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水欢:妖孽七皇子 > 第128章 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

第128章 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

        祁凰原以为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又弄了这么一出来。

        萧凌风要自己留下的目的并不难猜,总之,不管他信不信水曼青的话,昨日血蝴蝶对自己手下留情一事,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容凤脸上还是悠然的表情,只是眸色越发沉冷,一把将祁凰护在身后:“不可能,她必须和我一起走。”

        萧凌风也不甘示弱:“既然如此,那本庄主少不得要用些手段,将两位强制留下了。”

        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严重了,看萧凌风的模样,这次不像在开玩笑。

        多日来的相处,祁凰一直觉得,萧凌风这人挺随和的,一般不与人结怨,即使知道自己来无垢山庄的目的,也没有过多为难她,可此刻,男人眼底盛满了势在必得的坚定与狷狂,还有几分冷硬,与她印象中的萧凌风,完全不一样。

        那种一分一毫也不肯退让的决绝,让祁凰心中一阵焦惶。

        “凰儿,你后退几步。”容凤转过身来,语气轻柔,态度沉肃。

        她一把拽住他的衣袖:“一定要打么?没有其他法子?”

        他按了按她的手:“萧凌风势在必得,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暴力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下意识不想让两人动手,容凤的安危她固然担忧,但同时也为萧凌风捏了把汗。

        “凤太子,在此之前我虽未与你相识,但短暂的相处后,我对你颇为欣赏,引为知己,实在不想与你大打出手。”萧凌风看着容凤道。

        容凤挥挥衣袖,不做表态,只说了句:“我已经不是太子了,还请萧庄主换个称呼。”

        萧凌风眸色微沉,容凤的态度已然说明,此时没有任何转圜余地,要么放他们走,要么以命相拼。

        周遭的气氛,开始变得压抑,变得沉闷,空气里仿佛燃烧着狂躁的火焰,充满了杀戮味道。

        祁凰深吸口气,向后退了数步。

        她相信容凤,至少在这一次的交手中,他不会失败。

        倒是萧凌风,他的功夫不错,在高手云集的江湖上亦是数一数二,可他要面对的是容凤。

        这世上,没有人是容凤的对手,除非……

        她摇摇头,那些意外已经不可能发生,她亲眼见识他的鲛珠已被修复完整,拥有健全身体和灵魂的容凤,即便不是天下无敌,也嫌少有人能阻挡得了他。

        风起,云动。

        眼前除了一片快速闪电的残影以外,什么都看不清。

        见识过了两人不相上下的绝世容貌,这下,又被迫让她见识了两人同样高绝的倾世武学。

        她该感到庆幸吗?

        苦笑着摇摇头,又朝身后退了几步。

        两人交手时发出的强大气流,即便有内力护体,仍是被激得气血翻涌,不禁撤开步子,退出那股强大凛冽的杀气范围。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如果容凤能在半个时辰内解决此事,他们还来得及前往下一个镇子,若是不能,就只能露宿野外了。

        想了想,决定先找个地方坐着歇会儿,等容凤打完了,好有足够的体力赶路。

        她这番悠闲姿态,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概跟容凤相处得多了,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他的某些性子。

        周围那些观战的山庄弟子也看呆了,他们何时见过这般惊人的旷世决斗,在他们眼中,自家庄主的武功已是天下第一,难以企及,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对方的武功,竟似不在庄主之下。

        如此精彩又惊人的打斗,可算得上是世间少有,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两道缠斗在一起的身影所吸引。

        这般围观了一阵,那两人的速度竟然有增无减,似乎完全不知道累一般,打得难舍难分。

        祁凰打了个哈欠,容凤这是怎么了?

        按理说,以他的武功,在一炷香时间内击败萧凌风,应当不是什么难事,怎么今天却慢了许多?

        该不会是难得遇见个能和自己过上几招的人,所以故意手下留情,要和对方多比试一会儿?

