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水欢:妖孽七皇子 > 第142章 抓了两个傻瓜

第142章 抓了两个傻瓜

        容麒这一哭就没完没了,在外听壁角的祁凰都有些受不了,更不用说房间里的皇后。

        “麒儿,你这像什么样子!”赫连晴有些恼了,难得用严厉的口吻训诫:“你是汐国皇子,是皇后的儿子,也是国家唯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选,你要尽快成长起来,不可以再这般任性!”

        容麒还是哭:“母后,大皇兄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您快把他找回来,他才是皇位的最佳人选。”

        “麒儿!你怎能……如此没有志气!”赫连晴恨铁不成钢。

        容麒小声呜咽:“如果大皇兄在就好了,他一定会做的比我好,母后,求您一定要把大皇兄找回来。”

        赫连晴没说话,好半晌后才轻声安慰道:“麒儿,你别着急,你大皇兄若真是冤枉的,母后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定会替他洗刷冤屈,助他继位。”

        容麒这才破涕为笑:“那……那母后别管我了,我没关系的,您赶紧去找大皇兄吧。”

        赫连晴似乎叹了口气,“麒儿,你真是个好孩子。”

        一阵沉默后,赫连晴又道:“麒儿,时辰不早了,你赶紧休息,母后还有些事,就不陪你了。”

        容麒道:“好的,母后,您放心吧,儿臣一定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后,寝殿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脸倦容的赫连晴从房内走了出来。

        祁凰本以为她会回自己的寝宫,便打算离开,却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等待什么人的样子,于是也按捺着没有行动。

        片刻后,一道身影由远及近,走至她面前,恭敬行礼:“微臣见过娘娘。”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因为天色太暗,祁凰看不清那人的样貌。

        “曹大人请起。”赫连晴淡声道。

        曹大人?

        在记忆中快速搜寻,终于和一张面孔对上。

        原来是自己第一次到云天时,奉命接待自己的礼部尚书曹睿。

        这么晚了,曹睿怎么会出现在宫中?赫连晴特意来见他,又是为了什么?

        祁凰屏息凝神,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屋檐下的那二人身上。

        赫连晴回头看了眼,似乎在确认容麒是否已经睡下,见殿内灯烛已熄,这才道:“曹大人近来辛苦了,只是这件事,本宫能信任的人不多,所以,还要麻烦你继续多加操心了。”

        曹睿恭谨道:“娘娘严重了,此乃微臣分内之事。”

        赫连晴幽幽叹了一声,望向天际高悬的明月:“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本宫虽为一国之母,但到底不过是一介弱女子罢了,如今,本宫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找不清方向,也不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实在愧对皇上对本宫的一番厚爱与寄托。”说着,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曹睿出言安抚道:“请娘娘节哀。”

        赫连晴闭了闭眼,将眸底的泪水硬生生逼了回去,这才又重新睁开眼:“曹大人,你说那件事真的是凤儿做的吗?”

        曹睿低着头,谨慎道:“微臣不敢妄下结论,所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有些时候,眼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也许,只有找到凤儿,才能真相大白。”

        曹睿迟疑了一下,缓声道:“娘娘,国不可一日无君,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朝中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加上其他三国,亦蠢蠢欲动,我们不能再等了。”

        赫连晴为难不已:“可是……麒儿他……”

        曹睿道:“二殿下总会想通的,只要娘娘您多加劝导,应该不会有问题。”

        赫连晴又道:“本宫倒不是担心麒儿,就怕凤儿会误会,他从小没了娘亲,虽然本宫一直将他当做亲生儿子看待,但终究,我们之间还是有些隔阂的,就怕他一时想不开,你也知道,他……他现在像变了一个人,本宫虽不信他会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事,但、但难免还是会怀疑,毕竟他的病……”说完,又是长长一叹,捂着脸,低泣不已。

