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吴越情 > 第三十四章 平白遭诬 吉人自有天相

第三十四章 平白遭诬 吉人自有天相

        转眼,时令进入深秋初冬,文家窗外那株合欢树早已果实累累。

        那一串串挂满了枝头像豆荚一样的果实,已经成熟的大部分呈黄褐色,还未成熟的小部分呈嫩绿色。从远处看,树上挂满了小铃铛,又像一串串小香蕉,着实招人喜爱。

        “婧婧!你看,你来的时候合欢花盛开着,现在已经硕果累累。你快有六个月大了,再过三个多月你就可以看到这株合欢树了。”诸玉良期盼着上苍赐给自己一个小仙子般的女儿,所以她称肚子里的宝宝为“婧婧”。

        住在这里快四年了,诸玉良除了经常和弥勒佛诉诉苦外,也经常倚窗和这株合欢树唠唠嗑。的确,此树见证了她在同心阁生活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无疑是一位最忠实的听众。

        那天,诸玉良挺着越来越显怀的大肚子去上班。远远地看到熟悉的人们又在浣纱经营部公告栏前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谁又要倒霉了?她一边想着,一边挪步上前看个究竟。没想到,看大字报的人们纷纷扭头朝她投来复杂的眼神,有同情的,有疑惑的,有惋惜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猛然间,她看到了被红色叉叉叉掉的“诸玉良”三个字。

        “完了!完了!”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秘密曝光,末日已到。

        那大字报上究竟写了什么?是谁写的?她强打着精神走上去,想看个分明再说。而此时,身旁的人群已散开,大家只是远远地站着,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诸玉良努力集中注意力去阅读那张和她生死攸关的大字报。

        大字报的标题是《打倒马鬼蛇神诸玉良》。内容是列举了诸玉良的五大罪状:

        一是同情走资派,公开为走资派鸣冤叫屈,并沆瀣一气;

        二是公开辱骂戴红袖章的进步青年,对灵魂大改造运动的深入开展有强烈的抵触情绪;

        三是在做营业员时服务态度恶劣,蔑视工农群众,脱离职工群众,曾打过工农群众一记耳光,气焰十分嚣张;

        四是生活作风腐败,和物资局前领导李凡有暧昧关系,曾被进步群众所亲眼目击;平时讲究穿着打扮,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情调,高跟鞋骨朵骨朵,一副资产阶级大小姐的派头;

        五是污蔑领袖著作,曾说过:“领袖著作深奥枯燥,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综上所述,诸玉良就是混在暨阳县物资局进步队伍里的马鬼蛇神。如果不把她揪出来打倒批臭,她将继续腐蚀我们纯洁的进步队伍。希望进步群众擦亮眼睛,不要心慈手软,不要盲目同情阶级敌人!进步群众,赶紧行动起来打倒马鬼蛇神诸玉良!”

        ……

        与批判李凡的大字报不同,这份大字报最后落款赫然写着检举人:孙有才。

        诸玉良看完大字报全文后,稍微松了口气。

        她一边沉着地往办公室走去,一边脑子里飞快地旋转着:“孙有才这次要不是跳出来检举我,我都快把他忘了,因为他自从做了仓管员后就销声匿迹了。

        他现在看李凡倒台了,立即就跳出来咬人,真够卑鄙的!可是,他因考卷舞弊案而遭贬纯属咎由自取,又不是我的错,为何要与我为敌呢?

        难道我在物资局里有真正的敌人想置我于死地?孙有才只不过是授意于这个幕后指使而跳出来的一只狗而已?

        难道是有人要借打击我来打击文远方,或李凡,或蔡富国?

        如果说批判李凡的大字报授意于蔡富国,我相信;如果说这张大字报也是授意于蔡富国、徐庆培一伙,我根本不信,因为这不合逻辑。

        快四年下来,不管别人对蔡富国有什么评价和议论,蔡富国至少对我是没有任何恶意的;相反,他处处苦心孤诣地保护我、成全我,即使再傻的女人也能感觉得到……尽管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

        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诸玉良”了,扑朔迷离的局势让她的头脑也变得复杂起来。

        “马鬼蛇神诸玉良站住!你必须接受进步群众的批斗。”孙有才的一声断喝,打断了诸玉良的思路。

        诸玉良怔怔地望着孙有才。只见他戴着红袖章,气势汹汹地想要上前来揪住她的样子。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孙有才突然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口吐白沫,眼睛直翻……吓得诸玉良大喊:“快来人啊!他好像犯病了。”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孙有才送到人民医院。经检查,是他的羊癫疯犯了。