        正想嘀咕两句,半空中交手的二人,突然开始急速下坠,看样子,似乎是有人受了伤,体力不支了。

        她下意识站起身,朝落地的二人看去。

        如果没猜错,落败之人应是萧凌风。

        犹豫着,要不要替他说情,救他一命,却在这时,猛然看清,受了重伤倒地的人不是萧凌风,而是容凤。

        一时太过惊讶,来不及做出反应。

        另一边,萧凌风手中红袖一出,带着凛然杀气,以横贯八方之势,朝着倒地呕血的容凤击去。

        祁凰瞬间瞠大双目,看容凤的模样,根本就躲不开这必杀一击。

        来不及细想,身形疾掠,便朝着两人所在的方向扑去。

        原本这个距离,这个速度,是根本来不及赶过去的,却没想到,竟在萧凌风手中红袖即将击到容凤身前时,一掌劈下,嗤啦一声,半幅袖子竟硬生生被她斩成了两截。

        一阵风来,那半截红袖随风飘逝。

        祁凰站在容凤身前,大口大口喘着气。

        虽然赶上了,但也耗损了她大半精力,一时只觉得浑身虚脱,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萧凌风见状,再一次欺身而上,祁凰双目微凝,一手探向腰间匕首,一手回护身后容凤,冷然道,“还请萧庄主适可而止,他已经受伤了!”

        手掌硬生生在祁凰面前停下,萧凌风将目光探向她身后,似乎也觉得很是惊讶,愕然道:“容公子受伤了?”

        废话,要不是受了伤,你还能好端端站在这?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武功在萧凌风之上的容凤,为何会被对方重伤?

        看他的样子,貌似很不乐观,半边青色衣襟,都被鲜血染红。

        她转过身,半跪于地:“凤凤,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他眼神涣散,嘴角努力牵起一抹笑:“凰儿,我真笨,连累你了……”

        “别说话了。”她飞快点了他周身几处大穴,又握住他的手,为其输入些真气,但这只能暂时缓解伤势。

        从没见他伤得这么厉害过,哪怕在昱国被追杀,沧海有泪毒性发作时,他也没像现在这般虚弱。

        她轻拍他的脸颊,掌心一片湿冷,“凤凤,你到底怎么了?”

        他不说话,眼神越发涣散,意识不清。

        她咬咬牙,转身,看向萧凌风:“不就是要我留下么?我听你的就是,但你必须帮他疗伤。”

        萧凌风看着容凤,亦是一脸担忧,听到祁凰完全没有半分请求意味,甚至带着命令语气的话时,又忍不住一笑:“丫头,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好歹说句麻烦了。”

        祁凰翻了翻眼睛:“我不认为自己有任何麻烦到你的地方,反而是你麻烦到了我。”站起身,语气越发生硬:“没得选择,你必须尽快给他疗伤!”

        萧凌风这下笑不出来了,看着祁凰满布血丝的通红双目,轻叹:“他的武功,原本在我之上,却突然落败,其中隐情,想必绝不简单。”

        祁凰捏了捏拳头,这个道理还需要他说么?

        以容凤的本事,两个萧凌风都不睡对手,更别说会被他所伤了。

        “萧成。”他转首,对站在人群最前方的一个少年道:“将容公子带去我的房间,再将疗伤的药材准备好,三个时辰内,不许任何人打扰。”

        “是,庄主。”少年听令,带着几个同门一起搀扶着容凤离开了。

        萧凌风没有再看祁凰,站在原地思索了一阵,也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祁凰一阵无语。

        她实在忍不住怀疑,萧凌风想要留下的,究竟是自己,还是容凤。

        抬起头,看了眼自己的掌心,原本白皙的肌肤上,沾染了点点鲜红。

        是容凤的血。

        到底怎么回事?

        他怎会伤得这样重?

        萧凌风说其中藏有隐情,到底是何隐情?

        ……

        白日燥热了一天,到了夜晚,突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狂风掀起门前的竹帘,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有微凉的雨滴,携着夜风,吹进了屋内。

        祁寒裹紧了身上的披风,咳了两声,这才伸出手,拿起桌上的朱笔。

        一道闪电劈下,将原本昏暗的房间照得雪亮,同时,一道白影出现在身旁。

        “朕不是说了么,这两天莫要来打搅朕。”他看也不看那人,依旧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纸张上。

        “你没有告诉我,祁凰也在。”白衣人冷冷开口,声音依旧暗哑,却少了几分粗粝。

        “朕也是今日才知道的。”垂目写了几个字,他忽而抬起头,看向白衣人被帷帽遮住的脸颊:“怎么?他的存在,对你来说很是困扰么?”

        “我与你之间的交易到此为止。”

        烛光下,祁寒深沉的眸色,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即,他放下手中的笔:“朕不许。”

        “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

        “你有资格对我说这些么?”

        “我替你做的事已经够多,不想……”

        祁寒打断:“但还不够。”

        “……我已经腻了。”

        “朕刚才便说了,你没有说不的资格,拿到利麟神叶令,这是你的任务。”

        白色衣衫轻舞:“我不会伤她一分一毫。”

        祁寒笑了,看向对方的眼底,带了几分莫名:“朕实在不明白,为何你对朕这个七弟如此执着?你能告诉朕原因么?”

