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有木兮,木有佳人 > 第十八章 小小的风筝

第十八章 小小的风筝

        春夏之交的天气虽然湿热,但是望着满园的花开,再多的火气也总是能在那个时刻化为乌有。这段日子,将军府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异常的忙乱。

        虽说将军府与凌王府世代交好,可是王府毕竟是王府,凌王也毕竟是凌王。能得到王府亲自发下的宴帖府邸,多半也是能力与名声兼备的官户和富户,能与之相交,人人都视为一种无上的荣耀。

        所以也正如卓之扬所说,南溪她再怎么不愿意下床,可还是在暗地里做了大笔大笔的采买。按照平日里将军府的俸禄,庶女每一个季度只可以拿到四套衣裳,用于配置金银首饰的黄金大约八两,嫡女则可以拿到六套衣裳,十两黄金。尽管在南之回府之前府里面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嫡女,但是这十年来本该属于她的东西却全都由她的母亲亲自攒着,一点都没有遗漏。

        王府会赶在端午节置办这样的一场宴会,不仅仅因为它节日本身,五月初五那天刚好也是凌王妃的生辰。凌王府里直系加上分支足足几十口人都会赴宴,还有封地上包括将军府在内的将近二十口家眷也会如数到场。凌王妃同唐氏自小就情同姐妹,所以如此一场盛大的宴会,也多半是由唐氏亲自到凌王府里协助王妃操办了的。

        当然,将军不在,唐氏往往也不会独自一人过去,她会时不时地叫上南之。南之未曾拒绝,一来是因为自己与凌王妃一次又一次见面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同这个单纯又大气的王妃着实是有着不解之缘,无论是什么样的话题通常都可以聊得笑逐颜开;二来,王府里面有不少活泼可爱的姐妹同样与她十分投缘,远比自家里那些没事找事的戏精们要强上许多;三来,她也早已打探到了那位世子这些日子并不在王府,自己去王府里玩既不会发生尴尬的事情,也可以讨到不少有趣的玩意儿。

        反正自己在王府里面也是闲的无聊,那位林姑娘的事情此刻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说起来那位林姑娘,那天,她和卓之扬为了救她也算是废了一些力。虽说他们的身上挂着的是将军府的腰牌,又个个都是个不好惹的性格,可是南之也没有想到,那群身着黑衣的杀手此刻竟然是那般的难以对付,竟然连将军府的名声都不大害怕,仿佛一定要将那个重伤的丫头庄主才肯罢休。

        好在南之和卓之扬也都是难缠的主,人是打发走了,可是南之的心底却越发的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只觉得刚刚那个黑色的面纱之上的那双慑神的眼睛有一丝的似曾相识。

        那人绝不面善!

        “姑娘,已经安全了。”

        卓之扬的声音平淡,他稍稍的移动了一下位置,以方便那个姑娘能够方便的从座椅下边出去。

        “那些人她为什么要追你?你惹下什么事了。”南之十分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你们二位真的是将军府的人?”出乎意料的,那姑娘扭头反问,紧捂住血流入注的手臂。

        “是。”南之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多谢相救,告辞。”

        “你真的不打算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再走吗?”南之果断地拦下了她的脚步,“看你的神情,你可是同将军府有什么仇怨?”

        黑衣姑娘脚步一颤。

        “我说中你的心事了?”

        “告辞。”那人的声音冰冷,一点也不像一个才十几岁的姑娘。

        “等等!”卓之扬的声音慵懒但是有力。

        他静静地扭过了头,朝着南之那里有意识的撇了一眼,笑道:“我等此番救了姑娘,姑娘不打算留下什么东西作为报答?”

        “……”

        南之的手中握着那枚凉凉的玉佩,这么多天过去,过去的无数个片段涌上心头,但凡是关于慕青兄弟两个的种种她未曾深究过的过去,全都在南之的男孩中过了一遍又是一遍。

        不得不说,卓之扬对她也是十分的了解。又或许,对于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姑娘,他所知道的,已经远多于她。那姑娘将身上那枚染血的玉佩教给他的时候,南之见到卓之扬的脸上挂着会意的一个微笑,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来。后来南之问他,从他的手中要来了那枚翠玉的时候,他依旧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告诉她,不管她的心中有什么猜想,都要等父亲回来之后再说。

        那枚玉佩,南之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无论是成色,还是形状,质地,跟慕唐慕青两位师兄身上所挂着的,都无甚区别。虽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也不足以从那上面看出任何的端倪,但是南之她却尤其记得清楚。年少的时候她常和自己身边的师兄们玩笑,尤其是慕唐和慕青两个,他们对南之一向的纵容,但凡是有什么她想要的东西,他们也会极力的满足,却唯独是他们身上的这样东西,他们无一人不是视若珍宝,绝不相让。

        他们二人是林家的遗子,是他们十岁那年一路逃脱着朝廷的追杀才逃到了玉棠山庄,决心复仇。如今大仇得报,仇人已死。若那姑娘真的也是林家的遗孤,此刻又究竟是在躲着谁呢?为何她会对自己的身份有那样的敌意,她又为什么会来到封地上呢?

        南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出了那山庄她才发现自己的脑子竟然会这般的不够用。若不是苍天眷顾她给了她这样的一具身子,搞不好此刻真的就会露宿街头了。谁知道那姑娘究竟是谁,谁管她是谁?若不是为了给无趣的自己找点事做,若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也可以为自己的朋友做点事情……

        “郡主,大好的天气,还是莫要这般待在屋子里了。您看,八少爷跟九姑娘两个人放着风筝,此刻都放到咱们院子里来了。郡主不去凑凑热闹?”紫竹举着一个刚刚擦好的瓷**,路过她身后的时候笑道。

        “在哪儿?”南之微微直起了身子,看向窗外。

        “您瞧,他们不就在那儿?”

