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水欢:妖孽七皇子 > 第94章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第94章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她望着他,眼底闪现片刻的迷惘。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他侧了侧身子,将她让了进去。

        她站在院落中央,好半天,才哑着嗓音问:“是你指使宫女,在父皇面前揭发我,对么?”

        以为他会沉默,却没想到,他竟然果断承认:“是,高良志的事情,是我告诉那个宫女的,并逼迫她在皇上面前作证。”

        虽然早就猜到,但亲耳听见,还是难免心痛,“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早有预谋了?”

        “是。”依旧干脆的回答。

        她转身,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苏景骞,你到底是谁?”

        他漠然,只回答了十个字:“我是苏景骞,太医院院判。”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这是她第二次这么问他。

        可他的回答,依旧让她失望:“没有。”

        “一句解释也没有?”

        “没有。”他没什么好解释的,因为一切都是事实,是他强迫那个宫女揭发她,自己再出面替她解围,让她欠自己一份人情,让她无法再从自己精心编织的温柔网中逃离。

        可以说,他的计划很成功,却又很不成功。

        自以为天衣无缝,能瞒她一辈子,最终,却还是被她知道了。

        很早之前,他就想过,一旦此事暴露,面对她的质问时,自己该如何自处。

        他其实很怕面对这样的问题,经历了前世种种,如今的他,已经失去了全部勇气,像个跌倒无数次,哭得声嘶力爹,再也爬不起来的孩子。

        “没有?”祁凰重复。

        又是这样。

        每一次都是这样。

        她多希望他能给她一句解释,不管什么样的解释,哪怕是强词夺理,哪怕是胡搅蛮缠,哪怕是强横霸道,至少代表他是在乎的。

        可他的回答,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没有。

        “为什么?”不愿解释,那就给她原因。

        他纤薄的唇,微微翕动了一下。

        他想说的太多,太多了,可每一句,都是无法宣之于口的。

        面对她,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矜傲,所有的冷静,所有的从容。

        在乎太过,反而失了理智。

        “没有为什么。”

        原本还能压抑着怒火,听了这话,她陡然愠恼:“你就不能说点别的?

        没有没有,什么都是没有。

        “你想让我说什么?”问完这句话后,苏景骞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祁凰也觉得他像个傻子:“你想说什么,我怎么知道。”

        他看着她,又不说话了。

        祁凰没来由地烦躁:“我没别的要求,只要你说一句实话。”

        说实话么?

        听起来,这个要求再普通不过,却也是最艰难的。

        “凰儿,我……”心中有什么开始碎裂:“我不能。”

        她睁大眼睛看他:“不能什么?不能说实话?”她甚至被气笑:“苏景骞,我说你有毛病吧?实话不能说,谎话也不愿说,你到底想怎样?”

        还记得,曾经的她,也这般质问过他:“你既不愿对我付出真心,也不愿假仁假义哄骗我,苏景骞,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是啊,他到底把她当什么?

        他不止一遍质问自己,不止一遍痛骂自己,每伤她一次,心中就撕痛一次,但再次见了她,他依旧用最冷漠最绝情的方式,在她心口划上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他害怕,怕自己会再一次伤了她。

        可终究,他还是没有躲开那噩梦般的诅咒。

        “苏景骞!”她讨厌看到他这样的表情,讨厌看到他窒息般的沉默。

        “祁凰,你走吧。”说出这三个字,就像用锋利的刀子,在自己心口上狠狠戳了一刀。

        几乎就想要松口了,可他终是忍着,什么也没说。

        祁凰无奈地看着他,在来找他之前,她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她甚至不明白,他如此固执的目的何在。

        生气么?

        是很生气,可气过后,却是无尽的失望。

        “好,苏景骞。”既然这是他的决定,她尊重他,况且她也不是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别人不想说,她难不成还拿把刀子架在他脖颈上不成?

        推开院落的门,她迈步而出,走到门口时,停顿了一下:“苏景骞,你真是个懦夫。”

        门被合上,男子孤零零一人站在院落中央,呆呆望着某处,如同失去了魂魄般。

        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为什么不把一切真相全都说出来呢?

        为什么要隐瞒,为什么要固执,又为什么要害怕?

        她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个懦夫。

        守着前世的经历,守着那些痛苦和绝望,自以为是。

        原来,即便重新来一次,该抓住的,他仍是抓不住。

        离开苏景骞的住处后,祁凰并未回宫,而是去了锦屏苑。

        “查苏太医?”红珊听了她的命令后,很是奇怪:“为什么要查他?”

        “你别问那么多,总之,你按我说的去办就好。”祁凰很心烦。

        “小公子总要给我一个理由才是,要不然,我怎么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查?”

        祁凰沉默了一阵,道:“我也不是很明白,就是觉得他这个人……”措辞了一番,才道:“很神秘。”

        “神秘?”

        她又歪着头想了想:“是,神秘,就好像,他和我们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又或者……他来自一个我们还未曾经历的世界。”

        红珊听得一头雾水:“小公子可是说,苏景骞他……不是个人?”

        原本很严肃的话题,听红珊这么一问,立刻笑场。

        “不是个人?”她失笑:“他不是人,那他是什么?”

        “我哪知道啊,听小公子说的神乎其神,我都要搞不清楚了。”

        “行了,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荒唐:“你只需要知道,我觉得他这个人不同寻常,藏着我们谁都不知道的秘密,你只需负责把这些秘密挖出来就行了。”

        红珊应道:“好,红珊明白,明日一早,便着手去查。”她四下看看:“金猊呢?他也要一起来帮忙吗?”

        祁凰奇道:“你不是讨厌他吗?”

