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吴越情 > 第四十一章 文婧落地 玉良九死一生

第四十一章 文婧落地 玉良九死一生

        刘月兰回到湄池医院妇产科病区后,白医生对手下的护士们说:“这是上面派来的妇产科专家刘医生,是专门来为诸玉良产妇接生的,当值护士要全力配合她。”

        私底下,白医生告诉护士们:“诸玉良哥哥来头很大,上头的意思是要大家小心配合这位刘医生,无需多问。”

        刘月兰于是每隔一小时对诸玉良进行一次矫位按摩。诸玉良获悉刘月兰大姐将为她接生,真是喜出望外,内心感到安全踏实了许多。

        血检的结果是:蔡富国、徐庆培和诸玉良的血型都为A型;刘月兰当然早就知道自己是B型。

        理论上,当诸玉良需要输血时,蔡富国、徐庆培都可以为她献血。但为了慎重起见,需进行交叉配血实验后,才能确定谁的血液最适合诸玉良。

        交叉配血实验,就是不仅要把献血者的红细胞与受血者的血清进行血型配合实验,还要把受血者的红细胞和献血者的血清进行血型配合实验。只有在两种血型配合都没有产生凝集反应时,才算配血相合,才可以进行输血。

        血型配合实验的结果:只有蔡富国可以为诸玉良献血。

        当蔡、徐、刘三人得知这个结果时,都感到十分震惊。

        蔡富国心想:“为什么诸玉良每次遇到困难和问题时,我都能及时地帮到她?而对陈美娟,我却根本帮不上任何忙。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所谓的缘分?”

        徐庆培心想:“大哥为什么会对诸玉良如此的放不下?他不愿意看到诸玉良受到任何伤害;如果谁伤害了诸玉良,好像踩到了他的尾巴似的。而现在只有他可以为诸玉良献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所谓的缘分?真是奇了怪了!”

        刘月兰心想:“我以前只知道老蔡这个人阴兮兮的,没想到在诸玉良难产这件事上,他竟然明目张胆地比任何人都要上心,完全像是在守护自己的老婆孩子。

        他自己亲自陪小诸来湄池分娩不说,现在为了让我来给小诸接生,他不惜放下清高的面具给我和李凡打电话,不惜冒充小诸的哥哥假扮高干来欺骗医院,不惜届时动用武力来胁迫医院……他为了救小诸母子已经不计任何后果了。这一点,我相信李凡做不到,文远方也做不到。

        难道小诸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哦,不不不!小诸绝对不是这样的女人;否则她的演技比王晓棠、秦怡等名演员都要好了。我这样想是很龌龊的,呸呸呸!

        但瞎子都能看得出老蔡对小诸的关爱绝非出于一般的领导、邻居、老乡之心……无论他对小诸的私情是否符合道德、法律,在这件事上说明他是一位有勇气来担当,有行动来证明的大男人。

        这样感人至深的执着情怀我以前只在小说里见过,没想到我眼前就有这样一粒大情种。他既然在我和徐庆培面前毫无遮掩地表现出对小诸的关爱,说明他对我们是信任的;或者他已无暇顾及社会舆论的评价,至少说明他也是无助的。

        通过近一年来发生的家庭变故,我已经十分厌恶人性中丑陋的一面。如果我还能见证人性中美好的一面,那么我再也不想做一个恶意揣测、践踏美好的长舌妇。

        哪怕老蔡今后对我和李凡继续不怀好意,我也不会利用他的信任和无助去贬低他对小诸的情义,更不会去传播有关他和小诸的流言蜚语。我会对有关当事人三缄其口,绝不参与其中,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情感纠葛,我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

        刘月兰当然没有把血检结果及接生方案等透露给诸玉良,以免她产生极大的恐慌心理而不配合医生的操作。

        就这样,刘月兰整夜都陪着诸玉良,定时为她按摩。第二天中午时分,刘月兰惊喜地喊道:“胎脚出来了!我们准备接生。”

        护士们七手八脚地把诸玉良推进产房……

        蔡富国此时坐在产房外的长椅上,目光望着正前方,十指交叉并不停地互相按摩着手指……徐庆培知道这是他紧张焦虑时的一个下意识动作。

        “小诸,宝宝的脚出来很多了,但你要用力生啊!因为我不能用力地拽宝宝,我只能配合你生。对的,用力!再用力!”刘月兰鼓励着已经尽了洪荒之力诸玉良。

        “啊——”诸玉良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撕裂了。

        “屏住气用力!时间拖长了宝宝要窒息的。快用力啊!”刘月兰此时恨不得替诸玉良用力。

        “啊——”诸玉良惨叫一声,用尽生平所有的气力后,便昏死了过去。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囡呢!”刘月兰惊喜地喊道。

        然而,婧婧没有哭叫,显然因为缺氧多时已休克。只见刘月兰轻轻地掐了掐婧婧的屁股,她终于“哇”地哭起来。

        “不好!产妇大出血了,肯定是子宫口被撕裂了。止血钳!我立即进行缝合手术,你们通知产妇家属准备献血500ML!”刘月兰下着指令。

        “刘医生,血库里有A型血的呀。”一护士说道。

        “你看产妇都昏迷了,再做血型配合实验来不及啦!她亲哥哥已经做好了献血准备,你们赶紧抽血吧!”

