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四十五章 郡主受罚

第四十五章 郡主受罚

        南之和朝荷这样一番闹腾,使得王府里最受宠爱的郡主因为“监管不利”而落入了水中,这件事情自然没有瞒住那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王妃。

        虽然此刻的朝荷早就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泡过了热水澡来,根本就是活蹦乱跳的跟一个没事人一样,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她这个做姐姐的失职,自然是要受些罚的。

        “哥!”凝霜上虽然心中也有愧疚,但是听到母亲亲口说出整整一周的时间都不可以再跑出去乱逛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学着小南之常有的样子嘟起了嘴来,“哥,你倒是替我说句话啊,朝荷现在都已经没事了啊,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和小之真的没有因为自己的贪玩儿扔下她不管,真的!”

        “行了,也不是要将你怎样?罚你背书也没见你这般的话多?”王妃微微地皱了皱眉,嗔道。

        “那我可不可以去背书啊,背好了书就可以去将军府里玩了。”凝霜急忙从兄长那里转过了头来,充满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王妃的双眼。

        “莫要讨价还价。”王妃的声音有些低沉。平日里这丫头每个什么姑娘家的样子,虽然性格莽撞了些,但是好歹时刻都有分寸。夏遥的底线一向都和旁人不同,就算是旁人会说凝霜她没有郡主的样子,她也只想自己的这个女儿开开心心的长大。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她小题大做,若是那赵于竹未曾及时出手相帮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就是罚你老老实实地在府里关上几日而已,你怎么偏就有这么多话说?”

        “母妃不公平。”凝霜虽然没再辩解,却还是十分委屈地眨了眨眼,“明明当时在场的不是我一个人,那么躲丫鬟仆从也在,小之也在。”

        “这个时候你竟然会去将这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王妃这次是真的有些气了,微微上前一步,提高了音调,幽暗的烛光中映出了她微微发红的脸,“凝霜,你从小一直在你哥哥身边长大,怎么就没有他那般敢做敢当的胸襟。你是郡主又如何?你可是朝荷的亲姐姐。小之她都肯为了朝荷下水相救,你又如何会站在岸上袖手旁观?”

        “不是我不想,明明是她在死命地拦我。”凝霜微微握紧了衣角,“母亲若是实在生气的话,那我就老老实实地听从差遣好了。”

        “不是生气,是失望。”

        “母亲有什么好失望的?”凝霜咬了咬牙,“我又没有逃避责任,我只是……”

        唉,终究还是自己没有底气。说句实话,当时的自己也是吓傻了的,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呢,她又哪里还有力气自己辩嘴。

        “只是什么?说不出话了?”王妃微微皱了皱眉头,“你让自己的亲妹妹一个人趴在船上睡觉,又害让她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跌落了水。我罚你在佛堂里面抄上即便佛经,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出府,就是罚得重了?你且悄悄你的那些规规矩矩的表姐妹们,她们有的一年半载都未曾出过府院,怎的你就这么特殊?”

        王妃这话倒是没有说错,她一向很少会拿自己同王府里那些扭扭捏捏的大家闺秀想比,可是一旦提起了她们的话,却总是能够逼得凝霜哑口无言。

        “好吧……”她微微地鼓起了嘴,“我去领罚就是了。”

        “那就快去!”

        凌王妃轻轻地挥了挥自己的衣袖,有些疲惫地坐在了床榻之上。

        “对了,南之被之扬她叫走之前,有没有换过了衣服?”

        “换过了。”凝霜点了点头,“也总不能让她**地回去吧,还是那样的一副装扮。”

        “那她可有着凉?”凌王妃有些担忧地问道。

        “不知道。”她摇头,“应该是没有。”微微地向后退了几步,她再次嘟起了嘴,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我真是可怜,母亲不向着我,口口声声惦记着别人家的姑娘。我这个哥哥也一定不是亲的,从头到尾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替我说过。”

        墨黑色的衣角一动也不动,何秋陌静静地站在屋子的侧面。

        凝霜说的倒是没错,自从他收到了这个妹妹的求救信号赶到了母妃的跟前到现在,他确是一个字都没有说过。他脸色因为疲惫而微微地苍白,但是嘴角是不是地挂着微笑,又时不时地皱起了眉头。

        “哥,你真的到了现在,都不肯为自己辩解一句?”

        路过他的身边,凝霜忍不住停了下来,面向了他,瞪大了眼。

        “我说你不是我的亲哥哥,你却这般什么都不说?”

        “你不是说你吓怕了吗?”何秋陌有些随意地笑笑,“怎么此刻还有这么多的话要说?”

        “当时自然是吓得要死,但是你忘了,你的那位好幕僚已经将她好好的救下了。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朝荷也不可能再出什么事情,可你竟然还是不说我豪华。别以为南之被她二哥突然叫走我就不敢说了,你别忘了,今天要不是你带南之过来结果自己……”

        “当着你的面,南之就那么落水了,并且是因为你才落得水。”他幽幽开口,目光沉静无波,却略带玩味。

        虽说听上去像是询问,可这分明就是审问。

        凝霜这回是真的有些傻眼了,她呆呆地愣在了原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还让我帮你说话?”

        “哥!”凝霜十分委屈地咬了咬嘴唇。

        哼,还没有娶过门呢?“夫妻”两个人就开始联起手来欺负他了!可恶!可恶!

        “行了。”刚刚还在一旁有些气愤的凌王妃也禁不住哭笑不得,“你惹下了这等祸事,还指望你的哥哥替你求情?快些回去吧!小之这些日子本来身子就不能碰凉水,她还那般直直地落到了湖里。况且朝荷因为你又差点出事,你说,你哥哥能不急?”

