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水欢:妖孽七皇子 > 第75章 秘密,烟火,心跳,她

第75章 秘密,烟火,心跳,她

        急着去抓人,祁凰并未多想,只回了一句:“我也是男人,不需要你保护。”

        他没多说,只死死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祁凰抽了两下,竟没抽开,不由得白他一眼:“你干嘛呀,两个大男人手牵手,让人笑话不成!”

        “你不喜欢?”他沉沉问了句,手下却一点也不放松。

        “当然不喜欢。”她立刻道:“快松手,别叫人看见了!”

        “你到底在怕什么?”他盯着她,语气忽而有些焦躁:“怕被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

        这家伙搞什么?这个时候突然发起疯来,简直要命!

        她压低声音:“苏景骞,你怎么回事?对我有什么不满,你直说好了,我现在没精力跟你绕弯弯。”

        “那天你……”他想问,那天的事情,她难道一点都不记得了?但张口欲出的刹那,又把所有的质问吞了回去,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又有什么资格,得到她的在乎?

        那晚自己是怎么昏迷的,他并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如果自己当时没有昏迷,那他一定会做出令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算了,不说了。”他松开她的手,落寞地转过头去。

        她能看得出来,他有心事,但现在抓捕犯人要紧,没功夫跟他聊天谈心。

        而且不知是不是中午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会儿肚子痛得要命,赶紧办完案子,好回去休息。

        招来下属,将自己的命令交代下去,祁凰这才牵来匹马,对苏景骞道:“你要是想跟我一起去,就必须凡事都听我的。”

        苏景骞想也没想就道,“行,便按你说的做。”

        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祁凰怀疑地看他两眼,翻身上马,“先说好,你要是不听指挥,出了事,我可不管你。”

        他握住她伸来的手,也坐上了马背:“不会的。”

        “不会什么?”

        “你不会不管我。”

        她哼了声,不予回应。

        她是不会不管他,可他这笃定的态度,却让她有些恼火。

        总感觉自己被他吃定了一样。

        握紧缰绳,正要打马前行,坐在身后的人,突然伸出手来,圈住了她的腰。

        明知再正常不过,心跳还是错乱了片刻。

        许郎中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杀害张铁匠一家的事实,必定会暴露,所以他索性直接逃出了城,躲在城郊的小树林里,打算等风声过了,再回家接走自己的母亲和女儿。

        可许郎中毕竟不是杀手,第一次杀人,未免会觉得害怕,加上他并未完全泯灭良知,不愿抛下自己的亲人独自逃命,这才被典狱司寻到了踪迹。

        看着眼前这个瘦小干瘪,躲在树桩后瑟瑟发抖的男人,祁凰几乎不敢相信,就是他,杀了张铁匠一家九口。

        “许郎中,你已无处可去,还不乖乖束手就擒?”衙役们围成一个圈,将许郎中困在中央,司狱站在最前方,手中拿着一只精铁镣铐,对许郎中高声威慑道。

        许郎中抖得如筛糠一般,但就是不肯出来。

        祁凰不耐烦了,这么耗下去,今晚的大年夜就别过了。

        翻身下马,从司狱手中拿过镣铐,朝许郎中走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跟我去大牢,我给你个痛快,再磨磨蹭蹭,典狱司的十大酷刑,我挨个给你尝一遍。”

        “你……你别过来!”树桩后,终于传来许郎中惊吓过度的声音。

        “我数一二三,你最好在我数到三之前,给老子滚出来。”祁凰将手里的镣铐甩得哗哗作响,一边朝前走,一边喊着:“一……二……”

        树桩后的人突然不抖了,祁凰正觉得奇怪,耳边响起一声惊呼:“小心!”

