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三十章 秉烛夜谈

第三十章 秉烛夜谈

        那天,南之她着实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那样的一个地方碰到那位王府里的郡主。第一直觉,她总觉得凝霜此番大老远的找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结果,还真的被她猜了个正着。

        说来也不能说是坏事。在卓家,怕是除了她卓南之,都会觉得世子的平安归来是一个天大的好事。甚至是应该在这隐由寺的观音菩萨的面前感天动地地跪上三天三夜的好事。却唯独他卓南之一人,打从凝霜口中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便开始不由得微微打鼓。

        不知是从何处冒出来的恐惧,凝霜却大言不惭的说是那是这世上的每一个姑娘即将见到自己的夫家时候真正发自内心的紧张感觉。南之险些一口清水喷到了凝霜的脸上,她这怎么会是那种感觉?这绝对不会是那种小家碧玉的姑娘家才会有的思春的心思。

        可是最令她觉得无法接受的是,世子他竟然也在山上。若不是望着那位兄控郡主那般一本正经的表情,南之她着实是不敢相信,世子他明明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不好好回他的王府里面歇着,也不去跟凌王汇报京城那边的具体情况。从昭原到隐由山来一路折腾,竟然也会折腾到了这里。

        并且按照凝霜郡主的意思,她此番能够跟随她的兄长一同上山,必然世子殿下他也是回到了王府里面打过了招呼的了。为何会来,就连他的亲妹妹本人也不大清楚。

        卓之扬是个能起哄的,前脚听说了世子也在,后脚便匆匆忙忙地从她的身边消失。他虽然装的好像是大大咧咧的,实则心中也藏了不少的事情,大哥二哥跟世子都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志趣也是十分相投,此番世子遇难,他也自然而然的会去“慰问”一番的,这一点她想也不用想的。

        “南之,你真的有别的喜欢的人了?”凝霜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会成为我的嫂子呢?”

        这……

        南之有些无奈的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自己的哪根神经搭上了郡主的弦,她竟然会放着那么多大家闺秀、文文静静的姑娘们不要,偏偏只想要她。世子他“老人家”若是真的有她说的那般神奇,自己又是如何能够与之相配?

        “怎么样,南之,你究竟要不要去看看?”

        头顶的正上方传来了喜鹊的叫声,可是在她听来却微微的有些刺耳,刺耳到一向如此那般淡定的自己,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她承认自己从一回到昭原到现在就一直是在躲他,可是说到底,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躲些什么。明明她的心中早有想法,现在的她还必须要维护这个婚约,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她的心底是不能有任何动摇的。

        若是她真的能够放下一切不管的话,她也不会那般放任木兮哥哥离开自己的身边了。说来可惜,她到现在还没有见到那位曾经替她算命救她的那位太师,不知道此生究竟还有没有嫁给他,成为他妻子的缘分。

        “小之,你不会是因为害怕,才不敢见他的吧!”

        “行了。”南之深吸了口气,“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凝霜了,竟然会觉得我害怕你的兄长,真是可笑。”

        她的嘴上虽然说着,可是却打心底里觉得,自己口中的每一个字,都不足以让人信服。

        “这天都快黑了,一切都等明天天亮再说。”她十分不屑地挥了挥手。

        “天黑怎么就不能去找了,挺好的啊。”凝霜十分狡黠的眨了眨眼,“再说了,明天白天我哥哥跟我就要下山去了,你到时候,怕是想找也找不了了。”

        这……

        南之有些气愤的咬了咬牙。

        “你兄长此番大老远的赶来,却只在山上小住一日,这足以证明他有极其重要的事情,我这个时候去打扰他,好么?”

