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吴越情 > 第十八章 人心叵测 世间善意几许

第十八章 人心叵测 世间善意几许

        诸玉良被孙有才领着,踩着高跟鞋下楼来到门市部,然后“咯噔咯噔”地朝汽车、汽配组柜台走去。循着高跟鞋的声音,她所经过的柜台,陌生的同事们无不对她行注目礼。她的到来,无疑在营业大厅引起了一阵骚动。

        “听说这个女的刚才是蔡副局亲自陪来的。一定是蔡副局的什么人!要么来头很大。”

        “如果来头真的很大,也不可能到我们这儿来做个营业员吧?”

        “看她挺高傲难弄的样子,以后我们跟她相处得小心点!”

        诸玉良到了汽车、汽配组柜台外,只见柜台内有个短发姑娘正在低头打算盘、开票、收钱……柜台外有几位顾客正手拿单位介绍信等着交钱采购。

        “小冯,这是小诸同志,你的岗位从今天起由她替代;你会被安排到另外的组。”孙有才面无表情、说话不拐弯地下着指令。

        “为什么?凭什么调我的岗位?”冯爱珍先是吃惊继而愤怒。

        “凭什么?凭她长得比你漂亮呗!哈哈!”柜台外一个男顾客嘴巴贱贱地起哄道。

        “没什么为什么,就是正常的工作调动。”孙有才依然一副冷冰冰的腔调。

        “不,我要去徐主任那儿讨个说法!”冯爱珍听到顾客的起哄后,更加愤怒,摔下手头的工作就往楼上奔去。

        “哎哎哎!这边怎么没人营业了?我们还要赶回去干活呢!”柜台外的顾客见此情景不耐烦地嚷嚷道。

        “对不住!对不住!我即刻安排人来给你们开票。”孙有才一边安抚着顾客,一边对诸玉良说道:“小诸同志,你先在柜台里坐会儿,先熟悉一下汽车、拖拉机配件的价目手册。我会安排人来带你。”

        孙有才说完就去找人来顶冯爱珍的缺。过了会儿,一个四十来岁的女营业员走进汽车、汽配组柜台,极不友善地瞟了一眼诸玉良后,开始接待顾客。

        话说冯爱珍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楼上,刚要敲徐主任的门时,听到里面的对话声。

        “我把小诸同志交给你啦!她要是受了委屈,我可拿你是问哦?哈哈!”蔡富国半开玩笑声地说道。

        “蔡局一百个放心!咱们的地盘,还有什么摆不平的?哈哈!”徐主任讨好的声音。

        接着,冯爱珍听到他们准备起身告别,吓得赶紧逃下楼去……

        孙有才见汽车、汽配组柜台有人在正常营业后,就带着诸玉良去了经营部所属仓库。

        仓库离门市部约有三四十米远。路上,孙有才为诸玉良介绍了该仓库的规模、经营物资的品类以及浣纱经营部的历史沿革,还有营业员、仓库员的工作流程和岗位职责,等等。

        “小郭!小郭!来来来,这是你的新搭档诸玉良同志!以后业务上你要多带带她,因为她还是刚刚接触物资销售行业。”到了仓库,孙有才招呼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来见诸玉良。

        “哦!哦!好的。孙经理,那爱珍姐调到哪个组去了?”郭伟明关切地问道。

        “水泵、轴承、变压器组吧,那边缺人。”孙有才云淡风轻地说道。

        孙有才吩咐郭伟明带诸玉良去仓库转转,要她先熟悉下几百种汽车、拖拉机零件的实物、规格和价格。孙有才安排完毕就先回门市部了。

        “我可以叫你玉良姐吗?我今年十七岁,你呢?你是江苏人,怎么到诸暨来工作了?”郭伟明一脸稚气地问道。

        “嗯!你也可以叫我名字。我今年十八岁,因为老公是诸暨人,我就跟他来诸暨工作啦。”诸玉良如实回答

        “你怎么都结婚啦?你看上去很小哎!”郭伟明一脸的惊异。

        “你看上去也很小啊,怎么就工作了?”诸玉良调皮地反问道。

        “我爸爸死得早,妈妈身体又不好,下面还有三个弟妹,所以高中一毕业我就工作了。”郭伟明神情黯然。

        诸玉良同情地“哦”了声,然后好奇地问:“你说,那个冯爱珍为何对调动工作的反应那么大?”。

        “你不知道,我们这个组比起其他组来说工作比较清闲,因为没什么淡旺季之分;只是在农忙时节,农村对整台拖拉机及配件的需求量剧增时,会迎来一个销售高峰。但我们卖的是汽车、拖拉机及小而精的零配件,利润又是最高的,所以我们组拿的奖金也是最多的。”

