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四十九章 敢不敢赌?

第四十九章 敢不敢赌?

        被自己的兄长闷在了家里整整三日,南之终于等来了云和绣庄给自己寄来的信件。信上面说,林墨生已醒,若是她想的话,可以速去找她。

        见此内容,南之二话没说就披上了衣服,给父亲和母亲随随便便地留下了一个字条,就冲出了屋子,从马奴那里牵过了一批快马,一路毫不犹豫的驰骋,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

        从她知道了关于“银枭卫队”的事情,和她见过了自己一路匆匆赶来的两位师兄之后,她做梦都在等着这天。有些事情,她迫不得已的想从林墨生那个姑娘的口中得知。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能力隐瞒什么了,只要是她卓南之想知道的事情,林墨生没有什么理由不说。

        她还记得三天前她终于重新见到她的两位师兄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没有什么能够概括那个时候她心中的复杂。那个时候,她强迫着卓之扬想办法解了他们身上的迷药,将他们弄醒。许久未见的思念,突然见面的以外和惊喜,关于林姑娘的愧疚一时间全都涌上了她的心头,令她几乎窒息。

        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他们师兄妹几人再见面的光景,她还想要风风光光地回到玉棠山庄上去,或者是开开心心地将他们师兄弟二人接到家里,好吃好喝地秉烛夜谈,围炉夜话……

        可惜,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她心中的一个念想罢了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慕唐坐在林姑娘的床前,那般绝望又痛苦的神情,令人的心里多么的抽搐。还有慕青,他那般压抑的神情和话语,都是一字一字的如同一只只的利刃,割在南之的心上。

        他们没有怪罪卓之扬对他们的下手之猛,或许原本的他们也是十分的无奈和不解,甚至愤恨,但是当他们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当他们知道了自己在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一个亲恩,并且一刻不停的为了最终的“复仇”变得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人样的时候,自己的那颗心是怎样的疼。这些,南之都感觉的到,也看得清楚。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她亲眼看到了他们的眼泪,又如何不能预料他们心中的痛苦呢?

        而用卓之扬的话说,经历了那样的一番生离死别,再见到自己的亲生妹妹,是那样的一番半死不活的样子,还有她背后那苦心经营的一切,换做是他,就算是将这天捅出一个窟窿,也在所不惜。

        可惜了,那天因为天色太晚,就算是二哥早就已经同自己的父亲跟母亲报备过,自己整个晚上都会和自己的妹妹待在一起,不会让她有任何的差错。可是不管怎么说,在外过夜也多多少少有些说不过去。再加上林墨生又迟迟未能醒来,南之终是没有机会同他们两位长谈,她也委实不知道自己该同他们说些什么。

        而现在,林姑娘醒了,他们兄妹三人时隔十几年的时光终于得以相认,可对于这个本该处于局外人的南之,就已经想好了自己该说的话了吗?

        远远地,在云和绣庄的门外,卓之扬见到了南之,有些匆忙地扶她从马鞍上面下来,因为一路飞驰的缘故,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云和绣庄的风大,之扬怕她着了风寒,千叮咛万嘱咐地让她先擦干了额头上的汗再说

        “我那两位师兄他们怎么样了?一直都在照顾林姑娘吗?”南之的语气略显焦急。

        “真是奇怪,连我的一句完整的话也不听,都没见你对什么事情这么上心过。”卓之扬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人家都差点在咱们邵南的地界翻了天了,还不算大事?”