        “我是讨厌他,不过多个人手好办事。”

        祁凰忖了忖,“好吧,反正我最近也没有需要他去做的事,就让他来给你打下手好了。”

        红珊婉然一笑,秀妍的面庞,如春花绽放,妩媚至极,但祁凰却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小小的狡黠。

        这姑娘,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别看她长了一副柔弱外表,心眼可多着呢。

        不管了,她想玩就让她玩去,红珊鬼点子虽多,但是个有分寸的,她无需担心。

        数日过去。

        红珊这边还没查出什么,苏景骞那边却出事了。

        “殿下,赶紧着,城西那边出事了!”二毛和大柱急匆匆赶来汇报。

        她转着指间的铁针,闲闲问:“急什么,最近京城治安良好,不就是聚众闹事,先让他们闹着去。”

        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一开始她还急急忙忙的,生怕闹出人命,后来也习惯了,让闹事的先闹着,闹够了,她再带人过去维持秩序,该罚的罚,该抓的抓。

        二毛挠了挠头:“这次出事的,可是朝廷命官,听说还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祁凰眼皮跳了跳:“大红人?哪个大红人?”

        “就是那个苏太医啊!”

        正在手指间旋转的铁针吧嗒掉在地上,“你说谁?”

        “苏太医,苏景骞。”

        猛地起身:“出什么事了?”

        二毛被她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卑职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听说,他的住处遭匪徒袭击,人现在怎样,尚不清楚。”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救人!”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二毛和大柱互视一眼,殿下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顾不得好奇,紧跟着追了出去。

        带着一队人马,祁凰来到了苏景骞的住处。

        果然,屋内一片狼藉,桌椅翻倒,满地凌乱。

        她在每一个房间内巡查一遍,没有找到苏景骞的踪迹。

        他人呢?

        是未回来,还是已经被匪徒带走?

        屋内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亦或是挣扎痕迹,但未有任何血迹,这是唯一让人欣慰的。

        “你们分头去找。”她对手下吩咐道:“务必找到苏太医。”

        二毛犹豫了一下,问:“万一……苏太医真的糟了毒手怎么办?”

        万一?

        她不敢去想那个万一:“万一……”目光落在他的寝房,以及院落中的一片药草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得了命令,二毛和大柱分明带了一队人前去搜寻。

        祁凰站在药田前,望着脚下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的药草,苏景骞身为太医,最爱惜的就是药材,她不止一次见他小心翼翼照料这片药草地,若非真的事态紧急,他定然不会任人毁坏这片药田,除非……

        除非他真的已经遭到毒手。

        可是,谁会对他做出这样的事呢?

        他为人谦逊有礼,从不与人结怨,究竟是谁,会这么丧心病狂地来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大夫?

        不知他现在怎样了,那天的话还没说清楚,她不允许,他就这样轻易的死去。

        总之,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苏景骞被匪徒袭击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宫里。

        昱帝得知后,亦龙颜大怒,下旨务必找到苏景骞,以及查出袭击者的身份,为了尽快破案,甚至派出御林军和暗卫一同协助祁凰。

        可一众人甚至将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苏景骞就像是突然间,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日去见他的时候,祁凰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难道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想想也并非全无可能,他似乎有种神奇的能力,可以提前预知未来,薛宁的邀约,践行宴上的刺杀,他都能提前知晓,或许,正因为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偷偷的躲起来,等危险过去后再现身。

        现在只有这个解释了,她甚至想过,苏景骞是为了躲避她,才会偷偷藏起来。

        总之,比起遭遇毒手,她宁可相信,他还活着。

        就像此刻她手中的这碗药,代表着生命,代表着希望。

        “这是最后一副。”她将药碗放在留芳面前,目光在她的腹部一掠而过。

        之前她的小腹还只是微隆,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涨得这么大。

        她没生过孩子,但也知道,人类女子在怀孕中期就会显怀了,可留芳却完全不同,难道鲛人真的和鱼类一样,是产卵的?

        那……她会不会生下一堆的小鲛人?

        留芳端起药碗,对她那古怪的眼神很是不解,“怎么了?”

        “你……”祁凰很不好意思问:“你们鲛人,是怎么生孩子的?”

        留芳咽下苦涩的药汁,为了孩子,她什么都能忍受:“自然和你们人类一样。”

        “是吗?”她又看了眼留芳的肚子:“那……那你们会生下几个孩子?”

        留芳先是一愣,随即终于明白她一直在想什么了:“你想多了,我们是鲛族,并非水族,除了下半身是鱼尾以外,其他和人类没有分别。”

        这便是说,她的肚子里,只装了一个小宝宝,不会像鱼类一样,一下子生出一堆的小鱼?

        还好,这下她就放心了。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这是最后关头,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出问题。

        扶着留芳起身,刚走了一步,留芳突然脸色大变,捂着腹部痛呼:“不、不好,我可能……要生了。”

        要生了?

        这么快!

        祁凰看着她,一脸的慌张无措:“那、那怎么办?”

        好在留芳比较镇定:“麻烦殿下去请稳婆来。”

        对对对,稳婆,这一点苏景骞早就有交代过,所以她半个月前,就找了有经验的稳婆接进宫,提前做好准备。

        一切还算顺利,比起她的紧张,稳婆就稳重多了,怪不得叫稳婆呢。

        没多久,候在外面的祁凰,就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提起的心终于落下去。

        等了片刻,她推门而入。

        之前还沉着冷静的稳婆,这下不再稳重了,三步并两步朝她走过来,一脸神秘加惊恐道,“殿下,那孩子有些古怪。”

        她不动声色:“怎么个古怪法?”

        稳婆倒抽了一口气:“那孩子,浑身上下,长满了鱼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1/28446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