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狂战士教你玩暗杀 > 第四十一章——你是要金的、银的、还是铁的?

第四十一章——你是要金的、银的、还是铁的?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第三局开始,一开始下得极快,短短十分钟,棋盘上就摆上两百多目棋子。

        此局前六十手,白子就体现出天师手段的超凡,和之前不同。

        “嘶”有阵势圣师在场外看得毛骨悚然。

        选手们全都到场外通过光幕观察大赛,各门派的宗师圣师和天才们全神贯注地看着棋局,欲从中窥得天师奥义。

        他们也确实领略到天师手段,看得他们直吸冷气浑身发寒。

        天师现在所展现出的手段可以说是……恶毒!

        这种手段确实是天师专属,阵势神师大圆满也下不出来。但在众人看来,这种手段过于恐怖,是绝杀中的绝杀,堪称恶毒。

        此时阵势天赋、境界越高的人看得越是胆寒,在普通人眼中普普通通的棋局,在他们看来则是绝世杀局,无穷杀机汹涌澎湃。

        而且他们虽能领略到天师手段的恐怖,却难以从中悟出奥义。越是研究体悟其中奥妙,越是只能感受到那种浩荡于棋盘间的杀意,真正想获得东西却难以得到分毫。

        “原来这就是天师手段……”杜英杰长叹道,他从那极尽玄妙的棋局中感受到的只有绝望,宛若俯视绝巅,仰望深渊,心生无力。

        他深得九霄宗阵势神师真传,本身也是一位数十万年难得一遇的阵势天骄,但此刻也不得不为那天师手段拜服,他师父也远远不如。

        “功参造化,非人力所能及,甘拜下风。”圣鸿光也叹息。

        他为圣王一族,祖上自人族进化,自成一族。虽人丁稀少,但平均天赋实力极高。圣王族向来自视甚高,骄傲自负,作为族中阵势天赋最高的人,圣鸿光更是如此。

        但今日得见天师杀局,他深深感受到差距,看到一道深不见底不可逾越的天堑。

        ……

        觉尊寺一座古庙内,一名老僧盘坐,看着眼前的光幕沉默许久,最后长叹。

        “天师手段,万古仅见,天师以下难望项背。然杀机过重,天地难容……”

        这名老僧深居简出,绝大多数觉尊寺的僧人从未见过,但真正知晓他的人却不敢轻视怠慢。

        这是一尊阵势神师,天师之下的顶尖存在,稀有程度堪比至尊。

        他寿命无多,阵势修为也臻至巅峰,已然神师大成,离天师只有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之遥困了他数万年,如今元寿将尽,更看不到丝毫希望。

        今日得见天师手段,他沉寂多年的心突然感受到一丝解脱和释然,因为他窥视到了一丝天师境的奥秘,在满足的同时,也知道自己不能突破的原因。

        至于为何要感叹一句天地难容,知道其中原委的人只有极少数,叶硎就在其中。

        虽然对外宣称自己不是阵势师,连天师都看不出他的棋中有丝毫阵势师的影子,但叶硎确确实实是一位阵势师,而且天赋冠绝古今。

        所以他也能感受到天师手段的奇伟,能感受到那如同滔天大浪般,层层叠叠、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杀机,更能感受到只存在于冥冥之中的天地伟力对棋局的排斥。

        这棋盘若非出自天师之手,早已被棋局本身的杀机和天地伟力斩成飞灰!

        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叶硎感受到的不只是无穷尽杀机的绽放,他还体悟到天师奥义。

        尤其是在杀局这部分,他受到启示,看到他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这一刻,叶硎突破了。

        他在未入大周天境时,强行破入阵势大师境界!

        “嗯?”天师虚影一愣,眼神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你……”

        “下棋。”叶硎摇摇头,也不多语。

        “……好,下棋。”天师虚影也没多说什么。

        所有关注赛事的人则是一脸错愕,不懂刚才天师和叶硎之间发生什么。

        两人继续对局,半小时后,棋盘上已经有五百多目子,天师的速度开始放慢。

        “现在胜负如何?”场外有人讨论。

        “不知道,天师棋势杀意太浓,简直就像一个人战斗时十八般武艺和十八般武器同时全部使出来一样,虽是面对一人,但如同面对千军万马,不可能抵挡。我估计,天师把他对杀阵的理解淋漓尽致地表现在棋中”

        “但叶棋尊同样非凡超绝,虽然棋势之中没有丝毫阵势因素,但硬是挡住了天师杀伐棋势,双方势均力敌,一时难以奈何对方。”

        “也许叶棋尊这局悬了,真正的天师手段太过玄妙恐怖,无人可敌啊……”