        片刻沉默后,道:“不能。”

        祁寒耸耸肩,再次拢紧身上的披风:“你不愿说便罢了,但朕要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事能够阻止朕,你一样,祁凰也一样。”

        又是片刻沉默,舞动的白色衣衫,忽而垂了下去,屋外的风,也渐渐开始平息,“这个任务我完成不了,你另寻他人吧。”

        “站住!”叫住打算离去的人,祁寒站起身来,眼底卷起如屋外狂风般的暗涌:“这是你与朕之间的交易,你说过不会后悔。”

        白影站在窗前,一动不动。

        “朕虽然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在意祁凰,但朕却明白,一旦朕的这位七弟知晓,当初夏婕妤之死,也有你一份功劳,你将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说到这里,他又咳了几声,眼底的暗涌也忽而消退下去,重新走回桌岸边坐下,拿起朱笔:“祁凰有多么记仇,也许你不了解,但朕却了解,老三和老五,就是个例子。”

        窗前那抹白影,像是被风化了一般,僵硬的脊背,宣告他此刻的绝望。

        祁寒却微微笑了:“替朕拿到利麟神叶令,朕便放你自由。”

        白影忽而动了一下。

        “这是朕唯一的要求,也是你唯一能走的路。”

        ……

        “凰儿妹妹,多吃点,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别拘束。”

        不过是吃个午饭罢了,这位云绫大小姐也太殷勤了吧。

        祁凰无奈看着自己碗中摞成小山的菜肴,苦笑:“云绫姐姐,你别么客气,我自己来就好。”

        云绫依旧笑眯眯的,漂亮的一双杏眼,弯成两个小月牙:“妹子,实不相瞒,我是瞧你顺眼,喜欢你的性子,才愿意对你好,换了别人,我才不会搭理呢。”

        祁凰也笑:“我也喜欢云绫小姐的脾气,觉得你是我见过最率直的姑娘。”

        云绫有点害羞,笑了一下,突然拉住祁凰的手:“你都说我率直了,我再拐弯抹角试探你,总是不好,所以我就直说了吧。你喜欢凌风吗?”

        嘿,这个云大小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遗余力地为自己未婚夫挑选妻妾,再怎么说,萧凌风也是她将来的夫婿,女人大度一点是好,但完全没有嫉妒心,是不是也有问题?

        “喜欢是喜欢,但我只把萧庄主当哥哥看,一点那种心思都没有。”

        云绫不甘心,继续道:“没事的,喜欢就是喜欢,直接告诉我,我不会生气的。”

        知道你不会生气,你要是会生气倒好了。

        “云绫姐姐,你既然说喜欢我的性子,就该知道,我是那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绝不会扭扭捏捏,若我真的喜欢萧庄主,不用你问,我也会自己争取。”

        听了这番话,云绫脸上顿时飘过一抹失望,“真的不喜欢啊,但怎么可能呢?这山庄里的女孩子,可没有不喜欢他的。”

        说的没错,那些个丫鬟,恨不得吧眼睛黏在萧凌风身上,亏得云绫大度,才没打翻醋坛子。

        “你觉得凌风样貌如何?”云绫竟是越挫越勇,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放弃,开始用萧凌风的美色来诱惑祁凰。

        这事没什么好撒谎的,祁凰实话实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云绫眼神霍霍发亮:“那人品呢?”

        “重情重义,不同流俗。”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喜欢他?”云绫用力在她手上捏了一下,急急道:“只要你说一句愿意,我立马让凌风娶了你,若你担心嫁过来会受欺负,我现在就跟你保证,日后咱们两头大,不分妻妾,总之我是无所谓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祁凰正要说什么,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她和云绫回头,看到萧凌风正站在门口,神色间颇为尴尬。

        “凌风,你来了。”云绫站起身,从容招呼。

        祁凰看向萧凌风,也回他一个尴尬的笑。

        “云绫,这两天你也忙坏了,赶紧去休息吧,我有些事,要和这位凰姑娘谈谈。”

        云绫看了眼祁凰,又看了眼萧凌风,随后在他耳边警告:“不许欺负人家,知道么?”