        ……

        和煦的春风吹过,这样的天气,若是只穿一件单衣的话会觉得微微发凉,可是若是套上了外褂又会略显沉重。长辈们常说“春捂秋冻”,一般像四姑娘七姑娘还有大多数的女眷们都会身披外衣,可南之却不用。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无拘无束上蹿下跳的日子,即便是回到了将军府里自己已经渐渐的学会了收敛,但是却还是喜欢那种轻盈自在的穿着。

        这一点,蓝荷轩里的人都是知道的,所以她们也从不多加提醒。可是此刻,却好像见不得八少爷跟九姑娘也穿得那样的单薄的奔跑在这柳条低垂的院子里面,都免不了在他们玩的正欢的时候提醒他们几句。

        “九姑娘,您慢些跑,小心别摔到了!”

        “九姑娘,您是姑娘家,还是多披上一件衣裳吧,小心着凉!”

        跟在她身后的小丫头一脸紧张的样子,九姑娘那样娇贵的身子,此刻却闹得一身是泥,这若是让夫人看见,还不是要制她的罪?

        “八哥哥,你看,我得已经飞了那么高。我早就跟你说过,别看你是男孩子,你赢不了我的!”

        南香只是自顾自的跑得欢快,丝毫没有搭理身后的那个满头大汗的丫头小厮们。

        “你真觉得你一定会赢了我?南香,别太骄傲。”卓之恪不甘示弱的侧过头去。

        小小的两个风筝在天空之上盘旋,并不是很高,所以更能看的清楚。南香的手机举着的,是一只十分精致的蝴蝶风筝,虽然看不清那上面的花纹,但是却隐隐约约可见那上面的细细的流苏,在风中飞舞的是非漂亮。而之恪手里面的,细看来却有些令人胆寒,那是一只极其威武的苍鹰,展露着臂膀,透着说不出的英姿。然而,它的面容确是十足的狰狞,紧皱着眉头,微张着大口。

        活活一个怪兽吞少女的好戏!

        “呦,郡主你瞧,这八少爷手中的风筝,看上去竟有意思的骇人,管家老爷那里明明有那么多好看的样式,八少爷为何偏偏就选了这个?”

        紫竹此刻也跑到门口看起了热闹。

        “若是我的话,说不定也会选择那只苍鹰。”南之悠闲地倚门笑道,“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至少它和其余的是不一样的。”

        “郡主不是在玩笑吧?”

        “有什么可玩笑的?”南之挑眉,随后轻叹了口气,“不过也真是难得,难得他们大老远的跑到这蓝荷轩来,不是为了吃的。紫竹,咱们打个赌吧,你猜这蝴蝶,最终能不能够逃得出那老鹰的魔爪?”

        “嗯……”紫竹若有所思,随后笑道:“依奴看,此刻的确是九姑娘的风筝飞得高些。的确是有些胜算。”

        “那是之恪在让着她呢?”南之突然咧嘴笑道。

        “什么?”紫竹不解地转过了头。

        那么小的两个孩子,不正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她印象中,八少爷平日里可不是这般谦让的性格。

        “郡主何以见得?”

        “你不用管我从何处见得。”南之故作老成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总之我就是看的出来,若不是他有意想让,以他的性格,又如何能够拜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很好,很好,不愧是我卓南之的弟弟!”

        紫竹此刻站在一边不再说话了。印象之中,自己的这位主子一向比别的女子多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跟主见。她虽然只当了她不到一个月的丫鬟,她也给了自己从旁人那里或许永远都得不来的尊重,但是自己对她的言听计从却远不同于对待旁人。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不同于刚刚的热闹。人群逐渐的聚集到了一起,丫鬟婆子还有小厮,包括两个刚刚还开心地放着风筝的小主子,此刻都呆呆地仰起了头。

        果然,刚刚还悠闲地盘旋在天空中的那只蝴蝶,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

        未等她反应过来,人群中就传来了刺耳的哭声,随后紧跟着是一句稚嫩的安慰。

        “香儿,你莫要哭了,风筝挂在树上,我去帮你摘回来就是了。”

        “……”

        身边一阵暖风刮过,紫竹扭过头来,之间刚刚还站在门框那里悠闲地看戏地长风郡主早就已经不见了去向。她的心底下意识地一阵慌乱,随后定了定神,嘴角勾起了笑。

        不远处细细的纸条上面,早已一个轻盈的少女立足于此,足间轻点,她谨慎地握紧手边的枝叶,一点点向着里处看着。

        “郡……郡主小心!”

        低下的人此刻更是一片慌乱,不过更多的确是震惊。

        “别吵。”

        南之轻轻地朝他们笑着扭了个头,再下一秒,便是将头顶的那只漂亮的蝴蝶风筝摘到了身前。

        竟然还是个嵌着金边的风筝,这要是不摘下来的话就太浪费了。

        南之如同小孩子一般地笑着,甚至都忘了飞身下来,便开始了那细细的打量。

        却不料,此时此刻,人群之中又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这一次,是真的出了大事。

        就在南之前脚取到风筝之后,刚刚还睁大了眼,一脸羡慕地仰头望着她轻盈身影的卓家八少爷卓之恪,竟然就在众人齐齐分身之时,直直地卧在了地上。

        刹那间,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染红了树下的那一抹新绿。

        ------题外话------

        不知不觉已经在潇湘写了将近二十天了,庆幸的是,不管大家的反响如何,我一天都没有放弃。今天是五一节,也是我首推的最后一天,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注和评论,你们的每一个点击,每一个收藏每一句小小的评论对我来说都特别的重要。谢谢你们!五一快乐,小可爱萌吃好喝好玩好啦,我要继续码字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3/27454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