        “原来也是个可怜虫!他这回犯病,总不能又怪到我头上来吧?我好歹还喊人来救他呢!”诸玉良这么想着,苦笑着摇摇头。

        这出闹剧很快传到了蔡富国那里。

        “你叫这只疯狗不要再乱咬人;他要再乱咬,我把他坏分子的材料做死,让他滚回农村去种田!反正他有案底在我手里。”蔡富国咬牙切齿地对徐庆培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大概是他在仓库里太厌气了,想找点事情做做。要么他认为当初要严肃处理他的人是李凡;李凡现在走了,而诸玉良是李凡的人,所以他可以打狗不必看主人了。”徐庆培帮着分析道。

        “什么?你把诸玉良说成是狗?你是不是脑筋也搭错了?”蔡富国怒斥道。

        “呸!呸!呸!我又说错话了。我只是一个比喻嘛!看把您急的?”徐庆培翻着白眼咕哝道:“为一个孕妇,犯得着发那么大火吗?真是想不通!”

        “你再乱讲话,我们兄弟就不要做了。陈美娟的事情因为我手伸不到,不认也得认了;谁要是在我眼皮底下动诸玉良一根手指头,那我绝不可能坐视不管!”蔡富国阴狠狠地说道。

        “好!好!好!我知道大哥有情有义,恩仇分明。但您这么为她付出,她不见得领情啊!您这样暗弄堂塞鸭蛋,要塞到什么时候去呀?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她领不领情都不重要了。她现在是我和陈美娟的大恩人,无论我们怎么为她付出都是应该的;某一天,如果她觉得我是她的大恩人,她自然也会回报我。我着什么急!小诸这个人就是太讲义气,这是她的软肋,早晚会被小人利用的。”蔡富国依旧说着让徐庆培听得云里雾里的话。

        “那这件事下面怎么收场?现在鼓励群众揭发一切马鬼蛇神的风头这么紧,我们不好公开地把那张大字报撕下来啊!”徐庆培问道。

        “你要那只狗自己再写一份悔过书,表示他是为了个人报复,才利用形势写大字报诬陷诸玉良的,请求诸玉良的宽恕谅解和单位的宽大处理。然后,让他自己把那张大字报撕下来,再把悔过书大字报贴上去。否则,他就是县物资局里的坏分子,局里准备先批斗他再开除他!”

        ……

        第二天,浣纱经营部公告栏里果然只有孙有才的大字报悔过书了。

        “老孙!你是在给我们展览你的书法吗?你的大字写得还真不赖。哈哈哈!”

        “下回你再出手时看看准呀,别又闪了腰!哈哈哈!”

        孙有才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

        一日夜里,刘月兰来同心阁为小诸作胎检,陈美娟听到声音,便从屋里出来打招呼。

        “我们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我听老蔡说起李局的事儿,真感到人心叵测啊!现在说话真的要小心了。”看得出,陈美娟没有一丝一毫虚情假意的成分。

        “是啊!再这么下去,夫妻之间说话都要小心了!哦,你说暨阳话蛮好听的,以后就说暨阳话做暨阳人吧!呵呵!”刘月兰话里有话。

        刘月兰摸了诸玉良的腹部后,又听了一下胎心,说胎心蛮正常的,胎儿正在按既定计划移位。总之,她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三个女人怕在楼下说话不方便,便坐在诸玉良家的楼上聊了一会儿。通过这次变故,本来完全不同的三个女人竟然发现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多。

        “看来,你们一个是反动学术权威,一个走白专道路,我到底还是不够资格,只配做个马鬼蛇神!”诸玉良的话引来一阵哈哈大笑。

        这种笑在同心阁里久违了。

        她们聊着聊着,发现了一个真理:女人得自己活得硬气,靠男人保护是不牢靠的。

        确实,三位女人的丈夫都堪称人中豪杰,而且对妻子也都算得上情深意笃;但事实上是,当她们有危难时,丈夫们都保护不了各自的妻子。

        诸玉良觉得楼上有点闷气,便去打开窗户,一股冷空气“呼”地闯了进来。

        “你们快来看!这合欢树叶为了躲避夜晚营养的剥削,现在缩成一团了,全然没了白天的生机;可是,待到黎明,第一缕曙光出现时,它又重新焕发出活力来。”

        “是啊!合欢树在夜晚把树叶合上,却把根默默地深扎;外表怂兮兮,内在却充满朝气。”刘月兰走过去附和道。

        刘月兰的话让陈美娟陷入深思,让诸玉良又想起了卑微的妯娌周嘉宏。

  https://www.65ws.com/a/89/89772/271388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