庄。”

        “玉棠山庄?”南之的眼中顿时放出了光来,“三哥是想去找玉师夫讲学吗?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我若是到时候没什么事,定会和你同去。”

        同去?

        “若是那样自然最好,可是你……”

        “三哥,人活着,可不仅仅总是为了同一件事。就好比我想要父亲和林姑娘联盟,那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最大的心愿,我也愿意为此付出我的全部。可是每天我还是想要将自己吃到嘴里的每一顿饭都做到最好,我也会时不时地跑到外头去听说书先生的新故事,时不时地给自己找点乐子。既然那样,我又有何不能去和三哥你一起,出去走走?”

        微风拂过,这样的意思威风,在如此这般的季夏里面,实属难得。

        她说的纵然每一句都没什么错,可是这世上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去享受那样的乐子。

        “你说的对。”沉默了片刻,卓之介点了点头,“小之忙了一个晚上,也累了吧。早些回去歇息去吧。”

        “嗯。”她点了点头,“三哥也是一样。不过这段时间您若是有空,可以多找七妹聊聊。”

        “南绯?”卓之介闻言稍稍皱了皱眉头,“她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瞧瞧,和自己的亲妹妹聊天,还非得一定要出了什么事情才行。”这一次,轮到南之哭笑不得了,“倒不是有什么事情,只是我常常没日没夜的外头去疯,七妹又不大常常去找四姐和五姐去玩,她一个人,也的确孤单。小姑娘家的心事,同长辈们将总是不好的。你是她亲生的哥哥,有什么话,好好沟通一下,她也是会尽数告诉的。”

        南之这话说的直接,卓之介听得出来,她已经是在怪他不关心自己的亲生妹妹了。她也是在暗示,自己与自己的亲生妹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隔阂。

        “这些事情,三哥你若是现在不去关心的话,难道还要等到你将来金榜题名,踏入官场之后再关心的吗?”

        “郡主!”

        远远的,一身紫衣服的姑娘游侠匆忙地朝着她的这个方向跑来,伴随着微微粗重的喘息,南之扭头,却见那人正是凌渊。

        “郡主您让我好找,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奴就不见您的踪影,怎么此刻井道这里躲起阴凉?”

        “小之的意思,我明白了。”

        卓之介见蓝荷轩的丫鬟如此匆忙地跑来找她,想必是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也不想多做叨扰,转身欲走,“只是虽然你的身边不乏旁人保护,但是多少危险,你自己多加小心。”

        “三个放心。”南之笑着点了点头,“你也注意身体,莫要太过委屈了自己。”

        “……”

        卓之介的步伐很快,不过喘口气的,他就渐渐消失在了南之的视野之外。手中的小箭伴随着有些刺鼻的铁锈的味道,因为南之的手心渗出了汗水的缘故,更显得格外的刺鼻。

        她有些无奈地将自己的右手张开,罢了,都已经用过的箭了,丢了就丢了吧。

        她轻轻撒手,伴随着清脆的声音。

        “凌渊,你这般急着跑来找我,所谓何事?”

        “郡主快跟奴回去,夫人到咱们蓝荷轩里来了。”

        母亲?

        ……

        在南之的记忆里面,母亲很少会这般的急着找她。通常都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会知道人等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又或者是守在自己的蓝荷轩里,一边吃着糕点一般喝着小茶,再时不时的带给南之一些说不上来的惊喜。却唯独这次。

        且听凌渊所说的母亲会在卓家的祠堂里面等她,南之就知道,一切正如之介三哥告诉她的那样,从昨晚闹到了现在的事情,他知道了,府里的大多数人也都已经知道,之前这事是无论如何也瞒不过母亲的。

        罢了,南之微微地舒了口气,不是她不愿意坦诚相告,是她怕母亲她接受不了。

        可是说到底,那依旧是南之有生以来的记忆里面,第一次见到自己一向端庄慈爱的母亲,对自己发了那样大的火来。

        “跪下!”

