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40:

帝后番外40:

        “容历,你欠了我一杯酒,你欠了我……”

        他欠了她一杯酒的,那杯有毒的合卺酒。

        她第三次见容历,在丞相府,父亲的寿宴上,天家来了六位王爷,历亲王容历坐位首。

        “侬侬,过来。”

        侬侬是她的乳名。

        父亲把她唤到身边:“王爷,这是小女华卿。”

        她上前,欠身行礼:“华卿见过各位王爷。”起身时,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他。

        天家几位王爷里,数他眉眼如画,生得一副好骨相。

        容历懒懒坐着,手里端了茶杯,目光轻飘飘地扫去一眼:“满十六了?”

        大楚女子十六及笄,她在二月便行了及笄礼。

        她红着脸,点了头。

        容历悠悠抬了眸,目色沉沉,像雾霭弥漫的夜:“丞相府可收到了的帖子?”

        历亲王府八月底选秀,京中及笄的贵女,若是家世相配,皇后都下了拜贴。

        她脸颊稍稍晕了淡淡绯红,还是点头。

        他放下茶杯,身体微微前倾,瞳孔里布了一层秋日早起的寒霜:“别去了。”

        她倏地抬头,撞上了他的目光:“为、为什么?”

        容历没有说为什么。

        可她知道,他不想娶她。

        她去求了皇后姑姑与父亲,终究是使了计,让崇宗帝下了一道圣旨,将她指给了容历,容历抗旨不尊,被素来宠爱他的崇宗杖责了一百,被罚跪在华午门前,一跪便是一日一夜。

        后来,容历妥协了。

        姑姑说,他是为了守在边关的那位才低了头,姑姑还说,可以嫁于他,但不可以交心,林赫拉氏与天家只怕早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的博弈。

        开始她是不信的,她以为帝王之家,哪有那般情深似海,她总会取代边关那个女子,也总会找到办法,让他与父亲共处。

        她错了。

        大婚之日,他撇下她,去了西北,再归来,已经是半月后。

        父亲大怒。

        那时候,崇宗帝病重,容历刚刚摄政,是朝堂最动荡不定之时,她父亲搬出了这件事,在金銮殿上,咄咄逼人。

        “大婚之日,王爷撇下小女去了西北,如今才归来,这杯合卺酒,是不是该补上了?”

        甚至,不待容历说任何话,父亲便一声令下:“来人,上酒。”

        一朝臣子有近一半是父亲的党羽,连她都不知道,丞相府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只知道,崇宗帝的病,绝对不是偶然。

        她不知道容历有没有应对之策,他依旧从容自若地坐着,可自己终归坐不住了:“父亲,王爷长途跋涉,受了风寒,我代他喝吧。”

        容历淡淡瞧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那目光深邃,由始至终,他都似置身事外,像胸有成竹,又像满不在乎。

        她上前,接了一杯酒。

        那杯合卺酒里,添了东西,父亲安排好了替死鬼,大殿里外都是内应,只要储君一死,父亲便会扶持傀儡登基。

        怕是父亲也没想到,她会替他喝下那杯酒。

        兄长到底不忍心,撞开了她,她只喝了一小口,可终归是见血封的毒药,就是几滴毒酒,也够她缠绵病榻了。

        那次之后,她就落了病根,一到冬日,便痛不欲生。

        她是负了天下人,可未曾负过容历,她手上沾了无数条人命,可不曾存过一分害他的心。

        她错在了哪里?

        错在了哪里啊……

        林莺沉蹲在地上,泪流了满面。

        八九月的天很蓝,院子里的葡萄熟了,青藤爬上了屋顶,投了一片阴影下来。

        院子里,两个小孩儿叽叽喳喳,老远就听得见脆生生的童音。

        “姐姐,姐姐。”

        “那里!”

        两颗小豆芽,一个三岁,一个四岁,三岁那个是陆家的,陆启东侄子,四岁那个是楚家的,楚家刚添了第二个小曾孙,这个小娃娃便是那个曾孙的哥哥。

        楚家那个奶娃娃在葡萄树下吆喝:“姐姐,上面一点。”

        木梯有一层楼那么高,萧荆禾又上去了一阶,快到顶了,举高了手,够着上面一串又大又红的葡萄,回头问楚家的小豆芽:“这个吗?”