        诸玉良听后恍然大悟。

        “人人都想到我们这个组呢!我是因为家里困难,单位照顾我才把我分到这个组的。另外,我得过业务技能大赛第一名,爱珍姐在我之前也得过第一名。”郭伟明解释道。

        “业务大赛?比赛什么内容?”诸玉良面有疑虑地问道。

        “一是考理论知识,就是看你对所售物资的名品、型号、规格、价格、性能的掌握程度。当顾客问任何关于该商品的问题时,你要马上正确回答,不能临时去翻商品目录。二是考珠算技术,这个本领要靠勤学苦练。算盘要打得既快又准,确实不简单。”郭伟明像个小师傅那样,耐心地指导着诸玉良。

        诸玉良很感激郭伟明对她讲了这么多,也很感激蔡副局和徐主任把这么“吃香”的岗位安排给她。只是自己一进来就把冯爱珍的岗位顶替了,白白地树了一个敌人,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既然这样了,那以后就好好工作吧,不能给丈夫、自己以及所有在乎她的人丢脸吧?”诸玉良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熟悉业务并熟练地使用算盘。

        郭伟明一边带着诸玉良参观偌大的仓库,一边继续介绍着各种情况。

        “这个仓库怎么这么大?”诸玉良感叹地问道。

        “可不!县物资局在全县就两个经营部,一个是我们这儿,一个是在城北的浣江经营部。诸暨是农业大县,附近的东阳、义乌人有时也来我们这边采购物资。你看这里堆码着钢材、生铁、汽车、汽车配件、电机、水泵、轴承、变压器、轮胎、水泥、玻璃、草酸、氧化铕、纯碱、电石、沥青、炸药、雷管、导火索等六十多种商品呢。”郭伟明如数家珍,使诸玉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周围的墙砌得那么高,上面还嵌着密密麻麻的钢筋箭头,像个大监狱似的。有必要这么森严壁垒吗?”诸玉良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这里到了晚上有时会闹鬼呢!值夜仓管员都不敢一个人睡觉,现在都是两个男人一起值夜的。”郭伟明表情神秘地说道。

        “闹鬼?真的?”诸玉良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我来经营部时,听说曾有个姓沈的仓管员瞒天过海,在一年半时间里将仓库里几十吨钢材运出去变卖,合计价值好几千元。”

        “这么大的数目?他怎么运出去的?”

        “案发是因为他老婆买了辆‘凤凰牌’自行车而遭到群众怀疑举报。上级接到举报后,就派专案组来查他,结果他畏罪自杀了,就吊死在钢材仓库内。据说,当他被人发现时,舌头伸在外面好长好长的,吓死人呐!”

        “后来呢?”诸玉良尽管听得毛骨悚然,但好奇心有增无减。

        “后来这个案子因为当事人死了就查不下去了。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沈某究竟是如何把这么多钢材运出去的,又是怎么把这些钢材快速脱手的?这件事发生后,物资局正副局长以及这边的经营部主任都换掉了,现在的领导班子都应该是那件事请发生后才调来的。”

        “所以围墙也被加高了。对吧?”

        “是呀,那件事发生后起,这里的围墙被加高了好几米,而且仓库管理制度也更加严密了。但听说,现在仍有物资在流失,有些账货都对不起来呢。”

        “你听到过闹鬼吗?”诸玉良的好奇心还没得到完全满足。

        “我是没听到过,我一般值夜时睡得都很死。闹鬼的事儿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传到领导耳朵里,他们会以‘散布迷信,传播谣言’的名义将你开除的。我反正对自己保管的商品做到反复核对,不发错货就行了。”郭伟明掏心掏肺地把这些告诉诸玉良,显然没把她当外人。

        “外人都羡慕我们的工作,其实干我们这行责任重大呢!分分钟都有掉饭碗的危险。”郭伟明说这话的口气,完全不像个毛头小伙子。

        郭伟明的一席话,像一盆冷水一样瞬间浇灭了诸玉良刚刚因为得到这份“美差”而升腾起来的豪情壮志。

  https://www.65ws.com/a/89/89772/27138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