        一道月白色的影子扑了过来,同时,许郎中也从树桩后冲了出去。

        祁凰来不及多想,抬掌在地上一挥,一截断裂的树枝打在许郎中的小腿上,他重心不稳,朝前一扑,狠狠栽倒。

        同时,围在四周的衙役上前,将他双手反剪摁在了地上。

        见许郎中被制服,祁凰这才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男子身上:“苏景骞,你没事吧?”如果她没看错,刚才千钧一发之际,许郎中好似朝自己丢了什么东西过来。

        至于是什么,根本就无需猜测。

        “你别动,我先替你封住穴道,阻止毒素的扩散,我还带了几粒固元养精丹,应该能撑到送你回宫。”她说着,准备伸手点穴,他却握住她的手腕,对她摇摇头:“你别着慌,我没事。”

        以为他不过是在安慰自己,可仔细一瞧,他的脸色确实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许郎中朝她丢过来的,并不是噬心散?

        可许郎中等了这么久,刻意激起她的不耐,就只为了吓唬一下自己?

        怎么都说不通吧。

        况且,如果他丢的不是噬心散,苏景骞的反应也不会这么激烈。

        她可以肯定,当时许郎中丢过来的,的的确确是噬心散。

        至于苏景骞为什么没有中毒的迹象,她却怎么都想不通。

        难道,苏景骞提前服了某种抗毒的药物?

        正自奇怪时,司狱走过来禀报道:“殿下,凶犯已经落网,接下来该如何处置,请您示下。”

        “先关到典狱司大牢,等开年后,送交刑部。”

        “是。”司狱得令,正要走开,却指着祁凰身后,惊道:“殿下,您受伤了?”

        受伤?

        她没有受伤啊。

        下意识回头瞅了眼,天色虽暗,但她还是清楚看到自己衣摆上巴掌大小的血迹。

        脑袋“嗡”的一下,像是脑壳被雷劈了般,险些没晕过去。

        怎么可能?

        距离月事应该还有十多天,再怎么提前,也不该提前这么多啊!

        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脑袋依旧一片空白,连舌头都开始打结:“没、没什么事,可能是……不小心在哪里蹭到的……”

        “殿下,您真的没事吗?”

        “没……没事……”

        那么大一摊血,还说没事?司狱有些担心,还要再问,却被苏景骞打断:“你放心吧,我是御医,有我在,你们的典狱长大人不会有事的。”

        说的也是,就算受了伤,身边不正好有个太医吗?

        打发走了司狱,苏景骞转向祁凰,牵起她的一只手,柔声道:“别怕,跟我来。”

        祁凰这会儿脑袋晕晕的,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这么被苏景骞一路牵着,来到了一处民房前。

        “你且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说着,走进了民房前的小院,敲响了院内的门扉。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民房内走了出来,递给祁凰一个包袱:“我在这里守着,你进去把衣裳换了。”

        祁凰接过包袱,在他的指引下,浑浑噩噩进了一间屋子。

        关上门,她在炕上坐了许久,才将包袱打开。

        里面装着一条裤子和一件外袍,她先拿起裤子,正准备换上,突然发现下面还藏着什么,用手一扒拉,看清那物事时,浑身一僵。

        放在衣物最下面的,竟是一条月事带!

        看着那条月事带,祁凰的脑袋再次呈现空白,不知维持了多久这种思绪游离的状态,她才豁然清醒。

        苏景骞知道,他竟然知道!

        但是,他为什么会知道?

        又是从何时起知道的?

        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惶惶之感。

        害怕吗?

        准确说,是有一点的,不过她却相信,苏景骞不会加害自己,他那个人,连何为加害都不了解,又怎么会做出那种暗地出卖他人的龌龊之事呢?

        可是终究还是有些介意的,自己隐藏的这么好,怎么就会被那家伙察觉?

        想起以往种种,她真要怀疑,苏景骞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看着手中干净的衣物,又是长长一吐气。

        换了任何人,她都会为了保险起见而斩草除根,可对于苏景骞,她是真的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人生十六载,头一次这么纠结无奈,这么不知所措,这么羞赧难当。

        看着那条月事带,想象着苏景骞拿在手里的样子,脸颊不禁一阵滚烫。

        脑中一勾勒出那副画面,就赶紧停止想象,实在是那副画面太滑稽,也太荒唐了。

        将干净的衣物换上,祁凰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才推门而出。

        门外,男子垂首静立,月色在他的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一阵风过,几粒雪珠打在了脸上。

