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水欢:妖孽七皇子 > 第29章 是菩萨,也是修罗

第29章 是菩萨,也是修罗

        太阳已经落山,繁华明媚的街市,渐渐被沉郁的晦暗所笼罩,不复白日的清明,整个世界,似乎也陷入了一片冷幽的混沌中。

        祁凰沿着街道,一路往回找,却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到底去哪里了?

        她不是让他在原地等候自己么?是独自离开了,还是遭到仇家的追杀,无奈逃离?

        地上越来越多的血迹,让她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会死么?

        就像她第一次见他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突然感到害怕,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所浸湿,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夏婕妤薨逝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一个沉闷幽冷的夜晚。

        伴随着地面血迹的变多,空气中的腥潮之气越来越浓。

        迟疑了一下,祁凰闪身朝右手边的小巷中掠去。

        那里的血腥气最浓!

        巷子很深,即便天色并未完全暗下来,但这里几乎已是伸手不见五指。

        眼看就要走至尽头,死寂的空气中,突然爆发出一个悲惨的哀鸣声,惊得雅雀四处乱飞,悬挂于天际一角的月亮,也似染上了一层朦胧的血红。

        “凤凤!”来不及思索,祁凰加快速度,朝着巷子的尽头冲去。

        刺鼻的血腥气,冲鼻而来,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

        满地死尸,血流成河。

        一身青衣的男子,站在血河的中央,微风吹起幕离上的纱帘,半抹精致的下巴若隐若现,嫣红唇角,似有清浅笑意。

        清冷如霜的月色下,那人当真就如瑶池仙子般,美得惊心动魄。

        衬着满地浓郁的艳红,竟有种别样的妖异。

        “别……别过来……”身着黑衣的杀手,惊恐地向后退着,暴露在外的眼睛,在看向对面那风雅如神祗般的人时,却犹如看到了自地狱中爬出的恶鬼,满满皆是恐惧。

        脚步轻移,不似走在血河之中,而是铺满沁香的花海,男子手臂轻抬,如慢动作般,一点一点,掐住杀手的脖子,所有的动作由他做来,都那么的赏心悦目,即便,他正在杀人。

        “凤凤,先别杀他!”祁凰喊出声。

        倒不是她多么慈悲心肠,虽然那杀手的样子的确很可怜,但留个活口打探消息总是好的。

        可男子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手掌缓缓收紧,杀手的喉中,开始发出类似兽鸣的呻吟,月色下,一双写满惊恐的眼睛暴突而出。

        “咔嚓。”

        这是人类脊骨断裂的声音,沉闷中带着清脆,犹如一段自地狱奏响的华章。

        杀手徒劳的张着嘴巴,伸着舌头,形貌如鬼,可怕至极。

        又是“咔嚓”一声,这次,杀手彻底没了声息,有浓郁的鲜血狂涌而出,与地面上的血河汇于一处。

        鲜血喷涌中,他的手上却干干净净,不染半点污秽。

        松手,杀手的身子软绵绵倒在地上,周遭,再次恢复无声的死寂。

        月色下,那人仍是一身青衣,蹁跹出尘,宛如误落尘世的仙人,与那满地尸骸,灼目血河格格不入。

        她几乎无法将此时的他,将之前好心助人的他联系起来,但她又明白,不管是之前的他,还是此刻的他,他始终是他。

        是菩萨,也是修罗。

        处理完了这些杀手,他这才轻挽袖口,转过来脸来,“吓到你了?”

        淡然一句反问,一切好像再平常不过,祁凰的目光,在地上快速掠过,然后,定格在他的身上:“你好歹也跟我说一声,我差点以为……”

        “没有差点。”他打断,语声冷然如碎玉冰珠:“我不是那种轻易会死的人。”顿了顿,朝她迈了两步,“你可是怕了?”

        “怕什么?”

        “也许,待我伤好之后,我会毫不犹豫将你杀了。”

        这一点,她不是没想过,不过她对自己同样有信心:“我也不是那种轻易会死的人,而且,”她眨眨眼,也朝他所在的方向迈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到最近:“你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他来了兴致,“你如何知晓?”

        “因为,你最讨厌背叛。”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却饱含力量。

        他没什么反应,幕离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她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蓦地,他伸出手,冰冷的指尖探向她的脖颈。

        她打了个冷颤,眼底却未有害怕惊惶的神情,即使,不久之前他才用这只手杀过人。

        指尖下的触感细腻滑嫩,隐约可感觉到肌肤下脉搏的跳动,他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怕?”

        “不怕。”

        “真的……不怕吗?”这话,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还是那两个字:“不怕。”

        他忽然笑了:“为什么呢……”不指望得到回答,因为他也没兴趣知晓她的答案,只是笑着说:“你的脖子可真细,不像是男人应有的样子,我轻轻一捏,便会碎了。”

        不管他会不会真的捏碎,这种形容听着总是很诡异,“回去么?”

        他若无其事收回手,“当然。”

        “等等。”她叫住他,掏出一块帕子,朝他领口的位置探去。

        “怎么?”

        “沾上血了。”她在他领口处蹭了两下,然后展开帕子,递到他眼前。

        他看了眼,雪白的帕子上,的确有红褐色的污迹:“失手了。”以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走吧。”虽然可以忽视那一地尸体,但这刺鼻的血腥味,她还是有些受不了。

        他默然跟上,直至回到宫中,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们回来的还真是巧。”看着刚沉入浴池下,两条大长腿就被鱼尾所取代的某人,她不禁庆幸道。

        他半垂眼帘,样子有些凝肃,好似被某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所困扰。

        她主动询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他缓缓掀动眼皮,这小子倒是挺聪明的,虽然此时自己口不能言,与他交流倒也不算艰难。

        想了想,将从虎皮鱼那里得来的解毒之法,简明扼要叙述了一遍。

        “处子之血?”祁凰呆住,这什么鬼药方:“你让我到哪去给你找正值韶龄,且是处子,还能每隔七日就给你献一次血的少女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90/90911/27454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