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吴越情 > 第十一章 浣纱江畔 玉良初为人妇

第十一章 浣纱江畔 玉良初为人妇

        第十一章浣纱江畔玉良初为人妇

        文远方夫妇见火车站旁的旅馆又脏又贵,就边走边打听有没有干净舒适一点的旅馆。他们走了很多路,终于在浣纱江畔找到了一家看上去挺不错的旅馆。

        他俩拿出一张像奖状那样的结婚证进行住宿登记。当服务员看了看结婚证,又看了看他俩的脸后,“羡慕”二字立即写在了脸上;当服务员问是要一张大床还是两张小床时,他俩的脸腾地红了……

        他们找到所订的房间,放下行李后,就去县物资局办理报到手续。

        出于对军转干部的优待,上级把文远方的家属诸玉良分配在城关工作,具体岗位是到县物资局下面一个营业部做营业员。因为诸玉良原是汽车技工,除了营业员没有更对口的岗位了。而文远方则需要到离城关较远的湄池供销社赴任领导职务。

        在物资局,接待文远方夫妇的领导叫“李凡”,人称“李局长”,长得高大魁伟、一表人才。见到这对陌生的俊男俏女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时,李凡的表情露出一丝惊讶。看过两人的介绍信及证明文件后,他热情地站起来握住文远方的手说道:“欢迎欢迎!我已经接到通知并作了安排,正在等诸玉良同志前来报到呢!”

        于是,文远方和李凡一见如故地聊了起来,诸玉良则在一旁喝茶。原来李局长是山东菏泽人,也是一名军转干部,年龄比文远方略小;他因夫人是诸暨人并在诸暨工作,就随夫人转业到了诸暨。

        在聊到住宿安排时,李局长给了文远方夫妇两个方案:一是他自己家住的院子里目前还有一间空房,给一对小夫妻住是没问题的;二是请他们暂时住几天招待所,等他做做工作后,在物资局的职工筒子楼里调一间空房给他们住。

        文远方一来觉得李凡看上去是个热情爽朗的人,二来觉得让其他职工为他们夫妇腾房心里过意不去,于是选择了第一个方案。双方当即约定第二天就搬过去。

        在正式上班前,文远方夫妇可以享受为时半个月的婚假,足可以让他们把一切都安排得停停当当后再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

        傍晚,文远方牵着诸玉良的手漫步在浣纱江边,为初来乍到的妻子介绍诸暨的风土人情。他指着那块刻着“浣纱”二字的大石头对妻子说:“当年绝代佳人西施就是在这里浣纱时,不幸被范蠡发现,然后被选进宫做了越王献给吴王的礼物。”

        “我小时候看戏,戏里不是说西施是因为爱国才甘愿去吴国做红颜祸水的吗?她不是为自己能报效祖国而感到欣慰吗?大家不也一直认为西施和屈原一样,都是最伟大的爱国者吗?那你为何说西施是不幸的呢?”诸玉良对丈夫的说法大为不解。

        “写那些剧本的编剧真应该去坐牢。”文远方一副愤慨的样子。

        “为什么?我觉得那些戏演得很好看啊!”诸玉良继续疑惑地问道。

        “你想想,一个平民女子仅仅因为长得好看,就要被选进宫去充当男人的玩物或权谋的祭品,她个人有选择权吗?”

        “没得选!”

        “那就好了,西施爱国也得死,不爱国也得死。所以西施爱不爱国都不重

        要,重要的是她够不够美,够不够迷惑吴王夫差致使其沉迷淫乐而荒废国政……”

        “哦……”诸玉良若有所思。

        “西施的悲剧,证明在万恶的奴隶制社会和封建制社会里,女性根本不具有独立的人格权,她们只是男性的附属品,是可以拿来交换的物品……今天我们纪念西施,并不是要赞美西施有多么美丽多么爱国,而是要揭露几千年来的旧社会吃人不吐骨头的本质。那些歌颂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旧戏文,都是用来麻痹劳动人民思想、销蚀劳动人民斗志的大毒草,你以后还是少看看吧?”文远方一脸严肃地说道。

        诸玉良听后噘着嘴说了声“哦”。

        “你说,这样男女不平等的社会要不要砸个稀巴烂?”文远方边说着边向江边扔去一块小石头。

        “要!”诸玉良仰着头调皮地回答他。

        夜幕不知不觉地拉开,四月的江风把诸玉良的身体吹得曲线毕露,使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听到妻子发出“阿秋”一声,文远方赶紧替她披上了风衣,并一把揽过她浑圆的双肩,开始热烈地吻她……他们显然缺乏“接吻”的训练,或者根本不知道如何接吻,但男女的本能促使他们互相渴望着、探索着、缠绕着、胶着着……

        突然,诸玉良挣脱丈夫的怀抱,惊恐万状地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个江边阴森森的,好像成千上万的人都在盯着我看,他们好像都在看我的笑话……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她说完就往江堤上跑。

        文远方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搞得莫名其妙,只好追着她上了江堤,搂着她的肩膀回到旅馆的房间。

        文远方轻轻地拧上了房间司必灵锁的保险钮,拉好了窗帘。他一把抱起娇妻,像放一件易碎品一样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准备脱去自己的衣裤……“你不要脱衣服!现在不要碰我!”诸玉良说着呜呜地哭起来。

        “玉良,你怎么啦?你刚才看到什么啦?有老公在你身边,你有什么好怕的?”文远方一边用极温柔的语调安慰她,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

        “我没看到什么,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就是想立即……离开那儿。”诸玉良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

        近三十岁的文远方尽管胸有丘壑、满腹经纶,曾经也有过生死相许的恋爱经历,但他对男女之事的经验几乎为零。一是因为他在部队这样一座和尚庙里呆了了十几年,关于女人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二是整个社会对男女之事讳莫如深,没有经验可以交换,也没有案例可以分享……他无数次想象过自己的洞房花烛之夜,但绝没有想到自己会抱着一个有妻子之名尚无妻子之实的女人而束手无策……

        文远方想:也许是他的玉良太累了,昨天半夜从镇江火车站出发,一路上也没好好让她打个盹儿;也许是他的玉良第一次离开父母家乡这么远,而对他这个丈夫的信任感还没建立起来的缘故;也许是所谓的女子初夜焦虑症吧……不管怎样,怀里的这个小女人已经完完全全地归他文远方所有,因此自己不必在乎一朝一夕……

        文远方这么想着,就开始跟诸玉良说起了悄悄话。他说了关于他父母尤其是母亲的事儿,说了关于大哥大嫂的事儿,说了他二哥如何英年早逝的事儿,说了他曾因为辅导一个智力水平低下的女兵至小学毕业而立了二等功的事儿……他一直说着、说着,直到发现诸玉良不再应他为止。他遂脱去妻子的外套,帮她盖好被子,然后抱着她睡觉。

        凌晨时分,文远方朦胧间感觉到诸玉良亲了他一下;他睁开眼睛,发现妻子正柔情蜜意地盯着他笑……他预感到那个自己想象了无数次的幸福时刻终于来了。

        文远方以最快速度褪去了身边这个尤物的所有外包装;她羞涩得紧闭双眼,温顺得像一只波斯猫,任凭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他试探着进入她的体内,但他一次次被她痛苦的呻唤吓得退了出来;最后,他狠狠心用力一顶,终于打开了这个尤物的内包装……

        他们像打了一场大胜仗那样充满喜悦感、成就感。现在,他们彼此在对方的身体里打上了占有对方烙印。原来,只消这么用力地一顶,就可以把两个原本无关的命运连接在一起。

  https://www.65ws.com/a/89/89772/27138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