        男子那并不强壮的身姿,此刻看去,却显得尤为高大,坚不可摧。

        她小小地挪着步子,虽然已经想好了该怎么面对他,但心里还是有些混乱。

        他早就看到她了,却并没有立刻转过身去与她打招呼,他知道,此刻她心中一定很乱,原本他打算一直瞒下去的,谁知今天竟出了这样的状况。

        不过也庆幸出了这样的状况,他才能与她坦诚相待。

        走到离他一步远的距离停下,祁凰看着他的侧颜,温软的,平和的,没有丝毫棱角的,在霜白月光的照耀下,不但不觉得阴冷,反而透着暖玉般的柔和。

        这样的人,她竟然也会生出怀疑。

        “你今天怎么穿得这样少?”他侧过脸,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一番,随后皱起眉头。

        她哪里知道又会下雪,最近的天气真是越来越怪了,经常是前一刻还晴空万里,后一刻就风雪大作。

        她吸吸鼻子,小声道:“你……你是怎么……”

        他知道她想问什么,但他并未回答,而是截断道:“这件事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我即使是死,也不会透露分毫。”

        她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回答吗?

        可当他真的说出来后,她又觉得不太满意:“我知道你不会说的,可是……”

        “凰儿,我送你回宫吧。”他再一次打断她。

        傻子也知道他不想回答了,每次面对她的逼问,他都是这个态度。

        若是放在平日,她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但今天气氛不对,加上她心中的慌乱无措,还未完全平复下来,更何况,这种女儿家的私事被他知道,害臊都来不及呢。

        “我……不想回宫。”突然之间就生出了这种想法,虽然在此之前,她还想着赶紧办完案,好回到自己的寝殿,钻进暖融的被窝里,美美睡上一觉。

        心中隐隐高兴,他没有告诉她,其实他也不想让她回去。

        管他是不是自私,能这样和她单独待在一起,便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脱下身上的夹袍,披在她的肩头,“多穿点,别受凉了。”

        夹袍上还带着他身上的体温,暖融融的,一下子仿佛连心都融化了,她看着他,突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为她拢好袍子,他迟疑了以下,缓缓探手,将她带着寒气的双手握在掌心。

        她下意识抽手,他却握得很紧,不给她抽离的机会。

        其实,她若想挣脱,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之所以会失败,完全是因为不想挣脱。

        男子的掌心,实在是太温暖了,让她从头到脚,从内到外,整个人,都被那股温暖熨热,她留恋这种感觉,好似回到母亲的怀抱,让她心安,让她感动,让她觉得幸福。

        知道不该沉沦,知道该立刻抽离,但还是忍不住,纵容了自己一回。

        风雪大作,天地间白茫一片,空气里都泛着寒凉入骨的冷意,但她却丝毫也不觉得冷,连脸颊上,都腾起了红霞般的绯色。

        他静静看着她,这样近的距离,这样亲密的姿势,心底也不由得腾起了滚烫的热度,欢喜得连手都开始颤抖。

        “你冷吗?”感觉到他的轻颤,她抬眸询问。

        “不冷。”哪里会冷呢?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温暖过。

        曾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靠近她的机会,而现在,她就在自己身前,在自己眼中,在自己掌心。

        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虽经常厚颜无耻地称自己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被这样如火灼烈的目光所注视,还是有些不自在,脸颊越来越烫,终于忍不住,脱口道:“苏景骞,你是不是喜欢我?”

        不该问这个问题的,万一他说不是,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

        而如果他说是……

        “是,我喜欢你。”

        糟了!

        他真的说是了。

        他……真的说了!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说我也喜欢你,就跟好哥们之间的那种喜欢一样。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所谓的喜欢,就是这种喜欢。

        “不是哥们之间的喜欢,也不是兄妹之间的喜欢,而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啊?不是吧?

        这家伙把自己想说想问的话,全都给堵死了,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你不是断袖么?”真想打自己一巴掌,问出这么没营养的问题。

        他忽而笑了,纤薄的唇,向两旁拉开,眼底也带起浅浅的笑意。

        伸手,用力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箍着:“我骗周小姐的。”

        风雪簌簌,一片萧瑟中,她听到一连串的声音,沉闷有力——

        咚!咚!咚!