        “不见得,你看天师落子速度开始放慢,显然也觉得局势棘手,反观叶棋尊一直是秒下,显然胸有成竹。”

        “有道理……”

        ……

        “不知芮佑大师对这棋局有何高见?”广梵圣地那位美得动人心魄的最强阵势天女施施然走到觉尊寺代表的身边坐下,微笑问道。

        “阿弥陀佛,见过尹施主。”芮佑双手合十,眼眸低垂,“小僧实力低微,只觉得天师手段骇人,我恐怕穷尽一生也难及其万一。而叶棋尊棋术同样高超,虽无阵势奥义,但凭其能与天师其实平分秋色,足以见得其超凡卓绝。”

        “小女也是这么人为的。”尹兰卉巧笑倩兮。

        “阿弥陀佛。”芮佑又念了一句佛号。

        “广梵圣地的尹仙子又跑到觉尊寺的芮佑那去了……”远处有人小声道。

        “据说那两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也知道这事。这芮佑生得俊美清秀,当时都说他和尹兰卉是天生一对。两人一起拜入一位阵势圣师门下,然后不知为何,那位阵势圣师没过几年仙逝,两人又分别进入觉尊寺和广梵圣地,成为两派核心阵势弟子。”

        “唔……奇怪,广梵圣地不许女子出嫁,否则废除修为逐出师门,觉尊寺同样如此。两人竟选了这样两个门派……我觉得其中有隐情。”

        “可不是么,这两人都是各自门派的首席弟子,天资卓绝,又是青梅竹马,本可成为一段佳话,没想到竟会……”

        就在这时,有数道目光看向几人,看得他们浑身炸开、恐惧战栗,如同被几头史前凶兽盯住。

        几人立刻闭嘴,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被他们惹不起的强者盯上,只求对方能放他们一马。

        ……

        又过了半小时,棋盘上的子已到八百多目,同时天师也到每目两分钟的落子速度。

        此时双方棋势纠缠一起,难解难分。白子杀气腾腾,攻势凶猛,但总被黑子打断,难以取得实质成果。

        又过一小时,棋盘上增加五十目子,战局已到白热化,无比焦灼。

        “难以想象,在天师的这种攻势下,叶棋尊竟可以支撑这么久,不可思议……”一名阵势圣师旁边的童子惊叹道。

        “到底是在坚持,难说……”阵势圣师皱着眉头喃喃道。

        “!?”童子一惊,“大人的意思莫非是……”

        “我看出了点眉目,但也说不准,只是感觉,也许天师棋势此时看起来凶猛,但实际上也许……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强势……”

        不只是他,有些阵势天才也看出端倪。

        “芮大师觉得现在谁占上风。”尹兰卉对芮佑问道。

        “……谁占上风我不知道,但……”芮佑有些犹豫。

        “但你觉得天师棋势有些外强中干?”尹兰卉接话道。

        “……正如施主所说。”

        “看来我和大师心有灵犀呢。”尹兰卉轻笑道,如沐春风。

        “阿弥陀佛……”芮佑闭上眼睛,咏诵佛号。

        ……

        战况逐渐向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又过两小时,场上增加一百二十目子,双方竟然没有吃掉对方任何一颗子,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惊异。

        就当所有人都在惊异时,叶硎突然下了一手让人不解的棋撕裂自己的防线。

        “这下的是什么?”罗不凡诧异,他完全看不出这步棋的用意。

        “为什么会这么下?”瞿锐利眉头紧锁,他是天坤道首席,此时竟完全看不穿这步棋。

        “发生了什么……?”芮佑也蹙眉,思索这步棋的涵义

        不止是这些天才,所有人都不解,包括远在天边的阵势神师。

        “这次,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思考。”叶硎说道。

        “……”天师一语不发,看着棋局。目光中正平和。

        十分钟后,天师突然开口道:“你到底看到了多远?你眼中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

        “你猜?”

        “……猜不到。”天师摇头,接着宣布:“你赢了。”

        “”天地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愣住了。

        天师就这么认输了?

        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明明局势还处于焦灼状态,叶硎甚至还自毁防线,结果天师转眼间就认输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困扰所有人的疑问。

        “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天师又认输了?”

        “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

        此刻外界吵得热火朝天,所有人都在分析推演棋局发展,寻找天师认输的原因。而场中的天师却十分平静。

        “能看到这种棋,我已无任何遗憾。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没能在生前遇到,否则也许我有再次精进的可能。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了。”

        “我将履行誓言。当初我留下三张法旨。”说着,天师虚影双手摊开,三张不同材质的法旨浮现在他的手上。

        “胜者可取一张,你是要金的,银的,还是铁的?”

  https://www.65ws.com/a/89/89773/27410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