        曹睿亦凝重道:“娘娘的担心不无道理,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您不但要对大皇子负责,更要对天下万民负责,尽快让二殿下登基,才是当务之急,还望娘娘三思。”

        赫连晴微微侧首,平息了心中哀戚,这才转过身来:“好,一切都听曹大人的安排,本宫这几日,会继续劝说麒儿,其他的事情,本宫就全权交给你了。”

        “是,微臣领命,还请娘娘安心,切莫乱了阵脚。”

        “本宫明白。”

        “如果没有其他事,微臣就先告退了。”

        “等一下。”贺良青叫住曹睿:“你认为,凤儿会躲在哪里?是昱国,还是郯国?”

        曹睿想了一下道:“微臣认为,大殿下应当还在云天。”

        “还在云天?”贺良青诧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难道不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曹睿分析道,“依微臣所见,大殿下留在云天有两个原因。一来,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与其长途跋涉,冒着被追捕的风险,不如留在云天,想必没有人会知道,他还留在这里;二来,殿下既然与鲛族有关,那就不会丢下城中的这些同类,必然会出面介入。由此两点,故而微臣猜测,大殿下此刻依旧身在云天。”

        赫连晴点点头,深以为然:“你说的不错,本宫也觉得,他还在云天,但本宫却认为,他留在这里的原因,不是你所言的那两点,而是……”慢慢抬起下巴,看向金龙殿的方位:“那是他毕生的追求。”

        曹睿拧了拧眉:“在微臣眼里,大殿下不是那种看重名利之人。”

        赫连晴苦笑一声,凄然道:“是,本宫也不认为他是那种人,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性,变得残暴嗜血,一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杀害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娘娘,您……”

        赫连晴又是怆然一叹,扶着一旁的廊柱,发出类似哭泣的笑声:“本宫怎么能这样想,怎么可以怀疑他,他也是本宫的孩子啊……”微微用力,尖利的指甲,在廊柱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可是……可是本宫又不得不往那上面去想,曾经那个孝顺谦和的孩子已经回不来了,现在的他,根本就是个魔鬼……我……我要怎么办……”像是痛极了,一只手抚在胸口,不停咳呛。

        曹睿连忙跪下:“娘娘请保重身体。”

        赫连晴挥挥手:“罢了,想再多也没用,找到凤儿才是要紧,或许,并不如本宫想得这般糟糕,或许,他的内心当中,还留有一份同情和怜悯。”

        “娘娘宽厚。”

        “时辰也不早了,你退下吧,早些回去歇息,明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微臣告退,还请娘娘也注意凤体,早点休息。”

        曹睿离开后,赫连晴又朝着金殿的方向发了会儿呆,才缓步离去。

        祁凰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后,也溜出了皇宫。

        曹睿说容凤还在云天,可是,他会躲在哪里呢?现在全城戒严,满大街都是到处抓人的官差,这个时候,似乎躲在哪里都不安全,除非,有人接应他。

        只要找到接应他的人,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他。

        谁会是他的接应人?

        虎皮鱼?

        没错,一定是虎皮鱼,他既然已经不在昱国,那就一定在汐国,碰上这种事,他必然会义不容辞帮助容凤,只要找到虎皮鱼,就能知道容凤的下落了。

        终于有了线索,可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到之前赫连晴说的那些话。

        残暴嗜血,毫无人性。

        这些话她本不该相信,可又控制不住地认为,这些话都是真的。

        他的鲛珠不是已经被修复了么?怎么还会这样?

        难道有些事情一旦做得多了,便会认为那是自己的本性,再也无法改变?

        不管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总之,她必须找到他。

        第二天,她与苏景骞一同在街上寻找有关天顺赌坊的消息,她不过是想碰运气罢了,谁知,还真的在离城门不远处,找到了一家天顺赌坊。

        “你确定他在这里?”苏景骞问。

        祁凰摇头:“不确定。”谁也没有规定,只有虎皮鱼开的赌坊,能叫天顺赌坊,但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容凤不在,她就真的不知该去哪里找他了。

        “这个人出老千!”