        那是……心跳声。

        她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既然不知道,那就索性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

        静静靠在他怀里,让思想放空,偶尔也做一次小鸟依人的弱女子。

        这世上,除了在已经过世的夏婕妤面前,能当一回女孩,也就只有身前这个男子,能让她无所顾忌地做一次自己了。

        蓦地,天空上一声炸响,漆黑的夜幕,陡然间亮如白昼,有五彩缤纷的焰火,在天空上绽开,美丽而绚烂,让原本寂寥荒凉的雪夜,也变得明媚起来。

        焰火的声音,盖过了耳边的心跳声,但苏景骞的手,却越收越紧。

        今天是大年夜,是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她没有去锦屏苑与红珊一同庆祝守岁,也没有破天荒去参加看似热闹实则无趣至极的年宴,而是在这里,和苏景骞一起,吹着寒风,淋着大雪,但是,心底却无比喜悦。

        是啊,很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欢喜过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一刻,她都会永远铭记。

        “苏景骞,我还没有准备好。”

        “无妨,我可以等。”

        “如果我永远都准备不好呢?”

        “那我就永远等下去。”

        “你是不是傻?”

        “嗯,你就当我傻吧。”

        ……

        看着绽放在天幕上的焰火,听着周围一声接一声的欢呼,容凤越发意兴阑珊。

        偏着头,目光在人群中快速掠过,随后一挑眉头:“七皇子怎么不在?”

        随在身边伺候的侍人闻言,恭声道:“回凤太子,七殿下今日有事不能来了。”

        “不能来?”手指勾上面前的玉杯,轻轻晃了晃:“为何不能来?”

        “这……奴才也不太清楚。”

        “不能来。”他放下玉杯,站起身,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几乎在场的所有女眷,都将目光转向了他。

        拂了拂了衣袖,他举步迈下玉阶,口中还在重复那三个字:“不能来。”

        内侍小心跟在身后,不清楚为什么这位凤太子的脸色,突然之间就沉了下来,像是罩了一层寒霜似的,隔着大老远,都能把人冻得浑身一哆嗦。

        还没等走下台阶,就有一名身着樱色百蝶穿花纹长裙的娇媚女子朝他走来,大冷的天,她就穿了那么一件薄薄的长裙,连斗篷都没有披,大半个脖颈露在外面,好看是好看,但她也因此冷得直打颤,脸上浓浓的胭脂,都遮不住被冻得青白的脸色。

        “小女见过凤太子。”一阵香风飘开,女子面朝容凤,盈盈一拜。

        他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女子等了半天不见他发话,只好抬起头来,主动搭话:“凤太子可是不喜欢这些节目?不介意的话,小女愿为太子献舞一曲。”

        她的目的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容凤还是一语不发。

        停了停,她继续硬着头皮道:“也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与贵国不同,凤太子大概不会喜欢,且汐国女子个个擅舞,在风太子面前,小女可真是班门弄斧了。”

        听到这里,他突然朝前走了一步,女子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抬头望着他,那张倾绝的脸容,近看之下,更是惊艳得难以形容,她半张着嘴,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喜欢本宫?”

        女子脑袋一晕,想也不想便道:“喜、喜欢。”

        当然喜欢,在场的适龄女子,哪一个不想得到他的青睐?

        “喜欢到什么程度?”

        这个她倒没仔细想过,兴奋之下,随口就道:“喜欢到……想做太子殿下的女人。”她不敢说是妻子,太子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那你……愿不愿意为我去死?”

