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二十六章 歌女的执念

第二十六章 歌女的执念

        那两个人离开之后,易思堂主楼堂室的氛围变得异常的安静。上座之人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又缓缓的睁开,四周的空气就仿佛凝固住了一般,了无生气。

        一阵冷风吹来,伴随着后背的那股冰凉,他知道此刻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

        缓缓地从椅子上面走下,他的双腿有些发软,那两个卓家的主子来的匆忙走的也是匆忙,到了现在,茶杯都是温的。

        “大哥!”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动,有人撞开了堂室的大门,听声音,应该是莫闫。

        “大哥,事到如今,咱们真的不应该去救主子吗?”来者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慌慌张张的赶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将头发高高束起的戎装姑娘,正是书棋。

        “大哥,堂主不在,整个易思堂如今就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我们都是从小就跟在堂主身边的,如今他既遇到了危难,我们又怎会见死不救呢?”

        关于堂主出事的这件事情,在那两个人到来之前,书棋的心中早已有了猜想。

        原本她和堂主是在同一天里到的京城,按照原本的计划,堂主只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快去快回,回来的时候务必要赶上凌王妃的生辰。

        书棋只记得那天卓家的二公子来易思堂里找过他一次,见他不在,自己又没有易思堂的信物,只得亲自去连云山找他回来。书棋那时刚好也在堂里,凭直觉,她知道卓家二公子的所求,堂主是一定会帮的。

        她知道堂主要做的事情极其凶险,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必须陪着。

        只因堂主他给了自己的新生,只因她早已承诺这辈子他无论去哪,自己也一定会相陪到底。

        可是到底,她还是没有帮上什么大忙。她甚至都并不知道,堂主他此番入京,究竟是为了什么,直到今日。

        “书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莫涛将右手轻轻的覆上了椅背,“可是这件事情,着实不能心急。”

        “不急?”书棋霎时皱紧了眉头,“大哥,你究竟还在犹豫什么?若他不是为了通风报信,又岂会千方百计的将我护送回来?那个时候几乎全城的官兵都在杀他一人,所有的江湖门派都以他为目标。堂主他再怎么厉害,又如何能够与之匹敌,就算能够以一敌百,他又能够以一敌千?”

        “书棋,他之所以会千方百计的将你送回,其实只是想要保你周全。”

        “我现在不想听这些!”

        细细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渗出,她猛地将手覆在了桌上,内力险些震碎了桌上的茶杯。

        “先前我说的那些你不相信,现在卓大公子和长风郡主也来求助,你却依旧不肯出手?大哥,他可是邵南的世子!”

        莫涛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后退了一步,深呼了口气。

        他如何不想救呢?怎么会不救呢?从小到大,他们就是堂主身边的最亲近的护卫,说是护卫,又何尝不是最好最好的兄弟。

        可是再怎么样,他也终究是他们的主子,并且还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主子。就算他们曾经有那样一段同生共死,福祸相依的一段时间,就算他早已经将他们三人当成了他最信任的手下,但是说到底,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是无法走到他的心里的。

        他们甚至至今都无法猜到,这位主子的心中究竟想的是什么。

        他明知道自己此行会遇到难以预测的危险,却还是亲口嘱咐,别说是未有按时归来,别说是晚了一天、两天,就哪怕是十天,二十天,他们易思堂的人都绝对不能出手。

        莫涛曾经问他限定的时间是多久,而堂主的回答看似随意,但是也似乎早已深思熟虑了一般。

        他的答案,是一个月。

        在王妃生辰的一个月后,若是他依旧下落不明,也未曾传来任何的消息,他们才可以派人入京,营救堂主,营救世子。

        可是现在距离王妃的生辰,才过了不到五天。

        “大哥,你一定要想想清楚!”莫闫虽然深知大哥的顾虑,却早已忍不住亲自去将堂主接回,这样的日子太难熬,太难熬了。

        “大哥,我们都知道,堂主他一向有着自己的想法,说不定他此刻还在的确还好端端的在京城里面布置着他想要布置的事情,可是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概率,你敢拿堂主的性命去赌吗?更何况,我们谁都知道,堂主口中的‘无事’,只是他自己的性命无虞才算无事。他是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的痛苦的。你可还记得霜蛊?可还记得三个月前,堂主虽然看似好好地站在我们的面前,轻描淡写地安排着堂里的一切,实际上却是一身的冷汗,满身险些淋漓忍受着的伤疤?”

        莫闫自己说着,身子都是不由得抽搐,书棋的心跳更是跳的飞快,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如今长风郡主已经亲自相求,更是受着王爷跟王妃的托付,大哥,你……”

        “别再说了。”莫涛轻轻地抬起了手。纵然自己只有十六岁的年纪,但是无论是心智还是理智都远远地胜过常人。

        只是如今,无论是心智还是理智,终究还是无法战胜他们的托付,无法战胜自己的感情。

        “我的心中,早已有了决断。”

        也许以他这样的性格,无论何时,也无法赶上堂主的半分吧?可事实上,他又何曾奢求过自己能有堂主那般的心性和坚韧?

        “大哥!”