        祠堂内的空气异常的闷热,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令人有些喘不上气来。

        见母亲的背影端庄而又坚定,一身素衣,听她进来也没有任何想要回头的意思,南之便已经彻底地了解了母亲的态度。

        “母亲息怒,孩儿知错。”

        老老实实地跪在母亲的跟前,她的面前,是曾经出现在她一次一次抄写的关于他们卓家世世代代的列祖列宗,她几乎全都记得,他们几乎各个都是英雄。

        “知错?”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确是终究未曾转头,“你可知你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顾自己身份,至晚方归。”

        “至晚方归?”唐碧心猛然之间听到了这样的话,本来她至始至终都在强烈压制着的火气不过刹那间都涌了上来,她咬了咬牙,“那你且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何那么晚的才回到府里,又是为何一整个晚上都未曾回到蓝荷轩去?”

        “母亲,您消消气可好?”纵然心中的愧意以非言语所能表达,南之还是禁不住咬了咬自己的舌尖,鼓足了气,“女儿知道母亲是在气些什么,可是您也一定要相信女儿,真的是女儿自己不得已的苦衷的。”

        “对,你们总是有自己说不出来的苦衷。”

        狠狠地对着面前的祖列宗的灵位磕了三个响头,因为心中那种太过复杂和焦急的情绪挤压,她几乎不愿意抬起头来,几乎不愿意睁开眼睛,就亲眼目睹着眼前正在发生过的一切。

        她明明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纵然真有一天着将军府的一切荣光终将化为灰烬,可是对于南之,她只想她可以为自己聪明,她想让她避开,就算不能避到最后,也绝对不会去亲自招惹这样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天意?就连之扬和之韬那两个孩子都在不由自主地将她往那条道上越领越远,难道这就是天意?

        “你们每个人都口口声声的说着各种各样的迫不得已的苦衷,刚刚我听说了昨天到今天早上的所有的事情,我也见到了你的两个兄长,我也单独地问过了你的父亲,我的丈夫。”说着说着,唐氏的声音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她极力地敛去了自己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怨念,抬起了头,“小之,事到如今,你们每个人口中所言,皆不过是各有各的苦衷。我就不明白,你们真的想要让咱们的这个家族败落,你们都恨不得永远的离开这将军府的港湾?”

        “母亲……”

        “南之,去给你面前的列祖列宗上香。”她咬了咬牙,深呼了口气,“我知道你自然有你自己的说辞,我叫你过来既不是想要训你,也不是想要听你的解释。”

        母亲这话说的决绝。南之知道,以母亲往日里的坚强和隐忍,还有她长期跟在父亲身边的果敢,有些话她总是不说,母亲的心中也自己早已有了定数。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按照母亲的吩咐,南之一如往日,规规矩矩地在卓家的列祖列宗面前叩首,有小心翼翼地点燃了桌台上面的檀香,轻轻地插在了香炉之上,手中的纸屑扬起,扔进炉子,伴随着一阵火光微亮。她双手合十,轻闭上了双眼。

        “母亲,抱歉。”

        也不知是不是被呛到的缘故,本来的她足够坚定,此刻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却开始沙哑了起来,捎带着鼻子,也开始微微地发酸。

        “你有什么好对我道歉的?”她的声音依旧冰冷,在南之的斜后方传来。看不清她面部的神情,南之却能够深刻地感觉的到,纵然此刻的母亲心中有气,却并非是那般埋怨地看着自己。

        可怜天下父母亲,更何况在这个世上,父亲和母亲对自己子女的爱,本就是不同。

        “我不该瞒着父亲去做那件事情,母亲是我不该。”

        “当着卓家列祖列宗的面,南之,你实话实说,就算是你今天说出了这所谓的‘千不该万不该’,可是你又可曾后悔过你前些日子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不曾。”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和我道歉?”

        “母亲,您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就算是为了这个和你无关的天下又能如何?”不知不觉地,她抬高了自己的声调,可是细细听来,却似乎还带着绝带沙哑的哭腔。

        这一下南之是真的急了,听到母亲的这样的一番语调,她几乎都要急得流下自己的眼泪,她明明知道自己的意思,明明她……

        “卓南之,你有什么资格作为咱们卓家的后代,去逼迫你的父亲去做那样的一个将咱们一整家人都逼上绝路的决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853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