        女子张大了嘴巴,不知他是认真的,还是玩笑之语。

        这个问题虽然很是不合常理,但女子已被内心强烈的爱慕,以及男子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容迷得神志不清,竟然道,“小女愿意。”

        他忽而笑了,这一笑,天地万物皆失色。

        “很好,非常好。”她满意地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姓聂,名初兰。”

        “聂初兰。”他轻声念着她的名字,温醇的嗓音,比夜色还要迷人,“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想要杀人泄愤,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他的指尖,沿着聂初兰的脸颊一点点滑下,温柔的语调,温柔的动作,但眼底的光泽,却比冰雪还要寒彻。

        聂初兰突然有些害怕,单薄的身躯颤得更厉害了。

        当他的指尖,滑落到光裸的颈项上时,聂初兰突然痛苦的张大嘴巴,喉中发出压抑的嘶鸣声,瘦弱的手艰难地去抓容凤的衣摆,大颗大颗的眼泪,同时顺着眼角淌下。

        容凤依旧面无表情,只有左侧的唇角,轻轻掀动了一下。

        两人所在的位置刚好处于台阶之后,加上容凤姿态暧昧,故而没有人察觉到异常。

        这时,台阶另一侧,一名小太监匆匆跑了过去,对李元道:“大总管,七殿下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此刻凶犯正在押往典狱司。”

        “那殿下人呢?”

        “殿下还在善后,所以就不进宫了。”

        “皇上的话可有传达到位?”

        “传达到了,殿下说感念皇上的关怀,但他既身为接待使,就要尽职尽责,况且人家凤太子大老远地出使咱们昱国,又生了病,不能回家过年,总要多照顾些,他明日一早,就去秋水殿给凤太子拜年。”

        “这七殿下,倒是个懂事人。”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地落到容凤耳中,黑沉冰冷的眼瞳,陡然间光彩明媚起来。

        他撤回手,已经开始翻起白眼的聂初兰软软倒在了地上。

        他温雅浅笑,姿态如兰,伸手将倒在地上的聂初兰小心扶了起来:“聂姑娘记住,今日你之所以险些丢了性命,是因为七皇子,而你最终捡回一条性命,也是因为七皇子。”

        说罢,还替她掸了掸裙裾上的灰尘,并嘱咐一句:“天这么冷,小姐还是多穿些为好。”

        又一蓬焰火在天幕之上绽开,他仰首凝望,忽而低低说了句:“嗯,没错,还算是个懂事人。”

        ……

        年初一的早晨,祁凰难得一身华服,前往泰安殿向昱帝请安拜贺。

        这是她每年必做的事情之一,说白了就是列行公事,说了要说的话,表了该表的态度,就算是任务完成。

        今年也不例外,将早已准好的拜年语说完,她便准备起身退下。

        这时,昱帝突然将她叫住:“听说昨夜你出宫办案去了?”

        她恭谨回道:“是的,昨天东市突发凶案,事情紧急,儿臣来不及亲自向父皇禀明,只好托人转达,望父皇切莫怪罪。”

        昱帝点点头,脸上看不出喜怒:“此事,朕听李元说了,那个许郎中手段残忍,泯灭人性,理应当诛,你做得很好。”

        这算是夸赞,算是认同?

        祁凰不敢得意忘形,仍是一派谦卑姿态:“这是儿臣分内之事。”

        “你辛苦了。”昱帝不咸不淡说了句,然后转向李元:“其他人昨晚都在享乐,这孩子却在外面办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做父皇的有多偏心,你一会儿带人去藏宝阁,挑个宝贝赏给他。”

        李元躬身应道:“是,奴才领旨。”

        昱帝交代完,再次转向祁凰:“你不是还要去秋水殿?快去吧,正好,你代朕向凤太子问声好。”

        “是,儿臣明白,父皇若没有其他交代,儿臣这便告退了。”

        昱帝摆摆手,正要说退下吧,忽然问了句:“你昨夜是不是和苏太医在一起?”

        祁凰心头一凛,虽然说此事自己没有刻意隐藏,但这么快就传到昱帝的耳朵里,不能不令人惊诧。

        早知皇家眼线众多,看来并非谣传。

        “是,儿臣与苏太医在黄泥街偶遇,也是多亏了他,儿臣才能在短时间内,将凶案侦破。”

        昱帝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表态:“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儿臣告退。”

        除了大殿,祁凰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后背出了细细一层冷汗。

        别的她不怕,就怕自己女扮男装的秘密暴露。

        回首向巍峨的大殿望了眼,里面的动静,一丝一毫也听不到。

        不知昱帝询问那番话的意义何在,但以她对自己这位父皇的了解来看,事情应该还不算糟。

        想通这一点后,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

        现在,该去例行另外一件公事了。

        早晨听人说,昨天的大年夜,容凤过得似乎很不愉快,至于为何不愉快,他们却猜不出原因来。

        甚至有人看见,聂参领家的小姐都被他给欺负哭了,这是对年宴多么不满意,才会做出这等卑劣无耻又惨绝人寰的事情来。

        在秋水殿外站了一阵,心下一叹,谁让自己信誓旦旦保证过,今天会来给容凤拜年呢?