        小豆芽开心蹦蹦跳跳:“对,就是那一串。”奶声奶气地喊姐姐,又说,“还有左边的也要。”

        陆家的小豆芽说话还不利索:“要,要。”

        萧荆禾正要伸手去摘。

        “阿禾。”

        是容历回来了。

        她扶着梯子回头:“你回来了。”

        容历抬头一看,眉头就皱了,快步走到梯子下面:“你别爬那么高。”

        楚家的小豆芽软软糯糯地说:“姐姐在给我摘葡萄。”

        容历扶着梯子,目光扫一眼两个奶娃娃:“想吃叫你们爸爸来摘。”

        好凶哦。

        两颗小豆芽瘪瘪嘴,想哭,不敢……

        训完小孩子,容历抬头,嗓音软了,如同沐了春风,别提多温柔:“阿禾,下来。”他张开手,生怕她摔着,“快下来,太高了会摔。”

        “我再摘一串就下来。”她继续网上怕。

        容历看得胆战心惊,在下面一直喊她。

        “阿禾。”

        萧荆禾伸手的动作顿住了,蓦然回头。

        “阿禾。”

        “阿禾。”

        “……”

        像远处传来的声音,突如其来地在她脑子里横冲直撞,除了那声音,还有一帧一帧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毫无预兆地冲撞过来,被压制、被尘封的记忆猛地卷土重来。

        “阿禾。”

        “阿禾。”

        树上的她低头,便看见站在婆娑树影的男子,一身白衣,羽扇纶巾,端的是如玉温良。

        又是他。

        那个比大楚第一美人还有美上几分的天家王爷。

        莺沉没理会他,继续往高处爬,七八月,桂花正香,父亲喜欢桂花酿,她爬上了树,想采一些来为父亲酿一坛。

        “阿禾。”

        他扔了手里的扇子,张开手去接她,怕她掉下来,语气也有点急,不太像往日那般冷清又矜贵。

        “你别爬那么高。”

        树上的她回头天:“不准叫阿禾。”她也是急了,忘了尊卑,说话有些随意了。

        容历也不气,仰着头对她浅笑:“你父亲也这么叫你,本王如何叫不得。”

        阿禾是她的字,她的乳名,哪能让别的男子叫:“你父亲唤你容历,我也能这般直呼王爷你的名讳?”

        他眼里尽是笑,星辰璀璨:“你怎么称呼我都允你。”

        她无言以对了。

        “先下来,我上去给你摘。”

        那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他不称呼自己本王,他唤她阿禾。

        后来,他们就时常见面了,不知道是偶尔,还是故意。

        “阿禾。”

        “阿禾。”

        容历在后面追。

        她回头:“你莫要再跟着我。”

        她今日是来找秦三对弈的,前脚刚来,这位日理万机的王爷后脚就来了,所幸是在永安侯府,没有旁的人看到他这般跟着她来来回回的样子,叫人看到了,就太不成体统了。

        容历站在她后面的游廊上,闲庭信步地走上前:“不跟着你也行。”他高了她许多,低下头才与她平视,“我还没见过你穿女儿装的样子,明日猎苑,你穿一回女装可好?”

        他们已经见过数次了,她次次都是穿男儿装。

        大楚的服饰繁复,女子的衣裙里三层外三层的,她嫌麻烦,若非必要的场合,她都穿得很利索。

        她沉默了半晌,轻声应了。

        不知道什么缘由,她似乎总是拒绝不了他。

        次日,皇家狩猎,文武百官受邀同行,莺沉也虽父亲一道去了,穿了一身青色的女子衣裙,连父亲都意外了许久。

        因为要过夜,内务府安排了营帐。

        父亲外出,留她一人在帐中,听见脚步声,她以为是她屋里的丫头回来了:“明皖你怎就回来——”

        门帘被掀开,一只修长的手入目,随后是一张美人在骨在皮的脸。

        她立马从榻上站起来:“你来我帐中做什么?!”

        容历今日穿了一身黑色的骑马装,少了两分雅致的温润,多了些凌厉气,只是那双映着她轮廓的眼像烛火折射了柔光在里面。

        他说:“来看你。”

        她的帐子旁边便是尚书家的帐子,到处都是耳目,他怎这般招摇,她催促他:“看完了便走,父亲马上要回来了。”

        他非但不走,还靠近她,逼得她抵靠在了床榻边,一时无处可退,隔得近,她抬头都能看见他眼里自己的影子。

        她今日涂了胭脂的,稍稍遮住了眉眼的英气,娇俏多了两分,张扬与妩媚多了两分。

        他笑得清风霁月:“阿禾,你真好看。”

        她脸热了,眼睛挪开。

        “今日穿了裙子,便不要去狩猎了。”容历没有退开,说话时,气息就在她耳边,见她不出声,他再往她那靠了些,“答应我,嗯?”

