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9:老爷子想抱曾孙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容历从警局回来已经傍晚了,窗台外最后一缕夕阳从绣球花上跳了出去,萧荆禾在厨房忙,围着容历的黑篮格子围裙。

    她探出头,看了玄关一眼:“回来了。”

    容历开了客厅的灯,走去厨房:“在做什么?”

    “煮面。”

    她厨艺一般,很少下厨,只会一些很简单的家常菜,最近才同何凉青学了意面,想煮给他吃。

    锅里还在烧着水,快要滚了。

    容历瞧了瞧她切的那一堆厚薄不均的西红柿,将袖子卷起来:“我来弄。”

    君子远庖厨那一套,他拿去喂狗了。

    萧荆禾笑了笑,让开位置,在旁边给他打下手。同样是烹饪的初学者,容历就比她有天赋得多,至少,他的土豆块切得很整齐。

    “江裴都招认了吗?”

    容历把火关小了一点,将面下进去,回:“嗯。”

    她开了水在洗小青菜,又问:“会被判死刑吗?”

    “会。”

    她没有再问这个案子了,关了水,把身上的围裙脱下来,踮着脚套在容历脖子上:“我明天上班。”

    她已经休了一个多月的假了。

    容历把刀先放下:“多休几天假吧。”求着她似的,哄着,“陪陪我,嗯?”

    最后一个字,尾音拖着,像很羽毛,挠别人的心,酥酥麻麻的,让人发痒。也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会撒娇了。

    萧荆禾没原则了:“好,下周再上班。”

    容历满意了,把切好的肉和菜装盘,问她:“要不要吃牛排?”他最近牛排煎得越来越好。

    “要。”

    容历从冰箱里拿了牛排出来。

    “容历。”

    “嗯?”她喜欢吃薄一点的,他便把牛排从中间片开。

    萧荆禾绕到他后面,把围裙的带子系好:“我什么时候搬回去?”

    容历动作顿了顿,转过身去:“为什么搬回去?”他蹙着眉,明显不满、不愿意。

    “凶手落网了,我那边已经安全了。”当初是因为她住的地方不安全,她才搬来同他同住的。

    容历把洗手池的龙头关了,擦干手,抱她:“住这不好吗?”

    “要同居吗?”

    她其实不太想,怕天天这么待在一起,他以后会腻了。

    容历没答,反倒问:“我们不是已经同居了吗?”

    萧荆禾失笑:“我以为是暂住。”

    他也不反驳了,抱得更用力些:“那同居好不好?”

    她还在考虑。

    他压低身体,唇凑在她耳边:“好不好?”哄完,在那一处有一下没一下地亲。

    萧荆禾被他亲软了腿,他说什么都拒绝不了了。

    “好。”

    容历心满意足了。

    晚饭后,容昼清的电话打过来。

    “林家那边的事,你搞的?”

    林平川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下午,LH的人过去了一趟,谈谈融资的事。

    “嗯。”

    容历在给女朋友泡茶,回得心不在焉。

    容昼清平时很少管容历生意上的事,只是这次事关林家,他就多上了几分心:“你插手别人的家事干什么?”

    本来只是商场的事,可容历却牵扯到了林平川的私事,太公私不分了,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

    容历简明扼要,只解释了一句:“林家那个继女,我不想再看见她。”

    容昼清更意外了:“她惹你了?”

    倒是稀罕了,容历那个冷清性子,平时可理都不理林家那个,容昼清把话说回来:“几十年的邻居了,别太过分。”

    “她对阿禾敌意太大。”容历换了一次水,再添水泡了一次,茶香味才不那么浓了,清清淡淡的,刚好。

    说到这里,容昼清才算明白怎么回事,怪不得容历大动干戈了,原来是给媳妇出头,容昼清想了想:“那还是送走吧。”一劳永逸更好。

    正事说完了,手机就被容老爷子抢过去了,老爷子年纪大,有些耳背,嗓门也大。

    “子说啊。”

    “您说。”

    “咳咳咳咳咳咳……”

    老爷子上来就一顿咳嗽,咳得那是地动山摇啊,硬是咳出了一股子病入膏肓的架势。

    末了,清清嗓子,老爷子才说话:“子说,你啥时候带你媳妇回来小住啊?”

    不等容历回答。

    老爷子开始感叹了,语气很是多愁善感:“人老了,身体大不如前了,昨天贪嘴喝了两杯冰啤,今天就感觉肺都不是自己的了,咳咳咳咳咳……”

    后面又是一顿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老爷子没别的爱好,就贪杯,这几年血压高了,才将白酒改成了啤酒,不让喝不行,谁都拦不住。

    “看医生了吗?”