        萧凌风笑着点头,欺负?明明自己才是最受欺负的人。

        “好好好,我会温言温语地和她好好谈。”

        临走前,云绫又折身走到祁凰身边道:“别怕,他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说完后才离开。

        祁凰叹了一声:“云小姐真是个好女人,可惜有人不懂得珍惜。”

        萧凌风在她对面坐下,失笑:“你别指桑骂槐了,我虽不爱云绫,但她在我心中,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哼。”

        祁凰从鼻中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萧凌风看了眼桌上的菜,又看看她面前的碗,便知道怎么回事了:“云绫就是这样,对喜欢的人特别热情,若是看不顺眼的,那人怕是要倒血霉。”

        “她想让我给你做妾室,你觉得可能吗?”

        萧凌风反问一句:“不可能吗?”

        祁凰继续反问:“真的有可能吗?”

        萧凌风默了默,然后道:“当然不可能。”

        祁凰看着他,幽然道了句:“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来着。”

        萧凌风接口:“我也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

        “说的好听。”祁凰又是一哼。

        当妹妹看?有这么对待自己妹妹的吗?血蝴蝶是什么人?他就不怕血蝴蝶一时手痒,真宰了自己。

        萧凌风望着她,语气难得谦逊:“我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但我背负的,是整个山庄数百人的性命,我别无选择。”

        生气归生气,但也知道,萧凌风这么做,没有任何可指摘的地方,换了自己,说不定比他更卑鄙。

        “也许要叫你失望了,血蝴蝶不杀我,怕是刚好杀腻了,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萧凌风揣着手,神色间写满了笃定:“他是因为什么愿意不杀你,我猜不出来,但我却能看出,你对他来说,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他不但不会杀你,还会想尽办法保住你的命。”

        祁凰听后,忍不住大笑:“哈哈,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是不是有人拿了个锤子,把你的脑袋凿出个洞来,将那些天马行空的东西强塞进去?”

        “你别不信,两日后见分晓吧。”

        见他那般肯定,祁凰也有些不确定了。

        血蝴蝶跟自己真的认识么?萧凌风说自己对他有着特殊意义,啥特殊意义?

        以前听人说,有些邪门功夫,会用体质特殊的人来做药引,该不会,血蝴蝶正是看上这一点,所以准备拿自己来炼药吧?

        这可糟了,她宁愿去死,也不想去给变态杀手当药引。

        “提前说好,如果形势不妙,我可能做出一些你不太喜欢的事情,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恨我。”他觑着她的神色,诚恳道。

        可再诚恳又能如何?

        既然都说,要做她不喜欢的事,她还能体谅他么?

        绷着脸,愤愤道:“左右现在落于你手,我和凤凤都受你牵制,自然你想怎样便怎样。”

        萧凌风勉强一笑,知道她心中有气,话说的再好听也白搭,反倒显得虚伪,只道:“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祁凰知道他在说谁,心中焦虑,面上却保持冷静:“他这一伤,至少要休养大半月,你出手也太狠了些。”

        面对祁凰的指责,萧凌风并未辩驳,当时他的确存了必杀之心,因为容凤实在太强了,强到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那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接下来,受到重创的人,却变成了容凤。

        他的气息,是在瞬间消失的,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就算力竭不敌,体内运转的真气,也会维持一段时间,再慢慢归于无形。

        可偏偏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发生在了容凤身上。

        包括为其疗伤的时候,他体内的真气,也是时有时无,忽强忽弱。

        他废了好大的劲,才缓解了这种不寻常的状况,各种灵丹妙药也用了不少,容凤的命是保住了,但体内的真气,却涣散得一干二净。

        这事他没敢对祁凰说,血蝴蝶的事情还未解决,他暂时不想多生事端。

        “在他伤势痊愈前,你们可以暂住在无垢山庄,需要什么药材,也尽管告诉我,能帮得上忙的,我必然义不容辞。”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容凤伤这么重,肯定需要各种名贵药材进补,无垢山庄家大业大,不找他们找谁?

        “他在哪?我去看看他。”不能听信萧凌风一面之词,要亲眼看到他没事才能放心。

        萧凌风唤来等候在门口的丫鬟,吩咐:“带凰姑娘去容公子的房间。”

        “是。”丫鬟走来,对祁凰道:“姑娘请。”

        为了方便疗伤,萧凌风将容凤安排在了离他住处不远的厢房。

        祁凰推门而入的时候,容凤正盯着帐顶发呆,听到动静后,却闭上了眼睛,做熟睡状。

        “凤凤。”走到榻边,见他还未清醒,祁凰沉幽一叹,握住了他露在被外的手:“这个萧凌风真是太坏了,一定是嫉妒你的美貌,才故意下这么重的手,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保你平安的,待你伤好后,你依然是这天下最好看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1/29375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