        ……

        此时,诸玉良发现自己已经轻飘飘地离开了那具筋疲力尽、破损不堪的躯体,站在了无影灯上。

        她看着刘月兰正在满头大汗地缝合那具血流如注的躯体,不禁心生愧疚之情。她说道:“大姐!不要缝了吧,这具躯体我不要了。我现在感到很轻松,我不想再回到这具躯体里去了。”但刘月兰好像没听见她的话,继续低头忙着。

        当诸玉良想看看婧婧在哪里时,她倏忽就到了自己的病房里。她看到床上有一个很小的襁褓,而徐庆培正守着这个襁褓。

        “啊!这是我生的婧婧吗?好小好小哦!你不太像妈妈哦!来!让妈妈抱抱!”但她发现自己能穿过婧婧和徐庆培的身体,却没法把婧婧抱起来。

        她有些失望。然后她就来到走廊上,看到蔡富国。“哥哥!你在干嘛?你为何要被抽掉500ML的血?哦!月兰大姐要你为我献血,你的血将流到我的躯体里去。对吧?我欠你真是太多太多了!啊!你正在为我伤心、难过和担忧。真是太对不住你啦!”

        “文远方现在哪里呢?”她这么一想,发现自己已到了常州,到了孙蕾家,并且看到了文远方、孙蕾和她的儿子。“哦,孙蕾果真气质非凡!”

        她听到了文远方和孙蕾的对话。

        文远方:“我怎么觉得玉良母子不太好呢?我这两天一直心神不定。”

        孙蕾:“电话还没打通吗?”

        文远方:“是啊,牌头供销社李凡那儿没人接,物资局蔡富国那儿没人接,浣纱经营部徐庆培那儿也没人接。他们都跑哪儿去了呢?”

        孙蕾:“现在局势那么乱,你还是等打通电话问明情况后再走吧!”

        诸玉良不想再听他们聊天了,她想去看看父母和弟弟妹妹,就一下子到了孝义庄。

        “你们正在吃中饭哪!有什么好吃的?让我来挤挤。”她说着就挤在了诸玉善和诸玉贞之间,但姐妹俩并没有挪位置,大家也没理她,继续顾自己吃饭。

        她忽然听到母亲说了句:“我这两天眼皮老跳,老觉得玉良要发生什么事情。她应该快生了吧?”

        “姐姐的预产期在四月份,还早呢。”诸志礼答。

        “能有什么事?你总是疑神疑鬼的。文远方和他们的亲戚都在大姑娘身边,她能有什么事?”诸兴华的声音。

        “哇——”诸玉良听到婧婧的哭声,立马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此时,她看到蔡富国正一手抱着婧婧,一手用奶瓶在喂婧婧喝一种黄颜色的水;婧婧的小嘴一吮一吮地喝着,可爱极了。

        但她看到蔡富国脸色苍白,面露疲倦之色,一定是因为一下子抽了太多血的缘故。

        诸玉良想起自己的躯体还在产房里,就回到了产房;但躯体已不在产房,而是在重症监护室里。

        此时,她的躯体正在接受蔡富国的新鲜血液一点一滴地滴入自己的血脉里,而脸部戴着氧气面罩。刘月兰大姐正面色凝重地守在她身旁……

        “啊!这么多人都在为我担心,我又欠了这么多人的恩情,我怎么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了呢?而且婧婧还怎么小,我得亲自给她喂奶啊!”

        诸玉良这么一想,就睁开了眼睛。

        “啊!小诸,你醒来了?你分娩后子宫大出血,昏迷了两个多小时,真把我给吓坏了!”刘月兰松了一大口气说道。

        但诸玉良却觉得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又好像不是梦,感觉才一会儿时间啊,怎么会已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呢?

        此时,她觉得自己浑身支离破碎般地疼痛。刘月兰告诉她:五年内不能再生孩子了,因为子宫口破裂后需要有个较长的修复期。

        输完血后,蔡富国小心翼翼地把诸玉良抱回了病房,把婧婧放在了她的枕头边。

        “哥刚才喂的黄颜色水是什么?”

        “哦,黄连水,排毒的。哎,你怎么知道我给婧婧喂过黄连水了?”

        “诸志国同志需要为诸玉良产妇去缴一下费用。”一位护士过来把账单交给蔡富国说道。

        “诸志国?”诸玉良笑着问道。

        “嘘!好,我这就去缴费。”蔡富国应道。

  https://www.65ws.com/a/89/89772/271388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