        “书棋,此次就由你亲自带人吧。”他缓缓地张开了口,“我此刻,就将易思堂的临时掌控权交到你的手里,务必要周密布置,绝对不能出错。”

        “是。”书棋猛地上前一步,点头。

        此时此刻,就算是大哥不说,她已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哪怕自己从今以后再也无法踏进易思堂的大门,哪怕他会怪她、气她一辈子。

        临走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撇了撇桌子上面两个茶杯中尚未饮尽茶水的那一盏,那是长风郡主的杯子。

        手中的佩剑再次握紧,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转身击鼓燃香,那是召集的鼓点,燃的是易思堂标志性的香料。不多时,这里就会聚集数名功夫之深如同鬼魅的高手,她要亲自带领他们,将堂主带回。

        她要亲自报答堂主曾经予他的再生之恩。

        她要无论何时,都能在堂主的心中,留下一个无人可以替代的位置。

        过去的一幕幕画面渐渐地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个时候,她还是春音坊里一个不到十岁的歌妓。虽说春音坊里的以及大多是为卖艺不卖身的雅妓,可说到底,还是人们心底那种最脏最脏的女人。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书棋她不在乎,人人都觉得书棋她不在乎,因为她自小就长在这里,将自己的根扎在了这里。不,那个时候她还不叫书棋,她没有名字,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

        在春音坊里的姑娘,越是笑得灿烂,越是琴意精湛,越会打点贵客,越能够免得脏了自己的身子。她就是这般的长到了十岁。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自己能否向其他的闺阁女子一样,读书,嫁人,生子……

        这是何等的奢望?光明只轮得到身处黑夜的人才有能力祈求,而她,却身在地狱。

        “你的琴声太凄美了,我不喜欢。”说话的人是一个看似十一二岁模样的少年,他一身黑衣,面容清冷,身边有两个童子陪伴。

        “公子莫怪,这是当下最流行的音律和节拍,也是乐坊先生刚刚谱写出来的新曲,公子若是不喜欢的话,奴再换一个就是。”

        正说着,她纤细的手指便开始在琵琶上面微调。

        “当下最流行的韵律和节拍?”黑衣服的公子微微了皱了皱眉,似乎是十分的不解,“可是你与她们不一样啊,你年纪不大,不通世事,理应有着自己的一片天空,又何须随波逐流?”

        她听完之后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

        “公子,奴从小便已经长在了此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一通世事。至于随波逐流……”她微微一顿,“若是以后能够有所机会的话,奴也希望能够弹奏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手上的那个花枝一样的胎记,是生来就带的吗?”黑衣公子似乎毫不在意她的解释。

        “是。”她点了点头。

        “那你脖上的玉坠呢?是你家人送给你的?”

        “奴没有家人。”她的回答十分的平静,“只是这坠子,确实奴从小带到大的。”

        “真是个没意思的家伙。”沉默了片刻,黑衣青年笑道:“你都不好奇我为何会对你如此的打量?还一口一个‘奴’的,哪像一个十岁年纪的孩子。我让嬷嬷替我找上一个年级不大的孩子,不曾想竟找到了你这般老气横秋的姑娘。”

        她缓缓地咬了咬牙,对于这样一个思路漂浮的公子,还有那样的问题,她除了如实回答,又能如何。

        又是死寂般的几分钟,这期间,那人既没有问她任何问题,也没有提出让她弹奏哪首曲子。

        “莫涛,从这妙音坊赎一个人出来的话,不费事的吧。”

        许久过后,黑衣青年轻声开口。

        “自然。”旁边的童子点头。

        “那就是她了。”

        如同一道天雷劈开了那层厚厚的围墙,阳光忽然之间洒下,十分的刺眼。

        她猛地抬头,正对上那一双如同死水般沉静的眸子。

        “怎么,不相信吗?”那人挑眉,笑道:“我从不撒谎。”

        “奴不是那个意思。”她急忙摇头,声音有些颤抖,“只是……公子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何想要赎我?”

        “我的确是不喜欢你。”黑衣青年轻抿了口杯中的酒,笑叹:“可是奈何我喜欢你手上的胎记,还有你脖上的坠子。”

        ……

        无数个日夜过后,她之中都没有忘记那样一天。就是在那天,她被赐予了一个全新的名字。他将她带到了易思堂,也为她找了师夫,在琴与画的基础上,又教了她看书和下棋,教了她武功。

        纵然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易思堂的堂主,纵然他后来又拜师学艺在玉棠山庄整整四年,他们几乎无法相见。

        他对她的好,她感觉的到。书棋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不该思量的位置,她知道她不配。但是,她真的很想哀求那个全天下最最幸运的长风郡主,请她一定要善待世子,也请她能够包容自己,让她准许他一如既往地留在世子的身边,哪怕自己不要任何的名分。

        “书棋姑娘,该到的人全都已经到齐,请您指示。”

        幽幽的声音响起,是此次召集而来的高手中的一个。

        “去京南交界。”她轻轻地睁开了眼睛,“救人。”

        ------题外话------

        1p的二更奉上,希望你萌看得开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454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