        这女子的衣裙果然又麻烦又繁杂,她穿着热得紧,下意识舔了舔干燥的唇。

        半天,她‘嗯’了一声。

        他还圈着她,看了许久许久,她都不自在了,才退开,把手里的佩剑给她:“帮我拿着,待我狩猎回来再还我。”

        三个时辰后,擂鼓声响,狩猎时辰已过,围场里马声阵阵。

        崇宗帝高坐在龙椅上,询问主事官:“诸位皇儿可都回来了?”

        主事的官员上前:“回陛下,历亲王尚且未归。”

        话刚落。

        “陛下!”

        远处汗血宝马跑近,是历亲王府的护卫回来了,他一身血污,下马跪在帝君面前:“陛下,猎场有狼群,王爷被围困当中,请陛下遣兵增援。”

        崇宗帝猛地从龙椅上站起来。

        帝君后面的话,莺沉一句也听不进去,起了身。

        父亲拉住了她,摇头。

        “父亲。”

        父亲压低声音:“别去。”

        容历是崇宗帝最疼爱的儿子,他出了事,整个御林军都会出动,千军万马,的确不多她一个。

        只是——

        她终是坐不住,乱了方寸,也忘了规矩,心不由己:“他出发前将佩剑给了我,父亲,我要去归还于他。”

        父亲还要劝:“阿禾——”

        她拿了侍卫手里的剑:“请父亲放心,女儿定平安归来。”说完,毅然决然地进了猎场。

        老定西将军只是摇头,叹气:女儿长大了,有了意中人了。

        猎场的东南区里,血腥气漫天,四面八方都是狼群。

        嗷呜——

        叫声刚落,正前方一头成年的狼张开血盆大口,猛地超前扑去。

        “王爷小心!”

        容历退了三步,尚未站稳,青色的一道影子便撞进了眼底,挡在了他前面,铿的一声,剑光一闪,锋利的刃将那头狼的前蹄整个削下来。

        血溅了三尺,青色的裙摆瞬间被染红,他眼也红了:“你来干什么?”不要命了!

        她迅速蹲下,把长及曳地的裙摆撕了,往后扔了一把剑:“还你这个。”

        那是他的佩剑。

        除了天家王爷御用的剑,百官们是不可以带武器进猎场的。

        容历一把把她拉到身后:“胡闹!”他一句都不多说,回头命令王府的亲兵,“立刻护送她离开!”

        她头上的珠花都在路上扔了,发有些乱,纹丝不动地站在他身边:“你让我穿裙子,你把佩剑给我,是不是早就知道今日会不太平?”

        所以,他这么千方百计地不让她来。

        容历被她气到了:“知道不太平你还闯进来!”他不敢耽搁了,对手下下令,“不用管本王,先把她带出去。”

        她没理会,直接推开他的手,拔了剑便冲上了前。

        容历:“……”

        都不知道怕吗?

        他又气又急:“乌尔那佳·莺沉!”

        她一剑就斩杀了一头狼,血溅在脸上,胭脂的红终究被鲜红的血覆盖,回头,即便宫装着身,依旧英姿飒爽。

        “说我做什么,快杀啊,别拖我后腿。”

        容历:“……”

        这么野!

        偏偏,他喜欢惨了。

        不到半柱香时间,御林军便来了。

        容历护着她,自己受了一身的伤,让她毫发无损。

        这件事是和亲王搞得鬼,崇宗帝和容历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证据。和亲王是皇贵妃之子,除容历外,呼声最高的储君人选,只是容历处处压他一头,和亲王到底沉不住气了。

        晚上。

        夜深人静之后,容历又来了莺沉的帐中。

        “阿禾。”

        他穿了一身侍卫的衣裳,偷偷过来的,一张漂亮的脸因为失血过多,呈病态的白。

        她恼得不行:“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好好躺着。”

        容历被训了还笑着地凑上去:“今日为什么要来寻我?”眼里全是欢愉,竟有几分得意忘形的满足。

        她撇开脸,看着烛光,眸间光影摇晃,乱乱糟糟的:“给你送剑。”

        他站到她面前,挡住了烛光,伸手端着她的下巴,抬起来:“你是不是欢喜我?”

  https://www.65ws.com/a/89/89039/43144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