        “有什么不好?”凝霜的眼里依旧透着说不上来的诧异,“你怎么知道兄长此番赶来不是为了找他未来的妻子的?你怎么知道那所谓的重要的事情……”

        “凝霜,你到底有完没完?”南之“腾”地一下侧过了头,圆鼓鼓的眼中透着一股十分可爱的怒意,“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世子殿下他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爱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跟我没有关系。”

        “……”

        许是南之的年纪还小,经历的事也不是很多。同凝霜郡主的一番谈话才刚结束不久,她才迎来了人生中的地刺疯狂的打脸。

        祸从口出啊祸从口出。有的时候还不仅仅是简单的一语成戳,在这样一个佛光普照的地方,确实连提上一句都不可以的。

        月色缓缓地洒在宁静的山上,伴随着朦胧的云雾。凝霜走后,南之一个人坐在石墩子上静思了片刻,吹着清凉的晚风,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清醒一点,至少也要让这个心思全都被搅乱了的她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将那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暂时先放到一边。

        就那样一个人默默地坐了许久,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怕是母亲住的院子那里知道了她晚饭过后就没有回去,必然就会闹翻了天了。

        罢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南之深呼了口气,伴着清凉的月光,身子缓缓地朝着她印象之中的方向移去。

        然而……

        她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山上迷路。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明明就那几个不大点的院落,竟然偏偏就是找不到主持大人给自己和母亲她们安排的那个院子。

        夜逐渐的深了,灯火逐渐的熄灭,原本就罕有人烟的佛家住院,此刻更是显得有一丝的苍凉。

        夜里的晚风不知不觉已经刮了起来,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思量的那些事情令她的心底有些发寒,也不知是因为这个夜里本就降温了的缘故,这大晚上的风啊,还真真的是望她的骨子里吹。

        不是吧……

        她无奈地吸了口气,不是说着地方是自己和卓家的福地吗?就这么欺负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真的吗?真的吗?一定要这样吗?

        一向神出鬼没的卓之扬说是去找世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一天到晚带给她种种惊吓的凝霜郡主自从跟她分开了之后也找不到她的任何痕迹,老天爷啊,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我究竟是跑到哪里去了?

        ……

        “世子殿下,所以那件事情,你真的开始打算了吗?”

        幽幽的窗子透着淡淡的烛光,炭火静静地烧着,伴随着萦绕在屋子里面的厚重的沉香和那个男人身上专属的药香,倒是显得异常的温暖。

        卓之韬微微地垂下了眼帘,手指轻轻地勾起桌子上的素茶盏。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却又暗藏杀机。

        “大哥,世子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若是人还犯我的话……斩草除根。”

        卓家的公子哥们当真个个都不是省心的主,之韬的面色已经无比的悠然,然而卓之韬此刻却是半倚在桌面之上,活生生的一副醉态。旁人见他,怕是完全不知他的内心此刻郑经理着怎样的一番波涛汹涌。

        这三个人里,何秋陌的姿态倒是无比的正常,他静静地端坐在席按的后面,同之韬一样,他的右手同样也在把玩着那只素杯,不同的是,他的目光之沉之冷,仿佛预示着下一秒,他手中的那个可怜兮兮的杯子,就要化成粉末。

        “世子殿下已经见过那方太师了?”卓之扬幽幽地问道。

        “是。”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十分的果断清冷。

        “太师他是怎么说的。”

        “一切都如咱们所预料到的一样,风雨欲来。”他的语调不急不徐,如同是在讲着一个平静的故事。

        “也是。”卓之扬坐在世子的对面,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一个敢去杀害朝廷终将,又敢去扣押世子您的朝廷,不是我们该去效忠的朝廷。”

        “二弟慎言。”之韬微微地清了清嗓子,“这般说来,世子此番在京中和归隐门的人周旋过后,已经万分肯定,这些天来,在封地里面作乱的人,就是朝廷所派?”