        “你怎么会有如此想法?”卓之扬皱了皱眉头。

        “别问那么多了。”南之有些义正言辞的摇了摇头,“对了,二哥,这三天里你没有对我的两位师兄怎么样吧?有没有好好的招待?我可是承诺过的,只要他们那一天肯来昭原,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一定会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的对待。”

        “……”

        木门轻轻的推开,伴随着“吱呀”的一个声响,三天未见,这间小小的屋子终于不再如同印象中的那个死气沉沉,令她压抑的发疯。林墨生的脸色虽然还是十分苍白,但是好在云和绣庄里有着潜在了高手,又有她的两位亲生的兄长照看,已无性命之忧。甚至不多时后,就可以恢复如常。

        见南之进来,一副小女儿家的精致的骑装,配上她如瀑布般散落碎发,而那带着一丝急切又不是沉稳的眼神,确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树上活蹦乱跳的小丫头无疑。

        “林姑娘这几日来身体康复的可好?”南之十分礼貌地朝那两位师兄笑笑,随后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见那面颊清瘦眼窝微微凹陷的林墨生正坐在榻上闭目养神,便轻轻地走上了前去。

        轻轻地抽过她有些冰冷的手来,南之她倒是没有什么顾忌,她只当是自己前来探望一个心理藏着秘密的老朋友,试图将自己的一切举动都表现地十分的轻松。她轻轻地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在这位极通医术的林姑娘面前委实是班门弄斧,但是不算上她自己的话,这屋子里面的人,还真的难说谁的医术有她的好。

        “你来干什么?”猛地一下,她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南之的那双温柔又眼含笑意的眸子。

        “墨生!”慕唐微微地上前了半步,似乎是想要提醒林姑娘说活的语气。却被南之轻轻回头后的一个微笑十二点他不由自主地将刚刚想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慕唐微微地垂下头去,此刻也是自嘲地笑笑,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那些年里确是像逃命一样逃到了玉棠山庄,随随便便地杀了几个手持尖刀的恶人就当是已经报仇了事。亲人之间分开了如此之久,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这样一个远胜自己十万八千里的妹妹,他甚至都不配去做她的哥哥。

        “林姑娘莫怪。”南之轻轻地笑笑,眼底平静如同秋水,“我知道现在的姑娘虽然面上平静,但是身体却并不舒服,毕竟你身上的伤口又多又深,都是不大好养的。”

        “平白无故的,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林墨生的眉头微微皱起,有些无力地,她掐了掐床上的被角。

        “我知道有一种药,虽然不怎么顶用,但是止痛的效果确实奇好的。”南之的语气依旧庭上去十分轻松,就算是在任何的氛围之下,也不会让人听上去疲累,“刚刚我从云和绣庄进来的时候,已经摆脱以为师夫替我去煎了。”

        听着南之这般说着,慕青等人不用想也知道南之说的是什么样的一种药了。曾有那么几年,她为了缓解木兮身上蛊毒发作时的剧痛,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作用如何,并不是十分精通药理的她只想着用几百甚至几千种的草药制成一种能够令人缓解疼痛的药来。南之此刻说的轻松,那些时日,她却也是不眠不休,只为了一个听上去十分幼稚的结果。

        “你来是做什么?”林姑娘的心里忽上忽下的跳着,眼里却依旧是冷漠如冰,看不出多余的情绪,厌弃倒是有一些的。

        “姑娘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南之的预料如常,“当初在马车里面救你的人是我,几天前将你从恶徒的手中救下来的是我二哥,将你救活了的是二哥庄上的人,你现在住的地方也在这里。因为你救过我父亲一命的缘故,我只当以命换命,什么都没说,你怎么此刻,倒还有种赶我走的意思。”

        “长风郡主这样说话,是想要赶我走吗?”林墨生的眼中顿时敛去了一丝冷冽,她微微地抬起了头,朝着卓之扬的方向望去,咬了咬牙,“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你们也没有资格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南之轻轻挑眉,“林墨生,你身的决定我们救你的命就是夺冠闲事?那就麻烦你下次作死的时候在自己的额头上面贴上‘不要救我,我想寻思’这八个字再跑出去作死,我们行走江湖的人都行侠仗义管了,就是看不惯有些人吃着农民伯伯的粮食吸着大气层的空气还一副清高的样子在旁人的刀尖上面折腾。”

        卓之扬听闻之后不由得笑笑,刚刚她进门之前不是还有一丝紧张的吗,怎么到了她的面前,便又开始了在家里时候的那般有一套没一套的说了?