    老爷子看破红尘似的:“不用看了,老毛病了。”说完,又开始咳,咳完,继续感叹人生,“人老了,诶,半只脚都进棺材了,以后见一面少一面咯。”

    容历懂老爷子的画外音了:“我过两天带阿禾回去。”

    老爷子这就开怀了:“好好好。”

    挂了电话。

    “昼清,”老爷子差使儿子,“去给我拿瓶冰啤来。”

    正想着怎么把老爷子哄去医院的容昼清:“……”

    这胡来的老头子。

    “你不是咳嗽吗?”容昼清坐着没动,没去拿酒。

    好吧,老爷子承认:“我刚才是装的。”

    “……”

    又是演哪一出啊。

    老爷子催促:“快去给我拿!”

    容昼清岿然不动:“医生说你不能沾酒。”

    “啤酒不算。”老爷子理直气壮里还带着点惆怅,“我这不是郁闷吗?老楚家都添了第二个小曾孙了,咱们子说连媳妇都没娶上。”

    隔壁的楚老今天早上添了个八斤二两的小曾孙,老爷子从早上就开始念叨好,难怪催着容历回来。

    说到这,老爷子有点恼火了:“你这做爹的也是,也不知道催催,你像子说这么大的时候,容棠都读小学了。”

    容昼清:“……”

    他就默默地承受老爷子的火气,不说话。

    医院。

    晚上九点韩青过来了。

    “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下午。”

    韩青已经电话里跟她说过,要出国,立马走。

    林莺沉躺在病床上,精神状态很差,神色苍白,很颓,唯独眼神不屈不让:“我哪都不去。”

    她的反应韩青早料到了,没跟她吵闹,心平气和地陈述:“林平川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他净身出户,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们离开。”

    林莺沉没听进去。

    韩青拉了把椅子坐病床旁:“林平川的公司出了问题,容历跟他谈了条件,容家和林老爷子也都默许了。如果我们不走,你比我了解容历,应该知道他还有哪些手段。”

    送她们母女出国,不是林平川的意思,是容历授意。

    “妈,”林莺沉攥着被单,把惨白的唇咬得通红,“我不甘心。”

    韩青沉默了很久。

    “有什么用呢?”她说,“走吧,趁还能体面地走。”

    林莺沉离开那天,在大院的门口遇到了容历,她拖着行李箱,从他身边走过,他当没有看见,目光没有停留,脚步也没停。

    还是她回了头:“就一会儿,听我说完行吗?”

    他站在青松树的阴影里,没抬头。

    她手里握着行李箱的拉杆,手心出汗:“我要走了,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她自言自语似的,“也好,不用再惹你生厌。”

    容历还是一言不发,眼里没什么情绪,全是灰暗的树影。

    母亲在门口喊她,她没有应,看着容历:“昨晚上想了很多,这一世,还有上一世,我好像是欠了不少债,欠我父亲兄长的,欠凉州三万守军的。”停顿了一下,“还有乌尔那佳莺沉。”

    她是做了不少算计人的事。

    “唯独没有欠你。”

    她一字一字掷地有声:“容历,我没欠过你什么,相反,你欠了我一杯合卺酒。”

    容历抬眸,瞳孔这才有了她的倒影,夹杂在斑驳陆离的树影里。

    她是林赫拉氏·华卿。

    故人相见,他目光却更冷了。

    林莺沉放下箱子,往前走了两步:“容历,”每一个字,开口都很艰涩,她用最后的力气与勇气问,“如果我没有生在丞相府,如果我不是林赫拉氏,你会不会不那么讨厌我?”

    林赫拉氏专权,从一开始,她同容历便站在了对立面。

    容历终于开了口,话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不动听:“那你进不了历亲王府,我根本不用认得你。”

    他啊,真是一点念想都不留给她,话专挑最狠的说。

    “如果还有下一世,我希望,”她红着眼,咬着牙,没让眼泪掉下来,声音哽咽、颤抖,“我希望再也别遇到你了。”

    说完,她毅然转身。

    身后有脚步声,容历一分一秒都没停留,与她背道而驰。

    她走到大院外,韩青还在喊她,已经不耐烦了,她听不见,耳朵里嗡嗡作响,蹲下,抱着膝盖,痛哭流涕。

    “容历,你欠了我一杯酒,你欠了我……”

    ------题外话------

    **

    爱错了人,可恨之人也可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