        “是。”缓缓地,一口清茶入口,何秋陌又轻轻地将杯子放下。

        那是一种只属于富贵人家子弟的姿态,只是这所谓的富贵子弟,却注定了无法如同书中所写的那般风流公子一般的流连花酒,亦或是游山玩水,谈天说地。

        “凌王殿下如今已经知晓了此事。殿下此番上山,也已经同王府报备过了吧。”

        “自然。”何秋陌点了点头。

        “那凌王殿下的意思又是如何?”卓之韬挑眉问道。

        “同我想的一样,朝廷的事情自当由王府来解决,至于归隐门,根本就用不着王府出面。”

        “世子的意思是,易思堂?”卓之韬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缓缓开口,“那日,我和家妹曾到易思堂去过一次,想要求堂主出面,救世子一命。可是奈何我却并未与贵堂的堂主出面,虽然我也知道最后易思堂一定会派人将世子殿下救回。但是却没有想到……世子殿下,竟然就是易思堂的堂主吗?”

        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中央的炭火静静地烧着,时不时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三个人无一不会听的一清二楚。

        何秋生的眼底闪过一丝阴冷,随后有些自嘲的笑笑,倒是没有说话。

        “大哥,你此番,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竟真的连易思堂的堂主是谁都不清楚吗?”

        躲在门口的南之此刻早就已经被他们绕的迷糊,长时间的屏气凝息,更是令她有些微微的头晕目眩。

        易思堂想要正是出面对抗朝廷的归隐门了?可是易思堂不是一向侧重于为朝廷效力吗?这一切只因易思堂的堂主就是这封地上的世子吗?世子殿下是这易思堂的堂主,那木兮哥哥呢?

        他们此番前来许久,都没有见到那方师太的影子,那人却如此轻松地就找到了他。难不成就连那位可以预知天下的师太,也是易思堂手下的一颗棋子?

        “那么一切就按照世子殿下所说的吧。”末了,卓之扬微微直起了身子,“既然一切都已成定数,那么我们卓家的子弟,也定然不会含糊。父亲如今虽然身体还未大好不能带兵,可若是世子真有需要的话,我和大哥也都是可以效力的。莫要忘了,大哥曾经也是随着父亲上过战场的人。”

        “还不用那么着急。”何秋陌静静地摇了摇头,“这仗若是真打起来,那就是造反,是下策。能够周旋的话,尚且还是要同他们周旋一番才好。”

        “方太师究竟作何预测。”

        “很难。”片刻的沉默过后,何秋陌缓缓开口。一瞬间,如此平静的空气里面,又透露出了些许的沉重。

        “也许,是要赌进一切的艰难。”

        “挺好。”卓之扬淡淡的笑笑,“既然如此,我还真的决意,要陪着世子殿下走上一遭了。真倒了那个时候,还请世子殿下,莫要厌弃。”

        空气中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钢箸从之扬的手中弹出,穿过门纸,直直地朝她射来。南之直呼不好,急急地转身,右手死死地抓住了门框。

        真是疯了,这是要亲自将自己的妹妹送上绝路?好在她还知道怎么在关键的时刻保命。

        “小丫头,不错啊,看来你的身手还没有退化。”

        一个没有站稳,大门终究是被缓缓地推开。南之打了一个趔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十分狼狈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太狼狈了,真的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

        “那个……我只是迷路了,好不容易看到了这里灯还亮着,就想过来问问,不料竟碰上了……哥哥。”

        余光扫过了那个墨黑色的衣角,她的心跳猛地一下加快,想要退后却已再来不及。

        “小南之,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你的两位哥哥呢?”

        老天爷!她无奈地在心里惊呼,霎时空气却又是一阵凝滞。

        “小绿枝?”

        幽幽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完全不同于刚刚的清冷与沉稳,竟然会是那样似曾相识的温柔。

        缓缓地,他转过了头,四目相对,正对上她眼眸的,是一双温暖又平静的眸子。他的面容比她上一次见他的时候清瘦了许多,但是却依旧刚毅。

        那是她曾以为的这个世上的最漂亮,最好看的脸。

        那是……

        “木兮?”

        ------题外话------

        木兮:几日未见,听说你就要将我忘了?

        团子:不敢忘不敢忘哦!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恭迎世子回归!

        第三更结束,希望你萌能够稀饭。虽然作为初来乍到的萌新,此次pk的收藏数据很悬,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所能放松心态,给你们带来你们愿意看的东西,感谢支持。明天继续码字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454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