        算了算了,这个屋子她是真的不能再待了,再待下去的话,她想她一定会气死过去!

        哼。

        凝霜十分傲娇地朝着秋陌扮了一个鬼脸,一个大踏步就朝着外头迈了出去。这个季节,外面的温度远比屋子里的还要炎热,她心中的一团火还没消下,此刻一下子置身于这桑拿房一般的室外,真真是令她有些喘不上气。

        早知道,就应该和南之乖乖地坐在船上看着那臭丫头;早知道,卓二公子来找南之的时候她就不应该放她离开,好歹她也可以替她挡个刀的。有了她,自己也不至于这般的孤立无援。

        算了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这么样吧。和秋陌那个“护妻狂魔”,有了女人就忘了自己的妹妹,他竟然不记得小的时候,是谁陪他一起玩到大的了。

        猛地一下踢了颗地上的石子,她十分烦闷地捂住了脸,长叹了口气。

        “看来郡主此时此刻,是烦忧得紧。”

        幽幽的声音从她的前方传来,吓得凝霜的身子猛地一顿。

        “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儿?又是为何会同我说这些?”

        因为刚刚在屋里经历了那样的一番斗智斗勇,她的火气微有些大,说起话来也比以往急躁一些。

        “在下是赵于竹,偶然路过这里。刚刚郡主将一颗小小的石头踢到了在下的身上,在下才没有忍住,会问郡主些话。”

        呃……

        凝霜十分无奈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抱歉……”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没伤到你吧。”

        “不过一颗小小的石子而已,如何能够伤得到我呢?”那人的声音微挑,似乎是带着笑意。

        也许是因为凝霜觉得这种熟悉的语气令她觉得十分的舒服和亲切,她微微地抬起了头,来人的行为有些拘谨,似乎是不敢抬头看她,但是月光之下,他依旧能够注意到他长长的睫毛,还有他那想要却又不敢注视她的双眸。

        “原来是你”缓缓地,她咧嘴笑笑,“今天是你救的朝荷。”

        不过是第一眼的对视,凝霜就一眼认出了这人,正是白天时候亲手将朝荷就出来的兄长幕僚。

        他的行动十分的果断,精通医术,说话也是十分直接。她救了朝荷,自然也等于是救了凝霜的半条命了,凝霜见了她觉得亲切,也是必然。

        “不过是在下的职责而已。”

        “你抬起头来。”凝霜笑着抬了抬手,“你是我的恩人,何必对我拘礼?再说,我刚刚还伤了你,不光要和你说声谢谢的。”

        “在下不敢。”

        无趣,凝霜微微撇了撇嘴,怎么自己身边的人,各个都是这般的拘谨呢?

        “对了,你有没有去找过母亲,或者告诉我的哥哥。你是我哥哥的幕僚,今日又救了他的亲妹妹,告诉了他,他今后一定会更加照顾你的。”

        “本世子想不想找一人,什么时候由你这个小丫头说了算了?”

        十分熟悉的慵懒又低沉的响声从她的身后传来,凝霜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是谁。出于刚才的受到的气。她即便是听了个清楚也未曾回头,反倒是十分大方地拍了拍那幕僚的肩膀。

        “放心吧,我哥哥他一向是口是心扉的,他今日之后,一定会更加对你好的。”

        “凝霜。”何秋陌不急不徐地走到了她的身侧,站定,突然笑笑,笑声中带着同平日里大不相同的冰冷。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先回去。”

        “你刚刚说了那样的话,此刻竟然还想撵我走吗?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的这位幕僚,就是我的朋友了。”

        “想不到你何凝霜交朋友就是这般简单的事情。”

        因为他的到来,赵于竹不由自主地就将自己的头更压低了些,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场很快就已经散开,就算凝霜郡主不知,他也十分容易就感受的到。

        “快些离开,别忘了你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他的声音依旧低沉,一如既往的不容置疑。

        今天的他啊,真的是异常的严肃。

        “哥,他刚刚救了……”

        “这我都知道。”何秋陌轻笑,“所以你就要亲自在这里见证我对他的感谢?”

        无趣!

        凝霜站在原地呆愣了两秒,又静静地注视了一下那人有些苍白的面容。他的面颊纤瘦,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疲累,他的脸颊有些内塌。

        凝霜很喜欢通过一个人的眼神去判定那个人的心思,只是可惜那人此刻的头实在是太低,兄长又站在自己的身边盯着自己,她也不好那般光明正大的,去“调戏”他手下的以为漂亮的幕僚。

        “走就走。”

        凝霜撇了撇嘴,扬了扬袖,有些憋气地瞪了兄长一眼,这亲生的哥哥,今天真是不让她开心。不就是因为刚刚临走的时候没有见过南之吗?

        坏人!

        迎面吹来了一阵小风,可惜确实闷热的小风,并没有让人感觉凉爽。

        凝霜走了,有些气鼓鼓的走了,眼下站在那里的,又只剩下了那两个传真黑衣服的男人,他们的背影,几乎与这片夜色融为一体。

        “你很有本事……”幽幽地,何秋陌的声音响起,听不出一丝的喜怒。

        “属下不敢。”

        “你急什么?”他缓缓地转头,望着他极力抑制着的微微发抖的身体,“能够成为郡主的朋友,难道不是好事?”

        “属下没有那个福分。”

        ……

        ------题外话------

        2p要结束了,舍不得小可爱萌,你萌愿意跟我走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807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