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吴越情 > 第二十二章 众人挽留 玉良重返岗位

第二十二章 众人挽留 玉良重返岗位

        因业务技能大赛引发的系列新闻尚在持续发酵中,诸玉良又扔了一枚新闻原子弹:她提交了辞职报告,声称“老娘不干了!”

        原来,每年十一月初,物资局经营部会迎来一个销售高峰,因为一年的农忙基本结束,许多农用机电、交通工具都进入了报废、维修或保养期。

        一天上午,汽车汽配组柜台外也排起了罕见的长龙,许多生产队采购人员等着购买拖拉机零配件。

        也许是那天人太多了,这条长龙缩短的速度有点慢。这时便有人在外面喊:

        “开票的人是在戏匹呢还是在生小人呢?”

        “手脚那么慢就不要在这里做菩萨了!”

        “干脆回家陪我睡觉算了!”

        ……

        诸玉良本来见一下子涌来那么多顾客心里就紧张,再听了那些诸暨杂碎话,胸腔里的火苗就像蛇信一样伸缩着。

        冯爱珍感觉气氛不对头,就出来维持秩序,希望大家文明采购,嘴巴上么多积点德,不要再说一些侮辱人格的话,等等。

        “侮辱人格?要是换做你,我们还不想侮辱呢?哈哈!”那些农村大爷、大叔们就这么没脸没皮地起哄着。

        冯爱珍毕竟还没结过婚,招架不住这些荤男人的调侃,便暂时躲进了经理室。

        轮到一位三十来岁、满脸疙瘩豆的男子采购了。诸玉良问他要买什么,他却说:“买东西不着急,我们先谈几句恋爱吧!”

        诸玉良没理他,就问下一位需要买什么。那位男子见状就跟下一位顾客推搡着说:“我还没开好票呢,你急什么?”

        “你不买东西杵在这里干嘛?”诸玉良责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买东西?你以为你是西施美女啊?我跑几十里路是特意来看你的吗?”那男子一脸的猪头肉,一看就是个夯货。

        “你要买什么东西你说呀!废那么多话干嘛?后面还有那么多人排着呢!”诸玉良的性子被磨了半年后,忍辱能力已经大有长进。

        “你耽误了我那么长时间,只要让我摸一下你,我们就扯平了。”猪头男一边嬉皮笑脸地说着,一边将一只又黑又粗的手伸向诸玉良的胸脯。

        诸玉良“嚯”地站起来,随后“啪”地一声就给猪头男一个大耳光。

        “狗匹生的臭婊子,竟敢打我?”那男的捂着脸就要冲进柜台揍诸玉良。

        冯爱珍闻声赶来,死命阻止那男的闯进柜台,一边大声地责问:“一个大男人打女人算是本事么?”

        那男的依旧破口大骂,不依不饶。这时郭伟明正好来给诸玉良送断货通知书,见那男子气焰嚣张,便上去劝他消消气,请他赶紧买了东西走人。

        那男的一见有男营业员来劝架,似乎更来劲了,便手指诸玉良面对郭伟明说:“要么你让我批一巴掌,要么她让我批一巴掌;否则,今天这事儿没完。”

        冯爱珍叫诸玉良先去经理室里躲一会儿,免得吃眼前亏;她自己则接替诸玉良,给早已等得人声鼎沸的长龙开起票来。

        那肇事男被郭伟明好一阵美言相劝后,总算拿着冯爱珍给他开的提货单,跟着郭伟明去提货了。临走前,他恶狠狠地甩了一句:“下回别让我再碰到这个臭婊子!碰到了我打不死她!”

        没过几天,徐庆培就找诸玉良谈话了。

        “小诸啊,你看这里有封投诉信,人家寄到了物资局里。信里反映你服务态度恶劣,还动手打了人家一巴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徐庆培耐心地询问道。

        “他用脏话调戏我,还用手来摸我……我出于自卫就甩了他一巴掌。”诸玉良镇定自若地回答。

        “我们是服务部门,顾客群众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该忍耐的时候还是要忍耐的嘛,不能动不动就发脾气,打人就更不对了!”徐主任循循善诱地说道。

        “如果你老婆被人摸了胸,你也忍着不发脾气么?”

        “你……”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卖身的。我和顾客的人格是平等的,不存在谁忍耐谁的问题。所以,忍辱负重我做不到!”诸玉良坚贞不屈地说道。

        “人家说你个性强,我今天总算领教了。你这样的个性是要吃亏的;要不是我和蔡副局处处保护你,你的亏就吃大了!”徐主任显出一副摊开底牌说亮话的诚意。

        “感谢你们处处保护我!我也不是傻瓜,更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但我要告诉您和蔡副局:个性是娘胎里带来的,改不了。而且任何人都保护不了我,我老公也保护不了我,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诸玉良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你……你太不尊重我了!你不要仗着蔡副局处处迁就你,就把我也不放在眼里了!”徐庆培有些气急败坏。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需要任何人来迁就我!我不要这份劳什子工作了,行不?”诸玉良没想到徐庆培会说这个话,圆睁着双眼回应他。

        “你想怎样?”徐庆培吃惊地问道。

        “老娘不干了!老娘辞职!”诸玉良咬咬牙说道。

        “什么?”徐庆培以为自己听错了,张着嘴巴呆在那里。

        诸玉良说完,就拿过桌上的一张纸写道:“物资局领导:本人因个性太强不适应于服务岗位,特此申请辞职,望予批准为盼!申请人:诸玉良。某年某月某日。”写完后,她便扬长而去。

        “你真是气死我了!”徐庆培望着诸玉良的背影,恨恨地说道。

        当诸玉良的高跟鞋声在浣纱经营部营业大厅里再次响起时,所有同事站在柜台内再次齐刷刷地向她行注目礼。

        “各位:小诸我已经辞职了,今后有缘我们再会。大家自求多福,各自珍重吧!”她像个大侠那样拱了拱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打道回府。

        同事们听后立即议论四起。他们对眼前的“小诸”感觉越来越陌生了,好像比她刚来此地时还要看不透她。

        “她真的辞职了?不会是在使性子搭架子吧?”

        “好像是真的。她这个人说得出做得到,是个人物呢!”

        “这么好的一只铁饭碗她都不要了?她派头真够粗的哈!”

        “是呀,有些人故意砸自己的饭碗都砸不破;哪像我们,饭碗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就破了。”

        “我敢打赌,她这个工作想辞也辞不掉。”

        ……

        冯爱珍听说诸玉良要辞职,心中如十五只吊桶打水般复杂得紧。

        如果诸玉良不辞职,自己只要跟小诸搞好关系,在“小诸”这棵大树下乘乘凉,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而带来的损失是,同事们认为她是根墙头茅草而不屑与她为伍。

        如果诸玉良辞职,她就不需要再去抱一个“下属”的大腿了,她俨然就是机电产品部的老大;而潜在的风险是,她这个机电产品部副经理的职位随时都有可能得而复失。

        冯爱珍思来想去:如其再给她的部门安排一个有后台的新手来,还不如把小诸这样一个业务尖兵给强行留住;况且通过半年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小诸是个快意恩仇的人物,并不难相处……

        想到这里,冯爱珍赶紧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挽留小诸。她巴拉巴拉地浪费了很多唾沫,一句话就是:如果小诸要辞职,她这个副经理也不当了。

        郭伟明风闻“玉良姐”要辞职,也顾不得背上“擅离岗位”的责罚,跑来劝阻诸玉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https://www.65ws.com/a/89/89772/271388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