        “对对,肯定有问题!”

        “连赢了十场,老子不信真有这么神的人!把他抓起来!”

        赌场里有人大声吆喝了一句,随后所有人都开始起哄,要对那个连胜的赌徒进行惩罚。

        “小爷光明正大,赢的钱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赚来的,怎么,都输不起是不?输不起就直说,大不了小爷把银子都还给你们,就当是送给乞丐了。”被众人围攻的少年站在人群中央,却不慌不忙,甚至还有心思嘲讽众人。

        其中一个身材高壮的大汉走上前,一把揪起少年的衣领:“臭小子,本事不小,撒野撒到爷爷我头上来了,信不信老子一把捏死你!”

        少年被提着领口,脸孔涨得通红:“怎么,以强欺弱觉得很有意思?我本以为,你们这些江湖人士,都是侠肝义胆的好汉,没想到,不过是一群只会欺辱弱者的乌合之众罢了。”

        大汉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臭小子,嘴巴倒是挺能说。”

        少年耸肩:“我说的都是事实,大家有目共睹,对不对?”

        大汉冷笑一声,“老子这辈子什么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说着,手掌在他胸口处用力一拍,然后便见各种各样的牌九,筛子,弹棋之类的东西,从他的衣襟里,哗啦啦往下掉,看着无比单薄的胸膛,却像个百宝箱,竟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

        “还说你没有出老千?这些是什么!”大汉指着地上的东西,朝那少年喝问。

        少年讪讪一笑:“没……没什么。”

        其他人见状,也怒不可谒,高呼道:“这混小子果然出老千,打死他,打死这个骗子!”

        少年终于慌了,一转首,看到站在门前的祁凰和苏景骞,对两人招呼:“唉,你们可算是来了,还不快过来帮我。”

        祁凰顿时就惊了,果然如那大汉所说,这小子不要脸的程度,都快赶上自己了。

        “小弟弟,我们似乎并不认识吧,你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就把无辜之人拉下水呢?”

        可惜,她的解释没人会听,那些处于愤怒中的人,纷纷朝着两人扑来,嘴里喊打喊杀,群情激昂。

        苏景骞手腕微动,长袖轻舞,祁凰先一步掠出,在他耳边道:“交给我吧。”

        让苏景骞出手,怕是要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了,这些人固然有错,却也错不至死,狠狠打一顿就行了。

        三下五除二,将所有人打倒在地,祁凰整整略微凌乱的发髻,又扯了扯裙衫上的褶皱,这才走向一脸呆滞的少年:“我们认识,嗯?”

        少年嘿嘿干笑两声:“那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也不忍看我被活生生打死吧。”

        很好,非常好,这脸皮厚的,天下间怕是无人能比吧。“我觉得打死你挺好的,这样的话,世上就能少个无耻之徒。”

        少年依旧咧嘴大笑,表面憨厚,实则滑头:“你们来这里,是来找人的吧?”

        祁凰挑眉,这少年虽然无耻,脑袋却很灵光:“是找人,但这与你无关。”

        “当然有关。”少年拍着胸脯道:“你们跟我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想要找什么人,就能找到什么人。”

        祁凰对此表示怀疑,但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决定赌上一把:“你最好说的是真的,否则……”她哼笑两声,学着水曼青的语调:“有你好受的。”

        “放心,我是个诚实的孩子,从不骗人。”嘴巴咧得更大,露出雪白的两排牙齿。

        诚实的孩子?亏他能说得出来。

        虽然决定跟随少年,但心中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一路左拐右绕,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子内。

        巷子四周皆是围墙,不见天日,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觉得不对劲,祁凰正要询问那少年究竟打得什么主意时,他猛地朝前一扑,跟滑不溜秋的鱼一样,飞快往前窜着,一边窜一边喊:“族主大人,我又带了两个傻瓜人类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1/29617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