        早知道就不说大话了。

        她现在后悔了,还能有转圜的余地吗?

        踟蹰间,一名侍女从殿内走出,看到她,立刻殷切招呼:“是七皇子啊,快请进吧,我们太子殿下已经等您多时了。”

        什么?等她多时?

        这家伙难道知道自己今天要来不成?

        硬着头皮迈步而入,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从容:“凤太子的病如何了?可有痊愈?”

        “殿下说了,只要七皇子能时时来看他,他的病会好得更快。”

        闻言,祁凰眼角狂抽。

        她又不是太医,就算天天来看他,对他的病也没有丝毫助益。

        再者,那天明明是他把她赶出去的,还让她滚,这件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难道那家伙忘了不成?

        一边腹诽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内殿。

        “七皇子请。”侍女在内殿门前站定,侧着身子,弯腰推开了内殿的门。

        内殿的窗户全部大开,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就站在窗前,散着发,赤着足,手里握着一只青玉竹笛,横于唇边,有美妙空灵的乐声,缓缓流泻而出。

        倒是好兴致,大清早的,迎着冷风自我陶醉,谁说他昨天心情不悦的?她瞧他好着呢。

        她没有打搅他,而是站在他身后,等他将曲子吹完。

        他似乎很投入,没有发觉她的到来,笛声悠扬连绵,如无人深空里一抹漂浮的流烟,玄妙寂寥,也如那春水秋月,痴缠纠葛。

        她静静听着,也不觉得急躁,反而觉得心情很是舒朗。

        正自沉醉时,笛声骤停,他转过身来,一张风华无铸的脸容,似开在清晨的一朵灼妖水莲。

        祁凰呼吸一窒。

        就在这晃神的片刻,他已来到她面前。

        “你昨晚去哪了?”

        怎么了这是?好像全天下的人都在关心她昨晚的去向。

        不习惯与他离得这么近,她向后挪了一小步:“我是典狱长,出了凶案我自然要处理,凤太子这是什么态度,质问我吗?”

        他不满意她的躲闪,又逼近了一步,这下,两人之间的距离,比刚才更近了:“你是典狱长,但你同时也是接待使,你忘了自己的职责吗?’

        “我今天不是来给你拜年了?”她对他的态度感到奇怪,好端端的,闹什么脾气?难道是离家太久,心里觉得委屈?觉得没人关心他,体贴他,在意他?

        不该吧,他可是堂堂太子,心理素质哪能这么差。

        “我听人说,你昨天和苏景骞在一起。”这是刚得到的消息,她说她去办案,但实际上,却和苏景骞一起待了大半夜。

        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她跟谁在一起,与他有干系吗?

        她没好气道:“是又怎样?”

        是又怎样?她可知道,那天晚上,苏景骞对她做了什么?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出现,她此刻早已清白不保!

        他强忍着气闷,咬牙道:“我真想掐死你。”

        她抖了一下,任何人说这话,她都会当做愤怒之下的口不择言,但眼前这人不同,他是个神经病,说不准逼急了,真会一把掐死自己。

        下意识,又开始往后退:“凤太子,今天是大年初一,咱能好好说话吗?”

        他继续逼近:“你想我怎么好好说话?”

        “当然是……坐下来说。”她都被逼到墙角了,他还想怎样?

        “祁凰,从现在开始,我要见你的时候,你必须立刻出现在我面前,迟一炷香时间,我就杀一个人。”

        “你有病啊!”祁凰恼了,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这张倾国无双的俊脸上。

        “是,我有病。”他竟然承认了,而且不带一丝负担:“所以,为了避免我发起病来乱杀人,你最好将我看紧一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1/28170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