        慕青和慕唐二人闻言也是微微一颤,说句实话,从南之刚刚进了门到现在,他们一直都在不断地暗示自己,虽然她身上的行为举止已经有了显著的大家做派,不再如同从前在玉棠山庄上的那般散漫自如。不过这都无所谓的,她变了一个环境,又迟早会长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还是原来的她,还是那个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的她就好。

        这些天里,他们既想要与自己的亲生妹妹细谈,可从那天到现在,她能真正说出口让他们觉得微微亲切的话却寥寥无几。不知为何,明明生儿她对南之说话的态度并不是十分的有话,但是却句句直接,恰恰是不打算有任何的隐藏。

        也许就是刚刚卓南之的那番话将墨生说的真的急了,林墨生的面色“唰”地一下泛白,一阵热风顺着窗框刮来,她咬了咬牙,掀开了被子,一只脚就要从床上迈下。

        “你真的想走?”南之头也未回,“你信不信你前脚踏出了这个屋子,后脚我就将‘银枭卫队’的全部事情都告诉父亲,告诉凌王。”

        “长风郡主,你觉得我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会怕你此刻的一句威胁?”

        “你如若是不怕,又如何这般急着出去?”南之的眼神沉静如水。

        “你若是想说尽管说去。”

        “你会死,那些你费劲了心机带到昭原城里的六千名林家朋友,也一样会死。”

        朋友?林墨生皱了皱眉?她为什么用这个词,她凭什么用这个词?

        见她片刻未曾开口,南之一直以来偷偷紧握着的手掌终于开始下意识地微微松开,她淡淡地笑笑,只是眼神却是越发的犀利,“林姑娘,我只问你一句,你敢赌吗?”

        “我有何不敢。”她依旧咬牙,直视着此刻正站在门前看似闲散的卓之扬的眼睛,如果不是他的话……

        “那就赌赌看啊!”卓南之倒是毫不避讳地说道:“反正我无所谓,这朝中的局势若好,那我就老老实实地去做我的长风郡主,一辈子衣食无忧;这朝中的若局势不好,那也不管我什么事情,江湖之大武器不有。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将军府杀了六千本不该成为余孽的‘银枭卫队’,多半还会换来朝中上下的一致称赞,杀错了,也不过就是区区六千人而已。”南之一边说着,一边随意地拿起了台桌上的一枚玉坠,“只是可惜了刚刚才得以团聚的家人,眼看着就要别处相见了。也对,不是六千,准确的说,是六千零三个。”

        一番话说完,整个屋子顿时就安静的不成样子,只剩下南之那个看字随意地用手中的那个林姑娘曾经交给了她随后她又将她寄到了玉棠山庄上的玉坠,那本该是他们兄妹相见的信物。

        “卓南之,你到底想要怎样?”

        猛的一下回过了头,意料之中的,依旧是那双似笑非笑,仿佛将这天下的大事全都不放在眼里的姑娘。这是她无比痛恨的南之,也是现在的她无比需要的南之。

        “说句实话,墨生,我今天大老远的过来,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和一个向你这样聪明的姑娘吵架的……”轻轻地,她叫出了她的名字,她知道她需要温暖。

        “别拿我当敌人。就算我的二哥他把你关在这里确实不怎么人道,但是你也不要将我当作敌人啊,我发誓,我跟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

        突然一瞬间的变天,令卓之扬他本人也是十分的哭笑不得,这个臭丫头,谁给了她这样一个令人觉得“阴晴不定”的嘴皮子呢?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林墨生此刻那个看上去越发平静的面容,这么多天里,甚至这一个多月里,他都未曾见过。

        “哥哥,卓二公子。”轻轻地,她转过了头,语气已不像当初时的那般冷冽,就仿佛是刚刚同南之的那个断案的眼神上的交接之后,整片天空都霎时变了颜色,“你们方不方便此刻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长风郡主谈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807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